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刘晓波:接受竞选理事提名的说明
口说“自由”和“民主”是一回事,在一个公益组织里践行“自由”和“民主”是另一回事。如果说,自由是目的,民主是手段,那么,在一个以追求“写作自由”为宗旨的笔会里,宗旨的实现端赖具体而细致的运作,特别需要用公开化的民主规则来保证。两年来的笔会工作,让我体验到按照公开化民主规则办事的好处,学会了如何协调公益与私利之间的关系,学会了在一个群体中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不同意见的争论。一句话,学会了以公益为重,按公开规则办事,以尊重、宽容和谦卑的态度对待别人。
蔡楚: 小镇新居
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我在成都故居居住逾45年,却没有挪动的机会,公有制和户口制限制了人们流动的可能。
新居后院的一小片树林 ,长约百米,宽约40米,使空气清新,鸟语唧唧啾啾,宜人居住。回想起故乡的高楼鸽笼居,不禁唏嘘。
 
刘晓波: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未来的天空不会这般平坦
突然的断裂
犹如不可知的命运
你最好永远端坐
端坐作为开始
低着头冥想或痴呆
把你最喜欢的诗收回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抗议第100天:示威浪潮继续,港警威胁实弹镇压
9月16号,席卷香港这一全球金融中心的政治动荡进入百天,抗争却并没有显示出缓和的迹象,在中国还有两周即将庆祝建国70周年之际,数万名支持民主的示威者周日无视警方禁令举行游行活动,许多示威者发泄了他们对于北京方面的愤怒之情。香港警方警告,汽油弹袭击是致命武器,“现场警员很有可能会将之视作对自身或他人的致命武器,使用相应武力或武器,包括以实弹枪械制止”。
 
闵良臣:你人生最初唱的是哪首歌
写在前面:就是下面这样一则只有1800字符的短文,在上微信公众号时没能通过。不通过就不通过吧,这样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自己毫不在意。在意的是过两天再上公众号,发现因为这样一篇没有通过的小稿子也能将我公众号又一次临时封杀。
记得前段时间,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在发言中还义正辞严地批判有人讽刺中国人没有言论自由,理由是:中国每天手机产生多达三百亿条微信,你们怎么还能说我们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呢?当时看着视频,都要把人笑死了。想想吧,连驻联合国代表都这水平都这逻辑,你还跟他们去讲个什么道理。
马亚莲:大阅兵,防范和对付的是人民吗?
自信和强大的政权,举办的任何国事庆典活动,都应容纳和具备民众参与的能力、都应让人民有欣喜自豪感。耗费巨大的大阅兵,本该是让纳税的人民有可被强力保护的安全感,有正义终究会打败腐恶的激奋感,但结果却让民众进一步体验了惊恐和伤痛,防范和对付之剑反刺向手无寸铁的大陆平民,悲鸣的我们,反复放着《香港之夜》、《向自由飞翔》对比着身处大陆的民众到底缺失了什么?
 
刘晓波:你从我……--给小霞
把我的头发立在你的手掌上
火焰般地舞蹈却不觉得灼烫
把我的手指咬断嚼碎
全部消化却没有丝毫营养
那末,就把完整的我当作一支烟
还未抽完却已引你走进幻境
王朝:他从来就没有为这个国家的文明进步着想
他是谁?他就是中国当朝独裁统治者!他的名字必将成为一个时代的耻辱符号。
近几天,中国大陆网民真是炸了锅,舆论热度不仅高过香港人争自由,也高过一切话题。
花大量纳税人血汗钱的中共中央党校开学第一天,国王发表的讲话中居然有几十个“斗争”。这是要干什么?再提不忘阶级斗争?再提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真要搞二次文革啊!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林郑撤回条例草案,抗议学生和市民继续示威争取诉求,媒体分析
作者认为,最年轻的抗争一代,作为香港主体性的树苗,也尝到了血的滋润——很多前线抗争者,打过了警察、捣毁过公物、尝过了自己作主、曾经置身在共赴患难的共同体气氛之中,之后要对他们做“爱国教育”、要他们回到奉公守法、tax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预设状态,可没那么容易。“你可没那么容易再愚弄这些自我启蒙者。他们掌握了策略、经验和手段,要对抗无力感,就行动。香港人的精神面貌已经洗刷了一遍。”
 
 
闵良臣:要从世界看中国
美国个人没有不自由的概念,没有人身自由受到威胁的概念。美国之所以不限制人民有枪的自由,就因为他们信奉一条“歪理邪说”:人民有权用枪捍卫自己的合法自由。
所以说,洪荒时代的人们不存在自由问题,过了洪荒时代,特别是现代人,才需要。谁说现在的人不需要自由,那就显然是不满,是讽刺。难怪听说有关部门要找那个李志的事,因为他唱的就是:“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政府知道,李志这是在讽刺。
前几天初听到,不禁感叹:中国最伟大的讽刺,将在当代产生。
曾伯炎:又提“学雷锋”引出的反思

笔者发现:老毛那些整人斗人运动,经无情打击、残酷斗争,回到野蛮的丛林撕斗与相食后,总会推出一些好人好事来,抹去或淡化那些人性的异化,弄出些学习榜样。
现在,马列旗,他们打不走了,爱国主义旗,仍可用权与钱吆喝一夥脑残来表演保皇偻猡,招摇世界,守护皇灵,这便是由中共导演的现代版义和团拳民运动。雷锋,也如蔽屣抛弃,那么,老的义和团,慈禧太后听山西廵抚说的民气可用,今天,变为王军师说: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可利用。而老毛用的民气,乃红卫兵暴戾之气,他用后,不仍如慈禧消灭拳和团一样,消解红卫兵于变相劳改的上山下乡。今天,红色皇朝再闹的世界拳民运动,不过是末代专制王朝,确实没招了的表现罢了。

 
一真溅雪:令人刮目相看的香港人
这场从今年六月9日在香港开始的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其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久、影响之深远巨大,无不令世人对香港人刮目相看。中共当局慑于国内外的巨大压力,和对暴力镇压将带来的严重后果的恐惧而不敢在香港出手进行镇压,现在的中共当局在觉醒了的香港人面前已成了一只名符其实的色厉内荏的纸老虎。
刘晓波: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那个下午,爸爸破天荒地
给我买了一张电影票
每天革命的爸爸
第一次让我感动
   
这感动只有九十分钟
谎言的狰狞就撕碎了我
我的小狗死了
死在让我第一次感动的父爱中
 
一真溅雪:死里逃生
后来我回想起来,我之所以能安然度过在农场将近四年的、几乎使我命丧黄泉的、充满苦难的“劳动教养”岁月,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得益于农场职工干部那远高于普通农村的思想文化素质。当时二分场一队的职工的大多数依然人性、良知未泯,这就是后来他们在与我相处久了之后,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再把我当成试图重新骑在他们头上欺压他们的“阶级敌人”的原因,正是在这些人的关爱之下才使我绝处逢生,安然度过这近四年的“劳教”岁月。
梁慕嫻:那一刻,我為甚麼狂笑 ?
那是8 月18日,「溫哥華基督徒守護愛與和平公義團契」在市內一間教堂舉辦「為香港祈禱」祈禱會。我帶着焦慮不安,憂傷沉重的心情,於下午3時到達會場,期望與一批持守公義的傳道人和弟兄姊妹一起,接受由上主賜給的平安。
 
廖亦武:操你媽的祖國,它來了
那是一個風清月白的良夜
一個英國佬望了望那邊
邊防巡邏艇過來了
探照燈晃一晃,又過去了
於是英國佬說,你可以留下
祖國沒來
 
你可以留下
這是你爺爺的故事
接著是你爸爸
再接著才是你,孩子
這是香港人最後的美夢,祖國沒來
 
可它來了
操你媽的祖國,它來了
追捕、綁架、洗腦、殺人來了
 
余东海:马帮乱华何时已
制造问题最擅长,解决问题最无能,是所有两极势力的共同特征,更是马帮特色。在现有文化制度框架下,问题重重叠叠层出不穷。很多小问题会演变成大问题大危机,很多问题和危机无解。随着马美关系恶化,问题和危机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马帮崩溃的可能性也水涨船高。马美之战从贸易开始,扩大到金融、人权并向军事领域延伸。很可能美国尚未动武,马帮就像前苏联一样崩溃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抗议持续:基督徒上街,学生罢课,各界罢工
星期六(8月31日),在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号召的8.31大游行遭警方禁止被迫取消后,数千名香港市民冒雨举行“为香港罪人祈祷”游行。根据香港法规,宗教活动无需经过警方批准。当地时间下午1点左右,民众陆续聚集在湾仔的修顿游乐场。美国之音记者黄耀毅在现场看到,基督徒们齐声高唱《哈利路亚》。随后,高举十字架和耶稣像,喊着“香港人,加油”口号的民众开始走上街头。同时,上万香港民众不顾港府的游行禁令自发上街。抗议行动从下午开始在港岛进行,到了晚上10点过后,港岛的示威者逐渐散去并转移到九龙多区,屡次出现警民对峙场面。
大批反送中示威者周日(9月1日)转战香港国际机场,设置路障堵塞机场交通,港府出动防暴警察驱散示威群众,在东涌地铁站也出现防暴警察清场。另一方面,香港831上演多个暴力抗争场面,除了警方出动水炮车、发射催泪弹之外,也有示威者丢掷汽油弹,速龙小队闯入地铁车厢无差别暴打乘客,血溅太子站。警方周日傍晚针对相关情况召开记者会说明,在周六的暴力抗争活动中至少逮捕63人,最小的年仅13岁。自6月9日以来港警已逮捕近千名反送中人士,针对著名活动人士黄之锋、周庭、陈浩天等人以及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进行大肆抓捕,香港是否正在上演文革2.0与白色恐怖?
本周一(9月2日), 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正式结束暑假模式,进入开学阶段。同时,之前就预告许久的“罢课、罢工、罢市”活动在香港如期展开。有学生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也有学生戴上头盔、口罩、眼罩等以表抗议。
 
蔡楚:诗三首-致刘晓波、刘霞
银河倾斜纷飞如洪
穿过橘子洲头
席卷万山红遍 
 
一个灵魂没有远去
鹰一样盘旋在中国的上空
没有责备这个亏欠的世界 
王书瑶:清华不如野鸡大学
野鸡大学怕在世界各地都有,他们这也是一种“生意“,专一出售假文凭谋利,你出钱,我给你假文凭,进行学历欺骗。
像清华大学这样的大学就不同了,他不需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用学位换钱当然也是目的之一,更重要的是以学位换取各种资源。依附权贵,阿谀奉承,卑躬屈膝,极尽丑态。究竟怎样与权贵以学位换,资源,换了多少资源,除了极少数特别荣誉的之外,不公布。
刘同苏:易水秋风,悲情歌怆
只有非功利地不断向着“无”全然跃入,在世间无有的东西才可能被创造出来。划痕只有不断地划着,才不被血与谎言都抹平,从而,洞开了自由的绝对空间。香港的划痕为华语世界保存了什么,又在呼召着什么,只有以生命去划,才可能知道。香港街头开始响起“唱哈利路亚赞美主”的赞美诗,这表明那里的人民已经开始诉诸当下世界以上的主宰,那就是不断地涌流着“划”力量的渊源。
 
 
曾伯炎:忽然想到六题
借鲁迅“忽然想到”之题,说点掏心的话,也消除那些捧话、导话、假话疲劳轰炸后,产生的思维堵障与精神板结,活跃一下心神吧!
笔者考查,《东方红》原始文本的民谣,就宣告没有爱情的婚姻从八路军的共军,早开始:
我听陕北米脂出生的作家狄玛唱原版《东方红》中一段乃是:
“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没太太,待到打下玉林城,一人一个女学生。” 
 
许万平:《致杨天水四姐的回信》
万平弟和弟媳你们全家好,万平你的8964号被限制,我就找到了你这个号,我们搬家了,搬到我弟弟的好多书和遗物,心里非常难受,坐在书和遗物旁边发呆,后来我的家人叫我下楼,我们的新住址,小区名字叫厚地和美二期17幢楼1单元,1701和1801,儿子他们住楼下,我们住楼上,万平你健这朵朵玫🌹群好,请万平代问我弟弟楊天水所有的好朋友好,祝你们和他她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万平我文化有限语句和字可能不顺,请慢慢看,再见!
刘晓波: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把灯熄灭吧
让烟独自燃烧夜的寒冷
把酒泼向窗外的夜
让黑暗醉倒
呕吐出另一个黎明
一个也许会有消息的黎明
 
廖亦武:反對全球首例遣返六四政治犯(中英文)
加拿大時間下午兩點35分,中國六四政治犯楊偉將被加拿大政府遣返回中國,這是移民法院的裁定,也是全球首例六四政治犯被遣返。
令人感動的是,所有得知此事的西方朋友,都在做各種努力......讓我們等到這一香港“反送中”縮小版或《逃犯條例》修訂全球擴張版的最後一刻吧。
 
 
金陵毕康:微小说及诗歌
他正点上一棵烟,吞云吐雾,王宫坍缩成一间公寓大小的囚室,三千佳丽锐减为孑孑孤影,他明白他的世界坍缩了;凝视窗外,月亮谋逆,他知道那是一场宿命。此刻,金戈铁马怒目而向,他很想坍缩成原始状态,回到母亲体内那间温暖的宫殿...
 
闵良臣:不怕“训练有素”,就怕“条件反射”
这四个中国人的举动一下子激怒了老美,当即被警察摁倒在地,然后被驱逐出境,他们永远不会再进入美国了。鲍鹏山说,从这件事让世界看到了两个失败的民族:一个是阿拉伯,一个就是中国。他说阿拉伯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民族,就因那伙恐怖分子是阿拉伯人,让阿拉伯民族背了黑锅,很冤枉,使他们的国际形象因此受到严重伤害。
还有一个失败的民族,就是我们中国。鲍鹏山讲到这儿有点激动,为什么呢,这一下子让世界“认清”了中国:怎么会是这样一种国家,与全人类的价值观反着来;看到别人倒霉,他们就高兴。
其实这多少也有点冤枉中国人,那四个记者包括当年我那领导,他们能代表中国吗?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人“反送中”再爆激烈冲突,警方首次开枪
香港周六(8月24)日要求政府回应5大诉求的示威活动再次出现警民暴力冲突,10来天的和平理性示威的平和气氛被打破。周六的冲突发生在香港东部的观塘区。冲突中再有示威者的眼睛被打伤。法新社记者看到一堵将两条路分开的水泥矮墙上有人用涂漆写着“中国纳粹”的字样(Chinazi),也看到示威者向警察方向高声叫骂。
香港数以万计的民众星期天冒雨继续举行多项示威抗议活动,为香港争取更大的自治,期间荃湾地区再次发生警方与民众之间的暴力冲突,香港警察第一次开枪并动用水炮。
 
廖亦武:反對遣返政治犯
1999,我們在天安門大屠殺10周年見了最後一面,2019,在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他將被加拿大遣返回中國。我不知道他在異國他鄉到底犯了什麼事,因何坐牢,為什麼一個政治難民,不能在加拿大得到依法處理;但我知道他在四川舊案未結,依據目前中國的倒退情況,一旦遣返,他這輩子就只有消失在獨裁監獄。所以我反對遣返楊偉,反對遣返任何一個政治犯,無論出於什麼理由,加拿大政府這種助紂為虐、踐踏人權的先例不能開。
余东海:噩梦醒来是黎明
或许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历史拐点上。但我相信,很多人将有机会看到马帮被大幅度拐弯的历史彻底抛弃的伟大场面。
马帮的存在,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绝大多数马帮帮众的噩梦,无数帮众为之丧心病狂、家破人亡和断子绝孙。它还是全人类的深切悲哀和巨大后患,其势力和影响延伸到哪里,哪里的道德和文明程度就会下降。希望体制内外、国内外有志之士共同奋斗,希望全世界正常国家和正义势力共同努力,让马帮尽快退出历史舞台,让中国尽快恢复正常!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抗议第100天
闵良臣:你人生最初唱的是哪首歌
王朝:他从来就没有为这个国家的文明进步着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林郑撤回条例草案,
曾伯炎:又提“学雷锋”引出的反思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抗议持续:基
蔡楚:诗三首-致刘晓波、刘霞
王书瑶:清华不如野鸡大学
闵良臣:不怕“训练有素”,就怕“条件反射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人“反送中”再爆
余东海:噩梦醒来是黎明
桑杰嘉:抗争路上香港并不孤单
蔡楚: 香港,香港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170万港人8.18
曾伯炎:“流氓政权”,终被美国骂出口了
廖亦武:HONG KONG'S 1989
矢文云: 共产党敢不敢真的出兵镇压香港“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抗争进入第十个周
罗祖田:香港事态终是因果报应
王朝:他们已走投无路
吴称谋:启蒙火炬,百年接力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六、日香港爆发游击
王朝:香港好不好,要由香港人说了算
唐宋民: 好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元朗、中环周六周
曾伯炎: 李鵬的生前身后评
王维洛:建议李鹏家族将李鹏日记赠送北京大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再次爆发721大
闵良臣:不忘初心?怎么可能!
曾伯炎:三峡问题,不正是专制的危机吗?
清流浦:反独裁运动是否要支持党国经济崛起
廖亦武:兩個人的大屠殺
蔡楚:七月诗--怀念
七月诗 唐宋民 辑
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2周年礼拜
曾伯炎:改名风波透析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移交22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两百万人大游行
唐宋民: 徐焰教授为何那么仇恨香港人
闵良臣: “五十年不变”言犹在耳
矢文云:《“反‘送中’大游行”,香港的民
闵良臣:什么叫容忍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百万人“反送中”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四十批签名 (四十二人)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地举行纪
张世航:我的不自杀声明:一名大陆异议文人
谭松: 2019,三十年感怀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举行纪念“六四
蔡楚: 蓝莲花,你还好吗?
余东海: 怀念刘晓波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
谭松: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罗祖田: 再谈改革开放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一真溅雪:令人刮目相看的香港人
廖亦武:操你媽的祖國,它來了
刘同苏:易水秋风,悲情歌怆
廖亦武:2019在香港追忆1989 (德
闵良臣:徐怀谦的宿命
张智斌:从中国访民在美拦截国家领导人看维
刘同苏:“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
闵良臣: 独有的民族独有的文化独有的统治
王维洛:2019年八一建军节一件小事故发
罗祖田:从大国兴衰看中国梦
怒摔琴:《分裂社会的民主民意》
曾伯炎: 忽然想到:ABC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3
“零八宪章”签署者留言选刊 112
王德邦:是非家国三十冬
钱秦仁: 再致川普总统公开信—应坚定不与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綦彦臣:基于尊重文化的女权主义
罗祖田:中国社会的转型还是愈快愈好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李金芳:在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是流亡者
李任科:永远同行——杨天水与杨天水们
陈大卫:没有自由的中国梦——关于中共十九
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罗祖田:高度技术权能下,人权必须高于一切
金陵毕康:非暴力抗争的机制和方法
欧阳小戎:政治受害者汪雪娥的一家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陈大卫:试析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关于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校友
安德芮雅?沃尔登:中国在联合国推销“中国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滕彪: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綦彦臣:基于反框设计的经济民主
吴大江:人类的文明在于由丛林价值观走向契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
梁慕娴: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二)—— 二
金陵毕康:社会抵抗中的战略性思考
欧阳小戎:民运义士沈良庆
林培瑞:《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李金芳:胡石根先生,你何时才能获自由?
牧野圣修、王进忠:刘晓波 「没有敌人」的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曼维:“反共”年代的迷思与重省
王金波:双重噩耗,无以复加
一平:由反叛走向殉道——走上祭坛的刘晓波
李金芳:必须停止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 保障
野渡:路上的囚徒——纪念晓波
温克坚:回忆刘晓波操持的一次葬礼
余杰:外国作家救援刘霞,中国作家在干什么
欧阳小戎:最后的儒与侠一一安宁与罗志峰
一平:从“六四”血泊中升起神圣意义——走

热点文章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张智斌:一位加拿大华裔女记者见证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
中国顶端群体的收入疯狂增长,贫富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七一香港主权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中国经济季度增长率见28年最低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闵良臣:太丑了
瑞典舆论和政界人士将中国视为威胁
廖亦武:兩個人的大屠殺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陳墨: 我和光光

img
维权热线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四川艾滋就业歧视当事人起诉内江卫
郭贤良:昆明交警七大队乱罚款是权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刘珏帆(张宝成妻子): 受助与回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维权人士黄琦涉密案闭门庭审 美外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
杜治中: 左祸肆虐的年代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
中国知名家庭教会牧师因“煽颠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
艾滋病日前夕 73名律师致信人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
广东董奇11月23日刑满获释
上访、遣送、暴打、拘留、劳教、判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金陵毕康:身份
六四天网创办人之一黄琦在狱中健康
徐永海:天气凉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
更多 >>

img
时政
维吾尔人权项目悼念美国9.11恐
国庆70周年烧钱大阅兵,不如解困
要求港府交人權報告、呼籲聯合國審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
廖亦武:依旧反对全球首例遣返六四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世界医生组织致信:呼吁中国政府保
刘宾雁良知奖评委会悼念巫宁坤先生
国际著名艾滋机构致信中国政府,关
公告:北京之春杂志社决定将本届自
大陆公民致香港同胞书
梁慕嫻: 我看目前香港局勢
施明磊: 控告书
人道中国为支持香港人道救援募捐公
彭小明:李鹏家族的祖孙三代
梁慕嫻:「華為」是私企還是國企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
多国艾滋机构致信中国政府呼吁释放
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
楊逢時:心繫香港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梁慕嫻:互聯網下新社運模式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2019年度林昭
胡佛通告:李锐资料开放供研究使用
人道中國新聞發布 紀念劉曉波逝世
独立中文笔会征求2019年度“刘
【悼念劉曉波逝世二周年追思會】
蓬佩奥宣布成立新委员会审视人权在
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2周年礼拜
梁慕嫻:是時候「鳴金收兵」嗎?
特朗普总统独立日致辞
徐永海:感谢曾坐牢十年的良心释放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六)
709律师王全璋狱中首见妻儿 李
蔡楚:加州88公路风光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三)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二)
徐永海:我和国俪堃去看望了六四死
蔡楚: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一)
金陵毕康: 大陆制度变革前景
更多 >>

img
思想
北明:回憶巫寧坤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闵良臣:太丑了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滕彪: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蔡楚:斗草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王丹:孟晚舟被捕事件的背后
胡平: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
高新:恳求宽限九十天才是真的被“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金陵毕康: 列宁像的倒掉
余杰: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王丹:中美贸易战不会停止的根本原
江棋生: 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余杰:是胜利的顶峰,还是失败的深
胡平:郑重推荐《中国:溃而不崩》
金陵毕康: 艺术家与禁忌
高新: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