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1/2018              

彭佩玉:技术修补时代来临——“中美国”的利益依赖路径

作者: 彭佩玉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420中美.jpg (450×250)
美中贸易战(网络图片)
 
 
中美贸易冲突至今,第一阶段的交手已经过去,既未出现民间一厢情愿的美国价值论外交,寄希望美方采取激烈的单边行动,从而引导双方关系急剧恶化,甚或国际制裁或国际干涉。也未出现符合全球化新领袖野心的一厢情愿之势,一边坐享全球化红利,一边可以继续构建反文明反人类的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大肆推销其中国特色的国家(或权贵) 垄断资本主义。处于这两种极端形式中间的技术谈判路径,依然遵循既有的利益原则在推动历史向前进,呈现出技术媾合的历史面相,所谓技术媾合就是,利益会促使双方讨价还价进行技术补漏,规则制定权依然在美方,这是美方的底线,规避规则并收敛规则制定者的野心,这是中方的缓兵之计。
 
舆论界普遍流行的塔西佗陷阱之说,言下之意真的把中国当成了一个足以挑战现行国际秩序的新兴大国,在笔者看来这仅仅是中共独裁者头脑中的幻觉,不足以成为普遍共识,说句最简单的判断,除了强盗分赃及抢劫功能以外,这个政权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强大的地方,他们以践踏知识伦理及市场伦理建立起来的独裁,早就已经摧毁了创新力量,只剩下腐朽的纯技术统治手段,即没有信仰与价值认同的为统治而统治,一个清醒的历史在场人当用事实陈述推翻这一意淫大国崛起的梦境。从市场原则来看,中共独裁权力所要的是一个国家机器,实力大到足以维持独裁者个人及其利益集团的野心,现在野心家已经在按步骤有计划的推动自己的议事日程,统治集团置民生于不顾,梦想着统一台海,打造一带一路为次级市场的经济殖民成为(大国外交)首要议程 。略做体察,便可发现中国特色不过是国家之手的反市场手段从国内扩张至海外,这既是独裁利益集团的制度自信所在,又是他们自诩的制度优势所在。
 
一个依靠政权垄断来霸占市场的单一制极权政体,垄断性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它的必朽命运,政权垄断的副产品为利益集团统治模式的全球大扩张,这是全球化在中国所结下来的恶果,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本质问题。它全部的自信在于强大的财政汲取能力,全部的统治力量来自于资源霸占与利益分配权的垄断,这个必然性已经决定了,只要中共统治集团还在霸占统治权,国际市场就不要指望中共会公平开放市场,遵守市场规则,开放与垄断这一对矛盾的敌人不可能在中共身上得到解决。
 
固然,中共是全球化进程中最大的收益人,肥了政府,肥了特权阶级,却坑苦了百姓,对医药品进口征收高关税时,特权阶级可以照用不误,百姓只能坐而等死,另一方面又制造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假药市场及利益市场,国人让中共当猴耍了还得感谢它的所谓全球化成就,与此同时也是美国喂肥了中共这头恶狼,令它欲壑难填野心日益膨胀。
 
按照约瑟夫•奈“软实力” 的概念分析,中共通过垄断征收了民间财富转化为统治集团的财政力量,硬实力似乎已经非常强大,但在国际博弈中,利益博弈只是一个面向,硬实力必须依靠跨国军事能力来实现,今天的中国既没有也不足以发展出有效的全球投射能力,这是一个传统的陆权国家,并且在冷兵器时代两次遭受蒙古,女真游牧民族的征服,历史上饱受匈奴,突厥,女真等游牧民族的侵袭击打,养成了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的大国情结,在今天更是以所谓大国外交表达出来。这个陆权国家的历史路径几乎是古今一致同步的,在航海时代禁海,拒绝了海洋文明,在互联网时代禁网,拒绝了普世文明,野蛮的文明荒地,迄今还没有搞清楚人与国家的关系,更不要说以腐朽的极权意志引领全球化了。
 
中共国在软实力方面亦难逃此一历史厄运。近七十年之历史,就是一部拾他族之牙慧,步邪教之后尘,以谎言异化族群文化有机体的过程,现在瞎嚷嚷人类命运共同体,可谓罪在奸党,未知其可。物以类聚,中共的大国外交,以流氓国家为盟友,在联合国框架内逐渐形成一个以中俄伊朝为影子的邪恶轴心,看清楚了这一点,中共所要推行及其鼓吹的全球化是什么东西,也就昭然若揭了。
 
人类文明竞争的过程是一个自由主导的历史进程,除了市场这一看不见的手,尚有自由作为历史第一推动力临到我们的时代。利益所决定的经济领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修复乃至遮蔽历史真相,一个不可遏制的新的全球化:民粹主义时代的进场,将重塑一场再全球化的人类命运,它的前提将由民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塑造人心中永恒的历史激情,以去全球化的姿态形成区域贸易共同体,到达再全球化的彼岸,这一过程就是一个文明共同体重塑的过程。新千禧年以来国际流行的“中美国” 传说,在两个方面将发生质的变化。近三十年来纵容并试图劝娼妇从良的西方世界,将不得不改行遏制中共为主,但由于利益格局带来的路径限制,在不能切断中共经济(外汇) 血管的同时,中共权贵集团仍将是去全球化过程中的主要收益人,利用这一个历史缓冲期实现野心,仍将是中共既定选择,有限扩张及反遏制将是中共大国外交的首选项。
 
这个独裁国家联盟的链条上,俄罗斯是其中的薄弱一环,资源依赖型的俄国经济受限于全球能源格局的困境,同其全球野心颇不相称,长期独霸权力使人弱智,普京的命运同他的假子命运连在了一起,中国宪政命运极有可能成为又一次地缘政治的牺牲品,又一个俄罗斯——似乎已成中国未来的命运之殇。
 
主导中共经济金融政策的刘鹤,易纲都有游学美国的经历,使用这种技术官僚不仅不能说明当局有开放市场的诚意,更加印证了技术修补型的中美关系正当其时,美国从未打算放弃既得利益,原有的国际分工格局中,拥有全球货币的美元可以享受到低价倾销的廉价物品同时,现在正在逼迫中共打开大门来帮助实现美元资金回笼,只要市场交换的利益一直按照美方意图重塑,中美国的可能性要高过互为对手的贸易战选择。粮食市场,医药品市场,文化产品市场,技术统治的互联网巨头,美国会一点点撬开中共的大门,以贸易战的姿态不战而胜,生意还是要做下去,不信任感日益加深——也仅仅是针对中共独裁者的个人野心而已。
 
当易纲履新央行行长,网友第一时间发掘出了他的儿子生活在美国的报道,其实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民间曾经无数次猜测美方的孙子兵法,帮助国人实现中国官僚的官员财产公示,公布在美官眷的财富图,每一次民间都是以自我意淫告终,美元回流——中共高官子女家人的美国移民身份实际上保证了最畅通的资本通道,怎么可能切断这样的利益大动脉呢?
 
人民币国际化才是美元需要重点遏制的对象,金融博弈,中共除了闭门政策,根本没应战能力,陪美国玩金融等于一个小学生陪大学教授玩,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其实中共从来不是出于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而拒绝开放,乃是因为这违背了它的垄断本性,垄断是它维持统治的唯一有效手段,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它就少了一份生机,这才是它们考虑问题的起点。
 
各有所需但尚未达致各取所需,特朗普祭起贸易战大旗的原因端在于此,只要不威胁到它的政权安全,中共可以让步的技术选项几乎无需犹豫,凡此种种,中美利益交易格局仍将有效维持,只是中共将被迫出血,毕竟美元才是维持中共统治的命根子,人民币国际化仍将遥遥无期。
 
 
2018.4.13
关键字: 彭佩玉 中共 川普
文章点击数: 104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