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4/2018              

李大立:私有制威力无穷

作者: 李大立


2018420私有制.jpg (538×302)

消灭私有制(网络图片)

 


 

不久前,笔者在海外纲刊发表了「公有制是万恶之源」一文,文中引用大陆公布的资料,列举种种事实,特别是人民公社后大跃进大飢荒中多个省市工农被彻底摧毁生产积极性的精神状态,以及飢饿惨象。论証了公有制就是中国乃至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失败的根本原因。

     

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近日在中共党刋《求是》刊登极左文章「消灭私有制」引起关注。周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批评吴敬链和张五常等学者鼓吹的「私有制万岁」,存在严重问题。周新城的文章经党刊转载后,在网络引发热议,不少观点认为周文有文革之风。

  

有网民嘲讽周新城讲一套做一套,「先把你全家财产拿出来充公,再批评私有制」。

  

文章中,周新城引用马克思、恩格斯的经济学理论,认为「消灭私有制是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趋势」。周认为,当前围绕要不要坚持和发展公有制、逐步消灭私有制的斗争,集中表现在如何对待国有经济的问题上;而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不能凝固化、永恒化。

  

《求是》刊发周新城这篇文章后,在大陆网络引发争议。仅三月某一天,该文在新浪的评论已多达6万多条。跟帖的大部分网民认为,周文有文革之风,有网民表示,「这位人民大学‘教授’,先把你全家财产拿出来充公,再批评私有制」。华南师范大学旅游管理系经济学讲师张立建昨日也撰文反驳周新城。张立建称,如此有违常识、恶毒攻击别人的文章竟然能在党刊发表,极可能是当局试探风向的气球。确实佩服某些刊物的高见和无畏。

 

笔者80年代离开中国大陆的时候,大陆还处在「改革开放」初期,到处都还是一如既往的一片贫穷落后的景象,30多年来,几乎每年都回大陆广州、上海探亲,耳闻目睹看到了大城市城市面貌的巨大变化,身边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的收入从几十元、几百元增加到了几千元,很多家庭都告别了几代同堂破破烂烂的栖身之所搬进了现代化的高搂大厦。身处大陆,周边一切电视广播报纸杂志音乐美术一片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之声,但是仍然无法磨灭我从童年时期就深深烙下的贫穷落后民不聊生的深刻印象。以至近年不断听到中国经济实力连续攀升,超德国、超日本,直追美国升至世界第二了。实在难以置信,难道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国家富强梦想竟然如此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现实? 不会是中了什么魔咒吧?

 

忆起58年还是个初中学生,毛泽东踌躇满志为实现他「赶英超美」的梦想,搞什么「大跃进」,一拍脑瓜,扬言要当年钢铁产量「翻一番」:从535万吨增至1070万吨,强令全国男女老少齐上阵,9000万人放下手中的活计上山砍树遍地叠「小高炉」「土法上马」大炼钢铁。我被迫得把家里的铁锅砸掉去学校「交废铁」,学校操场里建起了「小高炉」,小小的初中生得放下书本硬着头皮充当「炼钢工人」,同班一个年龄稍大的同学还被煱炉爆炸炸下工作台来。全国上下结结实实地折腾了一年,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炼出来疙疙瘩瘩的废铁疙瘩统统加起来都不够1070万吨之数。现在转眼间,钢铁产量居然去到几亿吨,没地方用,产能过剩了,要关闭钢铁厂,这不简直像做梦吗? 毛泽东动员全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得人仰马翻,都没达到目的,如今轻而易举实现了还有多余。简直神了!

 

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的城市里工人们「干也三十六,不干也三十六」,干多干少一个样,完全没有任何生产积极性,街道上黑灯瞎火,冷泠清清,百业萧条。当时若有高空卫星航拍,想必一如今天的北朝鲜成为灯火辉煌的地球上一块黑暗的孤岛。农村里十几亿农民成了现代农奴,被捆绑在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动弹不得,人民公社每日清早队长书记吹哨集合开工,农民们个个懒洋洋集体磨洋工,数千年来精耕细作的广濶农田,得天独厚温暖宜人的气候,居然被折腾到寸草不生、生态灭绝,活活饿死了数千万人。

 

邓小平为挽大厦之将倾,不得不改弦更张,实行「改革开放」,在农村解散人民公社,

给农民「土地使用权」,允许农民进城打工。在城市允许民营经济,市民可以开公司、办企业,保障私有财产......总之,恢复私有制,「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

       

结果怎么样?奇迹出现了!

 

城市里你开一间饮食店、我开一间服装店,泠泠清清的马路一下热闹起来了。你盖一幢住宅、我建一幢商厦,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超市有了,地铁有了,甚至私人小汽车也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复地的改变。农村农民有了自已的承包地,允许自由种植自主经营,起码解决了三歺温饱,不致于再次大飢荒饿死人了。

 

虽然我相信海外传媒的数据是真的,宏观数字国民生产总值GDP是跃居世界第二了,但看到来香港和海外旅游购物的大陆人不懂文明不讲礼貌,一面大洒金钱疯狂抢购一面又高声喧哗甚至随处吐痰便溺的暴发户粗俗嘴睑,对比港台日韩欧美人民的安定富足彬彬有礼,再细看看各项微观数字,比如大陆8亿农民每人每年平均收入不到3000元人民币,亦即每天仅1.16美元,还未达到联合国公布的每人每天1.25美元的贫穷线标准,再回想起大陆农村那普遍贪穷落后的景象,就更怀疑世界第2的强国梦是真是假了。

 

仿佛天上掉下一块大饀饼,一向贫穷落后的中国不经意间挤进了富国的行列。看到中共习大大等「痞二代」党国领导人在外交塲合那付既意得志满又似世代穷惯了一朝暴富发达手足无惜的样子,只觉得可怜可悲又可笑,真想点破他们说一声:中国今天发达了,不是你共产党的功劳!

 

众所周知,你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60年,前30年毛泽东为首的「痞一代」以「革命」为中心,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大搞阶级斗争:肃反、反右、三面红旗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没一刻安宁,结果饿死打死斗死迫死几千万人。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30年前邓小平迫不得己悬崖勒马改弦更张,终于以建设代替革命,进行「改革开放」,才取得今天这样的成果。前后两个30年明明无论施政目标、方针政策、国民经济、人民生活都大不一样,甚至截然相反,可是共产党习大大却非要扯在一起,宣称「两个30年是一个整体,不能互相否定。」其实,他心里想说的是: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共产党担心老百姓今天日子好过了,还忘不了前30年受的苦遭的罪,想用后30年的经济成果掩盖前30年的斑斑劣迹。人们不禁要问:改革,改谁的革?不就是改前30年的革吗?为什么要改?很明白,如果是对的正确的为什么还要改?;一定是错的、而且错得很严重很离谱,才不但需要「改」、还要「革」啊!后30年「改革开放」实质是什么?就是否定共产党自已1949年的共产革命,恢复被毛泽东彻底消灭了的私有制,允许民营企业,而一旦松绑解禁,13亿人民的巨大创造力生产力就如决堤洪水一泻千里一发不可收拾,瞬间让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让中国摆脱长久以来贫困落后的处境,挤身富国之列。在这个社会巨大发展中,民营企业作出了最大的贡献(中国GDP中超90%来自民菅企业)

 

既然人民群众的创造力生产力如此巨大,民营企业如此神奇,为什么中国人不懂得用呢?不是中国人不懂,几千年来我们的袓先就是这样经营和生活的,一直在「和世界接轨」走在普世经济价值的大道上,并且还一度名列世界首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国民政府在空前内忧外患的恶劣环境下坚持自由经济,还创造过1927-1936黄金十年的经济奇迹。只可惜从强邻苏俄刮来了一股马列主义邪教歪风,国内一群社会底层失意人士:乡村边缘小知识分子、破落家庭落难公子、地痞流氓,土匪草寇一拥而起武装叛乱,乘外敌入侵秩序大乱之际对国民政府落井下石,接受苏俄别有用心的支助武装夺取政权,「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旋即将中国当作巨型社会试验场,把数万万同胞当小白鼠,拿来作试验品,进行所谓「社会主义改造」、「共产主义建设」,把数千年传统的和谐社会砸了个稀巴烂,在人民中划分阶级,制造仇恨、制造「阶级斗争」,整天「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只「革命」,不建设,彻底消灭了私有制,整个社会死气沈沈,亳无活力,物质匮乏,民不聊生,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幸好此时全人类的社会实践証实了这种空想的共产主义乌托邦荒谬绝伦,以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折失败告终,从马列邪教的故乡传来了「苏东波」,迫使中共为自救不得不改弦更张。中共后30年所谓「改革开放」实质上不过不得不自我否定革命的成果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放弃前30年的胡缠乱搞瞎折腾,回复到49年前行之有效的私有制自由市塲经济,即是折腾了30年走了个大圈子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走了几十年的弯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30年光阴白过了,无数的人命财产白丢了,最后才回到正道上来。换句话说,共产党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一次全面的自我否定,等于承认1949年的革命是多余的错误的和有罪的。一如某些老共干哀叹的那样:「辛苦革命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中共1949年否定了私有制市场经济,确立公有制计划经济;1978年又否定了公有制计划经济,回复1949年前的私有制市场经济,才导致中国经济起飞。

 

此乃哲学定义的「否定之否定」。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举个不尽恰当的例子:比如有个儍子嫌家门一棵大树幼苗长得慢,长得不好看,把它挖了移到别处,谁知水土不服树枯叶黄频于枯死,才又不得不移回原处,重新培土浇水修枝剪叶小心养护,虽是起死回生了,但这么来回一折腾,己错过了几个季节的生长期,原本好端端一棵茁壮成长青壮树现在已比不上周边其他树了。你说这儍子有功还是有过?

     

世界公认最具远见的政治家之一英国前首相戴卓尔(陆译撒切尔)夫人2000年在美国胡佛研究所作「香港回归中国的灾难性后果」演词中说:

 

「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头脑。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中国人会爆 发出更多的经济潜能,创造更大的经济奇迹。因为连共产党也承认,他们的经济改革,只是给中国人「松绑」,把原来捆绑中国人的绳子松开了几扣,中国人就爆发 出这么大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就不曾捆绑呢?……」

 

其实结论早己有了。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经济学权威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就断言,如果中国没有发生日本侵略,特别是没有发生1949年的共产革命,继续维持实行自由资本主义经济,照19271936年的经济发展速度推测,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经济总量己可超越美国居世界首位了。

 

可是,共产党这么一折腾,白白浪费了几十年宝贵时光,今天比《经济学人》予言超美的80年代己经滞后30多年了,仍然未能超过美国。

    

那么共产革命折腾了60年,没留下什么痕迹么?不,共产党这么一折腾,实际上不声不响地对全国人民施行了前后两次全民性财产大掠夺:第一次是1949年以「革命」的名义化私为公:全国地富及自耕农的土地被没收,所有城市工商私营企业被合营被充公;第二次是1978年以「改革」的名义化公为私:许多土地被权贵集团圈占、许多国企资产经「股份制改革」落入了权贵和官二代的腰包。

         

1949年前(特别是1946年行宪后和今日的台湾) 国民党及国民政府起码明白并宣示国家是全民共有的国家(故称「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全体国民政治上一律平等,因而各级官员大多还有最起码的廉政操守;共产党上台后却将国家社稷视为一党的私产(匪将王震说的用两千万人头换取得来的),将全体国民划分阶级、分等级:宣称其中某一两个阶级是「领导阶级」、「国家的主人」国家只属于他们,「红x类」成了现代的王孙贵族,当然的「革命事业接班人」,红色政权的天然继承者;「黑x类」成了政治贱民,受尽歧视迫害。于是政权到了这班痞子流氓的后代手里就肆无忌惮地化公为私掠夺财富,造成了全国性骇人听闻的贪腐和权贵集团。

   

30年后的今天,中共的「改革开放」己经走到了尽头,僵化的政治体制己窒息了半自由经济的进一步改革,生产力己作出了最大的释放,已经后继无力,竭泽而渔的掠夺式开发己令资源枯竭,贪腐权贵官僚资本主义造成国富民穷,内需不振,生产过剩人民却消费不起,不得不大量亷价倾销国外,将中国变成被外国层层盘剥的劳动力密集型世界工厂,中国人创造的劳动成果,中国人自己却无权享受,中国人民辛苦得来的血汗钱却被「国家」变成外国的债券,让外国人借中国的钱来购买和享受中国人的劳动成果,如此的延命经济危如累卵,到了「外汇储备」爆满,外国再不继续向中国借贷,或者任何风吹草动,外债偿还失灵之日,就是中国畸型经济泡沫爆破之时,现在连中共统治集团都意识到了这危险,不得不惊呼要「可持续发展」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上掉饀饼也不会长久。中国当政的「痞二代」在闭关锁国贫穷愚昧的环境下成长,缺乏现代文明教育,没有经济头脑,根本不具备管理现代工业化国家的知识,更没有国际视野,俗话说「有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什么马配什么鞍」,他们根本不配享受领导中国富强的荣耀。

 

中国唯一的出路是进行彻底的政冶改革,放弃一党专制实行民主宪政,实行完全的自由经济市塲经济,尤其是恢复土地私有制,把土地还给农民(特别是还给无辜被迫害了数十年至大部份家破人亡的地富后代)。若死抱权力不放,顽固坚持独裁专制,经济发展神话终会终结,南柯一梦,终会被打回原形,被别人重新超越,重又回到穷国队列。

 

对于中国官媒上的「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中国「大国崛起」等民族主义宣传,戴卓尔夫人在上述演讲时也预测:在没有结束共产党统治,没有放弃社会主义的沉重负担之前,中国根本没有可能变成可以跟美国匹敌的超级大国。

 

戴卓尔夫人还斩钉截铁地对西方盟国说,「你们根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正像有人比喻的:中国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可以出口电视机,但他们出口不了电视节目。

    

英国美国之所以成为国际社会受尊敬的大国,主要是这两个国家向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那就是保护个人权利,个人自由和尊严至上的原则理念,它体现在充 分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制度,以及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也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力量下产生的制度,导致了这两个国家不仅在经济、军事上等全方位的强大,更保护了个人自由。

 

而中国无论再怎样经济发展,如果没有民主制度,没有个人自由,没有个体权利的保障,那就根本不可能成为影响和主导世界大国的力量。」

 

 

 

(写于2018412日,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关键字: 李大立 私有制
文章点击数: 40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