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报 】  时间: 4/24/2018              

何清涟:北京的烦恼:美国停止为中国「购买」民主之后

作者: 何清涟

美国总统川普让北京陷入巨大的烦恼,这烦恼来自于他的不可捉摸。比如4月中旬的数天之间,川普拉着中国坐了一趟心惊肉跳的「过山车」:4月12日,川普在接见他的「票仓」——美国农业州州长与议员们时说:中美最终可能不会相互征新的税;4月17日就对中国一剑封喉:因为违反美国制裁规定,美国企业被禁在未来7年内向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销售元器件。
 
北京对「经济侵略」指责反应迟缓
 
中兴通讯的产品对美国零部件高度依赖,因此,有行家评论说,「中兴因美国此举将受到的伤害,不只是短期的财务损失,更可能是就此一蹶不振」。此举让北京省悟:川普这次瞄准了中国的经济命门。但北京对此仍感困惑:中兴做的那些事情,早在奥巴马时期就已被美国知晓,但白宫只是举起大棒作出敲打姿态罢了。为何川普上任后,中兴以认罚方式表示服软,仍然难逃被猛烈敲打厄运?
 
原因在于川普的对华战略定位发生了根本变化。2017年12月18日,川普总统公布了他的新国家安全战略,为美国未来军事和外交政策、国防开支、贸易谈判和国际合作提供了一份「清晰可行的手册」,以应对最危险和持续的威胁。这份新安全战略报告称,美国与俄、中两国的竞争日渐加剧,这两大竞争对手「试图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必须予以报复。
 
川普的对华战略定位发生了根本变化。
 
这份新国家安全战略结束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战略模糊状态,标志中美关系面临1972年建交以来最大变量,但北京对此却反应迟缓,部分原因是中共忙于解决高层内部冲突,无暇他顾。
 
川普为何要停止为中国「购买」民主?
 
说美国为中国购买民主,听起来多少会感到奇怪,但这一对华政策确实是美国外交方略。
 
美国对华外交方略的形成,与开通「破冰之旅」的季辛吉密切相关。自中国宣称改革开放之后,深受季辛吉影响的美国国务院一直奉行所谓「八字方针」:接触、合作、影响、改变。通过政府接触、两国经济合作、随NGO附送进去的各种民主建设项目,逐步让中国融入国际社会,成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此有两句经典表述:用经济发展改变中国,最终推进中国民主化。
 
因此,美国积极促使中国加入WTO,一直容忍中国多次违反WTO规则;也容忍中国屡屡侵犯智慧财产权(美国反智慧财产权窃取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数据称,美国每年因智慧财产权被窃取而遭受的损失在2250亿到6000亿美元之间,中国是罪魁祸首)。与此同时,美国派驻中国的NGO约有1000余家,从事环保、人权、慈善等各种活动,同时还给予中国政府管辖的官方研究机构、大学、NGO以各种援助,这一切付出都是为中国「购买」民主——中国政府将此称之为「和平演变」或者「颜色革命」。
川普竞选时提出的口号是「让美国重新伟大」,宣布当选后将放弃与外国的意识形态竞争,这些主张得到民意支持,因为自911事件之后,美国人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大多数支持海外民主和民主思想重要性的项目都是无效的,受援助国家人民并不感激,甚至仇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近五年来的民调均显示,过半美国人希望政府应该多关注本国问题,少管外国闲事,也希望其它国家的政府管好本国事务。
 
川普入主白宫之后,立即重新评估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外援助的绩效,保守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詹姆斯•罗伯茨(James Roberts)的研究证明:「美国、经合组织国家等西方国家提供的援助,太多的援助最后只是帮助腐败政府继续掌权」。此后,白宫削减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37%对外援助和外交经费的提议虽然遭遇强烈反对意见,但最后通过。该预算提案将2018财年「公正和民主治理」部分的支出从2016财年的23亿美元削减至16亿美元。这件事情被《纽约时报》指责为《川普从全球民主事业中撤出》(Trump’s Global Democracy Retreat,2017年9月27日),指责川普放弃了美国在推动全球民主事业上的承诺,对美国自身也不利。
 
北京对川普的两点误判
 
中国非常欢迎美国停止对外输出「颜色革命」,认为从此以后不需要面对美国在人权、民主等议题上施加的压力;对付商人出身的川普,只需要诱之以利。现在看来,北京对川普有两点误判:
 
第一,北京对美国新国家安全战略的估计有严重偏差。川普对华外交不再以改变中共意识形态为战略目标,是因为川普认为牺牲美国利益为中国购买民主策略完全是无用功。既然购买无效,美国就不再容忍中国窃取美国智慧财产权的各类行为,包括通过购买后再剽窃仿制美国产品。因为中国廉价的山寨产品如果投放全球市场,将挤垮美国企业,影响美国重振经济——这是川普作为美国总统必须考虑的国家利益。
 
第二,北京评估川普的利益考虑时,偏重于川普的私人利益。中国在江胡时代就形成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官场均将公有资源视为自家金库。外商进入中国,入乡随俗,采用各种手段贿赂官员,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普通官员,只要自家得了好处,国家利益在所不计。因此,中共推己及人,认为只要拉拢川普家人,让他们在中国的投资中获利,就可以与美国继续合作。因此,川普钟爱的女儿伊万卡及其夫婿成了中国重点攻略目标。直到今年3月,传出川普要将伊万卡夫妇逐步挤出白宫,中国才算明白这笔感情投资算白费了。
 
为了正确认识川普,中国方面也算下足了功夫。十九大之后,退休后复出担任国家副主席的王歧山,被认为是「知美派」。多年以来,王刻意与美国政界、商界及学界保持密切关系。过去数月以来,王歧山曾经与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以及不少美国商界领袖会晤,并将此称为「朋友的聚会」。有消息披露,在王十九大退休前的一次会晤中,王岐山曾在会上问与会的美国金融精英:「川普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还是一个趋势?」不仅王歧山如此,其余的高官如王沪宁等,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川普是美国政界的一匹黑马。他与共和党本无关系,2016年,他借了共和党的平台,打败共和、民主两党的建制派,以及布什、克林顿两大政治家族,成功入主白宫。中方多年刻意结纳的美国政商两界人脉,大都属于民主、共和两党建制派内人物,基本都是川普阵营之外的人,他们根本摸不清这位总统的心意。曾与王歧山会面的班农,虽然属于川普团队要员,但在与王会面不久后离职。更何况,川普入主白宫至今一年零三个月,前后离职的团队成员却多达25位,这些团队成员连自己明天在哪都不清楚,就算中国政府想尽办法交结这些人,他们也无法告诉中国政府「川普到底怎么想」。
 
北京如何应付川普的对华新攻略?
 
中国国内有人担心中美将陷入上世纪60-70年代初的冷战状态。但事实上这种冷战几乎不可能发生。
 
冷战发生的背景是冷战双方的相对隔离。当时,前苏联号称「铁幕政治」,对外经济联系只限于经互会成员国,即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各国并无投资、经贸关系,因而西方国家无论从意识形态还是从利益上,都很容易与苏联切割。
 
中国对外开放40年,加入WTO也有17年,已与世界上约170个国家建立了经贸与投资关系,。2017年,欧盟、美国和东盟仍为中国前三大交易伙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投资国,投资主要流往美国、欧盟等国家与地区。
 
中国与西方大国之间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羁绊,与冷战时期的苏联对外关系完全不同。(汤森路透)
 
与西方大国之间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羁绊,与冷战时期的苏联对外关系完全不同,不仅中国不能轻言闭关锁国,就算是美国,对中国动辄采取经济制裁,也会受到本国各种利益集团的反对,目前,美国有约110家商会、行业协会反对中美贸易战,农业州大多也持反对态度。
 
但中国切莫以为可以依靠这种内部反对来应付川普对华新攻略,因为在美国各种不同的声音后面,却有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模式采取行动的共识,区别只在于行动的界限如何划定;中国当然还可以将川普当作一个「偶然」,期盼今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失利,民主党夺回参众两院或至少一院,让川普连任美梦不能成真——但那毕竟不是现实,现实是川普当选总统的社会条件并未改变。因此,中国与其费尽心思去猜测川普的心思,还不如改变自己:在世界经济交往中遵守国际规则。美国当年允许你「经济侵略」,为的是要「影响、改变」中国政体。你中国既然不想被「改变」,美国当然也不想让你继续占「便宜」。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着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关键字: 何清涟 美国 中共
文章点击数: 146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