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公民月刊 】  时间: 6/11/2009              

不维权,每个人都将被戕害

作者: 李昕艾 李昕艾

“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几; 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 住不起,一万多元一平米; 老婆不是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 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 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 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 死不起,火化下葬一万几。 总结(八个大字):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网络间流传的这段文字再次暴露了当下大多数中国人所面临的生存困境。缺乏甚至被掠夺掉人权、公民权的社会,我们注定要成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大多数。

拿我的亲身经历来看,中国公民在社会方方面面所普遍遭受的权利受侵害状况相当严重。

五月初,我到北京市海淀妇幼保健院住院生孩子,办入院手续之初医院首先强行卖给你一份待产包(其中的物品大多已自备),收费300元。住院六天下来,平均每日近1000元的费用,其中很多收费都让人感到莫名其妙。比如一级护理、二级护理费用,每天护士巡视一番,给你量量体温就算护理了;护士挤一下你的乳房看有无奶水,居然成了“乳房按摩”收费10元;无论有无家属陪床每天都收陪床费1元,而这陪床的“床”却只是一把破旧的椅子……更可恶的是,每次医生、护士都是先斩后奏,从来不事先跟住院者商量这项需不需要做、那项怎么收费,等你一查询已花住院费用才了解原来这收费多少那收费多少,而其中很多检查、用药根本都是不必要的,你只有糊里糊涂地任人宰割。我只好忍着剖宫产伤口的疼痛找医院查问,每次医院的工作人员都理直气壮地巧言争辩,抛出些“我们的收费标准都是按国家统一规定来的,不会有问题。我们是全北京收费最低的医院了,你就是怕花钱吧……”之类的话搪塞你,对于你的具体问题根本不屑解释,蛮横地认为他们的各项收费理所当然,不必事先告知你,反正收了就是收了。

出院结算时又多收了我15元的费用,住院处的护士长一直强调医院不会收错费用,态度极其蛮横,我据理力争,最后她不得不承认确实多收了15元,并轻描淡写地解释是电脑自动生成的费用,会退还的。我仍感到我的权利受到了相当严重的侵犯,很多费用还是不明不白的令人一头雾水,而医院方一句“按国家规定”后就不愿搭理你了。我无法不感喟专制国度下,任何被囊括进国家体制的机构都在无耻且无畏地垄断着公民的生命财产,扭曲着其工作人员的人性。
专制者用“和谐社会”的口号和假象警戒、教化民间大众的收效越来越小,当“人民苦秦久已”时,民间大众总会一天天觉醒、成长起来。“和谐社会”不过是一句笑话,被网民调侃成“中央机关出上联: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级级加码马到成功;地方政府对下联:下层蒙上层,一层蒙一层层层掺水水到渠成。横批:和谐社会。”

最近在网络上引发震动的邓玉娇案再次暴露了专制社会的危机。国新办网络局就此给各大新闻网站发出通知,要求“邓玉娇案的报道,网站要尽快降温”; “新闻跟帖要实行总量控制,严格实行先审后发”;“不得在网上搞签名、调查活动”;“各地各网站,要密切关注此案的有关舆情,确保网上舆论‘平稳有序’”等。一个邓玉娇,一群“不明真相”的网友,再次触动当局的敏感神经,只好重玩封杀、混淆视听、恐吓的把戏。

据媒体报道,5月21日邓玉娇案的两位代理律师夏霖、夏楠与邓玉娇结束会谈走出看守所后,大呼“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夏霖律师一度痛哭失声,多次失态。夏霖、夏楠两位律师是我一直欣赏和敬佩的朋友,都是性情中人。夏楠也就是楚望台年轻有为,有一手好文笔;我与夏霖谋面不多,交谈也不多,但强烈地感觉到了他的正义感。他曾免费为崔英杰作过辩护律师,在崔英杰案的研讨会上我们第一次谋面。两位律师的失声哭泣为我所震动,可见邓玉娇受侵害之惨烈。

5月23日荆楚网报记者从湖北省巴东县政府新闻办关于“邓玉娇案”的最新情况通报获悉,警方证实不存在邓玉娇被强奸的事实,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已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可见邓母已受到当局的强大压力,并很可能像杨佳母亲王静梅一样被控制起来。

邓玉娇的命运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不亚于当年的瓮安事件、杨佳事件。在网络上,邓玉娇已被称为“2009年第一烈女”、“侠女”,甚至有人为其立传。在这毫无人权可言的国度,我们每个人都随时有受侵害的无限可能。不维权,每个人都将被戕害;哪怕维权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总比逆来顺受要有出路得多。怒而抗城管的崔英杰,怒闯上海市公安局的杨佳,怒杀淫贱官员的邓玉娇……下一个会是谁?

邓玉娇的行为应该属于正当防卫,只因她杀的是官员,她挑战了企图控制着人民行动与思想的极权机器,所以邓玉娇案与杨佳案一样变得不一般了。为了避免成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大多数,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当我们的权利受到侵害时,我们都该像杨佳、邓玉娇一样奋起捍卫自己的权益,否则只能成为恶狼口下的羔羊、极权机器的牺牲品。

关键字: 李昕艾 维权
文章点击数: 131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