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7/2018              

闵良臣:没有造出“中国芯”的根本原因

作者: 闵良臣


201855芯片.jpg (375×225)

非市场经济(网络图片)

 


本人写中兴事件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是《文明对不文明的制裁》,大多数大陆读者可能没读到,而读到的读者可能又觉得有点“形而上”。其实很多形而上的问题也是形而下的问题。解决不了形而上的问题,形而下的问题也休想解决。别的不说,你形而上的文明程度如果一直赶不上文明发达国家,我敢说,你的形而下也不可能真正赶上。

 

完全赞成:没有物质文明,不要去侈谈什么精神文明。一个没有物质文明的国家,精神文明绝高不到哪里去,否则,那种所谓“精神文明”一定是被忽悠出来的,一旦人们觉醒过来,立即就会出现惊人的倒退。别的不说,所谓两个不能否定的“三十年”就是鲜明对比。

 

反过来,精神文明不够,物质文明的创造中往往就会缺少一些人文关怀乃至更高境界的元素。当然,这都是比较出来的。如果没有高度文明国家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作参照,大家往往感觉不到。

 

这种例子太多。比如,中国早就会制造电饭煲制作马桶盖,可由于我们在形而上的文明程度不够(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人文关怀差),直到这二年,居然还有不少中国大妈从日本买电饭煲和马桶盖带回中国大陆(这里不考虑那电饭煲及马桶盖事实上是哪里制造的)。如果说上世纪日本侵略中国对中国人而言是一种莫大耻辱,那么在结束战争七八十年后,竟然还在从曾经给自已国家带来莫大耻辱的国家买回电饭煲和马桶盖这种简单之极的家庭生活产品,这种耻辱绝不亚于前一种耻辱——用句中国老百姓的口头语:也不怕人家笑话。

 

当然,正如前段时间人民日报所批评的那样,中国大陆有些企业把高质量产品包括服务卖到外国,而把那些他们认为低质量或叫质量差的东西(自然也包括服务),都卖给生活在大陆的普通民众。在这种人看来,大约是觉得生活在中国国内的同胞只配享受这种待遇吧。

 

一直没有造出这个国家想要达到那种水平的“中国芯”,可以说是国家之殇,民族之痛。到了今天,很多人都在找原因——花了那么多钱,也早就下了决心,布置了任务,可为什么还是没有造出来呢?

 

近日从互联网上看到有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发声,希望要跳出“政府拚命砸钱就能搞好产业”的思维怪圈。这是一句大白话,估计没有谁不懂。但这句话又话里有话,且含义丰富,意思是不要以为政府有钱或只要政府出钱就什么都能做到。不是这样的。

 

这么多年,有些中国人喜欢鼓吹我们这种国家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而关键是这种人所说的“优势”就是指集权指这种社会制度,在说这种话的人看来,中国政府只要想干,没有干不成的。你说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如果说只有我们这种国家这种集权才算是“优势”才能办成所谓“大事”的话,那么对国家而言,掌握西方文明发达国家掌握的那些高科技算不算“大事”?造出“中国芯”算不算“大事”?如果算,我们为什么又总是希望西方文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能卖点高科技给我们,而我们为什么不自已“集中力量”把我们想要的“高科技大事”办好,以至于到了今天,为了一个小小的芯片,闹得天儿红,让全世界都知道:原来这个一直夸他们“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家竟然造不出一块小小的芯片。

 

此时此刻,如果这种喜欢说“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人就站在我的面前,真想好好问一问他:这个时候你怎么不提我们的“优势”了?我们的优势又哪里去了?按你的那种思维逻辑,那些不是我们这种国情不是我们这种制度因而也就不可能像我们这样“集中力量”的国家,为什么把那些现在我们谁也不敢说不是大事的“大事”都“办”得那么好?

 

如果说国家不昌,必有妖孽,那么,在这个时候,再回想一下,就看出来了,到底什么人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妖孽。说穿了,就是那些整天胡吹乱捧的东西!是他们让国家虚荣虚胖,一到关键时刻,这些东西都躲得无影无踪,再不敢出来胡说八道。按理说,就应该把这种人拉出来,找他们要我们现在急于想要的“高科技”,找他们要“中国芯”。

 

有钱能使鬼推磨,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能脱口而出。然而大家又都是随大流,没有几个人真正去认真思考。在今天的中国,政府虽然有钱,也肯出钱,那个“磨”似乎也天天在“转”,但就是达不到出钱人即政府想要的效果,这就说明,“推”、“转”和效果未必能划等号。

 

尽管大约每一个国家都有需要政府干涉或叫插手的企业或部门,但不能不承认,跟那些称得上完全市场经济化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市场经济化程度确实还不够高,否则也不会加入WTO早就满15年了,人家仍不承认中国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按规则应自动转为完全市场经济国家)。据说我们也有理由: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不能对我们要求过高。

 

可或许就因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我们这种市场经济化程度还不能算高的国家,政府对核心芯片不可谓不重视,投入不可谓不丰,然而十几年过去,政府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假设中国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研发芯片不是由政府投入,而是由私营企业主投资,还会是今天这样一种结果吗?本人认为绝不可能。说句有些人极不喜欢听的话,正是我们这种总是相信可以集一国之力就一定能办成想要办的大事而又总是由政府投资的缘故,才导致有中兴今天我们大家都看到的这样一个局面。

 

看来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史总结出的经验教训还是值得汲取,那就是必须走真正的完全市场经济化道路,最大限度调动个人的积极性,让他们的思想有无限的想象力,这样,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看到,不需要集一国之力,同样可以办成用一国之力才能办成的大事,甚至办成比集一国之力还要大的大事。

 

自由度、完全市场化,才是制造出“中国芯”的灵丹妙药。不信,可以试一试。

 

2018.5.1

 

关键字: 闵良臣 芯片
文章点击数: 244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