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5/10/2018              

何清涟:中国:《共产党宣言》与无产阶级的革命魔幻

作者: 何清涟

本文述及的事情并非网络恶搞,均在中国发生。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组织中央政治局委员学习《共产党宣言》,称颂中共“选择马克思主义完全正确”的同时,中央电视台报导了一则数位无产阶级成员一夜上梁山的魔幻故事。

无产阶级成员“轻松上梁山”

5月2日,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讲述了一个真实故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2y0HT-E5Vk):2018年1月21日凌晨,江苏昆山市警方接到了市民李先生的报警电话,称遭到三个年轻人抢劫,在李先生报案后三小时,警方又接到了另一起关于抢劫的报警电话。警方通过调取监控录像,很快确认两起案件是同一个犯罪团伙作案。侦破结果很魔幻:这个五人犯罪团伙是一夜之间滚雪球般集结起来的:两个分别来自湖南与四川的男青年,出来找工作,在上海被两家职介机构骗光所有钱后,决定去昆山抢劫,抢的第一个目标是个刚刚砸车窗的小偷,身上只有偷来的几部手机。小偷当场要求入伙,三人抢劫的新目标身上只有70多元钱,这个人一直靠贷款度日,正愁贷不到新款,于是也要求入伙,接着寻找新抢劫目标。被这四人团伙抢劫的目标是个白天混在中介公司拿日结,晚上在网吧过夜的未成年人,身无分文,遭抢后觉得抢劫比工作来钱快,于是也要求加入这支抢劫队伍,很快就找到了抢劫目标(第五个),但这位奋力反抗 ,且恰逢晨练出动,五人团伙见势不好,解散队伍。接下来就是故事开头:警方接到报案电话后,五人陆续被抓。

这类被抢者立即成为抢劫者的故事,在中国发生过多起,它的魔幻只在于一夜之间集结了五个人。这个故事让我想起另一则“重大政治新闻”: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共产党宣言》及其时代意义举行第五次集体学习。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我们重温《共产党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中共缔造者毛泽东早就总结过:“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

毛泽东当年拉杆子上井岗山时,队伍中多是贫穷无出路的无产者,按中共解释,这些人之所以“革命”,都是“被地主老财逼的”。

毛的这条“造反有理”语录,文革时被谱曲传唱,红卫兵们放声高歌时顿感豪情满怀,接下来就是朗诵“天下者,我们的天下;世界者,我们的世界”。不仅中国红卫兵有此雅好,西方以巴黎红五月青年为主的“1968年人”也是如此,好莱坞名导演伍德·艾伦执导并主演的《六幕危机》(Crisis in six sences)再现了1968年的洋红卫兵闹世界革命的劲头。

“造反有理”是不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发挥?还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奠基作《共产党宣言》的主题表述就是“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依据马克思主义的解释,中国改革以来尤其是1990年代以来的社会现状,中共早就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由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于劫夺有产者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中共只能在意识形态上固步自封,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一坚持使权贵、官员甚至部分富商都得假装信奉马克思主义;而普通社会成员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得接受中共的革命意识形态灌输,对阶级论、“打土豪分田地”这套革命理论非常熟悉。因此,在中国早就构成了富马克思主义与穷马克思主义的对峙,我在拙著《中国:溃而不崩》里专门分析过这一现代中国魔幻现象。如果有人将《共产党宣言》的精义总结成三条,向中国千禧一代宣传,这些人一定会成为中国共产主义二度革命的先锋。

《共产党宣言》对无产者的巨大魅力

《共产党宣言》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圣经,其中要义可以总结为三条:

一,无产者之所以贫困,是因为社会制度不公,是资产阶级(在中国则是当官的与富人)通过巧取豪夺剥夺了你们

这是《共产党宣言》第一部分“资产者与无产者”清楚阐述的革命基本道理。这一段开头就宣布:“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使财产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由此必然产生的结果就是政治的集中”,这段话还包括西方剥夺东方、发达国家剥夺不发达国家、城市剥削农村等论述,这些说法与富人剥削穷人结合在一起,成为后来一切左派理论的源流。

二、资产阶级抢走无产者的财产,无产者应该通过暴力革命抢回来

《共产党宣言》将工人描绘成各种社会成员的剥夺对象:“挤在工厂里的工人群众不仅是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的奴隶,并且每日每时都受机器、受监工、首先是受各个经营工厂的资产者本人的奴役。……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等等向他们扑来”——也就是说,除使用机器生产的产业工人之外,其他所有行业的从业者都被马克思视为剥削者——稍早于马克思的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理论完成者大卫·李嘉图,运用劳动价值论研究了地租,他在1817年发表《政治经济学与赋税原理》一书,集中地阐述了他的地租理论。认为土地的占有产生地租,地租是为使用土地而付给土地所有者的产品,是由劳动创造的。沿用至今的是李嘉图的地租理论,并非马克思的地租剥削论。

马克思充满激情地用不同语句反复劝谕无产阶级成员革命造反:“无产者……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无产阶级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

此类说辞甚多,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共产党宣言》全文。

三、在这场革命中,无产者失去的只有锁链,得到将是整个世界

这方面的生动教科书,就是列位中共革命元老的发家故事。中共革命元老当中的大多数人,在一个讲究门第与受教育程度的科层结构社会里,肯定毫无出路,但有了革命,境况就大不一样,比如毛泽东湖南一师这种中专学历,无论是在民主国家的竞选活动中、还是依据中国改革以来讲究“知识化”的选拔标准,都不是一张优质政治门票,只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草根暴力革命将他送上了金銮殿。

因此,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并不讳言革命是无产阶级一本万利的买卖,他在陈述了无产阶级如何“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之后,用这段话为《共产党宣言》作了总结:“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习近平偏爱《共产党宣言》实属阶级错位

在中国,所有阶层都可以喜欢《共产党宣言》,但只有中共、尤其是中共领导人不能。原因如下:

1、中共现在是中国唯一的大地主、国家资源的垄断者、国家资本主义的最终所有者;

2、中国40年前,除统治集团之外,人民全是无产者。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以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创造了数量居世界第一的亿万富翁,贫富差距之大,居世界前列,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富被顶端1%的家庭占有,而社会底层25%的家庭却仅拥有社会财富总量的1%左右。这种财富分配极不公正的形成过程,中国人看得很清楚:是中共权贵、官员利用权力形成的政商结合体制,让自己及部分人迅速暴富起来。

3、按照《共产党宣言》阐述的马克思主义真理“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中国数亿无产者应该组织起来,用暴力推翻中国的现存社会制度,当然包括这个制度的守护者中国共产党。

所以,中共总书记推崇《共产党宣言》,这种魔幻主义故事只可能在两种情况下发生:一是中共总书记昧于现状,错将他治下的中国当做马克思作为分析对象的19世纪“资本主义社会”;二是总书记太忙,没来得及亲自阅读《共产党宣言》,根本不知道这本“无产阶级革命的《圣经》”讲了些什么。不过,如今中国的某些反对者爱写政治幻想小说,按照他们的思维习惯,也许还有第三种可能:总书记深谋远虑,在等待时机,这次学习《共产党宣言》,就是预示他将在时机成熟之时,号召中国的无产阶级起来推翻中共。

关键字: 《共产党宣言》 革命魔幻
文章点击数: 145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