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2/2018              

茆家升: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被极权主义者奉为至宝?

作者: 茆家升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511极权.jpg (240×180)

马克思主义(网络图片)


 

人对自己的身体有排他性的所有权。人的身体所从事的劳动和双手进行的工作,可以说是正当地属于他自己。所以,一个人只要使任何东西脱离其自然存在的状态,这个东西里就已经掺进了他的劳动,即掺进了他自己所有的东西,因而,这个东西就成了他的财产,他就对这一自然之物享有排他性的所有权。—— 约翰 洛克《政府论》

 

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于民有制。——孟子《滕文公上》

 

 

(提要:马克思是十九世纪中叶一位有成就的经济学家。他对资本主义世界本质的认识,对全面全球化的预见,他的“剩余价值学说”,都有开创性与划时代的意义。曾经部分地影响和改变了世界的历史进程。

 

但是,他由此推测演绎出的改变世界的方略,诸如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和传统做彻底决裂等理论,则是荒谬的,是引发世界部分地区动乱、血腥与经济衰退的根源之一。

 

马克思恩格斯晚年都知道了自己理论的失误,可惜已来不及修正。马克思后的马克思主义,即“列宁主义”成了教条主义的大本营。是斯大林“阶级斗争尖锐化”,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红色高棉快速版共产主义试验的源头。他们正是打着这种种旗号,用暴力方式实施了对权力、经济、舆论的高度垄断,成了灭绝人性的大独裁者!他们治下的百姓,坠入了人间地狱,死难者枕藉。

 

作为马克思主义源头的《共产党宣言》,就是在宣扬权力斗争和权力剝削,所以才会被后来的极权主义者奉为至宝和恶性发挥。而对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省悟与修正,则有意视而不见。

 

近年来西方所谓马克思主义热,只是些散兵游勇,众说纷纭, 莫衷一是。研究者也“各取所需”、“六经注我”。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由于时代的变迁,尤其是种种巨大的人道灾难实践反馈,证明它早已失去现实指导意义。设置厐大机构,耗费巨量民脂民膏,企图从中建立理论自信,只能是缘木求鱼,执迷不悟。

 

近四十年中国的经济发展,主要是否定了阶级斗争,改革开放的结果,与马克思主义并没有关系,有的也只是错误的教训。)

 

20185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和理论研讨会,是情理之中的事。中国现在是‘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既然还是‘社会主义’嘛,就不能不念马克思的这本经。据说这位西洋马先生和他的主义,是人类的指路明灯,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终极’真理。今年又是世纪之纪的双百年大庆,想象中全球应该有-番热闹景象。不知道中国之外,还有什么国家那个地区,也在纪念这位伟大的人类救星?不过我眼拙,信息闭塞,似乎一家也未见到!曾经的社会主义阵营铁杆盟友,我们的东邻朝鲜,有了白头山血统金家红太阳,已经不要马太阳了;南邻越南居然要效仿美国的社会制度,要搞什么最高领导人,差额选举,那还要核心吗?那个天涯若比邻的阿什么亚,早已随着‘苏东波’翻了个底朝天了,而那个太平洋彼岸的古巴,似乎也忘了马氏老祖宗了。那---那今天谁还是我们的盟友,谁还在和我们同念‘马克思主义’这本经呢?

 

这个问题如果换一个角度提出,从二十世纪的历史进程看,马克思主义在全球除中国外,都被抛弃了,它还能在中国一枝独秀吗?

 

这是一个十分严峻的话题,关系到应如何冷静客观公正地看待总结,中国近百年来走过路;关系到如何认识当今中国的现实和未来走向,关系到中国十三亿人的命运!是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都需要严重关注的切身大事。

 

笔者不才,是位行将入土的80老翁,从未研读过那些煌煌巨著高头讲章,但却有身陷多次政治运动灾难的数十年苦难经历。个人事小,百姓事大,国家事大!进焚化炉之前,有两句话未能忘却,一是‘心事浩茫连广宇’,一是‘位卑未敢忘优国’。故而对那位洋马大人的‘圣经’,谈一点就算是民间观察,欢迎批评指正扔板砖!

 

这得从堪称共产主义的“圣经”《共产党宣言》说起。看看这本薄薄的小册子里,究竟写了些什么?其实想知道它很容易,到百度搜索里,一点即可:

 

“构成《共产党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是: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从原始社会解体以来,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说实在的这些欧化的句子,除了末一句,我真的说不清在说些什么。但既是核心原理,就不能不抄在这里,盼望着高人指点。比起这一段,下面的话语要容易理解多了。

在《宣言》中,马克思和恩克斯系统、集中地阐述了他们的观点:“消灭私有制”,“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然后“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总量”;而且,共产党人不屑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的资本主义制度,方能达到。”

上述就是共产主义(后来人们又叫做“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思想。

 

“《宣言》简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思想;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特别是它的阶级斗争学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和发展规律;论证了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必然性;论述了无产阶级作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伟大历史使命;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阐明了共产主义革命不仅要同传统所有制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而且要同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就是要用暴力的阶级斗争方式,消灭私有制,认为无产阶级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后,应该‘以统治阶级的资格,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还要和传统的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做最彻底的决裂!这样就可实现无剝削、无压迫,最后连国家和阶级都没有的大同世界!

 

这些应该就是《共产党宣言》的核心内容,或曰马克思主义的源头了。我不知道后来的汗牛充栋的连篇累牍,对这些马氏学说的源头,都做过怎样的发挥与阐述;但我了解一点,凡是奉行这些基本理论的国度,无不给这些国家带来深重的灾难。更重要的是,在这些血淋淋的事实面前,有的国家改弦更张了,有的依然抱残守缺,甚至还奉若神灵。为何会这样?透过色彩斑斓的语言外衣,我想关键在于巨大利益的支撑,否则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吊诡与悖论。

 

我最为关注的是这几句话:“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然后“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 这不就是赤裸裸地在宣扬权力斗争和权力剝削吗?至于打的是什么旗号,这里大有名堂。今天你说你是无产阶级,通过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手段,把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夺取过来,那你们不就成了新的资产阶级?或是如《宣言》中所说的组织,不就是代表了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府?而原先的资产阶级岂不又成了无产阶级,他们是不是又要用暴力手段推翻新的资产阶级和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府,夺取他们全部资产?如此反复争夺,人类世界岂不只能由暴力、血腥、你争我夺、决裂、灭绝之类的不宽容、不包容、无和平共处、无协商妥协的丛林法则主宰?

 

恶斗的双方,不仅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还包括诸多属于小资产阶级的广泛群体。真不知道今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专家们,如何面对《宣言》里这几句话的?“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 连这一大批基本上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也该被打倒被专政被消灭吗?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拥有一点赖以生存的资产吗?是不是这些资产包括资产拥有者本身,都应该为我所有,才是彻底革命派?近一百年的社会现实,都已证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父子波尔布特们,正是打着这种所谓的革命旗号,以社会主义改造为名,对上述各行各业做彻底的剝夺,才酿成全国赤贫,直至大批百姓被饿死被残害死。而上述的“革命家”们,到死也未见一个人认罪忏悔!这是为什么?所以有人说什么“马列主义”,本质就是邪教,指的就是为一己私利,任意残害百姓而言。

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为纲的辩护士们,别说你们强夺来的资产,是为广大工农阶层服务的,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过的各项所谓社会主义改造,和保证这些改造得以胜利完成,而连年发动的各项政治运动,不就是打着马克思主义的这些旗号,披着一件为劳苦大众谋福利迷人的外衣吗?近一百年来的实践,你见过一个国家或一个领袖通过暴力和阶级斗争赢得了政权,和获得全部资产之后,确实为劳苦大众办事的吗?那个要“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毛泽东,却是中国的首贪。在大饥荒饿殍遍地时,依然穷奢极欲在全国各地大建行宫,享尽美食美女之福,靠的还不都是权力斗争权力剝削的“光辉理论”吗?

 

有人说权力剝削远比资本剝削更残酷、更彻底、更无耻,是言之不谬也。比如发端于《共产党宣言》的所谓“消灭私有制”。

 

何曰“消灭私有制”?人类从低等生物,经过亿万斯年的进化,在和严酷的大自然及亿万生物种群的搏斗中,能生存下来并发展成所谓万物之灵,第一条的法则,不就是学会了生存本领,说白了不就是生命原料的私有嘛!在低等生命时期,要学会获得食物,并知道保存和防止被侵犯,还要逃避自然界的灾难,和今天的蝼蚁鼠雀没有区别。一只蚂蚁如果不会寻找食物,并贮存保护它,不学会筑巣,它就不能存活;一个物种没有这种最基本的生存技能,这个物种就会被消灭!有人说这就叫丛林法则。其实它就像有吃的才能活命那么简单的常识!什么时候一个人一个生物,为了生存去寻找食物,去生产维护生命的物质,就成了该被消灭的私有者?我的就是我的,也正如你的就是你的!谁要去掠夺别人,那怕你说出什么天大的道理来,你也是打家劫舍的强盗!

 

而能为打家劫舍强行侵占他人财物找出理由的歪理邪说,就是阶级和阶级斗争,以及祸害人类的所谓暴力革命学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大学问大道理,也是一些基本常识。想想看,他要把你的东西说成是他的,抢掠了你的赖以活命的食物住所,还要把你说成坏人,可以任意欺侮,直到杀掉你,不编造一些瞎话,且说的振振有辞能行吗?

 

蝼蚁尚且偷生,你都不要我活命了,说的再好听也没用。说到天上去,你要夺我的食物,覇占我的住所,我也不会答应你。同样的,我去夺你的食物,侵占你的住所,你会答应吗?这一点人和动物没有区别,弱肉强食嘛!不过人要“高级”一点,也比动物卑鄙一点,动物之争赤裸裸的,毋须讲道理,讲了也没用。兔子能和狼说,你不该吃我?人就不一样了,吃了你还会说,我是在革命!没有暴力把谁打倒,谁会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所以我在另一篇文章中说过,何谓消灭私有制,实质就是消灭你有制,成为我有制。或如吴敬琏先生所言:“所谓消灭私有制,就是实行官有制。”所谓独裁者,也是独财也,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经济上的覇占,没有巨大的利益,还独它干吗!

 

现在有了“物权法”,保护私有财产已成共识。其实,早在几百年前和两千多年前,东西方的先哲先贤,对此早有明确的论述。不妨抄一段十七世纪英国哲学家约翰 洛克《政府论》里的话:“……人对自己的身体有排他性的所有权。人的身体所从事的劳动和双手进行的工作,可以说是正当地属于他自己。所以,一个人只要使任何东西脱离其自然存在的状态,这个东西里就已经掺进了他的劳动,即掺进了他自己所有的东西,因而,这个东西就成了他的财产,他就对这一自然之物享有排他性的所有权。”

 

我们再看看中国的亚圣孟夫子是怎么说的:“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于民有制。” 全民赤贫,一无所有,百姓们还能有尊严的活着吗?国家还像个国家吗?这也不是危言耸听,中国人民公社时代,集体沦为农奴;波尔布特的无商品无货币,甚至无家庭的现实,距今并不遥远。

 

在约翰 洛克的言论里,他首先关注的是劳动者本身权益,即人对自己的身体有排他性的所有权,它比人拥有的资产不受侵犯更为重要。而所谓消灭私有制,也包括对劳动者本身的占有!它体现在对私有制最后也是最牢固阵地,即家庭的被肢解上。

 

比如《共产党宣言》里说到的什么“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那无产阶级的家庭关系又该是怎样的呢?那些判为资产阶级的家庭关系,又该如何对待他们呢?砸碎它?肢解它?就像中国的人民公社时期的“生活集体化,组织军事化”,男人女人分开,编成营、连、排?问题还不仅在于马克思们提出了这种荒谬绝伦的所谓革命理论,关键还是后来的实践者,为何还要对它们实施恶性发挥,且付诸“革命行动”?一言以蔽之,都是在漂亮的口号掩饰下,实施彻底的掠夺而已!不仅要掠夺抢占所有的物质与精神财富,还包括劳动者的本身!

 

再说何谓“和传统的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做彻底决裂”?不就是在反对封、资、修,和破四旧的名义下,对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实施彻底的摧残破坏吗?如邵燕祥先生近日所言:“它是要截断世世代代人类留传的物质与精神文明之流,令人类重返暴力主宰的丛林,深陷千万劫不复的。”(《随笔》2012年第5期第49页)

问题归结到,《宣言》里那些现在看来,明显的荒谬理论,为何还能风行那么多年,直到今天还有人在鼓吹它。除了它曾给一些人和小集团,带来过巨大利益,还要拼命抱住之外,也一定还有它能蛊惑人心之处,而且在一定历史时期之内,还很有“生命力”;尤其是当社会实践,还不能证明其偏颇、绝对、荒谬和奉行它带来的严重后果时,它自有被接受被宣传推广和实践的道理。

 

我想主要原因应该是,它和马克思的经济理论结伴而来的缘故。而马氏的经济理论,在认识当时的世界和改造世界,以及促进社会的变革等方面,曾经起过积极的作用。尽管随着世界环境的变迁,他的很多理论已经过时,但是人们依然尊重它曾有的价值。典型的例子是现在有人称北欧诸国为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对此我虽不认同,因为马克思所说的 “科学社会主义”,所包涵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消灭私有制理论和暴力革命理论,他们都没有做。但是他们吸收了后来改良过的社会主义的全民福利保障,消除阶级和贫富差别,强调平等、公正等等。尽管不是以暴力方式而是以和平方式完成的,也不能掩盖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曾有过的光辉。这也是我们对待历史人物应有的公正态度。

 

说起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不能不说到他的“剩余价值”论,和由此提出的消灭剝削和压迫,以及勾勒出人类乌托邦式的理想世界。这里先说说他的煌煌巨著《资本论》。这本大著有两千多页,写作的主要资料来自英国的《蓝皮书》和《工业调查员》的调查报告。据说是文字艰涩难读。究竟说了些什么,我未读过不能乱说。不过连邓小平先生都说他也未读过《资本论》,可见它不是凡人能读得通的书。但它要表达的道理,却是人人都能懂的,这就是“剩余价值”学说。

 

何曰剩余价值?简单点说,比如一个工人生产出一双袜子,可以卖十块钱,而一双袜子的各种成本只有五块钱,利润是五块钱,可是工厂老板,一双袜子只发给工人两块钱工资,那剩下的三块钱就是剩余价值,而这些剩余价值都下了老板的口袋。工人辛辛苦苦还没有整天不干活的老板得到的钱多。这不是剝削吗?是剝削!合理吗?说不合理也合理!因为还得考虑到老板们投资的风险和经营管理的智力投资,比如说袜子卖不掉怎么办?该改变吗?可以考虑选择更公平更合理的分配方式。那工厂主不答应怎么办?通过暴力革命打倒它,把他们的财产,包括生产工具、原料、产品统统夺过来,为工人即无产阶级所有?该不该?这最后的环节,问题就来了,可以说当今世界的纷争,源头大都在这里!我们暂且不要做究竟应该用暴力革命的方式,还是要用和平变革的方式去改变它的结论,先回到马克思们提出这种理论的当时环境,了解一下提出它的社会背景和事实依据。再就是这种理论提出之后,那时的资本主义世界,发生过那些影响和变革,这些影响和变革,是否又反过来影响修正了马克思经济理论,来探讨问题的症结。

 

《共产党宣言》英文版第一次发表于18482月,正是我国的咸丰年间,也正是欧洲资本主义上升阶段,但还是资本主义原始时期。最鼎盛的当数“工业革命”策源地,号称“日不落帝国” 的英国。纺识、钢铁、机械制造、造船、航运等全面发达。并向海外疯狂扩张,正是这些年,具体说从1840年开始,英帝国主义用坚船、利炮和鸦片,轰开了中国两千多年来保守的大门。而支撑英国工业发展和向外侵略的,竟是资产阶级对工人的残酷剝削与压迫:工人们工作环境极差,工作时间极长,工资待遇极低,又非法僱用童工女工,没有任何法律保障,社会极不公平。为了发展获利甚丰的毛纺业,英国兴起过一场野蛮的“圈地运动”,新贵族(老贵族的新投资)们一夜之间把自己的农田变成了牧场。被驱赶出家门的农民一下子成了无产者,一窝蜂拥入城市,成了纺织工人,受尽工厂主的剝削   

 

以上就是当时英国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对此英国政府似乎也并不讳言,收藏于伦敦博物馆的,马克思赖以写作的英国《蓝皮书》和《英国调查员》的调查报告,所记录的基本上是负面的资料。马克思根据这些资料研究的经济理论,提出了反对剝削、反对压迫,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打倒资产阶级,做新时代的主人!此言虽偏颇,狭隘,绝对化了,但当时是站在受苦难最深的工人阶级立场说话的,因此有它革命的、先进的一面。

 

说起来真是个悖论,为什么这位洋马先生,在提出曾经惊动世界的先进经济理论的同时,却又提出了另一种有害理论,它们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能不能在它俩之间划开一条是非的界线,不能用一方的贡献,掩饰另一方的荒谬。它应该就是困扰学界一百多年的严重问题,也是以这种所谓革命理论为指导的众多国家,取得了政权终又丢失的关键问题。如何能摆正这种关系,特别是至今还在奉行这种学说的国家,具体点说就是当今中国,如何走出这个怪圈,比如坚持为全体国民,尤其是基层劳苦大众服务,而不是打着这种幌子,在谋一己和小集团私利;同时摒弃早已为实践证明,是祸国殃民给人类带来无穷灾难的所谓革命理论。别问是谁提出来的,无论是马、恩、列、斯,还是毛,真理就是真理,谬误就是谬误!全民的福祉,国家的长治久安健康发展,永远是第一位的!

 

如何才能走出这种困境,下面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也作为多次政治运动的受难者,谈一点一得之见。

 

我们还得先回顾一下从18482月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发表,到1867年《资本论》第一版正式出版,这几十年间的社会现实,主要是生活写作在英国的马克思,面临的英国资本主义世界,发生过怎样的变化,来思考问题。具体点说,英国的血汗工厂情况如何了?工厂主对工人们的剝削与压迫,是愈来愈重了,还是逐渐缓和了;工厂的生产环境是愈来愈差了,还是逐渐改善了;贫富差距是更大了,还是有所缩小了;更重要的是工人们的劳动与人身安全,是渐渐得到了有效的法律保护了,还是毫无保障,甚至政府出台恶法,加重了对工人们的迫害了?了解这一些非常重要,因为它将告诉我们,资本主义世界里一些不合理,乃至丑恶的东西,是愈来愈严重了,还是渐渐缓和了?如果是情况愈来愈坏,政府又不作为,甚至恶作为,说明这个社会,包括管理这种社会的政府和工厂主们,已经完全在为一己和小集团私利,不管工人们死活,社会矛盾已严重激化,阶级对立,社会动荡。统治者又已失去了自身的纠错能力,那要改变这些不合理的现实,只有暴力革命一途了。

 

如果情况不是愈来愈坏,不是我们历来被宣传的那么糟,而是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那又该如何呢?据越来越多的资料披露,这几十年间,就英国当时的现实而言,事实正是情况在逐渐改善,而不是越来越糟。具体表现在这时英国的宪章运动已取得一定成果;体现民主政治的无记名投票普选,已开始实施;法律逐渐健全,正走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更重要的是,工人们的生产环境已有改善,工资增加了,贫富差距有所缩小。到马克思逝世的1884年,英国已成立专为工人从事改革的费边社(英国工党前身)。

 

当然,英国社会当时出现如此重大变革,并非只是英国政府与工厂主们良心发现发善心的结果,根本问题还是从自身利益出发,非如此不能获取更大利润;也与社会的进步,其中包括工人阶级的觉醒,民主与改善经济的诉求日益强烈;也包括执政者自身的纠错能力增加有关。也正如英国另一位更重要的经济学家亚当 斯密,在其巨著《国富论》中所描述的,是一只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即市场经济的手,在控制着,在引导着。正是这只看不见的手,或曰市场经济的法则,控制着当时资本主义社会严重对立的各方:政府一方为了自身利益,为了国家的稳定与发展,不得不出台一系列对工厂主与工人群体,既有关照又有限制的种种法令和规章;工厂主也是为了自身利益,也不得不既要遵守政府法令,也要适当关照工人们的利益。要做过了头,工人们就可以起来反抗,直到罢工罢市,谁也没有好果子吃;同样的道理,那只看不见的手,也在控制着工人们,他们为了增加自己经济收入,和提高自身的政治经济地位,他们在和政府和工厂主资本家们斗争的同时,也得认真工作增加产量,遵守政府的合理法令,和工厂相关厂规。也不能做过了头,否则在伤害工厂主和政府的同时,也会伤害到自身利益。

总之,在矛盾着的三方:政府、工厂主、和工人们之间,存在着永恆的矛盾,也有着共同利益的沟通渠道。既有阶级差异和阶级斗争,也有着阶级合作的可能,并不是只能靠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才能解决问题。一百多年来的社会实践已经证明,只要认真面对各方矛盾,通过和平变革方式妥善处理,兼顾各方利益,力争公平公正,也可以改变社会的积弊,做到社会安定,生产发展,人民生活提高,科技文化发达。工业化国家是这样,相对落后的农耕国家和地区,也是这样。典型的例子,就是1949年的台湾和平土改,真正做到了政府、地主,和农民的三赢。并在此基础上,快速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相比之下,大陆的暴力土改,则带来了长期的动乱与生产停滞倒退,直到大跃进人祸大饥荒期间,数千万百姓主要是农民被饿死。    

 

历史也已经证明,马克思的阶级与阶级斗争、消灭私有制与暴力革命学说等,理论上都是错误的。用它来指导实践,带来的只有灾难。根据马克思经济理论的先进部分,也推断演绎不出荒谬的阶级斗争理论来。靠暴力获得的政权,只能是独裁政权!马克思所希望得到的,诸如新闻自由,废除报刊审查制度,和所谓自由人联合体的公平社会,是不可能在一个靠暴力获得政权的国度里得到的。他们念念不忘的,是打江山者坐江山,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

 

现在学界指责马克思理论的偏颇、狭隘、绝对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他治学方法的不科学。他虽然在反对宗教的论述中说过:“人应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实性。” 用中国话来说,就是耳熟能详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可惜马克思只胜于演绎推理,不能以事实为依据。即使是他对待写作《资本论》作为重要史料的《蓝皮书》和《英国调查员》的调查报告,釆取的也是“六经注我”的态度。他忽视了这两份重要史料,是英国官方的调查报告,而且主要是负面的,又放在伦敦博物馆里,公开供人查阅。官方干嘛要这么做,如果官方和工厂主们,要坚持继续作恶,且怙恶不悛。他们大可以遮遮掩掩,封锁事实真相,甚至把罪恶描绘成一枝花。就像我们经常见到的那样。他们干吗要自曝阴暗面,是知耻为勇,谋求改变的方略吗?我们固然不能估计过高,但从以后的事实演变看,这种可能是确实存在的。它也在告诉人们,改变不合理的现实,决不是只有暴力革命一途。

 

当然,自由市场理论也有流弊。上世纪80年代前期,拉丁美洲出现了严重的金融危机,90年代前期俄罗斯经济灾难,然后就是世纪末这次几乎席卷全球的巨大经济衰退,使人们又想起了马克思和他的理论。它应该就是现代西方所谓马克思主义热的社会背景。

 

但是,如果对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热,稍加梳理,就会发现它只是一些散兵游勇在自说自话,并无公认的理论权威,也未产生过影响重大的流派,更不可能再有1871的巴黎公社、1917年的苏共起事、和中国1949年的变革等实践来证明它。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来判定它们,远谈不上是真理或谬误,充其量也只是一些理论家们从学术到学术,从概念到概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已。它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有赞扬的也有批评的。这很正常,学说嘛,本来就是各学各的、各说各的。它们既不担心,说错了会受到怎样的惩处,直到流放坐牢杀头;(火烧布鲁诺的时代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也不奢望有人会大把大把给他们课题费,和数不清的职称头衔。种种学说理论本来就是在这种自由的交流与辩论中,或上升成先进的理论,推动了社会前进,提倡者成了启蒙思想家,如伏尔泰、卢梭、狄德罗等小百科全书派;也有些学说为独裁者摇旗呐喊、涂脂抹粉、为虎作伥成了反人类罪魁的帮凶,终于偃旗息鼓被历史淘汰,如法西斯纳粹理论、列宁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也有一些学说比较复杂,揉合了先进(或曾经先进过)的和错误的乃至罪恶的部分,比如马克思的原教旨主义。它们之间,究竟是此消彼长,还是彼消此长,人们大可不必担心,历史的空间很大,社会的空间也很大,人群的空间同样也很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以听任它们自生自灭。

 

就马克思主义研究而言,如果一定要排排队。那支持者一方,即依然坚持马克思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错误理论的新左派们,已逐渐式微,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而修正者一方,则大体上皆没有逃脱出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于1889年在巴黎创建第二国际的理论框架。第二国际(民主社会主义派)已经放弃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道路。1895年恩格斯承认“历史表明我们曾经错了,我们当时(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 要说这些年马克思主义研究,有什么重大进展与理论突破,可能只是一些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比如英国研究马克思主义专家,93岁高龄的霍布斯鲍姆先生认为:“新的全球化经济下的新形势,最终不仅消灭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消灭了社会民主主义的改良主义。” 还有一种说法是:“落后的国家才能接受马克思主义,接受了更落后。”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近年来西方所谓马克思主义热,主要是针对马克思恩格斯死后,1932年出版的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因为是马克思在巴黎写的,又称“巴黎手稿”)而言,认为马克思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思想家”。《共产党宣言》里所谓人类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应改为“一切历史都是人的自我异化历史。” 不过, 如此一说还会有马克思主义吗?还会作为我国的“法定的国家意识形态(上海市委党校黃力之教授语)” 吗?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当今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专家们,几乎未见到有人在关注这份称得上别开生面的手稿,是“各取所需”选择性研究呢?还是“六经注我”,一切为我所用?这样的所谓学术研究,还有多少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呢?

 

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国内近年也很热闹。尤其是马列主义研究重镇,中央编译局近日曝出的,局长衣俊卿和女博士常艳之间的权色权钱交易丑闻,使人们在关注他们丑行的同时,也一窥堂奥,看看他们每年以课题费名义,耗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究竟在干些什么?如果这些大牌专家学者,真的在理论研究上,尤其是关系到历史经验的总结和未来的健康发展,与全体国民休戚相关的种种问题上,确有重大研究成果,真的如衣教授近日在《光明日报》发表的大著“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增强理论自觉,理论自信” 。提供了马克思主义对当今中国建设相关的正能量,那么在依法处理他们违法乱纪、谴责他们道德败坏的同时,也不要因人废言,一码归一码,才是公平合理的态度。

 

可惜我大大失望了。是的,这些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要说这样的进步有什么样理论的支撑,那也是从邓小平理论到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事,与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并没有关系,有的也只是错误的教训。因为所谓邓小平理论,依乔石所言:“就是否定了毛泽东错误理论的理论。” 要说得具体点,毛理论政治上实行的是阶级斗争为纲,暴力革命;经济上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国家垄断一切。这两项大政方针,都是直接承袭马克思列宁斯大林衣钵的,实践证明全错了。而邓小平理论核心也就两句话,一是政治上否定了阶级斗争,二是经济上正从准市场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别问什么大人物说要什么“五不搞”,事实上物权法的公布,已经否定了“消灭私有制”。尽管这条路上还充滿荆棘,负面的东西很多,如果政治改革滞后,将会带来严重后果。但是,国家毕竟走出了从马克思到列宁斯大林到毛泽东罪恶泥沼关键的一步,何去何从,已洞若观火,何必作茧自缚。更不能听从衣俊卿们在那里摇唇鼓舌蛊惑人心,说什么马克思主义还是对的,还有生命力,那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其实中国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也有不同的声音,如苏小和先生谈到的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和亚当 斯密的市场经济理论的渊源关系;侯工先生则鲜明地表示,要区分马克思主义的先进部分与糟粕部分,不能一味迷信。不过高居庙堂之上的人,不愿听罢了。

                   

 20129月初稿       20185月三稿

关键字: 茆家升 马克思 极权
文章点击数: 90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