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9/2018              

吴称谋:戊戌的脉动——中国道统与清国、民国、党国的历史演变

作者: 吴称谋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518戊戌变法.jpg (480×360)

戊戌变局(网络图片)

 


 

1898年是中国农历戊戌之年,清国发生了一场由满清皇帝主导的,影响中国历史深远的,从皇权专制到君主立宪的变法运动。那是近代史上中国社会转型的第一次尝试,从野蛮迈往文明的一次政治变革,史称戊戌变法。何为戊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农历纪年是以十天干、十二地支的排列组合作为计算方法,戊为天干,戌为地支,五行属性均为土。从甲子开始排列至第35位是戊戌,第48位是辛亥,至第60位是癸亥,正好为一个周期,民间称为一个甲子。从1898年至2018年的一百二十年正好是两个甲子周期。

 

2018也是戊戌年,在中国大陆同样发生了一场由中共主导的修宪举动。然而,这一次是中国政治从集体领导退回到个人独裁,从权威主义滑向新极权主义[1] 的一次政治蜕变。值得强调的是,当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本质不是共和国,而是中共一党专政的苏维埃政权[2]。故而,称其党国[3] 更为恰当。1949年以来,党国中央集权的政治架构以及单极的权力运作模式,并没有摆脱皇权社会的专制窠臼,故而把党国看作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称其红朝也是有其道理。

 

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清国洋务运动与二十世纪下半叶的党国改革开放,两个历史事件极其相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洋务运动[4] 是一场由满洲八旗女子慈安和慈禧两宫太后主导的,汉族地方官僚积极推动,士绅阶层奋力启蒙的,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改革开放。当历史的步伐走过约120年后,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发起的改革开放,亦可以称之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二次洋务运动。回顾过去40年,再上溯160年,人们会惊奇地发现,如今党国的改革开放基本上还停留在清国的洋务运动,那种形而下的实用主义的发展阶段,而形而上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戊戌变法阶段,却迟迟未能真正开启。

 

从清国、民国,到当下党国,两世纪的探索,两甲子的跌宕,一百年的苦语,依旧没有唤醒千年旧梦。2018年中共修宪,中华民族经历百年奋斗,如今竟然又回到了原点。不仅如此,近七十年来,党国对整个社会专政的广度和深度,对每个公民管控的细度和密度,已经远远超越了传统的皇权专制。一直以来,海内外学界精英试图解释清楚这些历史现象的复杂背景和深层原因,但如果不从形而上道的层面入手,一切努力都只会在黑暗中摸索,如果不追溯中国历史上千年,恐怕亦很难以把握其历史的脉络。

 

纵观中国史,夏商周时期,中国古人信仰上帝,以易道为主干,诸子百家为枝叶的中国文化,在春秋战国时期发展到了一个高峰;从秦汉至大宋时期,历代统治者们大多崇尚黄老哲学,实行无为而治,社会发展大有进步。自唐开始释家文化也在华夏大地异彩纷呈,儒释道文化并驾齐驱,中国文化辉煌灿烂,光照四海,至大宋朝又达到了另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当历史进入上一个千年以来,起源于东北黑水的女真人建立了金国,女真人制造了影响整个中国历史的靖康之耻[5]。从蒙元开始,漠北的蒙古人南侵,大肆屠杀中原和江南的汉人,五行属火的华夏文明被五行属水的北方胡狄文明所摧残。落后的游牧文化在与先进的汉文化较量融合的过程中,汉文化大伤元气,大失底蕴,大去儒雅,流氓文化逐渐流行,痞子政治开始登台。元明清以来,中国文化逐渐沦落为《易经 · 坤卦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其道穷也的顽钝颓势。以皇权为核心的龙文化,愈发暴戾、乖张、僵化,彻底表现出《易经 · 乾卦上九》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的困窘境地。

 

早在1793年,英国的马格尔尼使团[6] 访华,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社会意识形态,开始在最高权力阶层进行友善交流,但是清国满族皇帝的傲慢狭隘,目空一切,与英国公爵的上帝信仰及贵族精神发生了无法调和的冲突,最终以失败告终。不可忽略的是,正因为此次历史事件,促使清国社会转型的外在因素就开始出现了。至1838戊戌年林则徐禁烟开始,贸易矛盾升级导致不得不使用坚船利炮来解决矛盾,迫使清国社会转型的外部压力就已经形成了。1840年爆发的鸦片战争,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通过武力从此撬开了东方天朝帝国闭关锁国的大门。近两个世纪以来直至当下,当中国文明与西方文明在东亚这片土地上发生碰撞后,中国社会出现的危机与变革,实际上是本土的龙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多层次、多领域、多回合的较量结果。中国人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寻得其本根,如何回归其信仰,如何顺应世界历史潮流,如何开启社会的根本性变革,或许只有从解构传统的龙文化及当下的党文化入手,才会是最佳的切入点。

 

《易经》是大道之源,是东北亚文明的总根,其范围包括中国、日本、北韩、南韩、新加坡、越南等国家。易道文化包含河图洛书,周易经传,太极两仪,阴阳八卦,天干地支,五行生克,时空流转等基本概念。六十甲子的排列组合中,将上述大多基本概念包含在内,故而显得神秘难懂。这就是中国的道统,华夏文明最本真的文化基因。易道文化的最大奥秘之一,就是对宇宙终极之道的信仰,也就是对上帝的信仰。古人对易道的信仰,在不同历史时期有过不同的称谓,夏商时期是上帝,周朝的时候是天,那是《诗经》、《易经》、《尚书》等诸多上古经典记载过的。易道文化就是天道文化,易道就是孔子心目中的,也是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同样也是老子所追寻的道。

 

从现代天文学和地理学得知,地球自转的轴心存在一个22.1°24.5°2的自转倾角[7],也就是说,南极北极不是在正北正南的八卦十二地支的子午线上,而基本在八卦十二地支西北至东南的戌辰线上。因此易道哲学里面的壬辰、戊戌才是地球太极系统中的两极,相当于地球的南北两极。这两极各成系统,各自代表完全不同的能量,形成不同的能量场和信息库。其性质是水火相克,天冲地击。从易经哲学来分析,六十甲子中壬辰排第29位,壬辰是水库,龙的栖息之潭,蓄有万丈深渊之水,同时也代表龙文化的能量之源。戊戌排第35位,戊戌是火库,是凤凰的涅槃之所,戌土火库藏有孕育文明之火,是易道文化的信息之库。华夏太极系统是整个地球太极系统的次级系统,其道理依然,其性质相同。

 

夏商周时期,是戊戌的能量孕育了华夏文明,属于易道文化主导期;秦汉至满清,由于中国人迷失了易道,远离了上帝,迷信并崇拜龙。当然,那是人的罪错而非龙的过失。从秦至清,历史上的皇权专制是壬辰的能量主宰家天下的王朝更替,属于龙文化主导期。当下是来自欧洲的共产幽灵祸害中国,那是整个地球太极系统中的壬辰能量在起主导作用。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的圣灵和中国易道文化中的神灵代表戊戌火库的能量。中共党文化是皇权社会龙文化的延续和变异,而且比传统龙文化更暴戾,对社会的渗透无处不在,对民众的管控深入灵魂。近两个世纪以来的四次戊戌之变,乃是整个华夏太极系统中的戊戌能量开始在萌动,它试图冲开壬辰的能量体系,超越并取代龙文化和党文化的主导地位,光复中华民族已经失落两千年之久的,最初始、最本真的易道文化。

 

从华夏文明大的地理环境来分析,华夏的字义五行属火,华夏文明所遭遇的历次危机均来自亥子丑北方水的方位。一千年前,契丹人建立的辽国和稍晚出现的女真人建立的金国,他们都起源于蒙古和东北等地,在地理上属于八卦十二地支的子水方位;八百年前,蒙古人起源于贝加尔湖畔,在地理上属于子水方位; 四百年前,满洲人起源于东北三省、外兴安岭、库页岛一带,在地理上属于丑土方位;一百年前,马列人起源于前苏联,其大本营在西北之遥的莫斯科,在地理上属于亥水方位。此处马列人指的是苏联共产国际发展起来的各国共产党人。无可置疑,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其实就是对曾经飘荡在欧洲上空的共产幽灵的信仰与崇拜。这在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里面有明确记载。时至今日,表面上马列主义依然是中共的精神资源和理论基础,但实际上,毛在晚年搞了投降主义,邓在晚年搞了修正主义。如今古巴、越南也都搞起了修正主义,北韩政权在2018年也搞起了投降和修正主义。如今,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了,也没有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了。遗憾的是,中国人还在遭受外来幽灵的控制,遭受幽灵所产生出的野蛮文化的侵害。

 

二十世纪崛起的红色苏联与十三世纪崛起的蒙古帝国有很多相似之处。苏联的共产国际与蒙古帝国的四大汗国以及元朝类似,都是盛极一时横跨欧亚大陆,地理位置和版图范围也很接近。如今的俄罗斯人还有相当一部分的蒙古血统,因此苏联和蒙古帝国存在一定的历史渊源,是欧亚板块同一地域的两次帝国崛起。中共红朝与前苏联的关系,可以比作元朝与蒙古帝国的关系。宋朝是被外来的武力所征服,成为元朝的一部分,民国则是被外来的思想所征服,最终党国取得民国成为了共产国际的一部分。从版图上看,党国又相当于历史上元朝的一个部分,在某个历史阶段,党国完全可以看作是以前苏联为宗主的,共产世界的一个藩属国。这个三个方位共同构成了北方水的大地缘格局。无可争辩的是,近千年来,华夏文明一直存在北水克南火的大地缘政治困局。女真人侵略汉人,蒙古人屠杀汉人,满洲人作贱汉人,苏联人偷窃华人,马列人祸害华人,华夏文明一直处在一种被野蛮化、被流氓化的过程。

 

道是人类不同文明的本根,易经之道与圣经之道相等同,而老子及诸子百家之道,均来自于易道[8]。中国古老的易道文化与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文化是一脉相承的。正如上述所论证,华夏太极系统是整个地球太极系统的次级系统。在易经哲学里面,易道中的戊戌火库藏有华夏民族失落已久的文明火种,那是易道文明的火种,那里有易道文化最初始、最纯正的基因。戊戌壬辰两库的对冲,也是易道文化与龙文化的一种较量。最近两个世纪以来所经历的戊戌之年大变革,乃是华夏民族内在活力的萌动与外来压力共同作用的结果。历史的脉动试图把戊戌火库中的文明种子给激发并释放出来,以实现中国社会的根本大转型。分析至此,或许就可以揭开中国近代史上的四个戊戌之年,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影响深远的历史巨变了。

 

1838戊戌年,由于此前英国与清国的贸易不平衡发生争端,而随后引起了一场贸易战争。信仰上帝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借机敲开了崇拜东方龙的天朝帝国的大门。那是东西方社会的先进与落后,不同文化的文明与野蛮必然发生激烈冲撞的结果,那是整个地球太极系统中的戊戌能量在起主导作用的一种必然反应。随后发起的洋务运动,在前所未有地大发展、大跃进,从根本上在改变清国,促进整个中国的社会演变。对于这样的辉煌成就,满清贵族们完全可以自豪地大喊道:厉害了,我的大清国!太伟大了,我的老佛爷!

 

1898戊戌年,清国发生了变法自救运动,民间社会的舆论压力和统治阶层的存亡危急双重作用的结果,那是来自中华民族内部的活力萌动。满清贵族认识到仅在社会经济领域的洋务运动不能改变落后挨打的窘境,难以继续维护其统治。于是在形而上的社会管理层面,试图以西方文化中的民主宪政取代依仗龙文化的皇权专制。同年,由基督教传道士建立的燕京大学,成为近现代中国社会转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才库、知识库和思想库。可惜好景不长,更名后的北京大学却非常令人惋惜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堕落了。如今的北京大学,是哭泣的,没落的,耻辱的,浩劫的。

 

易道文化里面包含了现代西方政治文明的所有基因,所以中国从专制制度转向君主立宪或宪政共和,不是西风压倒东风,不是照搬西方政治,更不是失去民族自信,丧失民族文化,而是在地球太极系统中戊戌能量的作用下,华夏太极系统中易道文化内在文明因子的激活。1911年爆发了辛亥革命,由民族先贤和国民党等力量建立了中华民国,那是清国戊戌变法失败、皇族内阁流产的必然结果。从君主立宪走向民主共和是戊戌变法的延续,虽然跌宕起伏,成败互现,但毕竟是历史的巨大进步。

 

1949年以前,民国让中华民族彻底站立起来了,民国的外交卓越辉煌,民国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民国接受了世界先进文明,完全融入了自由世界。那是地球和华夏两个太极系统的戊戌能量,相互作用,激荡喷发,活力绽放的硕果。遗憾的是,曾经飘荡在欧洲上空的共产幽灵自西往东侵袭而来,与华夏道统中的壬辰能量合在一起,再加上日本侵华、苏联干预等不利因素,几股力量前后作用下,扑灭了刚出华夏戊戌火库的民主宪政的文明火种。尽管民国的宪政,让世人惋惜;民国的自由,让后人留恋;民国的苦难,让国人叹息。但如今在台湾,民国依然坚强地存在,依然坚守历史的潮流,依旧捍卫华夏文明那片生生不息的自由天空!

 

1958戊戌年,党国的大跃进运动是经济领域的一次大变革,中共企图用西方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生产方式,取代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农耕生产方式。它借乌托邦幻想来冲击传统中国的社会结构和经济制度,但由于决策者的荒诞、鲁莽以及违背客观规律而彻底失败。其实那是毛泽东等人受到自由世界戊戌能量和共产世界的壬辰能量,双重外部力量的压力,迫使华夏的壬辰能量体系做出了过激反应。另外,毛要做共产世界的老大,于是裹挟全体党徒,捆绑几亿民众,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也是跑步争夺共运领袖的头把交椅。毛急于求成的毛躁心态害惨了整个党国。中共建政以后,本可以在和平年代,社会各方面稳步发展,但由于当政者无知者无畏,肆意妄为的罪错,造成了中国大陆的一片饿殍世界。

 

2018戊戌年,中共修宪删除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这是党国政治制度的一次大跃退。中共企图用前苏联独裁专政的暴力手段,来压制潜在的党国专政转型的各种萌芽。此次是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党国形成的集体领导制度,退回到个人独裁的新极权主义阶段。这是壬辰能量的一次保守性的躁动,这样重走个人独裁的邪路和老路,让自由世界的各国领导人侧目。随即再次引发了一场贸易战,历史似乎在重演1838年开始的历史脉动。这是地球太极系统中的戊戌能量再次发挥作用,内在的躁动与外在的压力开始作用,内部的蛮劲与外部的猛劲开始较量。后续结果可能很快显露,也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得出,但最终结果是不会有悬念的。

 

邓小平等人鉴于毛搞个人独裁给整个党国造成祸害的惨痛教训,1982年的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那是针对高层权力交接的制度性防范。另外中共还形成了党总书记不得连任两届的不成文规矩,虽然没有正式写入宪法和党章,但中共此举是党国政治的一大进步,是值得肯定和必须坚守的政治原则。江胡时期的腐败,集体领导制度固然存在独立王国,各自为政,利益瓜分,腐败泛滥的现象,但主要是一党专政的固有弊病所造成的。中共经过三十多年集体领导的实践,党国朝宪政方向转型的各种条件已经基本具备,也是相对成熟了,本应当勇敢而逐步地摸着石头过河的。不能因为集体领导产生的弊病,就龟缩退回到个人独裁的老路上,而是勇敢地向宪政方向迈进。

 

如果党国能够从专政转型至宪政,那是一种突破地缘政治的转变,如此还有望实现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从而让中国大陆与台湾、韩国、日本一样,走向宪政文明,跳出共产世界,融入自由世界。从此可以摆脱苏俄的牵制与威胁,彻底结束中国历史上一直已经存在的,北方水克南方火的地缘政治格局。

 

可惜,中共十八大以来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自信与开明,而是坚守了顽钝,选择了退缩,开启了倒车,这是令海内外华人非常失望的个人独裁复辟之举。党国罔顾历史教训,抗拒普世价值,缺乏千年战略,与熊狼之邦俄罗斯共舞,容附庸之国北韩生乱,这是令世人感到遗憾的笨拙之举。为了一党统治之私,甚至长期个人独裁之欲,而至民族大计而不顾,至国民福祉而不惜,可谓是党国之祸,民族之殃。尽管当权者短期内达到了目的,实现了暴力维稳,然而此举的祸福,需要后续发酵很长时间才能决定出最终成败。曾经搞个人独裁的毛,他的权术无人可比,能量无人可挡,淫威无人可遏,虽笑在了开始,却哭在了最后。毛的彻底失败是世人有目共睹的历史和现实教训。当下党国的政治倒退,其严重后果虽不可预测,但结果必然不会例外。

 

1898年戊戌六君子在北京菜市口抛头颅、洒热血,就算一百多年来革命先烈们的鲜血白流了,也不绝会熄灭历代民族精英和脊梁心中求变革、促转型、图复兴的意志!正如伽利略所说,高加索山上的冰川也冷却不了他心头的火焰!正因为此,当代知识精英们,沉闷的思考没有停息,无声的呐喊未曾间断,汗青之丹心从未退却。一厢情愿的建言者,一再失败的变革者,一意孤行的当权者,一眼贪婪的盗国妖。另外,还有一脸麻木的旁观者,一嘴狡辩的爱国贼,一脑浆糊的守墓人,一群裸官的移民潮。多少次没有回音的呐喊,多少次没有互动的博弈,多少次没有结果的期待,可能最后迎来的是一场谁都输不起的惊天变局。

尽管历史上有过汉朝的豪迈,唐朝的恢弘,宋朝的富庶,明朝的威武,清朝的荣耀,却抵挡不住王朝治乱兴衰的循环。这样的历史教训,满清贵族已经饱受其苦。载沣的亡国之音有兵在,还怕什么民变。[9],余音尚绕耳,党国亦如是。乾隆、慈禧虽得善终,死后二十年却没得好果。满清皇帝、皇后及遗老遗少们,更是颠沛流离,凄惨不堪,生不如死.....当下大陆党国的再度崛起,虽然经济上实现了超英赶美,但如果当下仍然不能从社会和政治制度的变革着手,一切都只会是在历史周期律这个泥潭中徒劳挣扎。只不过是,再多折腾一回而已!挣扎到最后,中国梦也最多就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王朝梦罢了。

 

从毛的终身独裁到邓的集体领导和退休制度,再到如今的个人独裁和长期执政,党国政治,朝令夕改,反复无常。它仍旧在黑暗中摸索,仍旧在歧路口徘徊。2018中共修宪,实际已经宣告了邓小平的改革已死,其政治遗产破灭。当然,党国改革开放还包括改革派胡耀邦、赵紫阳等人的努力。早在1979年,严家其在理论务虚会上就提出废除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职务终身制[10]1980年,陈一咨就提出了要搞政治体制改革;1980年代,官媒播出电视政论片《河殇》的文化反思;2010年代,海外有人提出党主立宪,但这些党主变革屡遭挫败。

 

从清国的公车上书[11] ,到民国的《对时局主张纲领》[12],再到党国的《零八宪章》[13],历代民间知识精英的努力也都付之东流,和平转型的努力多次流产。民国是缺少足够的时间来实现军政、训政到宪政的阶段性历史转变。党国则和清国一样,官方没有理性的政治环境,民间没有宽松的社会环境,朝野都没有自救变革的空间,更没有内在更新的活力。辛亥革命已过百年,却没有完成其历史使命,当下中国人仍然无法告别革命。

历史和实践证明,由于中共自身的先天不足,决定了它的落后性和局限性,使得它无力、无法,也无意将中国社会转型的革命进行到底。历史只有经历清国、民国、党国的演变之路以后,通过地球和华夏两个层级的太极系统的外力和内力,多层次、多领域、多回合的共同作用下,最终再爆发一次结束专政革命的宪政革命,才能在东亚这片土地上,出现一个有着中国文明本色的,拥有普世文明因子的,全面代表整个中华民族的真正的中国!

 

附:本文出自天问学会即将出版发行的《中国变革之路 ---- 戊戌变法120年(1898-2018)社会转型学术文集》

 



[1] 维基百科:极权主义(otalitarianism,也译作极权政体、全能政体、总体统治、全体主义)或极权国家(Totalitarian state),是一种政治学上的术语,用来描述一个对社会有著绝对权威并儘一切可能谋求控制公眾与私人生活的国家之政治制度。

 

[2] 维基百科:中华苏维埃政权,是中国共產党在共产国际的支援下于中国大陆所建立的一个全国性政权,与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该政权主张捍卫工农权益,各省市各民族有独立自决权,其最初的首都在江西瑞金县。将其所属控制区域称为「苏区」。

 

[3] 维基百科:党国体制(简称党国),政治学名词,是一党制政府的政治理想,由执政党掌握绝对权力,代表国家行使主权,并而全面控制国家机器的政体。党国与宪政主义国体之根本不同,在於前者的主权直接属於党组织而非后者的国民,即使国家宪法亦清楚表明服务党组织。国民若希望参政,得先成为党员甚至干部。除非党章特别规定,否则法律在理论上无权规范党员;一旦党组织介入,司法及执法机关不得审讯、侦缉甚至调查相关人士。因此党国体制下并无所谓三权分立,因为行政立法司法三权的权力只是隶属党组织的不同部门而已。

 

[4] 维基百科:洋务运动

 

[5] 百度百科:靖康之耻

 

[6] 维基百科:马格尔尼使团

 

[7] 维基百科:转轴倾角

 

[8] 百度百科:易道,《周易》之道。是基于中华几千年传承遗留下来文化,以伏羲、老子、孔子思想学说为基础,融中华易、道、儒、武、医等传统文化中易学思想于一体的易学文化体系,是中华特有的文化遗产。是华夏五千年智慧与文化的结晶,被誉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

 

[9] 百度360图书馆, 载沣。

 

[10] 赵紫阳,《改革的历程》引注 91

 

[11] 百度百科:公车上书,是指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康有为率梁启超等数千名举人联名上书光绪帝爱新觉罗·载湉、反对在甲午战争中败于日本的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的事件。

 

[12] 维基百科:中国民主同盟,简称民盟,原称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排名第二的民主党派。同时,该党也是现时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内仅次于中国共产党的第二大党。1941319日,在重庆上清寺特园秘密开会,将统一建国同志会改建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主要参加者和组织为无党派人士张澜,中国青年党、中国国家社会党(后改称中国民主社会党)、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后改称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华职业教育社、乡村建设协会与其他无党派人士结合,建立政党联盟,其机关报《光明报》於同年918日在香港发行,由梁漱溟主持。19411010日,在《光明报》刊登启事宣布民主政团同盟成立,并发表了梁漱溟起草的《成立宣言》和《对时局主张纲领》。

 

[13] 维基百科:《零八宪章》是为了纪念194812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之际,受捷克斯洛伐克反体制运动的象征性文件《七七宪章》(Charter 77)启发,由张祖桦负责起草、刘晓波等人修改并由303位各界人士首批签署的一份宣言

关键字: 吴称谋 戊戌
文章点击数: 1381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