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6/2018              

吴玉琴:屠夫吴淦的荣誉“颠覆国家政权罪”

作者: 吴玉琴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525wugan.jpg (554×415)

 
作者夫妇与吴淦(本刊资料)
 

 

20171227日上午,天津二中院依法对被告人屠夫吴淦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公开宣判,认定吴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屠夫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 他说,“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我与屠夫吴淦相识于201010月,2010103日是山东大学已退休的教授孙文广先生76高寿的诞辰日。之前的9月下旬,我们夫妇受贵州人权研讨会委托,代表贵州人权研讨会到山东去为孙文广先生贺寿。一路辗转到了济南与众多友人为孙教授贺寿后。我们夫妇就北上到了北京。在北京我们见到了众多的北京友人,赵盺、胡石根、刘京生、赵常青、王国齐等。108日在与大家游历了西单民主墙和天安门广场后聚餐时,大家开怀畅言,各自谈了对民运时局的看法与见解。

 

席间赵常青说下午在旧鼓楼大街凤凰竹餐吧可能会有一次“饭醉”活动,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参加,当我们得知是网友们准备在那里聚餐等候有关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如果晓波得奖了,我们就庆祝一下;如果晓波没有得奖,就搞一次常规“饭醉”活动,时间是下午5点左右。大家都表示有兴趣参加,于是3点左右我们便乘车前往旧鼓楼大街。下午四点,当我们到达时,只来了一位网友,该餐吧紧闭大门,上面张贴了一张纸条,说是“因为停电停业一天”,而在餐吧附近却游荡着几位形迹可疑的便衣,他们时不时地望着我们。不言而喻,我们也知道所谓停电的原因了。一会儿,王荔蕻大姐也来了,大家便商量着该怎么办,赵常青当时就提议说当局不让我们在室内搞活动,那我们就在露天搞,并问这附近哪里有公园,一位网友说,这附近有地坛公园,赵常青说:“那好,我们就去地坛公园吧”,王荔蕻大姐等人也同意并在推特上发了消息,于是大家便去了地坛公园东门外,来参加聚会的人很多,赵常青、刘京生、王国齐、许志永、阿尔、张永攀、吴淦、徐小路、天天、赵枫生以及我与丈夫廖双元等等,还有两位外媒记者。(胡石根老师因为片警数次电话催逼,不得已而回去了)。这也是我们夫妇与屠夫吴淦的初次相遇。

 

吴淦是一个特征特别明显之人,剃着光头,留着山羊胡,很好辨认。

 

在此次聚会活动中,由于参加和围观的人比较多,而荔蕻大姐及友人们又准备得非常充分和周全。致使活动一开始就进入了高潮。大家欢欣鼓舞,系上了黄丝带,并当街打出“庆祝刘晓波获诺奖”的广告牌,我们同声高唱《国际歌》,赵常青激动地带领大家一块呼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和平万岁!”、“释放晓波!”一类的口号。我们的庆祝活动也引来了一些路人的围观。这次活动后屠夫吴淦曾失踪了月余,而荔蕻大姐、赵常青、许志永等都被拘留,我们由于北京朋友的照顾才免受其难。

 

与屠夫吴淦相识后,在网络上就一直关注着他的行踪。201110月,刘萍等30多名访民为声援陈光诚,屠夫为此而发起网络募捐,这使得他倡导的公募公用,线上线下,跨区围观,正面抗争的维权抗争形成模式。20111225日,浙江乐清钱云会被碾死案爆发,网络舆论一片哗然,屠夫再次前往当地,并成功取得相关视频。随后,屠夫也开始尝试转型,更多发挥后方资源募集者和舆论协调人的作用。从2011年开始,屠夫发布许多微博,介绍自己的维权经验,称《杀猪宝典》,该宝典认为,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从声援“福建三网民”诬告陷害案”(20104月),声援“福州晋安马尾拆迁补偿案”(20124月),声援 “徐孝顺(自己父亲)职务侵占”案(20129月),声援“建三江黑监狱案”(20143月),声援“怀化麻阳黄雨慧扰乱社会秩序案”(20145月),声援“郑州十君子案”(20145月),声援“北京程海律师行政处罚听证会”(20149月),声援“云南大理陆勇民事申诉案”(201412月),声援“苏州范木根抗强拆案”(20141月至20151月),声援“保定满城某敲诈勒索案”(20153月),声援“黑龙江庆安徐纯和案”(20155月),声援“江西高院乐平冤案”(20155月)。所有这些后来都成了检察部门对吴淦颠覆国家政权罪提出的证据。这也成了屠夫遭受当局打压的佐证,并使得当局不惜动用体制所有的宣传资源,来对他进行抹黑。

 

2015519日,屠夫吴淦在江西高院前被拘留。 中国新华社几天后报道说,吴淦因“扰乱单位秩序和公然侮辱他人”被行政拘留10日。但是吴淦在10日内被福建警方以寻衅滋事及诽谤罪指控刑事拘留,先是关在福建,然后被转移到天津,成为“709”大抓捕中第一个入狱的人。

 

迫害吴淦,对他的重判,显示了中共的内在虚弱,和面对潜在威胁的风声鹤唳,也以一种毋庸置疑的方式,肯定了吴淦本人和他所从事的工作的价值。也让我们再一次认识到,中共当局动用了央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国家力量,颠倒黑白,抹黑正义的行为是多么的卑鄙和无耻!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言论的管控等血雨腥风更甚于其前任,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所有人,自从陈西被重判10年入狱以后,国保对我们大家的监控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今年因各种原因,我们已经被软禁两次了(37日——320日)(427日——56日),而“六、四”到了,我们明天大家就要被带走,何时回来还未知。这是今年的第3次。今年也是“89、六、四”29周年,因为害怕我们举行任何方式的纪念活动,我们大家的电话相互都是打不通的,而监控基本上成了常态。我们大家就是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下,步履蹒跚的走着,但我们始终坚信心中那一缕永不灭的信念,我们必将迎来中国民运的春天。正如陈维健先生说的那样:“民主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民运是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六、四”临近,心情惆怅,29年了。29年来,中国的许许多多仁人志士,民主异议人士,他们投身立足于人类需求和平与自由的普遍正义。追求人权、自由、民主、法治。他们在与专制极权政府的抗争中,被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强制打压和迫害而身陷牢狱,基本上就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都有过数次入狱的经历。可是他们并没有被吓倒。他们基于自己的理念和固有的善愿,不管在怎样艰难的处境下,都在以各种方式极力的与专制极权政府抗争着!

 

仅以此文纪念“六、四”29周年!

 

2018523日写于贵阳

 

关键字: 吴玉琴 屠夫吴淦 颠覆
文章点击数: 119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