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7/2018              

彭佩玉:论中共极权下的宪法危机

作者: 彭佩玉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525maotizhi.jpg (320×229)

 
抛开宪法约束的造神运动(网络图片)
 

 

1776年美国颁布第一部联邦共和制宪法,宪法在国家治理中的地位,已然具有一种超越性的形而上维度,或者说政治神学的维度,即便是流氓国家的流氓统治者,也不得不乞灵于它,通过修宪形式来确立自身的僭主地位,宪法所蕴含的逻辑内涵,为人本主义的奠定了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权力的来源成为其中追问的首要对象。

 

现代宪法所囊括的国体、政体设计,恰如其分的表示了它一方面就是最高的组织法,另一方面就是最高的实体法,国家实体端坐于人的文明源头上,甚至于垄断人类原始的感情——爱。人被外部世界所强加于其中的最高组织结构,俨然非国家莫属,即奥古斯丁所谓的地上之城,如果我们不违背自身理智上的诚实,便不得不承认此一事实:这是一个属物质的地上之城,与奥氏另一个属灵魂的山上之城自此分道扬镳。但在上帝法的光照之下,我们同时亦不得不承认,国家本身承载了人类全部的罪性,它是因为人类原罪而创造出来的人造产品,显然,宪法亦不得免于此一属人的因果逻辑,由是宪法之流变,亦生产了立宪权,修宪权之分野。

 

人一旦进入社会,便已经做好了犯罪的准备,尤其是一个分崩离析的时代中,当家庭被社会行为思潮所打破,人的自我扩张性,使人与家庭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张力,家庭不再是人确凿无误的第一需要,在此之上国家认同及族群认同,身份认同,文化认同全盘崩溃,权力的世界在向权利的世界转换——或者说转型之时,人权所逃避向往的,转向乱伦的性关系来认识自我,同性恋及性自由为其中最显著的明证。历史也已经证明,最后的末世时代往往是乱伦的时代。

 

人的社会学属性被国家所建构的过程,即是一个丧失人的主权的过程。单个的人是主体,集体的人则成了客体,丧失了主权独立之后,国家似乎成了人唯一的选择,或许正因为此,宪法的本体论应该即人法。人法是为人所制定的,人是宪法的目的,其它皆技术性的手段,但在现代极权政体中,宪法不是人法,只是党法,类似于黑帮开帮立派所订立的黑帮帮规,帮规之下所统治的语言文字,以流氓切口的表达方式覆盖了普世性的普遍文明与普遍人性,在此可以确认,对一个族群、团队、共同体所实施的最后灭绝,只是从宪法语言所开始的语言腐败,对人的全面统治与全面腐化,必须也只能借助于起源自宪法源头上的权威性自证来摧毁人,欺骗人,践踏人,侵犯人,强奸人,改造人。流氓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不但要改造人而且要改造世界,制宪权所包含的宪法语言不仅仅是民族语言而且是人的语言,普世语言,强奸犯所要实施的,不过指着你的舌头说,这是我的。指着你的大脑说,这是我的。指着你的家庭说,这是我的。指着你的财产说,这是我的。指着你的脸与尊严、自由说,这都是我的。然后这个低等动物的语言就获得了对象人的灵魂的统治权所有权,宪法之作为组织法,在流氓政治体系中,是且只是在此一意义上的强奸组织法。当此时也,宪法危机便将如瘟疫一样摧毁整整一个共同体的可能性与确定性。


宪法危机即国家危机,在最深层的关系上而言,宪法危机亦即人的危机。采诸史剩,49之初,中共以《政协共同纲领》 担负了组织法的功能,颇有多党合作共谋国是之制宪精神,但这本非独裁者真实的意图,当然更不是极权政党共产党的良知所在,一个以暴力起家并且已经建构了等级森严的暴力分赃体制的现代极权组织,一旦失去了强大的制衡,它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垄断一切。它们垄断财产权,随时可以征用没收私人财产并且再分配。它们垄断文字,所以谎言与欺骗以国家的名义出现。它们垄断语言,所有人说一样的话,使用同一套腐朽逻辑的庸俗话语。它们垄断人,所有人不得不被投入到集体的洪流之间,成为千人一面的集体人。

 

中共党史中所勾勒的共产党谱系,第一件事是否定财产权。某种意义上政协曾经代表过上层社会的主权意志,担负了议会功能,但在一党独霸的时代,恶党等于那个村里的恶霸,恐怖统治已经消灭了反对者,政协功能切换至统战角色,利用人的奴性并再造人的奴性,统治权通过财产权的垄断分配,总体性的打散了社会独立。五十年代共产党篡权以来的社会改造,消灭了独立的资产阶级,也就消灭了一个能够形成自身独立思想及独立行为的主体阶级,反右则打掉了独立的文化人——而没有了自由及人格独立,文化也就荡然无存。至此,流氓地痞荣登最高的历史宝座,流氓头子口含天宪,直接踢开了宪法从而自我造神。记住一条最深刻的现代政治原理:假神一旦出现,而且为群小所深以为美,禁止评议之时,人也就不再是人。

 

复数的国家创造了共同规则或契约,对单数的个体实施统治。但契约是需要遵守的,自己造法自己带头践踏,这从来不是贵施的行径,因为贵族深知,若强者无信则社会无信,人人无信,自身也得不到保障。流氓地痞则深信暴力具有永恒的历史正义,足以在利益统治原则之下,由打手维持永恒的垄断地位,一个村的村霸如此,一个国家的恶霸同样如此,它们的心灵诚然是相通的,如果它们也配称拥有心灵的话——或许只是权力意志的败坏且一路腐败至灭亡。

 

宪法需要人的敬畏,如同爱情被人视为宗教,或者信仰被人视为爱情。宪法不被敬畏之时,人不仅不会敬畏上帝,而且不会敬畏人的尊严,国家在此崩溃了,它仅仅是把持在利益集团手上共谋的犯罪工具,统治者公然宣称所有人是它的个人财产——最荒谬的事发生之时,所有看客几乎都是沉默的,但国家随着认同感崩溃而一去不返,人心中只剩下了利益原则对自我的扭曲,犯所有能犯的罪,效法统治者的谎言,欺诈,作恶,恶由于恶法(宪法危机的副产品) 而维持了再生产,恶成了高于存在的绝对正义。这里的本体只有一样不朽的永恒之恶:权力。

 

最低级的审美形式总是由权力生产的——权力又可以通过金钱来购买。人世间最基本也最具有普遍意义的只有一件事:两性关系,亦在可交易的名单之上,买卖关系似乎成了权力市场的最高伦理,统治者或政府即妓女,但人人趋之若鹜。

一场瘟疫的爆发只需要一个核心病原体,现在垄断市场的共产党虽然居庙堂之尊,处江湖之远的草莽匹夫,彼可取而代也的垂涎之辈,也在忙着推销与匪党同一锅饭:领袖。痞子革命永远只需要领袖革命,没有领袖它们自己连人都不是,它们拥护的,不再是人法,而是政治神学式的黑帮仪式,非我族类,视之寇仇,苟为我族类,先列其门墙。

 

宪法危机会在民间推动痞子的投机冲动与强奸欲望,正如统治者的强奸意志是完全一致的。痞子所爱好的首选项,莫过于统一两个字,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统一发言统一献媚,谁反对谁就寻衅滋事了。这是在说共产党吗?不是,乃是在说共产党的私生子:统一于民运二字之下的小圈子文化。

 

宏观意义上的宪法为共同体契约,微观意义上的宪法为共同体规则,为共产党所强奸过的小民运圈,只需要一样东西,奴才中的奴才。指望一帮在餐桌上连最起码的独立人格都没有的人,连最基本的议事程序都不遵守的人,能够为这个社会带来宪政?

 

先让如此之辈好好学习一下宪法意义对选民的历史型塑吧!(公民同城已泛化为痞子弄权的剧场,悲哉!) 

 

2018.5.24

 

 

关键字: 彭佩玉 中共 极权 宪法
文章点击数: 133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