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3/2018              

曾伯炎:建墙国,能强国吗?

作者: 曾伯炎


201861墙国.jpg (283×178)

防火墙(网络图片)

 


墙国,是对网上长城之讽语,封网、删帖、消号、阻止翻墙等不满之怨声也。所谓强国梦,能由此墙国工程实现吗?网络信息时代了,如此压缩网民的视听,阻塞思路、萎缩想象思维能力,强国建于虐民与弱民之基础上,国能强吗?

 

两千年前,秦始皇派蒙恬领706国奴隶筑长城,以防外敌,今日,党国命方滨兴领万千红色网工,建网上长城,防的内敌,尽是公民,还想造公民为臣民、愚民。而这种隔离自由世界之墙,东德昂纳克建在柏林,延伸数百公里,用钢筋水泥了,仍倒塌于1990年,随之倒塌了社会主义阵营。中国这网上长城,绝对难如:秦长城作了图腾,明长城供了旅游,共朝网上长城,命同桕林墙,只成历史笑柄,和被后世谴责之罪责了。

 

长城历史,已是殷鉴

 

筑墙历史,启示现代:秦长城,防外敌,而秦,亡于内乱。明长城,防蒙古人,却亡于汉满共乱。而昂纳克巩固专制的柏林墙,仍被渴望自由的东德人砸碎推倒。记得毛泽东爪牙四人帮被打倒,改革开放初唱歌,爱唱外面的世界很精采,现在,封网筑墙,未必禁得网民很无奈?他们开阔眼界,突破思想禁锢,上网网民已超6亿,翻墙逍遥于自由天地者,何止千万,何况旅游出国观光者,更是亿万。而留学与出囯投资者,络绎欧美澳非,不可胜数。早是满园春色关不住,红杏八方出墙去了,断互联网,使.老专制习惯的禁视禁听禁思,已遇上难题,筑这网上墙国,只会断了中国走向现代的通道!还奢谈什么构建命运共同体呵?爱自由与爱专制者,命怎么共?

 

当年,毛泽东讲一边倒,倒向苏联,赶跑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还派两百万志愿军赴朝鲜,与美国为首的14国联合国军血战,中国牺牲90万,美军死了5万,叫抗美胜利,实是老毛向苏联这老大交投名状,表示他非远东铁托。用今天历史眼光看,他的抗美援朝,实是用中国男儿血肉,去筑了东西方冷战之墙,再回到三八线上。

 

从此,封闭在苏联集团铁幕里,以苏作靠山,用朝鲜看门。中国经历8年抗日,4年内战,继续3年抗美援朝之牺牲,劳民衰国、元气伤尽了。还搞阶级斗争杀人,以革命名义夺产,以大跃进耗尽资源,饿死人4千万,再以10年文革坑灭中国文化与文明。跟俄国人走进冷战铁幕,中国人被作了二战后冷战的墙砖。枯竭与凋蔽到老毛在西藏与印度打一仗来缓解国内危机。再在珍宝島与老大哥干一仗,把美国总统尼克松邀请进毛书房,才算破墙而逃,逃出冷战的东西方铁墙,开始改变世界格局,从老布什等总统联中抗苏战略中获利获益,现在,由习近平放弃邓小平韬光养晦八面出击,雄心实为野心大于学力能力,正像冷战重演,想超老毛,岂不未接受老毛的正负两面经验教训吗?宏观忖摩历史:乾隆皇帝包括明朝禁海把隔绝世界的墙筑在海上,以为这是皇家安全之需要,实是封闭与拘谨了自己。当清朝皇帝认为周边朝贡国仍在巩卫,自已中央帝囯很安全时,荷兰、葡萄牙这些开放与开发海洋的弹丸小国,已从海上寻到补充和超越农耕的工商文明,占据台湾与澳门,殖民地从欧洲延伸到亚洲了。中央帝国靠朝贡国护卫安全的卫星墙,也从此全面瓦解。

 

笔者认为:吾国的肉食者们最爱讲中国特色,尽是给专制找借口,为何不见自已偏爱以墙封闭自已的墙意识惯性,这不是很中国特色吗。

 

举目一看:城有城墙,宅有家墙,校有校墙,宮有宫墙,砌垣,垒壁,树堞,层层叠叠地封闭。皇城,禁城了,宮城中,还有禁宮、禁馆、禁苑。劳民伤财的严防紧闭。安全却很有限,历史上,尽祸起萧墙之内:齐国有弟兄争权,晋国有弑君之乱,西晋有八王之祸,盛唐也有节度使之叛。皆非墙外之敌,尽是内部争斗。就看中共老毛的专政专权史,无论他用抗美把国之墙建于朝韩的三八线,珍宝島与苏联一战,国墙再稳定于烏苏里江,还有南墙用援越建于越南,仍祸起萧墙之内,从反高岗独立王国,批邓子恢保守,驱王明去苏联,要柯庆施取代周恩来,灭刘少奇这中国赫鲁晓夫,逼林彪背投敌叛国黑锅栽死异国,致命中国的,皆非外敌,尽是内患。仍然是孔子给弟子说的老话:“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顼,而在萧墙之内也”而今天以反腐除的异己,不仍是蕭墙〔党内〕的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与薄希来等,岂不还在重复历史吗?毛泽东用四人帮巩固自已的宝座,今日,不是仍以之江旧部与马屁倿臣,奠习氏王朝的阵脚吗?如老毛倚重张春桥姚文元等四人帮作护已之墙早垮,今上用知青出身的假博士之江新军作保皇之墙。就固若金汤吗?不比四人帮强吧?别说陈伯达、张春桥那些老刀笔,就在梁效写作组里混的余秋雨的笔,远胜今日中宣部豢养的周小平之流哩。

 

崇尚专制的党,打江山,是攻墙、破墙,保江山,是筑墙固墙,不外也是:,

 

人墙,主要是奴墙,由官奴、党奴、文奴组成,凭压迫与收买,欺诈与洗脑收编。毛泽东最信任的奴才,是大内总管汪东兴,毛一闭眼,他就成抓毛心腹四人帮包括江青的悍将。这是信任收买奴才的典型例子,至于那些写效忠信讨好江青同志的奴才,没见一个在江青危难时救江青,不尽是树倒胡孙散吗?

专制存在一天,陈涉吴广式、斯巴达克式、孙中山式的起义就存在一天,何况,还有国际性吊民伐罪式的:萨达姆、卡扎菲那类专制之灭。

 

兵墙,毛家军、邓家军都是打江山用鲜血凝结的战友同志,也内讧内斗得你死我活。习家军是用官职与高薪收买的,今天已让排长的收入,超过教授了,岂不又回到毛歧视知识分子时代?而今日面临的是智能时代。用钱,能买到忠与勇吗?用钱能买到誓死悍卫专制独裁吗?历史上,只有誓死保卫真理的伽俐略哥伯尼,从未见铜臭灵魂成忠烈,拜物教拜金教豢养的小人,怎可能是有信仰者的挚著呢?

 

党墙,一党专制的党,即便是8千万党员,他们凭党票弄钞票的,多是利祿小人,借党势扩大他权势,怎能与群众亲密,打成一片。在群众眼里,都是讲为民服务的话,做垄断敲诈的事。权集中于党,党员用权已异化为村匪乡霸,与贪官污吏,这党墙,早是千人恨万人骂和推的恶墙。

 

GDP墙,用财富为专制造出的,已非共同富裕,也未形成厐大中产阶级,只暴发出红色权贵特权阶级,他们以占1%人口,却占有总量75%的财富,贫富悬殊,丧失民心,被民众讽刺为:滿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这财富难是巩固专制的墙,就是用作军备竞赛,赶上美国,兵的素质还是由钱收买雇傭的奴军,大清海军亚洲第一,甲午一战,不仍败在日本手上吗?.

 

中国人的墙意识,封闭意识。与欧美迥异。西方的大学与居宅,尽不设围墙,西方,唯监牢有高墙。法国革命即以攻破巴士的监獄为标志,将来中国专制崩溃,绝对是以其网上长城的瓦解为标志吧?

 

记得1957年整风运动,共产党员与非党群众之间,形容思想隔阂如墙隔膜,反官僚主义,就应拆官民与党群之间的墙。后来,转为反右运动,讲拆墙反官僚的,尽被打成右派,从此,这官民与党群之间的墙,便越筑越高,但文革闹造反有理的民粹主义,那保护权力之墙,不仍被打砸抢抄杀瓦解吗?今日红色权贵以抢夺的财富,能给自已筑安乐安全之墙吗?很可能是造被追究之罪吧!

 

中国,毛用阶级斗争筑的宮墙,垮了!邓用金钱筑的墙,却造出不少贪官关入牢墙。中国,只要区别贵贱的墙、贫富之墙存在并深化,便存在危机,筑任何兵墙警墙党墙,也难维稳。对权力者最坚固的保护只有两项:其一,合法性,请看有多数选票上台的特朗普,有选民拥戴做墙、有法治既定之律为墙,既不必去封反对党的口,也不需去夺街头抗议之牌和镇圧网上与媒体之骂,出行也不必成百上千的保镖,多好!其二,那天权力懂得不是去洗脑征服欺骗,而是以德政和人格感召而获得民心,由民心建的墙,才千秋不倒呵!

 

两个故亊给我注解了墙的起因与危害

 

笔者颇奇怪:这墙,在欧美,无论有形与无形的,都难看见,有这么两个故亊,令我发现:有墙社会,人与人如仇敌,无墙社会,人与人如亲人:

 

四川女作家刘敬民退休后,居美国落杉矶女儿家照顾孙辈。寂寞时,被邻居女士教她上网,成了网迷。有一天,这女士出门多日,不愿因此断了刘敬民上网的乐趣,便把家门的钥匙给她,叫她随时去自已家开电脑。刘敬民由此十分感动:这美国人对她没一点芥蒂与防避,那家中那么多重要的精美物品与高档财物,竟然毫不耽心被人拿走,刘敬民对这种人与人毫不设防备墙的被信任,感受到是多么珍贵纯真的人际关系呵。在那异国,她一住,就20多年。

 

这件事,我讲给一位同学时,他感动后告我的另一故亊是:文革中造反,他造到自已的档案,好奇地打开,看到许多检举他的条陈,有同学、同亊写的,还有亲戚、朋友写的。人情、人性与人格,全在过去那残酷的阶级斗争中撕裂与异化,想到那些当靣像人背后是鬼的亲戚朋友,还有善良与纯洁的人际关系吗?

 

过去几十年那阶级斗争,撕裂人情、人性与人格,在人与人之间败坏了亲情、友情、族情……以友为敌,乃至以亲为敌,共党先叫人在贫富之间筑的铁壁铜墙,这墙再筑在一切人与人之间,不正是今天这墙国的根源吗?不否定这历史的罪孽,还将这类觉醒与觉悟者,诬以敌对分子或汉奸,继续人际关系的深墙高筑,这民族的道德,必再沉沦,精神世界,能不鄙劣吗?而在文革就形成北島诗揭示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今年,是高尚的圣女林昭冤杀50周年,崇拜者去上坆扫墓也禁止,岂不证明这社会,仍要卑鄙才可通行吗?

 

这种人际关系,历史鲜见,实际是向野蛮的丛林世界沦陷,今天,那么多诈骗,根源不在共党那做人不要底线的墮落,绝对功利目的雅基亚维理法则吗?如果这人与人之间人的驯良关系不能文明回归,仍在这以人为敌或以人为壑的旧陷阱里,就是物质再丰富,这种精神的野蛮,不仍是养一圈猪吗?

 

专制不要人文明,更不要人有思想,当年毛泽东装全知全能,认为跟着他、只他一人思想新,领人们进天堂,却是进了地獄。现在,又出伟大思想与领袖人物了,竟然在土地、海洋上用主权反人权,还扩张到无形的网络世界,足见专制暴发后的无知与权力的傲慢,眼前,在特朗普这高手靣前,不也收捡了虚骄,只装点要靣子,却派刘鹤去求和吗?

 

更可悲又可笑的,习近平妄图建网上长城如秦汉防匈奴那么防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甚至恢复冷战之墙,这墙内墙外又怎么去建他的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呢?    

 

关键字: 中共 墙国 曾伯炎
文章点击数: 484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