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4/2018              

刘在中:平反6.4——中共最后的救赎!

作者: 刘在中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201861六四.jpg (458×282)

平反六四(网络图片)


       

今年64日,是89.64民主运动29周年纪念日。死有余辜罪大恶极的屠夫邓小平,在19896月那个恐怖的夜晚,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命令几十万服用了致幻药的野战部队强行闯进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大开杀戒。刹那间,这座闻名于世的六朝古都,变成一座大屠场:从公主坟木樨地前往天安门的“一带一路”上,完全被坦克装甲车霸占,杀红眼的士兵驾驶着钢铁怪物横冲直闯,追逐碾压无数正在撤退的学生和市民,就连两国交战时明令禁用的达姆弹,也无情地扫向一群群血肉之躯……惨!罹难者或被开花弹打成蜂窝状,或被坦克碾成肉酱。可怜那一代忧国忧民的年轻人啊!倒在反独裁争民主反腐败的斗争第一线。            

     

 6.3之夜开始的血腥暴力,让烈士沽沽流淌的鲜血洒满了天安门广场,人血不是水,天地含悲,万物神伤。接着,广场周边燃起熊熊大火,那是当局为掩盖法西斯暴行在毁尸灭迹,可灼烧人肉的焦糊味四散开来,成了欲盖弥彰。血肉模糊枕藉重叠的遗体,堆满各大医院停尸房;残肢断臂四处横飞,见者心悸,枪声夹杂惨叫,闻之胆丧……什么仇什么恨?让中共对学生们必欲杀之而后快?什么敌什么寇?成为刽子手打靶屠戮的对象?无非是些真心反腐的莘莘学子啊!无非是些自发声援学生的大爷大娘。当然,内中也不乏冲出体制外的中共干部、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

       

在这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北京究竟死伤了多少人迄今也说不清楚,但绝非官方发言人袁木缩小为”只死23人”。故,袁木被百姓取了个“袁23”的绰号。近年,借其女儿留学机会滞留美国,拿着大陆的高额离休金打高尔夫球消磨时光,而痛失骨肉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群体中一些人直至辞世之时,仍未得到89.64牺牲孩子的平反通知书……只要袁木不是一根呆“原木”还剩下半点人味的话,估计难以安心入睡而夜半不被噩梦惊醒吧!

       

89.64全体亲历者留下的文字、照片和视频,该是最直接的大屠杀证据;各驻华使馆人员冒险临窗拍下的视频和照片,更是客观公正的大惨案物证。北大、清华……无数高校学子已慷慨捐躯,天安门母亲群体就是烈士的代言人,当晚惨遭坦克碾压后在美国装上假肢的方政先生,只是幸存者中之普通一员,他的血泪控诉勾勒出共军坦克驾驶员的魔鬼嘴脸。

       

铁证如山,不容抵赖!无论时光流逝多少年,中共暴行罄竹难书,杀人恶魔罪责难逃!唯一的救赎只能是平反昭雪、严惩凶手,那怕当年的刽子手死了,也要掘墓鞭尸。

       

美国政府从戒严部队线人处获悉的内部资料透露,89.64的死伤民众多达40000人,其中10454人被屠杀。2015年,前《南华早报》驻京记者科尔斯基取得加拿大国家档案馆解密的文件上披露,一位老妇人跪在士兵面前为大学生求情,却被该士兵当场残杀。一男孩试图帮助某妇女和她两三岁的稚童逃命,也被坦克无情地辗压而亡;兴奋剂刺激下的士兵疯狂开枪,子弹穿堂入室,许多躲在家中的居民被飞来横祸索命。就连外国使馆也有人受伤,中共严重贱踏了无条件保护外交人员的国际法。

       

虽然非官方统计数字难免有所重复和遗漏,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加上全国各地随后进行的野蛮镇压,死伤总人数上万那是肯定无疑的事实。本人就亲自参加了老婆所在单位69信箱宿舍区毗邻的成都电子科大死亡女学生的追悼会,至于贼喊捉贼的”成都人民商场纵火案”,杀掉几个拣拾易拉罐的过路人来当替罪羊,更是尽人皆知的新版”国会纵火案”。然而,成都只是偏西一城市,较之首都北京的大屠杀,那是小巫见大巫了。

       

总之,89.6420世纪全人类在非战争状态下的最大惨剧,没有之一;这是中共欠下中国人民永远无法清偿的血债,这是凡有良知的中华民族每一个成员永远抹不去的梦魇,这是14亿中国人郁积胸中永难化解的块垒!

       

89.64必须平反!这不仅是国际国内各界人士的共识和一致要求,就连中共体制内亦不例外。如,反对镇压学生而被贬谪的赵紫阳家人需要,他们必须等到平反才让遗体入土为安;拒绝执行邓小平擅用中央军委名义下达戒严令(戒严令没有中央军委副主席的签名,违背必须军委成员一致通过命令方才有效的原则)却被判了长刑的38军军长徐勤先需要;叶飞、张爱萍、萧克、杨得志、陈再道、李聚奎、宋时轮七上将联名上书,旗帜鲜明地反对调动野战部队实行戒严强行进城开枪镇压的老将军们需要;已经渐次离世死不瞑目的天安门母亲们需要;已故持不同政见者方励之夫妇需要,迄今仍流亡国外有梦难圆、包括本刊主编在内的所有民主斗士们,统统都需要。

       

根据赵紫阳生前秘书鮑彤辗转传递出的最新披露,邓小平是借赵紫阳出访朝鲜的机会,当晚勾结李鹏策划了宫廷政变:当赵总书记回国时,权力已被架空;同样是出访归来的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则被邓小平安排滞留上海,无法按胡绩伟动议召开特别人大紧急会议……总之,中南海各派政治力量间几经拉锯,以赵紫阳为首的主和派终于回天无力……随后,胡启立等一批高官惨遭整肃相继落马,上海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含冤逝世,北大校长丁石孙辞职不干,王丹等学生领袖啷当入狱,吾尔开希等只能外逃避祸,柴玲化装出国时,某些军政部门给予了关照,可见人心之向背。尤其混账的是,戒严前夕,以莫须有罪名非法抓捕鮑彤,两年后才补判七年,蹭满刑期继续禁言禁行,实等于软禁。直到现在,鮑老先生处境并没有丝毫改观,这真是对习核心依法治国的绝妙讽刺啊!

       

邓小平废掉胡耀邦(民间传闻在政治局会上气死)引发89.64民主运动,之所以又能够续演逼宫闹剧搞垮赵紫阳,全靠枪杆子说话。客观上,这就是”枪指挥党”——中共祖师爷也不能容忍的非组织行为!老朽并不认为反对邓小平的中共成员在历史上没有劣迹,但在89.64民主运动中,他们能够敬畏手无寸铁广大学生的生命和尊严,至少说明良心未泯;较之嗜血成性的杀人恶魔,多少还有残存的人性。反之,人们更不能以改革开放的一些成绩,来冲刷邓小平在89.64前后的反人类暴行!

       

记得赵紫阳接见学生代表之后,运动规模本已开始缩小,抗议活动渐趋平息。此时《 人民日报》故意发表4.26社论上纲上线,目的就是火上浇油,让矛盾升级、局势失控,以便伺机搞宫廷政变。随后,变色龙李鹏代表政治局上电视讲话,推翻自己当众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的定性,硬给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和动乱的大帽子。杨尚昆则通报了调兵入京的中共高层决议,一直到蓄意血腥镇压,整个剧本一气呵成。这说明,宫廷政变早有预谋,换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傀儡,让邓小平成为垂帘听政的实际掌门人。

       

李鹏和杨尚昆后来都强调一切决定统统“小平主宰、集体决策”,李鹏还用日记形式为自己洗刷罪责。殊不知,他的日记也被中共禁止出版,成了木匠戴枷自作自受。以上一切证明,镇压决策者和具体执行人,都知道89.64是中共一手制造的冤假错案,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权!因此,此案一定会平反昭雪,只是时间早迟而已。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千方百计地撇清关系呢?

       

惨案已经过去29年,中共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夺权才28年。难道说,平反比夺取政权还难吗?古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历史给了习近平一个绝好的机会,以反腐立威的新党魁,理应以89.64的反腐先驱为师。好在,习本人并无直接血债,而当年靠64惨案上位的江泽民心不死人还在,余孽爪牙还在掣肘新核心的打虎拍蝇运动。总而言之,对89.64平反昭雪,既得民心又为新班子开路,何乐而不为?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古今中外平反冤假错案的例子数不胜数,这儿兹举两例——

       

被赶到台湾的蒋介石,也曾有过2.28历史包袱:1947227日,国民党警员在“台北天马茶坊”街头查缉私烟时,殴打烟贩,群众围观,警员掏枪驱散,又造成误伤致死,终于引发了大规模武装冲突,史称2.28

       

国共两党在各自统治区内所发生的两个运动,其引发原因和处理过程不能简单类比。但是,蒋经国未能给其父统治时期发生的2.28平反,虽然他在台湾民主化方面功不可没,但2.28的阴影却成蒋氏父子与台湾民众解不开的死结。竞选中败给民进党,也许是重要原因之一。

       

再说一个国外的例子:英国花费近2亿英镑,再次调查1972年射杀爱尔兰游行示威民众的惨案,只是证明政府错了。卡梅伦诚恳地说:“我很爱国,从不愿相信任何关于我的国家的负面新闻。但血腥星期天的惨剧确凿真实。我必须承认我们做错了。”结果,民族团结加强了而不是削弱了。英国政府对导致10多人牺牲的惨案的较真态度,难道不让始终放不下历史包袱的中共脸皮发烧吗?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去何从,请习近平决策吧!

        

        

 

关键字: 六四 中共 刘在中
文章点击数: 831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