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1/2018              

彭佩玉:论文革遗产——现代政治巫术

作者: 彭佩玉


201868文革.jpg (439×247)

政治巫术下的疯狂(网络图片)

 


 

 民间对文革重来争议颇大,举其要者,大致有三:1,绝无重回文革可能的经济决定论。该论断以所谓改革开放的经济基础势不可逆,独裁头子个人淫威呈代际递减趋势为论据,言之凿凿论断文革绝无重来之可能。且言下之意谓担心文革重来乃庸人自扰,实在有乾坤在握之感觉。2,文革从未离开过的此在论。该论断混淆了典型的基本历史特征,除了误导他人并不能提供有益的智识判断。3,文革处于复辟进程之中的过程论。该论断依然未能把握最根本的文革本质,虽然在结果上认识到了巨大的历史可能性,但论据尚薄弱,逻辑上难以推导出必然性。凡此三论,其首要命题当在于明了何谓文革,及发动文革的典型技术路径,外部条件,偶然性与必然性之关系。

何谓文革,这是论证文革重来必须先解决的命题。经济决定论不单无视于去全球化及贸易保护主义的国际背景,缺乏对全球化遗产的有效观察,而且无视后极权社会的因果与后极权统治的逻辑链,对亡国之君的个人认知严重不足。因此该论断仅仅以经济领域的条件来审视是否文革,以闭关锁国势必不行来推导出文革不可能,殊不知文革的根本行为特征只是全国造神,将一具装神弄鬼的活尸抬上神龛而已,当此时也,所有的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均已崩溃,整个在国家名义之下的大监狱,一切仅仅围绕这具尸体的丑陋表演来展开,其它形式的社会文明要素,比如经济,在独裁者那里根本不屑一顾,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不能作为判断文革是否重来的分析构成要件。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文革复辟的推进不一定遵循暴风骤雨式的政治运动逻辑,但一定是以造神及树立假神淫威为主题,其它皆副题。政治流氓最惧怕的是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气质,所以首当其冲的一定是高知群体,首要战场也选在了高等学府,先打断知识分子的脊梁骨,然后冒充鬼神的流氓才能大行其便佞奸僻之道。当知识伦理被践踏被强奸之时,反文明的荒诞剧,必将指向反人类的集体狂热。
知识分子不敢出声之时, 再造互相监视互相告密的社会网络实非难事,近来网络屡见不鲜的高校教师被停课(刘书庆,许传青……),有被学生告密的,也有当局依照党委治校的教育逻辑,按照所谓课堂言论条例处罚教师的,种种对高校系统化组织化的行政强奸政治强奸,正在扼杀掉思想自由,同时也扼杀了科技创造力,另一方面独裁者面对中兴事件时,脑袋一拍又试图以行政力量推动科技大跃进。当权力前呼后拥的满足感造成一种无所不能的假象时,独裁者的认知失调会迷失在造物主的梦魇里,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弱智统治者的智力根本逃不出权力为它预定的深渊。

文革的内在精神结构是平等主义的群众运动。最粗鄙的最野蛮的,就是最革命的,革命会推出自身固有的一套革命语言,用以腐化人的心智,在社会动员的意义上,平等主义的假象和权力万能的假象一样,权力意志必须取代也必将取代人心中的上帝,所有人都需要成为革命者,推动者,发动者。泛滥在表征形式的平等假象上,耸立着单一的绝对特权者,绝对主宰者,如此形式平等的逻辑之下,文革的权力逻辑必将是以绝对单一的个人独裁者为权力法人,与通常意义上的集体对象物,如国家,政府等等世俗机器不同,文革的权力结构中,朕即国家,朕即政府,国家被个人强权强奸了,连每一个公民也被强奸了一次。平等所创造出来的,却是绝对的不平等,人类历史上这样的悲剧轮回,并非说明人的智慧不足,而是人类的原罪太深刻,深刻到可以自我欺骗自我强奸。若无造神,这一切都无从谈起,因为这是匹夫之贼对万万人的强奸。

在所有的文革遗产中,最能够激发人类原始狂热激情的,莫过于解放全人类的梦呓。在此所投射出来的,只是权力狂人自恋野心的极度膨胀,长期垄断独裁权力的狂人,权力的傲慢轻浮本性会腐蚀独裁者的判断力,在这个昏庸的头脑中不期然会泛起为世界之王的欲望,并且会形成无所不能的自我意识。人的集体生活欲望又会驱使人去获得集体的承认和认同,独裁者的意志需要奴役的那一部分人心,正是人的集体性,人的绝对平等欲望的表达形式,终结为翻天覆地的群众运动,统治者操控人类灵魂深处的狂热,只有集体的人才能够去完成。从人的集体性走到群众运动,文革所需要的外部条件,不过是群众运动,民粹狂热的群众运动而已。

新的历史条件下,重庆模式唱红打黑已经预演过一次大型群众运动的历史新剧,为什么可以对此置之不理呢?更何况还有久已形成的广场舞风尚,所播放的文革歌曲,时刻都在为之招魂。只需要独裁者精心策划一下,群众狂热完全是招之即来的标准遗产。造神——群众运动,只需要这一个方程式,一夜之间文革就可以死灰复燃,并且也不需要什么魅力领袖,仅仅需要一个装腔作势的装逼犯而已。这,不是已经呼之欲出了吗?

当我们谈论历史时,不免为其中历史的偶然性唏嘘不已,然而人类似乎具有一种本能,总是试图去发现历史的必然性,更让人哂笑不止的是,有所谓的人类导师宣称自己发现了人类历史的规律。如果我们简单的分析了文革重来的技术路径之后,剩下来的仅仅需要另一个基础要件:一个野心狂妄装腔作势的装逼犯领袖而已。比照一下现实,这样的历史余孽不是似曾相识,泥塑金身粉墨登场?在中共近七十年的独裁历史中,邓小平的政治遗产如任期制,立储制,专业技术官僚制,不是已经一朝打碎在地了吗?庸主矫宪尔来,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人人可以觉悟一二。

如果不得不讨论所谓历史必然性,国际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已然成为牵引中国历史动向的关键因素,尤其是面临去全球化或再全球化的历史窗口。全球化遗产带给中国的后现实利益,一方面是外贸立国的中共本身有洗钱与转移财产的利益推动力,另一方面垂涎全球化新领袖的独裁者,无论是出身,知识结构,个人经历,返祖的人格与语言,智识,都离不开造神运动来实践它的自我。无论闭关锁国与否,无论维持利益博弈格局与否,无论经济基础是否需要来一场大清洗,如重庆模式所实践过的,文革就系之于独裁者个人人格化的投射之中。有更大的历史动机来冒充人类救世主,这是不易的现实,电视上全球化新领袖的装逼像,已经在预示了一个历史情境。

文革集现代政治巫术之大成,对实践此一犯罪模式的政治流氓,最轻蔑的称呼谓为强奸犯。红色巫婆站在天安门广场挥挥手,一次次检阅人山人海的红小鬼,这种权力行为艺术代表了权力登峰造极的自我狂妄与自我满足,集体人的集体生活形式,宛如一场盛大的淫乱仪式,红色的道具,红色的海洋,令弱智且狂妄的独裁狂人心醉神迷心向往之,恐怕也仅限于此了——因为任何政治巫术必须借助于人作为道具来操作,被煽动起来参与狂热表演的群众道具越多,淹没在人海与口号中一种类似性交激情的冲动越深刻,政治流氓个人的满足感也同频升级。他内心深处的邪恶爱好必须借助于对普通大众生命的操控表达出来,就如同于一个嫖客津津乐道于自己淫乱的现实在场感,权力狂人需要通过群众运动来证明自身正把握着历史的命运,欲望——满足彼此相互对应的对称模式,已经摧毁了除此之外整个世界的一切意义,这是一场通天大火,因权力狂从来又是最大的纵火犯。
巫术及政治巫术从来不乏以反人类为最终目的的原始动机,理性及普遍人性在这一兽性世界根本不足以奠定自己的判断力,唯此它才足以称之为文革。而文革重来,不是只需要一具尸体借尸还魂而已吗?

2018.6.7

关键字: 彭佩玉 中共 文革
文章点击数: 36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