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7/2018              

曾伯炎:中国与现代文明接轨的艰难与错位

作者: 曾伯炎

中共当局(网络图片)

 


 

吾邦走向现代,历时已逾百年!在抗拒、曲折与趔趄中,由前清的:开口岸、通商贸,剪辮子、放裹脚,咸予维新,批桐城谬种,解放个性,复祟尚集体。读书,弃线装換洋装,留学,漂东洋再西洋,师欧美又苏俄,闹热斗又冷战,穷光荣后,再富骄傲,卷入世界潮流,农耕社会才向工商社会递变,时下,再向信息文明迈步。衣食由简朴而繁华,车行从两轮換四轮,城巿平面变立体,乡村由村落改星布,大学,大楼林立,大师阙如。文凭,节节升高,文化锐减。豪言崛起世界,人权沉沦难挽,离现代文明,还颇遥远。

 

改革高调,已变低调,现代化高潮,仍流于表靣高调,内核里,那些陈腐依然、陈古依旧。当年邓小平复出,从毛氏只片靣地变革生产关系,又改为只片靣发展生产力,捡起周恩来在文革前提的4个现代化的口号,什么工业、农业、国防等现代化,尽是硬件。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上,贴出大字报:指出应5个现代化,不可少最关键的政治现代化。邓一怒,封了西单民主墙,抓了建议的魏京生。于是,现代化无政治文明,邓小平不过是抄袭曾囯藩中体西用的洋务运动,闹成专制为体巿场为用。而邓小平失败了,曾国藩成功了,毕竟曾国藩未拉大贫富悬殊,邓小平却造出富可敌国权贵资本,且成为政治现代化死敌。能不令人嘘唏长叹?

党史学家高文谦说邓小平当年阻止批毛,恶果甚于64镇圧天安门民主运动,而他这种逆时代潮流的倒行逆施,从镇圧西单民主墙就开始,垂帘听政胡赵就泛滥。现在,盖棺可定论:邓小平头上那顶改革设计师帽子,岂非欺世盗名的臭帽破冠,却警告今日倿臣们:任你给权力者送多少新老名辞紥的桂冠,都难逃实践的检验与历史的审判。

 

共党前30年统治,整得稀烂,后30年尽搞敷衍,不敢正视历史罪责。前30年整人,后30年整钱。还说两个30年都辉煌,今天活过60岁在世几亿见证人,能将饿死4千万饿殍,文革再斗到经济崩溃,还说成伟绩丰功么,岂非瞎了眼、昏了头、乱了神的混蛋?

 

血写的历史,难用墨写的谎言篡改,黑的内幕也非GDP可遮掩:

 

将社会主义玩死了,不过服了点资本主义还了魂,把巿场灭绝了,再重新死恢复燃,中国,真正具活力无限:堪称星星之火燎了原的,是市场,它烧垮了计划经济那些僵死的行政垄断,和权力严管,才解放土地上的农奴和单位制里的工奴。计划经济难解决人的温饱,巿场经济却暴涨大款大腕。现在,还说加强领导,那温饱不是放松领导,实行土地还家出现的吗?放松党对市场垄断,由个体私有经济启动出活力,导出经济活气吗?

 

但资本主义的利,党要捞尽,社会主义的名,党要占完,专制的权力要无限制,共和的招牌仍悬挂,这种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流氓德行,压国人不敢说,犯世界巿场规则,还怕他么?美国人一制裁,不就儍眼吗?

 

只图经济硬件更新,政治软件依旧,闹到搭经济世界化便车,中国专制再与世界资本杂交,生出的恶魔怪胎,竟比纳粹还可怕,比死还恐怖,美囯人警醒地发现:自已是养虎为患了。过去认为引共党入市场,便可诱发民主,但共党死抱专制,搞假民主、假巿场、假签约…只喂肥专制成恶兽利维坦。看来,这共产党资本主义〈经济学家程晓农的定义〉其极权与民权的矛盾,特权与平等的矛盾,愚民洗脑与信息文明思想解放的矛盾,以及向外扩张与各民族利益的矛盾,不是一战前奥斯曼王朝野蛮,更是二战前希特勒纳粹的凶残,冷战后崩溃的社会主义阵营与苏联,倒使中共改了套路抓住资本主复活,但是,上述的种种矛盾,以及内窃国库外窃世界知识产权智库,必孤立与受制裁于世界。

 

他们这共产党资本主义怪胎的不伦不类的矛盾体,宣扬的与实行的不同,外壳与内核的相异,打左灯向右走的摇摆,讲仁义行霸道的荒谬,高尚的口号与卑鄙的行径反差,靠胡萝小加大捧的圧迫,洗脑加收买的蒙蔽,已难为继,处此开放的信息文明时代,正彻底曝光与厘清,当前,对中共这共党资本主义的危害世界,已取得世界左中右与亚欧美共识,但中南海的新贵,还想抓住北韩与美国玩三国演义的勾心与斗角,而自已处于晚清的进退维谷还在苦撑大清江山式的顽固。只有悬岩勒马,放弃豪赌,改弦易辙,改恶从善了。

 

唱了近70年中共伟光正的颂歌,刨去浮词泡沫,现出的是假丑恶的真象。毛泽东这大救星的崇拜,已被他害非正常死亡9100万否定,留在历史上是大灾星,还想借此再版出一个大福星,绝对是大祸星。即便将北京打扮得像纽约,上海豪华盛伦敦,打江山坐江山的老套不改,朝廷体制不变,穿马克思外衣当皇帝,老毛失败了,比毛差得老远的红仔,还能成功吗?

 

自古皇权不下县,社会行自治,而今党权下村进庙还要进到外企,党权甚于皇权,连新加坡李光耀也惊叹:中共把皇权与朝廷,一级级地普遍到基层,以致村匪乡霸横行,也在表演小皇帝的骄横。于是,中囯各朝只一个皇帝,从毛氏到习氏的共朝,竟是层层级级万千皇帝,而且每晚七点新闻联播,便君临天下,为民服务口号,被为党为官服务变成谎言,宪法党章规则被潜规则搞成废话。外华内腐,外强中干,外实内虚,新的物质外売里,包藏的尽是陈旧腐恶的货色,能走向现代文明吗?

 

Q攺姓了赵,称赵家人,住了豪宅高院,不过将军阀土豪的三妻四妾,变红色官僚老总养二奶小三罢了,从前是合法,今日多非法,以往属小蕞,现在颇普遍,从前是妓女从良成姨太,今日是电台佳丽墮落为后宫,大学女生沦为嫔妃。所谓中国与现代接轨,怎么?接到老中国的臭阴沟了呢?

 

招宾馆坐台小姐,要招硕士,入学习齐白石囯画,也考外语,重外语,轻母语,闹到博士巳写不通论文,大学校长竟是白字先生,流行野鸡大学出产的假洋鬼子,充塞学界,拾秦火遗烬残篇的假古鬼子,乔装大儒。增重知识与文化的口号:仍视文化为砖瓦木石,文化搭台,给经济唱戏。在中国,早有毛氏唱的文革争权戏,邓氏的改革再唱的争利戏,红色权贵家族:上辈整人,下辈整钱。个个是富可敌国的和珅,才使美国佬惊恐,他开放WTO没扶起中产阶级,餵肥的竟然是红色利维坦的巨无霸特权阶级,还生出习泽东全能冠军新霸主了,这么唱下去,能走向现代文明吗?

 

这社会,要讲假话捧话,才受宠受奖升官,说真话实话,则受批遭禁还被诛。过去,袁克定把老子袁世凱抬上龙椅,他并未当成太子,林彪抬老毛上马列顶峰,党章写下接班人,他也未接到班,还坠机烧死温都尔汗.。今天王沪宁送习主席21世纪马克思主义者王冠,已升到常委了,下场,未必会比袁克定、林彪及四人帮中的张春桥姚文元好吧?资中筠先生感叹的:上面还是垂帘听政,下靣还是义和团,有一点进步吗?本文还代她添一项:在上书房行走的幕僚,仍很吃香哩,可证明退步到哪里了。

 

这些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演戏可看出:闹了那么彻底的打砸抢烧杀,称破旧立新的变革,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只一次,毛泽东从延安坑王时味开始,到文革逼傅雷、田家英、顾圣婴等自杀,他发动几十次运动,把大儒小儒大知小知坑了多少次了,还剩文化、文明吗?毛建的是新社会吗?老子打江山,儿女坐江山,这是封建世袭的旧的老专制呀!流下几千万人的血要改天換地,口号是要全国山河一片红,从自然生态,留下的是:已是全国山河一片汚了。从社会生态看,又是上下社会一片烂了。从文化生态看,更是犬儒化、奴才化、太监化地一片假了。假文凭、假博士、博导到假大师,哪朝哪代有如此假的繁荣?而且,官场黑、商界黑、法庭黑,黑道,黑邦、黑社会也打红旗捞抢,美国智库给中共定性为:制度性的黑手党体制,可他们,歌要唱红歌,戏有红色样板,玩有洗脑红色旅游,这一切还称啥红色经典。当年,毛泽东号召全国山河一片红,现在已变成一片汚再变一片黑矣!哪是以红歌可掩黑,换新口号可藏吗?

 

用目光再扫瞄民间,尽管,专制不开放人们思想的脑子。只开放盛饭菜的肚子,他们吃饱了,出国旅游,实是突破过去脚踏出国界,就叫投敌叛国的禁锢,收音机调到短波,就有偷听敌台的嫌疑,如此百万千万的出国潮,岂非是专制不给选票,以脚投票奔向自由的预习吗。尽管,他们观光世界,已带不回徐志摩《再别康桥》的诗美,或严复天演论、进化论的启蒙,但捎回的巴黎香水,与东京的马桶盖。仍在讽刺囯产的假冒伪劣。而新故诗人周纲过去旅美,见老太太呼不下爬树上的猫,呼来路上警察,指一指树,那警察便爬上树,给她捉下这宠物。美国没为人民服务口号写在白宮墙上,周纲看到处处是为人民服务的行为。这便是专制与民主不同社会风情画图哩!

 

住现代玻璃幕墙高楼里的人,现代了吗?他们打开电视,欣赏的是讴歌皇帝的故亊,听吾皇万岁的颂扬,不恶心,观匍伏跪地的叩首,不呕吐,或在打打闹闹哭哭啼啼的老故亊里沉湎,在卿卿我我小女人小男人的庸俗里,还有趣,即便开着奔驰奥廸出行,找得到现化代的门径吗?令人生疑吧?

 

急功近利加好大喜功与野蛮掠夺资源,造成空气里吸到PM25微粒猛增,滥施化肥农药,泥土重金属暴涨,在牛奶里品到三聚氰氨,粮食里:吃到汞、镉、铅、铬,虽然,民众食毒吃地沟油的命,还操着中南海心的人,不忘以我血荐轩辕者,民众中,仍壮心不死,如64镇压天安门精英未死精英陈云飞等志士,破过头,仍不畏专制牢獄的镣铐,脊梁不弯的西南民大教授宋石男,向课堂特务学生一顿臭骂,拂袖而去,陶淵明不为5斗米折腰,仍在现代书生重演。纵然唯假话才准流行,真话,仍在被窝里给老婆在讲,翻网到真话世界去求真者。巳是千千万万。禁锢封闭得滴水不漏的北韩,醒悟的愚民也悄悄向外囯记者说:金正恩是吸血鬼哩!巳半开放的西朝鲜,还可能在跪地叩谢吸血鬼群恩典,纵然还有几个被卖还帮着数钱的愚众,但打倒四人帮时,我看过他们曾随广众一起愤慨举拳。

 

中共专制为体巿场为用新的洋务运动已走到尽头,流氓德行在国内傲慢,在世界规则下失败得很惨,金正恩被逼已在改弦另辙,很可能这是拉响共产专制彻底完蛋的引爆线?

 

关键字: 曾伯炎 中国 文明
文章点击数: 551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