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9/2018              

闵良臣:教育部长用什么去实现他心目中的“2049”

作者: 闵良臣

中国教育(网络图片)


 

近段时间,有关中国教育的话题又浮出水面,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对留学生的厚爱以及对国内教育包括对自已学生的吝啬,还有教育部长一段又一段讲话,让很多网民感觉不爽。

 

从网上看到,有数据显示,来华的留学生,最低的奖学金是6万,最高的达到10万。不仅如此,有关来华留学教育,2018年预算数为332,000.00万元,比2017年财政拨款执行数增加46,000. 00万元,增长16. 08%。主要原因是来华留学生规模增加。有人做了统计,2017年,我国义务教育在校生1.42亿人,高中阶段在校生3970.06万人,而2017年共有48.92万名外国留学生在我国高等院校学习,“也就是说,教育部给1亿8千万的中国学生的钱,竟然是人数只有48.92万名外国留学生的一半”。

 

这个差距有多大,简直让人难以相信。给人的感觉,外国的留学生比中国自已的学生要令政府“可爱”得多,有人把这种做法称之为“中国政府在下一盘大棋”,什么大棋呢,就是要先让这些留学生“爱上中国”,然后考虑到他们毕业回国后很可能都会“大有作为”,这样,这些已经爱上中国的留学生们,就一定会带动他们更多的同胞爱上中国;如果再真的“大有作为”,即掌握了他们国家一定权力,那对中国就更有利了。

 

可到底如何,谁知道呢?那些留学生是否就因为“吃”了中国政府的嘴软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国家,只有天知道,尤其一旦毕业离开中国,是否还会像在留学时这样说他们如何爱中国,也只有天知道。这一切,只有留到后来验证,说空话或者幻想是没用的。

 

除了对自已国家对留学生的厚爱和对自已学生的吝啬不满外,还有,就是对教育部现任领导的不满。这两天,大约因一些网民对中国教育经费的分配使用,特别是当一些网民看到中国政府那么优待外国留学生,不但非常羡慕,且羡慕得有些仇恨,于是就把现任教育部长陈宝生在十九大新闻发布上“畅想”中国教育的146秒视频扒了出来,并在微信上转发。

 

点开视频,边听边做记录。如果非要给陈部长这一分多种的视频弄个题目的话,我看可以叫《教育部长陈宝生谈他心目中的2049的中国教育》。

 

陈部长整段话是这么说的:“我心目中的2049年的中国教育,恐怕有这么几个特征:第一点,2049年中国教育将稳稳地立于世界教育的中心,到那个时候,中国的标准将成为世界的标准。这是我的一个想法。第二点,到那个时候,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人们最向往的留学目的国,各国愿意和中华文化实现交流融合,学习交流中国发展经验,在交流融合中实现共同进步;我还想到那个时候,世界教育发展的规则,中国有更大的发言权,尽到自已的努力,提供中国方案、中国智慧。第四点,中国版的教材,汉语发音的教材,能够走向世界。这就是我心目中的2049。”

 

大家没有看错,陈部长其实只讲了他“心目中2049”的“三点”,也就是说,讲完第二点后大概陈部长已记不清讲几点了,或者以为已经讲了三点,所以就来了个“第四点”。错得虽不算“离普”,但总给人那么一点“记性差”的感觉——才讲了这么几句话,就把自已讲了几点给忘了。这说明什么?至少说明陈部长的大脑不那么够用。

 

这段话讲得好不好呢?我以为不好。讲得对不对呢?我也不以为对。为什么说不好不对,下面就让本人实事求是地做点分析评说。

 

很显然,对中国教育,陈部长有些急于求成,给听者以浮躁、轻率,不切实际的感觉,而这正是教育大忌。做为主管大国教育的最高长官,如此这般,不知算不算“用错人”。

 

现在离2049年只有31年。31年,当然不能算短,但看看陈部长所列出的那些“清单”,又觉得这31年实在太短了。为了一个芯片投资一两万亿资金不说,还研发了一二十多年都没弄出来,难道把中国教育“搞上去”,尤其搞得如陈部长所说的那般模样,就那么容易吗?估计这不只是我这种外行人对陈部长的“畅想”有所怀疑,就是内行恐怕也未必认同。

 

众所周知,一国之教育是件说有多大就有多大的事,一个国家,没有几件事能比教育更大。正缘于此,是否可以在全国召开一个“教育代表大会”,像开十九大或全国两会那样,在全国各地选出一定数量代表——这些代表当然都必须是搞教育的,要么是学校校长,要么是优秀教师,让大家都对中国的教育发一发言,同时也可以就陈部长上面这段话发表感想。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大会上大家都要说真话,毫无顾忌地说真话,谈谈今天中国教育整体现状,又是否认可到了2049年即31年后,中国教育形势真的能像陈部长所讲的那样诱人。

 

这当然只是自已想当然,开这种大会的可能性极小,至少在自已印象中,近七十年来还没有开过这样的大会。不开这种大会,不是没有经费,更不是不值得开,而是政府不想开。不然,你去问问陈部长,他想召开这样的大会吗?既然想都不想,也就没有可能性了。

 

想想也是,当真召开这种大会,只要允许大家畅所欲言,就一定会“吵翻天”。中国教育问题一大堆,这不用说,就连我这个平时并不怎么关心教育的普通百姓也能感觉到。特别是与这个星球上高度文明国家的教育相比,中国教育简直不知落后到什么程度——这里容插一句,也正是把这一点考虑进去,才认为陈部长那段“畅想”讲得不好不对,而不好不对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不实事求是,不切实际,若再借用一句老百姓的话说,听陈部长那几点“畅想”,简直就像“顺嘴打哇哇”或“就像听唱山歌”一样。

 

教育功能有很多。最基本功能就是把一个孩子一个青少年教育成一个现代文明人,用文明世界的说法,就是成为一合格公民。单是这一点,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兼美国研究所所长、现已去世十五年的李慎之先生就认为,至少需要五十到一百年时间,因为在此之前我们的破坏实在太严重太长久了。然而在陈部长看来,只需31年,中国的教育就能成为世界一流教育,中国高校就能成为吸引世界的高校,有无数外国留学生就不再向往别的国家而只想到中国留学,一言以蔽之,31年后,中国的教育标准就是世界的教育标准,中国教育就会成为“世界中心”,就能代替当今一个又一个高度文明发达国家。

 

说到这里你猜我在想什么,我在想,就算那些高度文明国家的教育一点都不发展,说31年后中国教育就能像陈部长说的那样,也觉得有点“说大话”,再难听一点,叫吹牛。有些方面可以自欺欺人,可有些方面,就只能自欺,很难欺人。比如教育,说31年后中国的教育就能如何如何,我担心那些教育大国的教育家包括他们大学的校长们听了,即使不笑掉大牙,也一定会感觉“好笑”。因为他们想破天也想不出,为何仅仅过了31年,如此落后的中国教育怎么就能“牛”到那等地步,难道教育升级也是可以吹出来的吗?

 

当然,这个世界上总是不断有奇迹出现。就像前不久在电视节目中还看到有专家配合宣传厉害了我的国,说“与1978年相比,中国的经济增长了50倍,这是人类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不仅如此,直到我在敲这篇文章的时候,还能从央视节目中插播的公益广告看到那个量子通信专家,认为今天人类量子科学技术的发明是受到了中国墨子的启发,原话是“墨子,第一次用科学方法解释了光沿直线传播,这在光学中是一条非常重要的原理,启发了量子通信”;换而言之,没有墨子,也就很可能没有今天的人类量子通信科学技术,而外国量子通信科学技术专家也都是受到了墨子的启发。我不知道这名专家哪来的这种“勇气”。本人听了别的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只有一种感觉:央视请的都是些什么专家——思维混乱,不讲逻辑,毫无实事求是之心,只会哗众取宠。这绝不是什么爱国,是在害国误国!

 

中国教育问题有多少,列一百条出来都不能算多。现在只要谈中国社会负面的问题,谈到最后,都还是又回到教育,是中国教育出了问题。可就是这样一种教育现状,我们的教育部长在那样一种场合,居然有勇气讲出那样一番话来。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因为那是在十九大新闻发布会,不能不努力表现,甚至不能不说些连自已也不会相信的大话。可如此这般,不说欺人了,连自欺都难。因为给人的感觉,陈部长所讲那些话,让人听着,完全就像一个孩子谈他的梦想或幻想,不是一个成人更不是一个身为管教育的最高长官在讲话。

 

你如果说的不是2049,而是说五百年后,就算你说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中国,我都没意见。因为没有一个人能活到那个时候。前段时间看到有消息说人类生命科学又进步了,在十年八年内就有可能创造出奇迹,让人活到120150岁,将来活到200岁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有谁知道五百年后的社会是个什么样吗?我敢说没人知道。凡是说知道的,都是骗子。

 

陈部长“畅想”勇气当然可嘉,但浮躁之气却不可鼓。人当有自知之明,而作为教育部长更当有之。孔子如果活在当世,封他个官职,也不过一教育部长。那么即使拿当代的陈部长与两千五百多年前孔子相比,谁更有自知之明,谁更实事求是呢?

 

陈部长,说你不信,当本人在视频中看到你那段讲话后就在想:如果中国的教育就是像陈部长您这样的人来抓来管,别说三十一年后,就是五十一百年后,也不见得会有多大起色。因为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喜欢搞浮夸的官员在那“畅想”教育。

教育属于精神范畴,属于形而上;但教育人特别是教育孩子,那可是来不得半点虚假。所有的孩子都像一块搓熟了的泥巴,教育就像人的手,要捏成什么样就能捏成什么样。弄得不好,还不如他们自由生长——只要这个社会是正常的,文明的,进步的,那孩子十有八九也会是正常的,文明的,进步的。最怕的是整个社会不正常不文明更谈不上进步,而捏孩子这块泥巴的教育之手又是那么地是非不明好坏不分,甚至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不告诉孩子真相,故意歪曲历史事实,这样,几年十几年下来,教育之手也就把一代代孩子给毁了。难道我们还嫌毁得不够吗?

 

教育是一个大话题,就中国教育现状,即使写十本二十本书也不为多。可这些,陈部长想过吗?陈部长天天在干什么?是抓如何才能让青年学子们思想自由解放,将来如何有创造力,还是抓中国各学校的所谓思想教育、政治方向?如果说真话,我们已经错了几十年了,现在好像没有一点要改变的迹象。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部长却发出了那般美妙的“畅想”,真让人哭笑不得。要知道,三十一年,其实也就弹指一挥间,眨眼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夸下那么大的海口,我真替陈部长担心——当然喽,当时你不过是在给面对的那些记者以及后来的人们“画饼”,至于2049,你在什么地方,那就不是你能说的算了。

 

2018527日下午,后修订

 

关键字: 闵良臣 中共 教育
文章点击数: 52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