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6/18/2018              

为纪念六四 山东退休教授孙文广被关黑监狱43天

为纪念六四 山东退休教授孙文广被关黑监狱43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被关黑监狱,上周获释。(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组织民众纪念六四,53日被公安带走法外羁押43天,上周获释后告诉记者,他被羁押在济南一黑监狱,门口有人24小时看守,饭菜送到房间。另外,异议人士李红卫和于新永,被被刑事拘留已超过一个月,仍未获释。

 

年逾八旬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六四”二十九周年日前夕,打算与当地多名异议人士举行纪念活动。被当地国保带走羁押43天。孙文广获释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于615日回到家中:“我们济南每年都有纪念六四,这个活动已经坚持了十年。今年六四前后,我被济南市国保关押了43天。本来打算在六四之前搞一些纪念活动。今年国保提前一个月就把我和其他一些朋友关起来了”。

 

孙文广说,53日,国保把他带到济南市郊的燕子山庄,济南军区一招待所内:“他们在这里订了四个房间。我自己住一间房,看守人员住三间。晚上,在我的房间门前放一张床,他们在那里睡觉,不准我出去。而且,房间内的两部电话全被他们拿走。开始时,没有放风,后来我提出抗议,最近几次可以在院子里走动一下,吃饭都是送到房间里”。

 

84岁高龄的孙文广教授,在文革期间曾住过“牛棚”及被判刑,罪名均与发表言论有关。2004年他到香港参加六四烛光晚会,其后被限制出境。2009年清明节,孙文广因悼念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遭到五名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四根肋骨被踢断,脊椎、头部等多处受伤。

 

对于被羁押四十多天,孙教授批评当局剥夺了公民的基本权利:“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但实际上,他是一种监狱的形式,是一种没有经过注册的监狱,所以说这是一个黑监狱。这种关押方式是违法的。我的一些朋友,最近也被关押。他们有些人被正式拘留,其中包括李红卫,于新永,成蕴琴”。

 

本台记者致电济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但电话无人接听。

 

516日及18日,济南民主人士李红卫和于新永,先后被济南市警方以“寻衅滋事案”刑事拘留。他们两人被捕与纪念六四有关。山东维权人士孙女士对本台说,李红卫已经被拘留31天,于新永拘留33天,如果本周未被释放,可能转为逮捕。另一位民主人士申贵军对记者说,目前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现在没有消息,于新永到本月20日是拘留37天,李红卫到22日是37天。成蕴琴是被软禁在灵隐寺”。

 

去年六四前夕,李红卫和于新永两度遭到羁押。同年524日,孙文广、李红卫、于新永及高祥明等人,在济南街头举行了纪念六四集会,随后被关押及软禁。今年六四前夕,公安再度抓人,阻止民众纪念六四。

 

 

84岁退休教授孙文广被软禁个半月后获释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于六四期间被当局软禁在郊区43天,于上周五(15日)获释返回家中,但仍被当局限制自由,包括出外活动时全天候被国保跟随,就连电话通话亦被限制。(黄乐涛 报道)

 

孙文广现已回到山东大学济南市的宿舍,但仍未完全恢复自由,被当局监控。他周一(18日)对本台表示,于上周五(15日)被释放,他指六四已过,他不明白当局为何仍要软禁他,即使他想与朋友见面聊聊天,但亦被国保拒绝,他对政府的行为感到很愤怒。

 

孙文广说:我回来以后,他们就是在家里就软禁吧,就是楼下每天都有人站岗,出去的话,他们要跟着,他们有一辆汽车,那么二十四小时停在楼下的,上医院都坐他们的车,他们是不准(我)去公园的,也不准去广场,也不准和朋友们聚会,所以是一种软禁的状态。

 

他表示,于上月初就被国保抓到一个郊区的军区招待所软禁,八十四岁的孙文广被大约十名国保二十四小时监控,而他的手机被国保没收,完全不能与外界通讯,间中只容许他有短时间的放风。

 

孙文广指,由于当局近年为了稳定政权,对维权人士打压愈来愈严重,于敏感日子控制维权人士的时间愈来愈长,当局这次就是害怕他联络其他人关注六四事件,因此就要在六四前一个月控制他。

 

而六四过后,在山东青岛又举行国际性的上合会议,再加上周四(14日)习近平到山东济南视察,所以他就在习近平离开济南后,于翌日获释。他指,这次被关押四十三天,这是多年来六四期间被控制的最长时间,当他向记者批评当局无理关押维权人士时,电话突然断线。

 

孙文广说:八九六四那是一种民间的抗争,要民主要法治,是吧?她们(当局)有一种恐惧感,是这样的,过去(控制我的)也就是五、六天或三、四天这样,那么这一次呢……(被切断通话)

 

本台其后多次致电孙文广,但是电话一直都受到干扰,不能正常通话。

 

同样于六四期间被控制的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表示,自己于六四过后已经获释,他指孙文广虽然年事已高,但当局早已将他视为「眼中钉」,就会于一些所谓的敏感日子控制他,绝不会因为维权人士年纪大而放松对他们的监控。

 

何德普说:(孙文广)这个维稳对象的黑名单之内,只要黑名单的人,在敏感时期,都要采取措施的,所以这个规定也是非常不人道,也是非常恶劣,应该改一下,(孙文广)八十多岁了,(当局)这样做,太令人气愤,这个规定希望有一个年龄限制。

 

何德普表示,希望当局给予维权人士自由,停止打压民众,这样社会才会进步。

关键字: 六四 孙文广 被失踪
文章点击数: 381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