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6/19/2009              

香港竟然有如此反智的教授!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阅香港“明报”今天(6月3日)浸会大学地理系教授周全浩“请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六四“”,如果是出自“维园阿伯”,笔者不会感到奇怪,也无兴趣辩论。可是居然出自一个大学教授,令我既感到愤怒又感到震惊。愤怒的是在香港这样每一个人都可以从自身感受到自由的可贵和民主的渴求的地方,居然还有人为镇压民主运动的专制统治者叫好!他们怎么不移民回去大陆享受一下“党的温暖”?这种人不是口是心非吗!震惊的是这个人居然还是一个“大学教授”!笔者很明白对任何事情都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可以互相讨论。但讨论的基础是讲道理,如果为讨好当权者而罔顾公理,则失去讨论的意义,周教授的言论就是一例。在此,笔者试图和你讲一讲道理,看你是否敢公开回答。考虑到大陆人民被封锁讯息,本文也希望能让大陆朋友知道即使在香港,民主自由的抗争也充满艰难,但从未停止过。

周文一开始就说“今年5月中,在”六四“20周年的前夕,各大报章头版刊登了赵紫阳在软禁期间秘密录音的事宜,看来这是有人精心策划,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尤其在香港,……明显地有些人认为其”六四“版本乃最完整,并试图强加诸别人的知识层面上,……看来”六四“的真相迟早应公之於世。”“对於”六四“事件的始末,中国政府多年来採取淡化政策,绝少回应及澄清有关”六四“的报道及演绎,这让某些人垄断了”六四“的”真相“。笔者认为将来应该还”六四“历史的真面目,但这个真面目并非如某些港人所渲染的模样。”

说得对!为免六四真相被“某些人”垄断,为免中共政府受冤屈,应该公诸於世!不过令笔者不解的是:既然周教授对六四“真面目并非如某些港人所渲染的模样”如此有把握,为什么不要求立即公布真相,而是“迟早应”和“将来应该”呢?早些公布出来,不是可以早些打破“某些人”垄断,早些为中共政府解困吗?为甚么还要十年二十年地等下去呢?真相只有一个,难道他可以随时间改变而改变?若果中共政府杀人有理,为何“採取淡化政策,绝少回应及澄清有关”六四“的报道及演绎”?怕什么?等什么?你可以说出个原因吗?

周文说:“从历史的长河看,中国六四事件实为”苏东波“事件中一个重要环节。1989年邓小平下令清场,引起世界很大回响。当年圣诞节,柏林围墙倒塌,戈尔巴乔夫不敢出动苏联红兵到场镇压,引致东德倒台。1990年东西德复合,1991年苏联倒台。到1990年代中期,俄罗斯 一 片混乱,国内民不聊生,不少人意会到当年邓小平在”六四“事件上果敢处理是有需要的。若中国未有及时处理,会像苏联般倒台吗?若如是,后果可真不堪设想。 ”六四“过后,本港有过百万人上街游行,当时一些曾参与游行的港人,几年后才知道”六四“真正的影响时,对整件事的看法也有转变。”“中国在30年改革开放中,正因中央能在1989年”六四“事件果敢处理,经济在及后20年才得以迅速发展,若当时未能妥善处理”六四“,中国改革开放可能已经夭折,不会有过去30年的”小平中兴“局面。”

连周某这样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中国六四事件对摧毁共产专制阵营功不可没,可惜的是在发生这个运动的源头,至今却仍在专制极权统治之下。周教授身为大学教授,未免太孤陋寡闻了。首先,俄罗斯和东欧各国民主化后并非“一 片混乱,国内民不聊生”,他们的经济都比共党统治时期好得多,有些东欧国家甚至进入“次发达国家”行列。俄罗斯之所以未如其他东欧国家,恰恰是因为他的民主化不够彻底:苏共专制虽然垮台了,原来的克格勃分子普京窃取了民主化成果,仍然在那里玩弄手段搞变相独裁,压制言论自由,扼杀市场经济。可以想像,如果俄罗斯像西方国家一样彻底民主化,他们一定会取得无可限量的成就。说到中国,周教授说香港“不少人意会到当年邓小平在”六四“事件上果敢处理是有需要的”。请你数一数,除了民建联马力、曾钰成几个土共,曾荫权几个看风使舵的滑头仔、陈一谔几个被蒙蔽的青年,还有多少人认为邓小平杀得对?而这一小撮人和你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的“本港有过百万人上街游行”,以及二十年来维园数万人不灭的烛光相比,到底是谁多谁少?多多少?你计算过吗?!至於说到“若当时未能妥善处理”六四“,中国改革开放可能已经夭折,不会有过去30年的”小平中兴“局面。”更是荒谬透顶!曾荫权在回答立法会议员质问对六四的看法时,尚且不敢直接回应,只是答非所问地说“国家多方面取得骄人成绩,为香港带来经济繁荣,相信港人对国家发展有客观评价。”已经遭到舆论声讨,不得不在一个半小时后向全体港人公开道歉。周教授这番话若敢於当众演说,我看你作好准备做过街老鼠好了!一,如果当年六四民主要求实现了,中国就不是甚么“改革开放”的问题了,而是彻底改变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一劳永逸地剷除独裁专制,人民大众获得民主自由了,一切社会制度衍生的问题都自然会逐步解决。二,周教授的所谓“30年的”小平中兴“局面”,不过是权贵资本主义,少数特权阶级贪婪掠夺国家人民财富,广大民众生活在“新三座大山”压迫下,社会道德沦丧,社会矛盾激烈,人民怨声载道,贫富两极分化,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这绝对不是中国人民希望得到的。

周文说:“无可否认,”六四“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一个伤痛。一个社会的人民万事以大局为重,会妥协,才是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看看1963年行刺美国总统甘迺迪事件,华伦大法官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专案彻查。而在美,传言副总统参与其中亦甚嚣尘上。查清后,华伦大法官却宣布调查文件要封存50年,看来这牵涉到美国整体利益。当时美国民众都未有表明要极力追究事情始末及责任,无非是顾全国家利益。”你举的例子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所有美国发生的牵涉在位总统的大事件,比如“水门事件”、“拉链门事件”……无不委任独立调查官彻底调查公布结果,交由国会辩论表决,按弹劾总统法处理。周教授所说的“华伦大法官却宣布调查文件要封存50年”只是传闻,从未见诸官方文件;倒是相反,“华伦报告”於翌年(1964年)已公开发表。另据外电报道2006年布殊总统任上,美国重新组成複查委员会,重开调查。更重要的是,甘迺迪遇刺与六四大屠杀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前者是个人事件,后者是集体事件。行刺属於刑事案件,是在祕密中策划进行,侦查真相有一定的难度,比如陈水扁“两弹事件”,虽然请来了美国着名的专家李昌钰协助侦缉,至今仍未真相大白。而六四则是公开的屠杀,有目共睹,人証物証俱在,铁証如山。只须彷照台湾处理二二八的方法,公告天下,让所有受害人亲属登记备案,民间参与公正调查核实,不难水落石出。周教授要求人民大人众“以大局为重,会妥协”不知是什么意思?难道人都被杀死了,还不能讨一个公道?还要像你一样对统治者唱讚歌,才算“妥协”?试问如果死者是你的儿女,你也能“以大局为重,会妥协”吗?

周文说:“”苏东波“事件令到整个苏联东欧集团解体,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列强得以解除心腹大患。1990年代后期起,美国已有人开始转移视线,将中国列为假想 敌,某些西方势力不想中国变得富强。於是不断找些议题出来,拖中国后腿,”六四“事件成了上佳选择。每年为”六四“举办的纪念活动,成了外国势力用以掣肘 中国的一个方法。”“有些人受别人耸动,便年年走出来要平反”六四“。这个又怎会是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呢?难道他们未曾想过,某些外国势力十分喜欢削弱,甚至颠覆其他政权吗?”“各位可有想过,考虑到香港的特殊政治文化背景,若然纪念”六四“不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那些港人会否如此热中此项活动?”

这种标准的“阴谋论”中共唱了几十年,不单大陆人连香港人都耳熟能详了,笔者也懒得同你辩论,在此只想不客气地说一声:周教授很可能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极可能不过是一个在大陆饮饱了狼奶,到外国拿了一个学位来香港谋生的大陆人,名义上是香港教授,本质和“维园阿伯”没有什么分别。周教授的大作通篇充斥了中共的党八股,没有饮过中共狼奶的人是很难写得出来的。香港的报纸若是将周文作为一种意见登出引起讨论,彰显香港的言论自由当然很好,可是若代表该报的主调,就未免太自外於香港人了。香港传媒的这种“自我审查”愚不可及,只看重眼前利益,忘记了公义真理,到头来只会捡到芝麻丢了西瓜,政治经济都得不偿失。维园二十万烛光表达了清晰的民意,这样的文章,这样的报纸还有多少人买来看?靠共产党资助能活多久?“文汇报”、“大公报”殷鑑不远,擦一时鞋换来一世骂名,“明报”三思!

(写於09年6月3日,修改於6月8日)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160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