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5/2018              

杨十郎:为幌子呐喊的喽罗——周新城“消灭私有制”四议

作者: 杨十郎

消灭私有制(网络图片)


 

 一,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的题外话

 

教授周新城在呐喊:“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是共产党人的初心(按:“初心”的解释五花八门,周的观点只是其一。)也是共产党人必须牢记的使命”周是把“消灭私有制”与大名鼎鼎的“共产党宣言”捆绑在一起大声疾呼的。但我们先得打住,往题外话申说一番。

 

被黑格尔在《哲学史演讲录》中誉为“哲学作为科学是从柏拉图开始的”,“人类教师”的柏拉图(见该书第2P150),早在公元前几百年在《理想国》中就说:“世事纷争不已,战乱时起,究其原因均由于这个词的不同解释:什么‘这是我的’或‘这不是我的’,‘这是他的’或‘这不是他的······而在那个治理得最完善的国家里,对于事物绝大多数就不会用这样的字眼,说什么‘这是我的’或‘这不是我的’。”这就是柏氏所说的私有制弊端。(按:在《理想国》商务印书馆19868月第1版:“因为他们一切公有,一身之外别无长物,这使他们不会发生纠纷。因为人们之间的纠纷,都是由于财产,儿女与亲属的私有造成的。”P203)在《法治篇》中曾幻想有这样的社会:在那里,“世上一切的东西均属公有,连妻子儿女也是公有(按:有很长一段时期,有人就在说共产党“共产共妻”,不过据解密文档,前苏联局部地区真的出现过“共妻”的奇观。商务印书馆《理想国》:“一个安排得非常理想的国家,必须妇女公有,儿童公有全部教育公有。”P315),不仅此也,在集体生活中根本没有个人生活的地位。连那些属于个人生活的器官,如一双眼睛、一双耳朵、一双手,也都要统统归公,大家视则同视,听则同听,同作同息(按:柏拉图《理想国》的碎块在中国已得到验证:虽然我们都有一双眼睛但只能看新华社定调的新闻,中宣部核定的出版书籍,看经过过滤审查的影视,听规范的音乐等等。)。在一定场合下,视形势需要大家必须同声一起唱赞美歌或同声一起表示谴责。忧则同忧,乐则同乐。”(按:我们不是有过几亿人同声高呼“打到刘少奇,打倒邓小平”,一霎拉间大家又高呼拥刘邓吗!“文革”中记忆犹新:我们只能唱规定的几首革命歌曲。不过前几年重庆不是又大唱过红歌吗。)

 

但柏拉图的高足亚里斯多德就不认同老师的观点。他以为那些实行公有制的人们,比那些实行私有制的人们更容易你争我夺,争吵不休。社会动乱的根源不在于财物的私有制,而在于那种急切想得到财物的渴望。“问题不在私有,而在于人类那种企求均富的欲望。”(〈美〉Richard Pipes著《共产主义实录·序》概述过以上观点。《理想国》版本众多《共产主义实录》所用文字与国内译本有异。)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论述空想社会主义部分是从托·莫尔的《乌托邦》(1516年)和托·康帕内啦的《太阳城》(1623年)开始的,并未涉及柏拉图的《理想国》。“消灭私有制”早在周新城推崇的《共产党宣言》两千多年前就有人探索过。《共产主义实录》还说追求社会一律平等的理想只是纸面上的东西,,就其愿望而言本身并没有什么害处,“严重后果”在于“用国家权力来强迫推行的举措”(按:前苏联的集体农庄化造成的屠杀等,中国的人民公社化,大跃进,速成共产造成的悲剧可为其佐证。)。“纸面上的”“严重的害处”之二还在于不求甚解的瞎起哄,所以有必要深究一下马克思恩格斯“消灭私有制”的深一层思想。

  

二,恩格斯“消灭私有制”的深层思考

 

诚然,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的确说过“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184712-18481月)但这只是一句简洁的颇具煽动性的口号,犹如毛泽东当年搞农运时提出的“打土豪分田地”一样。但作为共产党人的核心理论到1894年恩格斯写《反杜林论》时却对此作了严密的深刻的表述:“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并且首先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消灭了作为无产阶级自身,消灭了一切阶级对立,也消灭了作为国家的国家。到目前为止还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着的社会都需要国家······国家是整个社会的正式代表,是社会在有形的组织中的集中表现,······当国家终于真正成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时,它就使自己成为多余的了。······国家真正作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所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即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同时也就是它作为国家所采取的最后的一个独立行动。那时,国家政权对社会关系的手段将先后在各个领域中成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来。那时,对人的统治将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国家不是‘被废除’的,它是自行消亡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P305-306

可见,恩格斯所言“消灭私有制”不是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的“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土豪劣绅的少奶奶小姐的牙床上,也可以上去滚上一滚”(《毛泽东选集》第一卷P一八)。也不是“文革”中一群学生涌进一代名伶言慧珠的家里“把言慧珠塞在灯管里的、藏在瓷砖里的、埋在花盆里的钻戒(多达几十枚)、翡翠、美钞、金条(重十八斤)、存折(六万元)都掏出来”的举动(章怡和《伶人往事P76》)。恩格斯讲的“消灭私有制”是社会发展的最高级形态。那时,消灭了阶级对立、阶级差别。这是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故而恩格斯写道:这时“人在一定意义上最终地脱离了动物,从动物界,从动物的生存条件进入真正的人的生存条件”,“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P308

      

 三,狭隘的静态的跳蚤观

   

不是所有自己标榜为马克思主义者都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致保尔·拉法格的信中就说过:面对这种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就曾经说过“我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说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过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P446)周先生在21世纪谈“废除私有制”时还醉心于一百多年前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的观点。周引恩格斯“第二,生产力集中在少数资产者手里,而广大的人民群众却愈来愈多地成了无产者,并且资产者的财富愈是增加,无产者的境遇就愈加悲惨和难以忍受·······(这样)以致经常引起社会制度极其剧烈的震动,因此,现在废除私有制不仅可能,而且完全必要。”这种观点是对马克思恩格斯一百多年前的观点静态化和固态化。恩格斯是一个辩证的历史唯物主义者,经常根据变化了的形势不断地修正自己的观点。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导言》中他说“现在谁要是生而为工人,那末他除了一辈子做工人就再没有别的前途了。”但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中,他却说“这本书里所描写的情况,就英国而言,现在很多方面都已成过去。”又说“与这样发展的同时,大工业看起来也有了某些道德准则。”(《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P292P293)在英译本美国版序言中他又说“美国没有欧洲式的工人阶级,因此,使欧洲社会分裂的那种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阶级斗争在美利坚合众国不可能发生,所以,社会主义是从外面输入并且不能在美国的土壤生根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人民出版社1956 5月第1P19)这就有别于在中国根本没有资本家,同样也没有产生与之相应的无产阶级的状况下还大反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围堵所谓的资本主义的这样那样有很大差别。恩格斯是清醒的辩证论者,中国的理论家却是死硬的教条主义者。恩格斯在1886年有这样的表述:“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产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P297》)同样的观点,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1月英国版序言中》也作了同样的表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316》)。又,在该书德文本第二版序言中(18927月)作了重复的表述。可见恩格斯不是在“脱口秀”而是经过深思熟滤虑的认同。这比起周先生仅仅从字面意义上肤浅的答卷:“共产主义就是指生产资料公有,实现生产资料共同占有”,不知深刻到一个什么程度。周先生沉醉的、津津乐道的就是“占有”。但马克思却一针见血的指出这种“占有”绝不是“真正的占有”。(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P118)而且流氓无产者就乐于采取这种手段。湧进豪绅家“杀猪出谷”的人,他们词典里就查不出“你的”“我的”条目。比起欧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蓝领纯然是两重天地。“通用汽车向员工支付达到中产阶级标准的稳定工资(一年要支付6万美元),并提供优厚的福利”(〈美〉罗伯特·赖斯《超级资本主义——民主和每一个人生活的转变》,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2月第1P93)。而且美国整个国家不管蓝领白领都在“消费者、投资人、社会公民三种角色中找到平衡,发挥公民的角色,积极以立法制定的游戏规则,避免让经济发展超越界限影响到民主制度”(同上书封底)。因为有言论自由和游行示威的权利为减压阀,哪里去找周先生讲的什么“悲惨和难以忍受”的苦难。又:如果我们不提“智能机器”,“我们将很难理解数字时代及其创建的文明。”“机器人不断进入生产场所,‘自动化国家’不断增加。2013年,日本、德国和美国分别统计,汽车行业以外领域,每万名工人分别有1435台、1130台和1100台工业机器人。”(〈加〉让-路易·鲁瓦:《全球文化大变局》海天出版社201610月第1P60)这又与周先生讲的“悲惨”“难以忍受”差远了。虽然欧美资本主义也远非十全十美的天堂,他们也有发展中出现的矛盾和难题,但说到底与周先生津津乐道的马恩书中所言的历史状况已非同日而语。弗·梅林在《马克思传中》说,我们不能在他的著作中去寻求“一切重要问题的完满的答案”,他的“著作也不是包含着一成不变的真理的圣经,但它却是启发进一步的思考,促进进一步的研究和为真理而斗争的不竭的泉源”(《马克思传》樊集译本,人民出版社19657月第1P482)。

   

 四,为幌子呐喊的喽啰

   

前苏联的解体,它已昭告世人:“马克思列宁主义失败得那样彻底,致使那些在苏联体制后的俄国和世界各地的共产党人(按:当然括中国共产党人)都已经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转而采取折衷的,用民族主义修饰起来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纲领。”(《共产主义实录·序言》)按:中共虽然硬着头皮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但这“发展”始终没有具体内容,它回答不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哪个方面中共作出了贡献。中共只能提出些可以这样解释也可那样解释的“不忘初心”、“中国梦”和不着边际的“复兴”。所谓“初心”,探索起来不外乎是初起之时只想方设法求生存,求发展,其中还与国民党有过合作。到后来在农村组建苏维埃政权,后来又求组建联合政府等等等等;所谓“中国梦”就更虚无缥缈了,使人不可捉摸:是说不尽的“空有梦相随”,还是叹不完的“路遥梦难成”,还是悔不尽的“梦里不知身是客”······而最令人担心的是“黄粱未熟,睡着的切莫翻身”;“复兴”什么过去的东西:是不是阿Q常挂在嘴边的“我们先前——比你阔多啦!你算什么东西!”还是儒道?儒学?藐视西方藐视世界的“天朝”?还是已经褪去光环的“伟”“光”“正”,让它再“红旗漫卷西风”?

   

虽然,《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写着“中国共产党人追求的共产主义理想,只有···”第一章“党员”中也写道共产党员必须“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但这一切都只是只具招摇性能的幌子。它缺少具体行动的方针、步骤,怎么一步一步去走向共产主义。我们姑且作一个不甚恰当的比喻,比如目前被有关方面指斥的“港独”。所谓“港独”只是面对“大陆化”以及某方面打压香港的这样那样的不满情绪的一种反射。“港独”没有纲领,没有行动举措,他只有一个口号。同中也有异,中共的共产主义却不仅仅是口号它还具骗人的功能。既骗世人也骗党员,不信你去问问随便哪个党员,他相信他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吗?

   

当今世界是一个什么格局?有学者指出:“人类已经跨入一个新的纪元”它在“彻底改变全球经济、金融和贸易版图”,“西方文化在世界已被普遍接受”,“西方文化无处不在”。“近25年来,有34亿人成为网民,而这一数字每月都以超过2000万人的速度增长”。尽管中国有网警、有防火墙又能怎样呢?“看齐”意识、不准“妄议”、“媒体姓党”,团结在以某人某人的周围又能怎样呢?整个世界“创造增长的能力已扩展到全球的所有地区,财富的重新分配已改变了数十亿人的生活,让他们融入经济生活中,或者摆脱贫困。”(〈加〉让-路易·鲁瓦:《全球文化大变局·导言》,P2——6)这显然扩大了私有财产的增量。在这样的背景下,周先生却甘心充当一个为幌子呐喊的喽啰,要“消灭私有财产”!就算歇斯底里又会怎么样呢——只不过一大笑话而已!

  
关键字: 杨十郎 私有制 周新城
文章点击数: 390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