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6/2018              

罗祖田:中国必输的中美贸易战

作者: 罗祖田

中美贸易战(网络图片)


 

中美贸易战,现在看来将是规模多大及如何演变的问题。

 

网上不乏深度分析文章,有一个论点谓之贸易战只是表象,根本上是两种制度或价值观之战。此论有相当依据,但我总觉得内涵不够,需要结合五百年来世界大背景看问题。

 

“贸易自由化”是由西欧发端的,最大的驱动力是航海大发现。从此它为强人、强权提供了称霸世界的广阔舞台。无限欲望的作用力下,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皆得以跟进,世界文明也就焕然一新。

 

此种世界文明的焕然一新当然属于进步,但要说此种进步由正义推进,却不是事实。如果说二战以后这世界的文明进步,正义的比重大了许多,方才靠谱。

 

地理大发现以前,西欧的商业、金融繁荣限于意大利的几个城邦国,幅射范围限于地中海。地理大发现打碎了地中海文明的千年美梦,却成全了汉撒同盟、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的争相崛起。然而这些暴发户虽不失精明、坚忍、勤奋,要说它们是为正义而奋斗,就是哄鬼了。例如,汉撒同盟财大气粗时可是傲慢得很。荷兰为成就海上霸主什么招儿也敢使。西班牙、葡萄牙关注的是殖民地的金银珠宝和如何挥霍。

 

在它们的光芒四射强刺激下,英国坐不住了。谁没有欲望呢?不想往高处走呢?本来,欲望作为文明源头,没有错。但若欲望不加节制,尤其不择手段,把一已快乐建立在众人的痛苦之上,它就走向了反面,势必招来强烈反制。

 

这样浅显的道理,英国人当然懂。较之那些先驱,英国人还表现出了独特的一面,便是空间上眼界更宽阔,时间上目光超前了百年。进入十八世纪,英国便把所有的列强都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一时间日不落帝国名符其实。英国的一枝独秀,先是靠了它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允许思想,继之离不开它的民主制度。它自光荣革命,至今没有出现过颠覆性的社会大动乱,是对民主制度才能产生坚韧内力的强有力诠释。

 

但是,英国人也是这个星球上的人,有人性的缺陷。它的权贵们接受乃至捍卫民主制度,主要是考量如此才能避免一曝十寒。这当然英明,却不是要把此远见卓识身体力行推向全世界。固然,它也没有力量那样做。于是,有意也罢,无意也罢,它的全球化,成了英帝国称霸世界、独霸世界的运动。与历史上所有铁血帝国不同的是,它以工商业立国,加上了民主制度便为理性所能接受。

 

但既然是称霸世界的运动,无情的一面也就会如影随形,时日一长,招来民族主义反制便为必然。后起的法国、俄国、美国、德国、日本,遂对英国开始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它们共同抅织了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的世界史。这轮大搏斗中,美国称得上理性、远见,突出表现为两点:一、虽不能认可英国的霸权,但是认可英国为了长治久安而建立的自由民主制度。二、认识到了强国富民的基础乃是工商业而非枪炮,同时审时度势尽可能不去趟欧洲争斗不休的浑水。法国比较注重理想,可惜文化精神在特定时空内左右不了刀剑。难保不是看见了这一点,俄国、德国、日本皆不耐烦文绉绉,走上了索性用枪炮发言之路,这是一条捷径,但毫无创意。其结果是非但未能反制住工商业帝国的强权,而且自身的铁血强权招来了新的大反制。

   

当代文明强调理性与和平共处,某种程度上拜两场世界大战之功。特别随着核武时代降临,良知必须回答这一点:是生存还是死亡?无疑,任何学说都要服从这一点。  

   

新的时代条件下,美国堪称作出了时代允许的大贡献。整个冷战时期,没有美国这个世界警察真不行。因为美国若不肯仗义,当时就只能由新兴的苏联来做世界警察。这个世界警察,是不会去审判战争罪犯的,也不会效法拿破仑为世人献上一部民法典,更不会如英帝国基本理顺各种生产力与社会均衡推进的关系,因为这都不是马列主义思想。这样一来,德、日不免复活军国主义,仅仅这一点,世界又会回到战前。

   

但是,美国变了也是显然的。若考察美国精神的心路历程,他仿佛一个来自底层的热血青年,反感这个世界的种种虚伪与不公,曾发誓要创建一块净土。为此,他荜路蓝缕,忍受着欧洲上流社会的不屑,终于有了自己的庄园,还逼迫先前的主子对他予以承认。不过,生活不是他先前想象的那么简单,面对这个一言难尽的世界,他也只能世故,并逐渐让心肠变硬变狠。突出表现为二战以后,华盛顿、杰佛逊、林肯,都成了遥远的故事,再难复制。冷战结束后,美国更加飘飘然了。对于过去它有理由自豪,但放眼未来,却没有理由骄傲。因为不论美国多么强大,凭一己之力并冲不出文明悖论或叫国家悖论的围城。要冲出国家悖论围城,还是要团结世界各国群策群力。这工作难度十分巨大,但是核时代总得有人尝试去做。而当时无论是实力还是道义,美国都是不二人选。

   

具体地说,苏东剧变之后,美国满可以撤除三分之一的海外军事基地,而并不会有损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的实力。因为苏联的继承人俄国正自顾不睱,红色中国连武统台湾都做不到,欧盟无意于战前的旧路,日、韩从心底里认可了战后的新模式,几个个性张扬的伊斯兰教国家对世界和平还构不成威胁,南北美基本习惯了太平日子。这样的历史机遇前提下,美国满可以尝试做一次和平天使。很简单,世界警察尚且有了改行的意愿,那些忘不了富国强兵的反动政权又该表现什么姿态?换言之,如果那些反动政权仍一意孤行,世界领袖的美国再整军备既名正言顺,时间上也来得及。无论如何,二战前的美国,军力上较之德、日差得远了,也就几年军力便大翻转。那会儿,谁会指责美国穷兵黩武?新世纪里,美国不肯这样做,不论基于什么理由,都会给那些民族主义好战政权提供籍口。事实上,今日这世界仍旧剪不断,理还乱,美国不能学习那些极权政体,永远都是自己有理。

 

力推经济全球化,进一步反映了美国权贵不能免俗的骄狂心态。认为美国力推经济全球化,目的是为推行普世价值奠定经济基础,只能属于政治正确。美国的精英们不会不知道,经济的后面乃是所有权,只要存在不同所有权的水火难容,这样的经济全球化之路,就不可能名实相符。今日红朝比美国更强调全球化,要  

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何止是个讽刺。

   

有理由认定,美国的经济全球化,乃是为了维护独超地位。作为战后公认的文明领头羊,美国这样做并非无依据,但是负作用一样明显。历史竟然惊人地相似:美国成功地压制住了欧盟,却疏忽了东方的赤龙,犹如当年的英国争取到了法国,却让德国有机可乘一样。之所以这样,说到底是长臂又自利的缘故。

   

冷战结束后美国最大的失策,是把欧盟视为权力场小兄弟而不是推行新时代共享价值的战友,致使欧盟步履艰辛,几乎难以为继,也就使得美国时常干大事费力不讨好,例如伊拉克战争时“老欧洲”不配合,凸现了美国软实力开始走向苍白无力。更重要是,它使当代文明的基础,自由、民主、人权的坚实屏障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缝。另一个重大失策是幻想中共会被感化,结果成了养虎为患,以致今天不得不打贸易战。中共崛起成了新纳粹当然不是美国的错,但是美国把自己降格成了大英帝国却不能怨别人诋毁。今天美国决意开打贸易战,与其说是川普总统为了美国再次伟大,不如说是美国面对挑战已别无选择,一如二十世纪前期英国纵然老谋深算,面对纳粹强势形成已无可奈何一样。

 

历史当然不会简单地再现,时代终究不同了,如前所述,战后新秩序除却进步还有了正义的内涵。这点至关重要,因为它为良知判明是非提供了新的参照系。同时,川普总统明显不同于张伯伦首相,不过,战后新秩序有了正义的内涵,不等于充分贯注了正义的内涵,前者如世贸规则,后者如主权不容商量。另者,总统高超的商业谈判技巧更不等于大国战略必不可少的大历史眼光。此次贸易战,后续影响将超出一场局部战争。看来,美国难成赢家,由它的权贵利益所决定。因为美国优先和美国再次伟大,本身是个悖论。通俗地说,你要继续做老大,又要赢者通吃,是办不到的。强行这么做,不免让朋友心冷,让极权心理更阴暗。另者,此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游戏,川普及其团队难以耗上三年,它不敢无视民意,当年越战时期的反战是个镜鉴。

 

美国难成赢家,中国则一定会成输家。有几点很显然:一、当财富滚滚而来,哪怕极不义的战争,民族主义也会拥护。但若损失大于收益,任什么统治者也不敢长期挺下去。极权是无须多顾忌民意的,因为手里有枪,却不能不忌讳上层的分岐与分裂。国事不顺,终归会引发激烈权斗大麻烦。二、中国社会如今已遍布火药桶,当局当然明白有效的解救办法是不使经济断崖式下跌,为此,为了面子贸易战必须要打,但到一定阶段就会实际认输。然而它却不会对国人认输,经济下滑的苦果仍是百姓承担。三、不论庙堂如何诡计多端,中南海与白宫的大梁子结下了。几年后白宫因人走政息当然可能,中南海想拉拢七国集团站队却是幻想。这一来,又会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四、若中国不能尽快实现文明转型,日后经济重心移位印度或欧盟完全可能,如果印度能抓住机会,如果欧盟团结起来。此事于世界不是坏事,于中国却也不是幸事。毕竟,十几亿人要改变不幸命运,我们这个时代仍是“金钱并不万能,但是没钱万万不能。”

 

总之,我个人不看好川普先生,他祭起贸易战大棒,不会限于打痛中国,还会波及很多国家。这个叫折腾,不光折腾美国,还在折腾世界民主。用折腾来反制不公与劣行,至少效果存疑。中共极权成了新纳粹当然不是美国的错,但这不是美国把自身降格为当年英帝国的理由。美国要再次伟大,满可以从切实改革联合国入手,另起炉灶也是可以的。关于扭转贸易逆差,敦促极权讲规矩,并非没有奏效的牌。例如,只须对在美的华人的资产与人权记录做番全面调查,就足以震慑红二代、官二代不敢再蔑视世界。他们早就不是中国人了,把美国当傻冒,把国人当草芥,底气之一就是作了恶后仍有退路。若果如此,美国不想伟大都难。

 

当然,作为中国人,我更多的是关注中国。一百多年来,为什么中国走向光明之路总遭阻断和扭曲,罪在谁?同时,这次贸易战也给中国人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即便十年左右搬走了罪恶庙堂,癌变社会的病灶,仍不等于中国能够顺利地融入世界。不能融入世界,中国决无出路。但是这个世界仍旧一言难尽,偏偏我们的见解、思维、性格如此深具特色,中国人该思考该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关键字: 贸易战 中共 美国 罗祖田
文章点击数: 47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