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8/2018              

彭佩玉:持枪权是人民有权推翻暴政的保证

作者: 彭佩玉

《政府论》(网络图片)

 


 

洛克的《政府论》 在回应君权神授的时代特征时,推出了一个基于同意原则的人民主权论。人民有权推翻暴政,直接达至政府解体的目的,这在已然成为当今政治哲学共识的时代氛围中,限于游行示威,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等等隶属于人权范畴的权利来保证。更进一步的,人民的持枪权与推翻暴政之间,有着直接的最后决定关系,因为政府是以垄断绝对暴力为前提的存在形式,这是它与生俱来的特征。

 

或许,祷告是上帝在教会人如何向上帝说话,因为人的话从历史以来总是充满了人的罪,只有在寻求神的义之时,人的自义才获得了救赎。但一个政府则未必如此。政府与生俱来的暴力根基,决定了它必将犯下而且一直在犯如此严重的大罪:

 

一,它总是得意忘形的以为自己具备了完备的至高理性,因此止不住的要干预它的统治对象,从衣食住行到吃喝拉撒,直到人的舌头与床上,这尤其为独裁者所钟爱。

 

二,它总是抑制不住征税的冲动,虽然公共服务尤其是法律服务的门槛越来越高。而征税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它们的手伸得更长更深远,直到侵犯上帝的主权。

 

三,它总是恬不知耻的对未知领域做出决断,而且通过无限制的商业化动力机制,将这个世界投入到毫无节制的理性深渊。(其极端形式只是反人类,如战争。这里的理性已经表现为经过利益计算的集体理性。) 

 

四,最根本的一点,它总是自己制定规则又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逾越这些规则,以便从中混水摸鱼,统治他者。

 

政府从来不会去爱,即便出于宣传的需要偶尔为之。概括而言,政府只是用以规范社会关系的公共管理组织,这些社会关系包括财产关系,法律关系。在统治者及其对象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情感冲突,因为人的情感所依赖的对象极其狭小薄弱,局限于仅有的血缘关系或性关系之间,这又是与生俱来的。但有一点令人无比愤怒与鄙视的是,在极权国家,当我不得不审视我与所谓的政府之间的关系之时,第一点令我不快的因素在于:这种关系从来不是出于自然而来并且理当如此的。假如说我在我所处的社会关系中,我可以保留自己作为人的自由,有限度的尊重我身边的人并以自然平等相互对待时,显然这不仅仅符合上帝的旨意也符合一般的自然伦理。但政府则不然。在今天的中国耳熟能详的是父母意识主宰之下的政府代入,即被统治的愚民视政府为善良如父母的对象物。事实正好相反,一旦出于统治结构中的权力链式反应,被动侵入我生活空间的政府代表物——姑且名之为公务员,已经抛弃了自身作为人所必须承担的语言责任——对我所言之凿凿的话负起责任,因为在正常的社会关系,一旦公开的对他者说谎行骗,除了将丧失其自身的信誉以外,同时对象人可以选择是否在有限度的范围内追究该事件的后果。

 

果然如此的话,这就是一种骗子与对象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政府与我之间的关系。显然,继续如此的话将不仅侵犯我的尊严而且将激发我的厌恶,因此现在所剩下来可供选择的关系只有一种:既然所谓的政府不得不尊重法律并以此实施统治,作为被统治者的我,除了法律上的强制权力对我采取行动,而且因为我不具备持枪权也就因此丧失了推翻暴政的任何可能性,除了在暴力面前被迫屈服以外,任何试图以一般社会关系对我正常生活秩序制造干扰及骚扰之时,我有权下达最后通牍:任何未经我的允许擅自进入我的私人生活空间的公职人员,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拿法律文书来见我,要么一千元一个小时,否则我可以坦然公开的请你们滚出我的生活,因为你们除了骗子行径以外实在算不上任何值得信任的对象物。

 

当所谓的法律关系强制性的侵入我的生活时,鉴于该政府缺乏以下现代政治文明的合法性基础,我有保持沉默的权利,我可以公然不屑于、藐视于这一类强奸关系:一,该政府的法人代表拥有普遍选举制的承认,不因我的不承认而发生法理上的非法状态。二,该政府的代议制代表是经过自由、公开、公正选举上位的合法代表。三,该政府拥有一部可以进行违宪审查的现代宪法。

 

舍此而外,我可以正式的公开的宣布,在干扰到我生活秩序的各级非法统治机器面前,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异见者,我有信心有能力在专业的公共管理科学层次上接受相关的知识挑战及公共选举挑战,问题仅仅在于,暴力集团的候选人敢不敢放马过来?如果不敢,至少我可以不齿于如此的对象物,即便遭逢强力,要抓要杀悉听尊便,我有我的沉默权,沉默就是最高的不屑。

 

诚然,即便最堕落的社会也是鄙视并正当制裁于两性的强奸犯罪。但在一个完全丧失了统治者基本人格的流氓社会,最大的流氓已经做好了犯罪的准备。一个最寡廉鲜耻的流氓尚不至于对他的父亲宣称自己是他的父亲,但一个反人类反文明的极权政党,基于权力乱伦的野心与傲慢,不仅仅敢于宣布解放全人类,人类命运共同体之类狂妄的梦呓,而且这种丑陋的表演已经成为它唯一正当的职业本能。乱伦的僭主不承认公民权利,但却不准公民不承认它。单方面的强奸行为习惯了自身的霸权,未经选举的独裁者随时可能干出来的事,没有一桩不是以颠覆普遍常识为基础的,这样的事干得太多,使用普遍的正常人类语言并不能够理解这一对象背后的本质。

 

简单提一件事出来就足以说明,统治者的世界是疯子才能够理解的另一个世界。中国商品外贱内贵的贸易立国模式,究竟为谁赚取了可资全球大撒币的外汇?反过来中国国民高价购买自己制造的产品又养活了谁?转移仇恨最好的办法是告诉绝大多数愚民,通过创汇补贴之后的出口倾销,支持了美元的全球贬值通道,作为全球货币的美元决定根据美元升值周期回笼美元资本时,换不到美元可能引发财政崩溃的痞子急了,用上了无赖手段和朝鲜独裁者联手试图敲诈美元体系,结果蛋打鸡飞。

 

对独裁统治者而言,只要能够通过无耻的单向宣布就可以构建起统治权威。假如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简单如此轻易的事,固然,令人垂涎的权力如此美妙而触手可及,偶尔在虚张声势的表演之余,它脆弱而自卑的淫威也会深感于造物主的不平等,除了简单的主奴关系,它将无人可用,尤其是明显在智商与道德上要高于它的对象,猜忌与嫉妒所需要湮灭的,正是这一个比它正常的,令它无法理解的世界,与生俱来的愚蠢不仅仅是权力者的深刻罪性,而且是它唯一能够把握到的事物本质。

 

明知道自己是未经选举的非法统治者,为何还能表现得如此贪恋虚荣?越是没有合法性,越需要制造出盛大叙事的历史合法性,一个痞子不惜借父母的全部家业去讨好另一个痞子,理解这种行为的动机也就并非困难之事了。在烟花,酒宴,停产,歇业之下导演叛国之剧,原因在于只要是流氓占据主体的组织,既不需要议会代表审议也不会受到该集团内部制约,在强奸所有观众以前,它已经强奸了所有能够反对它的对象。这样的强奸甚至是温和的,理性的。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统治,这本应该是人对这个世界的直觉。在论证我就是你的统治者时,政治流氓的智商从来都是不够用的,它能够寻求的,便是统治资源的再分配。

 

从上台以来对大财团的重新洗牌,正如《独裁者手册》 的作者梅斯奎塔在征税一章中睿智的指出那柈:新的独裁者上位第一件事是要找到它的钱袋子,因为它不知道哪一部分钱是支持它的,哪一部分钱是反对它的,权力再分配——分赃,社会至此不得不接受一个强奸犯。

 

但反抗的目光何时才公开挑战这样的大流氓与各级小流氓?只是在复制小流氓!悲哉,反人类政府的异化时代!

 

2018.6.18

  
关键字: 彭佩玉持枪权 暴政
文章点击数: 40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