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W 】  时间: 6/27/2018              

长平:跳楼女生与冷漠看客

作者: 长平

甘肃庆阳一位遭受班主任性侵的女生跳楼自杀,围观者的嘲讽引发舆论风波。 时评人长平认为,当局对抗议文化的灭绝,让人们不能理解绝望者的呼号。
China Menschenrechte Peking Polizisten unterdrücken Rufe nach Jasmin-Protesten (picture-alliance/dpa)

自六四镇压以后,抗议文化在中国公众生活中几近消失,很多人不能理解抗议行为。

波及全球的Me Too运动,没能帮到中国甘肃庆阳一位遭受班主任性侵的女生。这位19岁的姑娘,和中国大多数学生一样,熟悉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世界上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权利运动所知甚少,甚至闻所未闻。向社会求助无门之后,6月20日,她从百货大楼八层跳下身亡。

不是这位姑娘的孤苦无助,社会、学校和国家权力机关的失职,而是一些围观者的冷漠,引起了人们的愤怒。视频显示,多名围观者在楼下喊"怎么还不跳","把驴都熊栽倒了"……它让人想起了鲁迅曾经感慨的传统国民性,也一再揭开南京彭宇事件、广州小悦悦事件等反映的当下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极度灰暗的一面。

冷漠无情的看客的确应该遭到谴责,不过也应该看到,很少有人是天生的人性丑陋者。一个缺少生命教育,而且个人尊严随时可能遭受权力和他人粗暴对待的社会,有人围观跳楼,并发出嘘声,甚至喝彩,尽管让人羞愤,但是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而且还将一再重复。

尤其值得强调的是,自六四镇压以后,抗议文化在公众生活中几近消失。很多人不能理解任何抗议行为。自杀是生命走到绝境的呼号与抗议。其实自杀者需要的主要不是同情。套话似的劝导基本上是无效的。救助当然很有必要,但是效果是短暂的。跟这位姑娘此前的作为一样,不少自杀者获救之后还会尝试自杀。真正能够帮助自杀者的,是理解她的抗议,解决她的问题。

在遭到性侵之后,这位女生勇敢地和父亲交流,和父亲一起找校长、心理老师、警察及检察院,该有的"合法程序"都有了。实施性侵的那个班主任,只受到了刑拘十天的处分,而她还要每天与他共处,以师生的名义。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她的精神健康出现问题。在那座百货大楼八楼窗台,她最终挣脱已经抓住她的胳膊的消防队员,纵身跳下。

View image on TwitterView image on Twitter

恭喜甘肃庆阳人勇刷人类道德下线,鲁迅笔下的“看客”也不过是对于现实感到冷漠罢了,然而新中国的人民却在别人的死亡之上进行狂欢。

广州市内珠江上有一座国民党时代留下的老桥,常有人爬上去往下跳。很多人走到绝境,比如民工被肆意拖欠工资,只得以死相争。几乎每次都有人围观,都有人喝倒彩,都有人嫌跳得太慢。有一次,一个老伯快速爬上去,一把将抗议者推了下来,下面一片掌声,老伯被称为英雄。所幸受害者伤势不重。

遭受性侵的女生和讨薪者境遇不同,自杀时的精神状态也很不一样,决绝的程度自然有差异。但是,作为最后的呼号与抗争的一面有共同之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没有得到应有的支持,而是看到了人们的讥讽与厌弃。

严禁公共抗议活动、灭绝抗议文化的当局,让人们相信抗议是自寻烦恼,也是扰乱社会秩序。在高压之下不敢抗议的人们,也不希望看到其他抗议者出现。他们对抗议者的嘲笑,不仅仅出自无情,而且表达了排斥和厌恶,以及心理上的自我防御。在他们看来,珠江大桥上的跳桥者,自己不会拿刀去砍老板,却跑来扰乱秩序,造成交通拥堵,耽误了大家的事情。在他们看来,百货大楼上的庆阳姑娘,或者恋爱失意了,或者被人欺负了,多半也是自己不懂得处理感情,甚至不自重,跑来以死相逼,是不值得同情的失败者。 
 

那些高调谴责围观者冷漠的人们,又有多少人同情过被囚禁至死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抗议过当局肆意抓捕和虐待人权律师,以及他们的孩子被骚扰被剥夺海外求学的权利?又有多少人对挺身而出的抗议者怀有怨恨加以嘲讽,希望他们被当局找麻烦,以此掩饰自己的犬儒?又有多少人认真去思考跳楼姑娘遭遇性侵的社会权力结构并并努力改变它?

有人会说,政治归政治,道德归道德。我要说,不能自由谈论政治的社会,也不能正常地讨论道德。当局恐怕也不会同意,否则怎么解释政治教科书上的"社会主义道德观"? 
关键字: 抗议
文章点击数: 17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