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30/2018              

严家伟:中国式腐败已病入膏肓的又一明证——从中国大陆惊现13岁的小“贪官” 说起

作者: 严家伟


13岁的小“贪官”(网络图片


 

当今中国大陆的贪官多如牛毛已是毌庸置疑的事实了。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国字号” 级的大员,下至“七品芝麻” 级都不夠格的村支书、村长中的大贪官都是“人才輩出”。 一个村官也能贪污受贿上亿,“国字号” 的,部长级的,其赃款用“天文数字” 都不便表达,鈔票只好以重量“吨” 计之,为了点清巨额賘款当场竟然烧坏点鈔机数台,如此等等,吉尼斯世界纪录也不知被刷新多少次了。然而这些毕竟都是成年人才干得出的“大事业”。而如今我天朝的孩子,也不肯让成年人“专美”于前,并以“英雄自古出少年” 的大无畏精神来与成年长輩“试比高” 了。

 

近日中国又传出一件轰动性的大新闻:安徽省怀远县火星村小学一名年仅13岁的“学生干部”(单这名称就极具“中国特色”,全球应无二家。不过因其还未成年,当局 出于“革命的人道关怀” 姑隐其名而称之为“小赐”), 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因官拜小学副班长又兼语文科代表,再加班主任老师授予了小賜“检查作业” 和“监督背书”兩大职权,于是这位13岁的干部小賜。竟利用手中职权,对同学进行敲诈逼迫,強行索贿。几年下来,到六年级最后“东窗事发” 时,其受贿总金额已达人民币兩万多元。如果小賜是个成年人,绝对可以算个贪官,按受贿罪论处不会冤枉!但因其只有13岁所以我只好在标题内的“贪官” 二字上打个引号。这种听起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怪事,却在当今的中囯实实在在地变成了现实。真应了网上“爱国五毛”的那句豪言:“厉害了,我的国”! 真的只有在这样“厉害” 的国度里,才会有如此厉害的事情发生!

 

其实说穿了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小賜索贿受贿的模式也并不復杂。简言之就是班主任老师给了它“检查作业” 和“监督背书”两项大权。于是他说你对课文“背” 得合格便合格,他检査班上其他学生的作业和学习进度,合不合格也由他说了算。既无别人监督,班主任老师也从不过问。这种绝对的权力终于造就了这位小“贪官”。但更为恶劣的是这个小賜若说你“不合格”, 非但你不能过关,还要受惩罚。其“惩罚” 的手段除了挨打竟然还有逼着人家喝尿,甚至吃屎!这种令人髮指的恶行,即便是在被中共大肆渲染的什么国民党的集中营渣滓洞、白公館,甚至希特勒的奥斯威辛集中营里也未闻有此种惩罚。现在竟然可以由一个小学生的“干部” 来施之于其他孩子身上。难道从小就要在孩子的身上培养比法西斯还更残忍的“品质” 不成?!

 

正是由于如此骇人听闻的惩罚,而且“执行权”就掌握在这个学生干部小賜一人之手,班上孩子为了逃过此种灾难,只好向这位学生干部行賄。但孩子的零用钱毕竟不多,而小賜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孩子们为了免遭惩罚只好向家里去偷。其中一个孩子一次竟从家中偷走800元之多。许多家长发现家中銭丢了,追査中孩子遭到毒打。但孩子们都一口咬定銭偷出去已花銷或弄丢了,却不敢说出真相。结果几年下来终于“成就”了这个极具“中国特色”的小“贪官”

 

现在真相大白。怀远县警方及教育局也介入调査。认定了大部份事实。但由于小賜不夠承担民事与刑事责任的年龄,只有转去其他学校,由其家庭退赔被勒索的钱。校长被撤职调离火星小学。班主任老师顾利珍被撤消教师资格调走。总之一切都是大事化小,低调处理。官媒体更是噤若寒蝉。要是这事发生在台湾或美国、日本,那么我们的“央视” 和环球日报不知要如何欣喜若狂,连篇累牍地大肆报导、评论。说不定蔡英文或安倍也要跟着挨顿臭骂,以证明资本主义的“腐朽”。 然而互联网时代,再加微信的进入万户千家。官方纵有“金盾” 之类的防火高牆,有众多的刪帖高手,纸也包不住火“家丑”终于外扬!

 

然而此事決不只是几个孩子遭到霸凌、侮辱、虐待,被勒索了几万元的问题。实质是中国人权与法治现狀的缩影。一个学校或班级就是一个微型版的社会,学生们在这里就是将来进入社会活动前的实习与预演。然而在这个火星小学里,什么法治、人权一片荒芜,完全缺失,从上到下怠惰,滥权,无法无天,实则就是当今中国官场现狀的翻版。本来监督课文背诵,审查学生作业与学习进度是老师必须应尽之责,份内之事。班主任老师却去交给一个学生干部全权“代理”, 而且从此以后便不闻不问,任其胡作非为,校长同样亦只知高高在上,当官享乐。结果学生被欺凌侮辱,被弄去喝尿吃屎也无人来管。这难道不正是当今中国政坛官场腐败,普通底层民众任人宰割的真实现狀之缩影吗?

 

谁也别跟我说这又是什么小概率的“个别事件”, 又是什么“十个指头中的一个指头” 等等。虽然像小賜这样放肆作悪的,在学生班干部中的百分比不会太高,但是被小賜霸凌侮辱的每个学生却都是百分之百的受了害,他们甚至多年后也走不出这受害的阴影。这与“概率” 毫无关係。而即便是“一个指头” 也是大事。众所周知被毛泽东捧为圣人的白求恩先生便是因“一个指头” 感染破伤风而丟了性命。能说“一个指头” 的事不是大事吗?而且像小賜这样恶霸式的学生干部在中国也并不稀奇。近日,安徽合肥一名幼儿园小班长用棍子多次抽打同学。监控显示,一位手持塑料棒的小朋友走到另一位小朋友的座位边,多次抽打小朋友的后背,而且这位小朋友总共打了十五、六个同学,持续大概四十分钟。据了解,当时老师全程都在教室内,而这名打人小朋友则是老师指派的小班长。此则消息近日已见于上海“东方卫视”等官媒体。

 

更应该指出的是在当今中国的各级学校里,这个“学生干部”制度正在变为崇拜权力,培养腐败的实验性温床。一个学生一旦当上了学生会主席,班长之类的干部便立马可傲视他人而高人一等。还可写入个人档案,成为“光荣的历史”。 可是学生干部毕竟名额有限,僧多粥少,而学生干部名为“选举产生” 实则是由校当局、班主任老师等操纵指定,与中共搞的伪选举大体相似。于是学生为了当上各种学生干部,便千方百计或请家长托人走“后门” 送物、送銭给班主任、校长;或自身出马用诸如取悦、讨好、吿密、送礼等各种手段去巴结校方和班主任等。结果当然在“周瑜打黄盖”的模式中,送礼,收礼之类的腐败便成为“潜规则”。甚至传出高校中有女生因此遭到性侵和玩弄。教育本应是一块圣洁的净土,而今却在当局“一党独裁,遍地贪腐”的“大气候” 中变成了实习贪腐、搞邪门歪道的“预科班”。 在这样的环境下培育出的“人才”,怎么能指望他们将来会能成为公正、廉洁、正直的人?十三岁的小“贪官”小賜只不过是个典型的标本而已!

 

更据知情者云,这个小賜既其貎不扬,又个头不高,既无智力超群之处,更无拔山举鼎之力。 且一人单槍匹马,就凭班主任老师顾利珍女士一句口头“圣谕”, 便成了该班的“二孩子王”( 中国坊间俗话戏称老师为“孩子王”) 之后便作恶多端,敲诈索賄,对方不满足其要求便肆意打骂同学,甚至逼人喝尿吃屎。此种恶行长达数年,竟无一人敢挺身而出进行反抗与揭露!其实最多只消有兩、三个人便足以将其制服,扭送去校长办公室理论。但个个却都逆来顺受。事后该县教育局官员也问学生:这么多年你们为何不揭露?孩子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足见中国人从孩子时代就已被培养成崇拜、畏惧权力的奴隶。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不但不可能具有公民意识。而只能成为俄国伟大作家安东. 契訶夫笔下那个被伯爵吓死的“小公务员”一样的人,这才是当今中国人最大的悲哀!

 

当局曽说“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它抓没抓笔者不知。但腐败已从娃娃“抓起” 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中国的孩子从小就被培养成了对权力崇拜,权欲薰心,利欲熏心的“金钱” 与“权力” 的双料顺从奴隶。如果不用民主、自由、法治、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零八宪章》的精神去彻底瓦解与改变这种落后野蛮的体制。那么中国式的、体制导至的腐败,肯定是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出现13岁的小“贪官” 这一奇葩案例,就是这种体制濒死的征兆!

 

2018622日完稿

 

关键字: 严家伟 贪官 腐败
文章点击数: 410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