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7/1/2018              

卢峰:中国经济面对的双重陷阱

作者: 卢峰

中国经济自贸易战阴霾密布后坏消息一浪接一浪,先是出入口数据比预期差劲,接着是内地股市快速转势下跌,上证指数从3200点不到两星期就跌至2800点左右的水平。最瞩目的是人民币不断转弱,兑美元从6.5水平来个八连跌后已跌近6.7这个近期低位,还有可能跌至7算水平。人民币不断下跌既反映资金可能外流,也会对倚赖出入口的中小企造成压力,因为这意味汇兑损失加大,出口收入下降,入口成本上升,原已资金紧绌的企业不易熬得过去。

 

美冀遏中国高新科技发展

 

正由于中国经济前景转坏,向来一面倒吹捧内地经济的分析员与投行也开始转口风,有的更指中国经济于两大陷阱夹击中,不易克服。所谓两大陷阱是指"Thucydides Trap"(中美争雄)及「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这些分析也许有点跟红顶白的意味,但不能算没有根据。

 

"Thucydides Trap"是个相当古老的政治比喻,原本是形容古希腊年代雅典与斯巴达两强的宿命性对决,后来被一再应用到其他历史争雄情景中如一次大战前德国冒起挑战英国霸权引发决战。近两年则有哈佛学者Graham Allison套在中美关系上,认为中国冒起挑战美国霸权可能引发两者激烈角力以至爆发冲突。

 

当前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对中国的种种贸易战措施虽然不是枪炮威吓,但遏制中国经济及科技发展,防止美国在经济及科技上的主导地位削弱是彰彰明什的考虑。当中对中兴通讯的惩罚措施(包括派驻美国人员监察是否有违规),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国科技产业的投资都明显是要阻碍、拖慢中国在高科技产业的进展,令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难以实现。

 

特朗普个人或许没有刻意视中国为战略对手,但科技优势正正是美国霸权的重要组成部份;而他身边重要幕僚包括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等明确意识到中国的威胁,力主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全力在高科技产业上设限。可以说,今次中美贸易战大加关税及要求中国减少对美出口虽然成为焦点,但真正战场其实在高科技,在于如何长期卡压中国的高新科技制造实力,美国政府包括特朗普以后的政府大有可能视之为长期政策,甚至进一步加强。

未来一段长时间中国跟美国虽然不致陷于有「硝烟」的交锋,但贸易、科技上的角力将长期困扰双方关系,说中国陷入某种程度的"Thucydides Trap"不能算错。

 

另一个陷阱是「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发展中国家经历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特别是GDP升破人均约三千美元后无以为继,出现种种停滞、经济及社会动荡,无法维持原本的快速增长。最典型的例子是南非及巴西这些金砖国家,她们都曾一再是经济之星,投资者的宠儿,好像有希望挤进发达国家具乐部。

 

可原来她们的快速经济增长只靠资金大量流入,某些矿产价格飞升,实质经济效率及生产力没有大升,官员贪污更蚕食了大部份经济增长,令国民难以分享成果。而投资者及基金很快发现她们回报欠佳及经济效率低下,从调入资金改为大幅走资,引发金融及经济危机,经济荣景登时变为衰退。

更糟的是,金融、经济危机很快激化政治矛盾,形成政治危机,反过来妨碍经济复苏。金砖国家很快变回烂铜,她们的经济则在这样的循环兜转,原地踏步。

 

经济换轨 GDP增速随时放慢

 

以经济体积看,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也比巴西、南非等高一截。但中国同样处于经济换轨的过程,过去粗放式倚赖大量基建投资,大量运用他人科技成果(省却研发费用)的模式已无以为继。此外,劳动人口增长已大幅降低,未来需要提升经济效率,科技实力及个人消费才能维持经济持续增长。可在人口快速老化,投资回报下跌,开拓市场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加上美国及其他国家开始收紧对中国的科技转移,限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转轨的过程困难重重,随时令GDP增速大幅放慢,走上跟巴西、南非类似的停滞陷阱并不奇怪。

中国经济显然正踏进双陷阱的困境,未来一段长时间坏消息肯定比好消息多。

关键字: 中共 经济 卢峰
文章点击数: 4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