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2/2018              

高新:习近平不准红二代再靠国资驻外企业化公为私

作者: 高新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美联社)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美联社)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吴小晖上诉的唯一目的就是向习近平当局发出抗议》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三年前吴小晖在哈佛演讲时说:我想到生命的意义,我们都有归零的那一天。一个人在地球里,地球在宇宙里是一颗灰尘,一个人在地球上也是一颗灰尘,我们的烦恼非常非常非常小,想开了什么都没有,最后归零,过程中一定要快乐。人哭着来到地球到我们撒手西归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过程,生命是一个过程,既然是一个反正要归零的过程,为什么不让自己快乐一点?

现如今,随着吴小晖的入狱和安邦集团的万亿资产被悉数充公,“最后归零”的结局吴小晖还是没能“想开”,先是在法庭上涕泪横流地表示认罪,被判处十八年有期徒刑之后却又提出无罪上诉的过程,肯定不是一个快乐的过程。

就在吴小晖提出无罪上诉的五月下旬,中共“太子党”圈内发生的另外一件大事是,当年参加高考两次落榜转而拿了一张“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函授教育学院”的“毕业证书”之后即霸占整个中国电力行业长达三十多年的李鹏女儿李小琳终于从中国的电力行业彻底退出。虽然是年方五七即提前退休,但外界仍然还是认为这是习近平对李小琳“关爱“,让她得以“平安降落”的结果。 

一篇题目为《习近平严惩吴晓晖却放过李小琳 红色基因是关键》的文章评论说:5月23日,时年57岁的“电力一姐”李小琳在大唐集团退休。李小琳系李鹏之女,曾任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被称为“电力一姐”。李小琳在中共红二代中是比较招人恨的那类,其明显的特征是炫富、贪腐和口无遮拦。2013年10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琳卷入外资进入中国保险业的交易。

2014年2月底,香港《亚洲周刊》刊发调查报道《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2015年2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揭露的材料显示:李小琳在汇丰银行有248万美元存款,并与5个其他银行账户链接。为什么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对她网开一面? 

习王之所以不拿下李小琳的原因主要是:第一,对重点的红二代采取宋朝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的方式收权。第二,李小琳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六四血案。李鹏是制造八九“六四”血案的主要祸首。如果清算李小琳,必然会带来清算李鹏和平反“六四”的舆论高潮,这将是习近平很难把控的局面。

该文章还说,邓小平是六四血案的第一祸首,为什么习近平要其外孙女婿吴晓晖将牢底坐穿?其原因在于:吴晓晖已于案发前与邓小平孙女邓卓芮离婚,应该不算邓家成员。即使算,吴晓晖也已属于红三代姻亲。况且,习近平在动手前已与邓家沟通过处理结果。吴晓晖又属于顶风作案,在中共多次打招呼的前提下,仍置若罔闻。吴晓晖的对外转移资产和非法集资已为中共带来了严重的金融和政治风险,侵犯了中共权贵集团的整体利益,不杀鸡儆猴,无以震慑其它红色家族。

关于李小琳和王歧山的关系,相信外界评论文章的依据都是笔者过去发表在自由亚洲的《李小琳的后台是“歧山大哥”?》一文。文中介绍说:外界评论多认为王岐山的老丈人姚依林是共党内的左派代表,六四时也和李鹏一样的主杀派代表,所以两人是政治上的盟友和朋党关系。

事实上,王歧山的老丈人姚依林与李鹏之间的亲密关系还远不止政治上的盟友这一层。李鹏当年被决定为国务院总理人选,大前提就是党内左派阵营里的姚依林“高风亮节”,不但自己对国务院总理的提名坚辞不受,而且在被安排为主持经济工作的常务副总理之后,“鞠躬尽瘁”地、“自觉自愿”地扮演起辅佐阿斗的“军师”角色,令李鹏感激涕零。

姚、李两人的工作关系和政治关系是如此的特殊,带动着两个家庭之间的关系也是亲密无间。与自己的哥哥相比,李小琳与姚家走动得更为频繁。在姚依林府上,李小琳与王歧山夫人姐妹相称,不是亲人但却胜似亲人。她在姚府上把王歧山称姐夫,在外面则称其为“歧山大哥”。

姚依林不幸患癌在北京医院的弥留之际,所有守候在身边的至爱亲朋中当属李鹏哭得最为凄惨,告别之后王歧山担心李鹏“哭坏了身体”,和李鹏的贴身警卫强行将他驾到隔壁加护病房里让医生给他灌氧气。接下来,李鹏又和夫人朱琳带着李小琳和他哥哥陪同王歧山等姚依林众子女,两个家族共同为姚依林守灵。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分析过:试想,只要李小琳向王歧山回忆一下当年自己是如何面对依林伯伯的遗体哭倒在歧山大哥的臂腕中,即使习近平动过清算李鹏家族的念头,应该也会被王歧山劝退。

但是,无论是习近平和王歧山,私下里肯定了也都会对李小琳行为上的异类和贪污腐败的丑闻头痛不已,所以虽然是投鼠忌器,但也不能完全得等闲视之,只能效法当年江泽民对付邓家子女的办法约束李小琳一下。

《李小琳的后台是“歧山大哥”?》一文的姐妹篇《习近平对付李小琳与江泽民当年对付邓家后代异曲同工》一文介绍了当年邓小平去世之后,笔者曾从香港一家刊物读到关于江泽民把邓小平三个女婿的生财之道一步步堵死的详细介绍文章,说的是邓小平九二年南巡讲话中要求“改革的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以后,此前一直在商界保持低调的邓家驸马爷吴建常同内弟邓质方一样不再甘於寂寞,将其麾下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黄金、白银及其他贵金属生意做到香港、台湾乃至美国等地。

一九九三年六月,香港、台湾等地的华文报纸曾先后以显著地位刊登“邓小平女婿与香港首富李嘉诚联手出击”的消息,称吴建常在香港与李嘉诚开始合作进行收购大陆国有企业的大手笔行动。

当时,就因为与李嘉诚联手收购大陆(有色金属系统)国有企业的大陆方面代表是邓小平的女婿,消息的题目就由“中资公司与香港公司联手”变成了邓小平女婿与香港大资本家联手;大陆国有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在香港的任何一项生意亦变成了邓林夫君吴建常在香港的生意。特别因为黄金生意是吴建常手下公司的主要业务之一,海外自然便有了邓小平小女婿“倒卖军火”、邓小平大女婿“倒卖黄金”一说。

在中共内部,至少对吴建常亲自赴港搞所谓联营公司的行为有如下两种解释。一种是:象邓小平子女这一级的高干子女与香港富商搞公司,他们本身的特殊政治地位就是商业信誉政治保证,而香港富商在考虑是否赶在九七年以前逃离时,正是在大陆的商业信誉和政治保证这两方面着摸不透或者说半信半疑。

另一种解释是:无论是中共现领导人还是中共元老,谁都明白腐败的起因和根源是怎么回事,谁都明白派任何一个人到西方、到香港的花花世界里经营共产党的商业都难免“化公为私”(程度不同而己)。所以元老们想的是,事已至此(改革开放已经无法鸣金收场),与其把这种最肥的差缺提供给某个或某几个无名鼠辈,还不如安排自己的子女。如此安排的结果是,对共产党政权的前途感觉良好时,元老子女出於对此政权的感情,自然会在“化公为私”问题上有所收敛;一旦认定共产党政权已成掉进河里的泥菩萨时,所谓“中资”化为“邓资”(还有“陈资”、“李资”等)只需举手之劳。
邓小平去世后的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前,北京政坛内部曾有邓小平女婿吴建常即将以正部级公司负责人名义进入中委的传言。十五大召开之后,不但这一传闻没有成为事实,而且吴建常还被迫离开了财大气粗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国务院机构改革,这个当年就是为吴建常而成立的公司要被打散重组。更详细的内容下篇文章里会继续介绍。这里所要说的是,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以机构改革或者机构重组、撤并的理由,把当时邓家女婿们的官商财路一条条堵死,日后的习近平如法炮制。当年吴建常以国资企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为依托,到香港开公司的两年之后,李小琳也到香港下海淌水。以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为依托,在香港成立了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

2015年2月,香港《亚洲周刊》资深记者纪硕鸣于爆出的李小琳“转战房地产海南圈地”、“拥有香港永久身份及个人离岸公司”等系列重磅消息。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揭露的材料显示:李小琳在汇丰银行有248万美元存款,并与5个其他银行账户链接……三个月后李小琳即被宣布调离中电国际……如此一来,这位“因工作需要”持有香港永久身份的“中南海贵妇”再也没有理由到香港上班了。

依笔者之见,习近平和当时的中纪委书记王歧山之所以只对李鹏的女儿李小琳采取了调离财权岗位,不以贪污和盗取国有资产论罪的处理办法,与如今把邓小平的长孙女婿吴小晖下狱重判相比,关键区别应该不是所谓的有还是没有“红色基因“,而是吴小晖的疯狂“捞过界”行为从根基上憾动了习近平政权的安危。更详细的分析内容,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关键字: 红二代
文章点击数: 49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