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2018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七一大游行,呼吁结束一党专政

作者: 施 英

香港民阵召集的香港各界七一大游行,星期日下午三点在维多利亚大草坪集结后,沿着预定路线行进,通过湾仔地区,由于那里是商业区,不时有不少民众加入,行进速度缓慢。

今年香港泛民主派的口号是“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 不过,游行民众也各有不同诉求,从政治、经济和社会民生都有,比如要求北京当局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遣孀刘霞,以及要求解决房屋问题。今天泛民主各党派都有派人参加游行,包括民主党、公民党、工党、香港众志和社会民主连线等。

警方事先在批准路线周边,拉起隔离标志,并且有大批警员把守,疏导滞留人员,包括长时间拍摄的媒体人员。按照警方通告,市民不得中途加入游行队伍,否则违法。

后来不断有民众从道路两旁加入。香港明报7月2日说,“民阵”称昨天有五万人参加游行。这样算来,途中插队的高达万人。

最为显眼的是,香港政府前政务司司长陈成方安,也中途加入游行行列。此前曾有报道,她可能像往年一样在香港中央图书馆一带加入游行。昨天游行先导过后,她果然现身,引来大批媒体记者,并且不时有民众过来和她打招呼,握手,拍照。陈方安生满足民众要求,尽展招牌微笑。

▲美国之音(VOA)7月1日报道:香港七一大游行

 
香港民主派人士7月1号举行年度游行

香港 —香港民阵召集的香港各界七一大游行,星期日下午三点在维多利亚大草坪集结后,沿着预定路线行进,通过湾仔地区,由于那里是商业区,不时有不少民众加入,行进速度缓慢。

警方事先在批准路线周边,拉起隔离标志,并且有大批警员把守,疏导滞留人员,包括长时间拍摄的媒体人员。按照警方通告,市民不得中途加入游行队伍,否则违法。

不过,游行队伍还是有行进中扩大的迹象。游行队伍行至香港中央图书馆附近,人们发现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出现在游行队伍中。她不时停下来,应人邀请拍照。

游行队伍中,有民主党主要领导人,他们的横幅要求释放刘晓波妻子刘霞。游行标语包括争取香港言论自由,反对港铁等项目的豆腐渣工程问题,释放刘霞,支持雨伞运动,保障退休待遇等。

中央图书馆附近,有挥舞中国大陆五星红旗的一批人,他们不时和游行队伍对骂,有挥舞红旗的一位人士,还竖起中指,向游行队伍表达愤怒情绪。游行队伍有人回呛。由于中间有警察隔离。双方只是近距离隔空对骂。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日报道:庆祝回归与示威同场举行 5万人游行较去年少

 
香港七一游行活动 2018年7月1日(路透社)

今天是香港回归21周年纪念日,建制派人士一改过往上午举办庆祝活动,下午让路予不满政府政策者上街游行的惯例,把庆祝活动延伸至下午,令主办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与警方互相斗法,幸而没有不愉快事件发生,但参与游行人数比去年少,大会称有五万人,警方指最高峰时少于一万人。

一如往年,官方庆祝回归的升旗仪式、酒会和建制派的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举办的龙狮巡游活动,先后在上午举行,而激进民主派的社会民主连线(社民连)约二十名成员亦如常在升旗礼时游行至会场附近抗议,沿途高叫「我要真普选、释放刘霞、实行全民退休保障」等口号,并带同一副写有「释放所有政治犯」的棺材道具游行。但这并不影响观赏庆祝活动人士的兴致,而欣赏巡游的市民和游客亦大赞气氛非常热闹。

不过,庆委会今年一改惯例,把庆祝活动延伸至下午,并且在「七一大游行」起点的维园举办展览,为免起冲突或者让示威者错误被视为庆祝者,主办游行的民阵数度要求更改起点不果后,变阵「欢迎」参加游行者沿途加入「插队」;警方则声言,中途加入属非法集会,并「放风」会阻止市民在人多地方「插队」,制造心理障碍。

结果,在游行开始时,只有数百人在维园起步,民阵更不打开巨型横额,过了该会原拟作起点的铜锣湾东角道之后,游「龙头」才打开写有「结束一党专政 拒捕香港沦陷」主题字眼的横幅,象征该处才是起步点;至于参与游行的民间团体和政党则在沿途约十处地方打游击般加入游行行列;警方方面,则在「插队」热点东角道加派人手,并开放行车线让车辆经过,令市民难以越过马路「插队」,坪而未有不愉快事件发生。

最终,游行队伍经两小时后抵达终点的政府总部,而「龙尾」则在近四小时抵达终点。

民阵召集人叶志衍表示,由于中途加入人士众多,较难估计参加人数,只能靠街站估计是五万人。有关人数较去年少一万,政治学者蔡子强分析,市民经历民望极低的前任特首梁振英,怨气略减,加上政府赶在七一之前推出纾缓楬价的房屋政策,令市民上街游行意欲降低。

至于与游行起步点举行的展览,只见外围负责表演的龙狮队伍很多,但入内观展的人并不多,会场内曾有约一千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日报道:香港游行呼吁结束一党专政 拒绝香港沦陷

香港人冒酷暑举行7.1大游行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据中央社今天发自香港的报道,今天大批港人参加七一游行,一齐要求「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游行队伍行进到位于金钟的特区政府总部。游行队伍在维园出发时,大批民众手持各种示威标语,随着大会人员组成的龙头向前走,队伍中有老有小。

今年香港泛民主派的口号是「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 不过,游行民众也各有不同诉求,从政治、经济和社会民生都有,比如要求北京当局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遣孀刘霞,以及要求解决房屋问题。今天泛民主各党派都有派人参加游行,包括民主党、公民党、工党、香港众志和社会民主连线等。

泛民主派的精神领袖、前香港政务司长陈方安生也参与游行,她沿途被支持者包围,要求合照,也有支持为她打气,要求她继续为香港发声。

陈方安生向记者说,希望香港政府尽快重启政改方案,全面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她并希望政府抑制“权力”,让市民「感到政府公平公正」。

陈方安生强调,集会和游行是市民的基本自由,游行并不是与政府对抗,只是表达不同诉求,希望政府多聆听不同声音。

▲德国之声(DW)7月1日报道:香港七一游行 反对一党专政

本周日是香港主权移交中国21周年纪念日。在北京当局日益加强对香港全面管控的背景下,今年的七一游行再有5万余人参加,主题是“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但与往年相比,示威人数明显降低。

组织方称,游行人数约为5万余人,警方则称仅9800余人,创历史新低。许多示威者以黄色雨伞作为标志物,表示继承2014年“占中”抗议时的精神。

(德国之声中文网) 游行的一名组织者对路透社表示,示威活动针对的并不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而是反对北京试图全面渗透香港、加强管控。

当天早晨的升旗仪式上,大约有20名试图靠近活动现场的示威者被警方拦阻。他们抬着一口棺材,象征民主已死,并高喊口号抗议中国的一党专政,并呼吁实现香港以及内地的真正普选,要求恢复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自由。特区政府在一份声明中则表示,呼喊“不尊重一国、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不符合香港整体利益,不利香港发展。

港府:不尊重一国口号不符港利益

在周日上午的香港回归纪念酒会上,特首林郑月娥则强调,香港的“一国两制”依然运转良好。这位一年前上任的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在周日的活动上说,过去一年中,特区政府坚持“一国”之本,而且对大是大非绝不含糊,不容忍触碰国家底线。她还说,特区政府在处理中央与特区的关系上“无畏无惧”,积极加强各界对《宪法》、《基本法》以及国家安全的认识。林郑月娥表示,香港应善用“一国两制”中“两制”的好处,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大湾区”发展,并通过对外事务提升国际地位。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这三位前特首以及一些来自内地的官员也出席了官方纪念活动。

根据香港《基本法》,这座前英国殖民地城市能够在主权回归中国后享有“一国两制”,维持既有政治制度以及生活方式“50年不变”。去年,习近平到访香港时,也高度赞扬“一国两制”。此外,《基本法》还笼统地将特区行政长官普选设定为目标。不过,北京方面在2014年提出的香港特首普选方案中,要求对候选人进行事先筛选,激起了大规模民众抗议。北京对香港政治、经济、社会的全方面渗透此后也越发引起了一些香港民众的反感。

批评人士质疑特首林郑月娥没有妥善地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捍卫香港的自治和自由,而北京方面则赞扬林郑月娥的治理工作。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周二(6月26日)在北京会晤林郑月娥时赞扬了她促进香港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工作。此次会晤的主要目的是听取林郑月娥关于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意见汇报。目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已经正式接手主管港澳事务。林郑月娥在会晤后对媒体表示,韩正管理港澳事务是好事,因为对方曾管理上海这个大城市,而上海在长三角城市群的定位及发展,对香港是好的参考。

今年下半年,“大湾区规划”的两项重大工程——港珠澳大桥以及广深港高铁就将竣工通车。支持者认为这将加速香港与整个大湾区的融合,从而获得新的发展空间,而反对者则担心融入大湾区的香港将进一步丧失自主性,“香港不再是香港”。

与1年前相比,林郑月娥的民意支持度出现了下滑。香港大学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目前,林郑月娥的支持度为54.3%,低于一年前的61.1%.

文山/乐然(美联社、路透社等)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7月1日报道:七一游行酷热天气下进行 五万人为拒绝香港沦陷起步

香港的七一游行连续第二年失去以维园足球场为起点,游行队伍按警方不反对通知书的要求,准时由维园草坪出发,很多游行人士在中途加入,但没有出现太大混乱。大会指有5万人参加游行,警方指高峰时有9800人。(刘少风 报道)

今年的七一游行,由民阵成员带头,下午在维园中央草坪出发,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主题是「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民阵指过去一年大陆落实所谓「全面管治权」,在建制派垄断议会下插手香港事务,令香港无论政治、民生,全面沦陷,市民要走出来反抗。

下午3时,维园草坪当时只站满一个角落,游行队伍准时起步,最初口号和横额针对警方游行安排。民阵早前预告要以「最低限度」满足不反对通知书要求,政党于中央图书馆对出加入游行队伍。到铜锣湾高士威道,真正的大横额先出现,警方于祟光百货对出围起重重人墙,以防市民插队,很多市民就在对面渣甸坊中途加入,警方未有阻止,亦有市民选择在波斯富街加入。

民阵召集人叶志衍在轩尼诗道西行线才加入队伍,宣布游行正式开始,表示不满警方将游行起点安排在维园草坪。

叶志衍说:我,民阵召集人叶志衍将会在这里中途加入,警方不论在这里拘捕我,或者上门拘捕我也可以,我不怕,所以希望香港的市民能够在这一刻,这个位置与我们中途加入,七一大游行正式开始,谢谢大家。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

今年游行人数比去年的6万少,民阵召集人叶志衍表示,满意参与游行的人数,又指由于有市民中途加入游行,所以难以准确估算人数。

七一游行参加者各有诉求,其中展先生希望透过行动表达对民生问题的诉求,认为政府公布的最新房屋政策无助解决问题。

展先生说:安居乐业没有(做到),虽然我(的情况)算可以,但都看到很多房屋问题,青少年就业问题,很多民生、退休金、长者,很多问题。

项小姐批评特首林郑月娥未能为香港人发声,并要求落实真普选。

项小姐说:我们(香港人)几十年都是这样交税支持政府,但你(政府)不听我们的声音,所以要出来游行,要结束一党专政,要争取真普选。

苏先生表示,不满近期港铁沙中线工程及立法会通过一地两检法案,认为政府有责任进行监察,他亦带同小朋友游行,希望教育下一代认识香港。

苏先生说:因为政府做得不好,很多事都没有因应市民需求去做,也很多方面,例如至少捍卫一国两制、一地两检的问题。公民教育,其实要让小朋友知道其实香港发生甚么事,虽然小朋友年纪小,但至少让他有个认知,出来游行是为了甚么,慢慢灌输给他。

就读树仁大学社工系的梁同学指,香港的民主运动处于低潮,认为香港市民有责任出来发声。

梁同学说:最主要是现在民主运动正处于低潮,我们希望藉著我们的声音,加上 我们这群学生亦是有些诉求很想表达,例如对于香港受到中央或者政府的政治审查,我们不想看到这些情况继续发生,所以我们走上街头。

游行队伍沿轩尼诗道、金钟道,龙头下午约5时去到政府总部东翼广场集会。

政府发言人回应七一游行,说今届政府自上任以来,一直以关心、聆听和行动的诚挚态度,制定并逐步落实回应市民诉求的措施,为社会和经济注入多元动力,为市民,特别是青年人创造机会。发言人又指,任何不尊重「一国」、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都不符香港整体利益,不利香港发展。

▲美国之音(VOA)7月2日报道:香港万人无视当局规定 沿途陆续加入七一游行

香港 —2018年香港七一大游行中,万余民众无视警方不得沿途“插队”的规定,加入游行的行列。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以及“民阵”领导人等身体力行,成为游行一大看点。警方目前反应很克制。

香港警方规定,今年七一大游行的起点是维多利亚公园大草坪,整队出发后中途不得有人插队,否则属违法。为此,警方在游行路线两旁,拉起警戒线,重点地段架设金属围栏,并有大批警员把守。

7月日下午三点游行队伍从维园出发时,规模似乎只有数百人。不过,后来不断有民众从道路两旁加入。香港明报7月2日说,“民阵”称昨天有五万人参加游行。这样算来,途中插队的高达万人。

最为显眼的是,香港政府前政务司司长陈成方安,也中途加入游行行列。此前曾有报道,她可能像往年一样在香港中央图书馆一带加入游行。昨天游行先导过后,她果然现身,引来大批媒体记者,并且不时有民众过来和她打招呼,握手,拍照。陈方安生满足民众要求,尽展招牌微笑。

陈方安生现场对媒体说,政府有权,使用时要抑制。她对林郑月娥一年来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表现很失望,并说,不要对不同意见,赶尽杀绝。

警方昨天在游行召集者“民阵”最初所要求的游行起点,也就是铜锣湾崇光百货附近一带架起铁马围栏。不过,“民阵”召集人叶志衍等还是在那里加入了游行,并表示不惧怕警方拘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中途插队者遭警方拘押的报道。

昨天,亲北京的抗议队伍规模不到20人,他们在前后均有警方保护的围栏内,挥舞大陆五星红旗,透过扩音器呼喊“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期间个别亲北京人士不断向七一大游行队伍竖起中指。

香港政府星期六七一游行做出回应,称“任何不尊重‘一中’,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皆不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不利香港的发展”。另外,香港警方说,今年七一大游行的人数,最多时为9,800人,而港大的一个统计数字是14,170人。

▲美国之音(VOA)7月2日报道:港民主党批政府抹黑港人七一大游行诉求

华盛顿 —香港最大的民主派政党民主党星期一发表声明,批评特区政府意图抹黑有数万港人参加的七一大游行,没有正视港人的诉求。

数万港人星期天走上街头参与民阵发起的“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沉沦”七一游行。港府当天下午发声明批评,指任何不尊重“一国”、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都不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不利香港的发展。

政府发言人还表示,在“一国两制”安排下,香港须坚守“一国”之本,正确理解由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宪制秩序,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也应用好“两制”之利,发挥香港的独有优势,拓展经济,改善民生。

对此,民主党主席胡志伟7月2日发表声明表示,相对往年声明,特区政府去年仍表示明白市民对民主的诉求,而今年却意图抹黑游行人士,显示欠缺自省能力,漠视民意。

胡志伟在声明中表示,民主党认为香港与中国都应迈向民主,“结束一党专政”是国家实现真正“人民当家作主”所必须的宪政体制改革,也是中国人民和香港人的共同愿望,因此该口号并非无视宪制秩序,也是港人的言论自由。

胡志伟还说,游行人士提出对房屋问题、乡村规划等许多民生议题的诉求,港府简化抹黑为“哗众夸张、不实误导”,是推卸责任,不尊重游行市民,有负港人期望。

胡志伟呼吁特首林郑月娥在强力维护“一国”时,应以同样力度鼓起勇气守护“两制”,并根据基本法第45条规定,尽快重启政改,让香港落实没有任何不合理筛选的普选。

▲纽约时报7月2日报道:香港七一大游行,呼吁中国结束一党专政

香港——周日是香港从英国回归中国的21周年纪念日,数千名香港居民在这天走上街头,公开表达他们对香港政府的不满、以及对中国共产党在香港不断增长的影响力的担忧。

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1997年回归中国时,香港得到了政治和经济制度50年不变的承诺,包括维持中国政府不让大陆公民享有的公民自由。但许多港人认为,香港的自由和相对自治权正在受到侵蚀。

组织者说,今年约有5万人参加了抗议活动,这是自2003年首次举行以来参加人数最少的游行之一。截至周日晚,警方尚未公布他们估计的数字,但香港执法部门的数字通常远低于亲民主团体提供的数字。

有些数据称去年大约有6万人参加了抗议活动。去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来参加了庆祝活动,但他在游行开始前几小时就离开了香港。

香港居民每年都在回归纪念日举行游行,宣扬民主价值观,呼吁人们关注某些具体问题。今年由民间人权阵线(Civil Human Rights Front)组织的游行首次明确呼吁中国结束一党专政。

今年,示威者抗议了地方政府允许中国大陆警察在计划于今年投入使用的一个新火车站的部分区域开展工作。他们还抗议中国软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刘霞的行动自2010年起一直受到限制。

与朋友及他们的孩子一起参加游行的香港居民何小宝(Ho Siubo,音)对香港的教育制度尤其感到失望。年轻一代“受的教育应该是关于社会的”,他说。“无论站在哪边,他们都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何小宝说,英国的统治“是香港的最好时期”,他还说,“公正已不复存在。自由也已改变。”

其他游行者表达了类似的不满。

“政府给我们市民留下的感受可以用一个词形容:无助,”凯萨琳。赖(Catherine Lai)说,她差不多每年都参加游行。“我们的自由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

当被问及她想让政府做些什么时,她说,“我们应该有普选权,行不行得通试过几次再讲。”

抗议活动的组织者说,他们再次被禁止使用维多利亚公园的一部分作为游行的集结地,维多利亚公园是少数离香港商业区不远的公共空间之一。取代抗议活动的是香港政府批准的、由非营利机构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在那里举办一个舞龙展。

有人认为政府批准他们的活动是为了防止在那里举行年度抗议回归游行,这家慈善机构对此予以驳斥。“为什么你们这些人的活动被认为是允许游行,而我们的活动则被认为是霸占地盘呢?”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会长郑耀棠在社交媒体上说。

组织者鼓励参加游行的人沿途加入进来,而不是在维多利亚公园聚集,但警方表示,那样做可能会违反香港关于非法集会的规定。

“在过去的几年,人们可以随时加入进来或离开,”组织者萨米。叶(Sammy Ip)在上周说。“如果那算违法,他们可以先把我抓起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访问香港时曾警告说,任何挑战中国主权的行为都跨越了“红线”。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7月2日报道:港府罕有强硬回应七一游行 分析指全面配合北京政治红线

香港七一游行,特区政府罕有以强硬态度回应,指任何不尊重一国、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皆不符合香港整体利益、不利香港发展。主办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估计,政府是针对今年游行以「结束一党专政」为主题,反映北京对香港的政治红线收紧;时事评论员就分析,政府的回应充份反映林郑月娥,全面配合北京收紧香港的政治红线。(林国立 报道)

今年的七一游行,以「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为主题,特区政府在游行后以罕有的强硬措辞回应,强调任何不尊重一国、无视宪制秩序、哗众夸张、不实误导的口号,皆不符合香港整体利益、不利香港发展,但没有指明是针对甚么口号。

过去政府对七一游行,一般以温和方式回应,多数是重申特区政府愿意回应市民诉求,甚少会批评游行口号。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向本台表示,主张结束一党专政是香港言论自由的范围,但他认为这些口号难免会触怒中央,对香港一国两制无好处。

汤家骅说:我觉得这些口号,无助于令一国两制成功,因为一国两制我们要尊重一国,然后才能做到两制,如果对一国有强烈的反对意见,很可能令两制的尊重亦同时被削弱,但在香港就是有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如果有人坚持要用这些口号,去发泄他们口中的情绪,这亦没办法阻止。

主办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叶志衍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政府以至建制派近日接连就结束一党专政的主张借题发挥,更反映他们选择这个主题是正确的做法。

叶志衍说:结束一党专政不是甚么新的口号,之前都有叫过,但之前政府没有试过这么高调回应,批评七一游行,当然这我想今年是很清晰地,它在配合中央的一些指令,正正是这样才要用这个主题,特别是现在要警醒香港市民,开始做准备功夫,我们可能连这些都不让说。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表示,不会去猜测政府的意图,但他们不会因为这些威吓就回避。

杨岳桥说:我不会跳入慢慢和政府玩文字游戏,去猜谜语,要是有胆的就说清楚一点,否则在意有所指,我自己再去对号入座是没有必要,我只知道一国两制下,在香港这边,我们的言论空间是很广阔的,有很多口号我们叫了很多年,不会因为有人说不能讲,就自动禁声。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分析,过去一国两制实施早期,北京对香港的管制较宽松,结束一党专政这类主张获容忍,但随著习近平对一国两制愈来愈无耐性,北京将香港的政治红线愈收愈紧,而林郑月娥政府亦全面配合,对结束一党专政口号发炮是其中一个体现。

刘锐绍说:习近平上台后,他对一国两制过去一段相对宽松的情况,愈来愈担心,愈来愈无信心,采取很多高压的方法,体现习近平说的,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权,现在对叫这些口号,觉得很难听,所以要由特区政府去解读北京的说法,就是这些口号是不尊重一国,违反了一国的大前提。
 
他又表示,今年政府的做法早有端倪,政府去年回应七一游行时,历来首次申明中国宪法地位,在新闻稿开首便指全国人大根据宪法制定基本法,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配合中央一国高于两制的政治意识。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香港七一大游行
文章点击数: 130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