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4/2018              

高新:李小琳的“清白干净”和薄熙来的“良好家风”

作者: 高新

左起:李小琳,薄熙来。(AFP)
左起:李小琳,薄熙来。(AFP)

笔者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不准红二代再靠国资驻外企业化公为私》在文学城等海外华文媒体上转载之后,一位网友跟帖说:习近平以小学文化程度,而且当时还忙着在福建省当省长,是怎么得到北京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的最高领导人造假搞腐败,是个什么情况?

另一位网友“基多山人” 提醒说:至今还在质疑中国领导‘文凭造假’的网友太孤陋寡闻了:约在1979年左右,在邓小平时代,中国政府有专门文件下达,核心内容是:自今往后,提干的第一条件是有大专以上文凭。当时曾经被工厂领导送去半工半读的人很着急(从64年到66年),后来和学校商量,开一个什么班,再补学半年左右,给一张‘毕业文凭’,我因为申请出国去加拿大,就不去‘补文凭’了。这是千真万确的发生在上海的事。如果用国外的标准那就没有意义了。从那时候起,中国人都明白想行政升职都要有‘文凭’。红二代们被保送很正常,百忙中去‘进修镀金’,到毕业时拿的文凭绝对是真的,但含金量只有自己知道了。至于后来大街小巷卖假文凭,那是小老百姓在凑热闹。时下中国政治走回‘个人崇拜’的错误路线,习近平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老百姓都在讥笑他的‘方向性反腐’,被一邦宦官包围着,自我感觉良好-正是历史最危险的拐点!现在浇一点墨水是没有用的-悬了,我的国!

其实笔者之所以在上篇文章中特别强调了一下李小琳的“电大”学历,是因为这位共和国前宰相的“相门之女”直到自己被迫彻底告别她已经称霸三十年的中国电力行业的“告别演说”中,还念念不忘在自己的学历问题上混淆视听。

今年五月二十三日,在中共国资委企业干部管理一局派员到场宣布免去李小琳大唐集团副总经理职务之后,李小琳被允许发表十分钟时间的“告别演说”。李小琳说:时间过得很快,到今年,已经是我参加工作的第35个年头。35年(10年公务员生涯、25年国有企业生涯),见证并亲历了我国电力工业的建设与发展,以毕生之所学所长、毕生之心血情感都投入到这个行业上……读大学我选择了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李小琳在此之前的官方简历中,一向是避提自己的“大学”学历的,因为实在拿不出手。笔者数年前即已经在《李鹏女儿李小琳如此厌恶自己的“五大娘”学历》一文中介绍过:无人不知自诩为“红色公主”的李小琳十分另类----无论是衣着发型还是行为处事,而她的官方简历也同样另类。其学历栏直接是“1988年获清华大学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工学硕士学位,后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任访问学者。” 有无大学本科学历?保密!

当时的一篇题目为《“呸”“呸”声中的“电力一姐”李小琳以及李鹏家族》的文章中说:中国前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女士知名度甚高,因她长期执掌中国电力工业的“巨无霸”央企的大权,久坐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公司等董事长的宝座,故被称为中国的“电力一姐”,是中国最为显赫的“官二代”之一,其地位之高,权势之大,掌握的财富之雄厚,只有薄熙来等几个少数“高干子弟”可以与她相媲美。她奢华、高调、张扬,她自我吹嘘说:“我的成长是自己一步一步努力的成果”,还说“个人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有些媒体也为她吹捧,吹她是“将女企业家的美丽和智慧完美融于一身”的典范。

然而,李小琳既然这样优秀,在对她的生平的各种介绍中,其学历却只是从“1988年获清华大学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工学硕士学位”开始,对于此前学历闭口不谈……

李小琳生于1961年,1979年高中毕业高考落榜,随进入北京市供电局团委工作。按理说,李小琳既然是有那么大本事的才女,在高考中应当“脱颖而出”才是。何况,以李小琳那样的出身于“根红苗正”的“革干”(革命干部)子女,不同于“地、富、反、坏、右”的“黑五类”子女,是没有任何可以限制她的条件。但是,“才女”没有考上“大学本科”,与千千万万的通过高考而进入大学本科的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相比,李小琳一下子就——按照现在的时髦名词说—— “输在了起跑线上”!于是才女李小琳只能屈就,以北京市供电局在职职工身份报名上了北京广播电视大学。

被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录取”后一年后,李小琳转而又成了华北电力大学(当时的名字是华北电力学院)职工大专的学员。这就是她所说的“读大学我选择了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准确得说,她当时“读”的不是大学,而是大专。此其一。其二,她的这个“大专”前面还有一个限制词,即所谓的“职工大专”。而这个“职工大专”,顾名思义,就是当年一些行业大学为本行业职工接受“在职培训“所设,”毕业“后当然也会有一张”毕业证“,但因为只是两年制的所谓”不脱产学习“,入校更无需经过高考(正规大专也是要通过高考进入的),所以这个华北电力学院,也就是如今的华北电力大学在宣传自己的网页上列出的”知名校友“,第一个就是她李小琳的哥哥,1978年经过高考进入该大学发电厂及电力系统专业经过四年在校学习获得工学学士的李小鹏。至于李小琳,正像她本人把”职工大专“几个字说不出口一样,人家华北电力大学同样也是把这样一个学历的”校友“拿不出手,所以干脆回避。
李小琳的父亲李鹏1979年至1983年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兼华北电业管理局党组书记,所以有位网友在当年的“中华论坛网”议论此事时,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估计她连职工大专都是靠她爹才上的”,竟然一下子得了1903个“顶”!

李小琳在她的“告别演说“中还吹嘘说:我出身在一个红色的革命家庭,我的父亲母亲都有着十分坚定的理想信念,对我们兄弟姐妹要求也很严格。耳濡目染,从小立志为公……良好的家风家教让我养成了自律自省的生活习惯……。

1993年,我受命创业,在内地香港两地奔波筹建中电国际。2003年之后接掌企业,领导中电国际、中国电力、中电新能源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将自己的所学所思运用于企业管理实践。到我2015年离开的时候,企业资产过千亿、盈利良好、财务稳健,经过种种严格的审计,企业、个人清白干净,在业界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行业声誉……

如上引述的都是李小琳的原话,其中最不令笔者感觉奇怪的就是“个人清白干净“六个字。因为薄熙来入狱前在重庆纪念中共九十寿辰的讲话中曾“无比坚定地”表示:“廉洁是党员干部的底线。守不住底线,就要一票否决”。

因为李小琳直到被逼退的今年五月,最高职务也不过相当于正司局级,所以他的“个人清白 干净”的倾听者不过是百来名大唐干部会议的与会者。而当年薄熙来被胡锦涛下令“隔离审查”的头一天,可是在人大会堂,通过广播、电视、报纸和网络媒体向全中国以至全世界高调宣布:“也有不少人给重庆泼脏水,包括给我本人,给家庭泼脏水,甚至说到我儿子在外面学习怎么开红色法拉利,一派胡言,我感到非常气愤。我和我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我夫人本来是司法部很早以前认可的律师,在大连期间办律师所就搞得很成功。......就是担心会不会有人给我们造谣说我们通过律师所挣点钱,就把她的几个分所一遭全关掉了。那是20年前的事。现在(她)几乎(就是)在家里边给我做一些家务。对她做出的这种牺牲,我很感动的。有人说我的儿子上名校,牛津、哈佛,那些学费哪来的?全额奖学金,我得说清楚。”

当时的中国大陆境内媒体特别报道说,当时的场景是,答记者问的时间到了,薄熙来主动提出延长15分钟。尽管没有记者问及,薄熙来还是主动说了如上一席话。

而李小琳一再“不失时机”地标榜自己的“良好的家风”和“个人清白干净”还令笔者想起了当年已经成为习近平阶下之囚的薄熙被被押上了审判台时仍然“动情地”向法官表示:“我现在穿的夹克,我柜子里放的西服,还是大连新金县(音)乡镇企业生产的,我本人对穿戴没什么兴趣,我现在穿的棉毛裤,还是我母亲60年代给我买回的。”

在法庭上辩解他们薄家不会接受商人贿赂时薄熙来还愤怒地当庭咆哮:“这不是我们薄家的家风。我希望检察人员也不要侮辱我们的家风。”

笔者的上篇文章在文学城网站上转载后,一位“过路人”跟帖说:“李小淋没抓起来之前,反腐就是个笑话。”

一位“问题哥”曾在文学城讨论“习近平为何放过李小琳,而不放过吴小晖”的文章后跟帖道:“凤凰可攀亲,暂做人上人。囚中梦方醒,可怜无基因“。貌似有理,但对照一下,如今习近平最依重的王歧山说起来和吴小晖一样属于”女婿党“或者说”驸马帮“,而已经先于李小琳下狱的薄熙来不但是正宗红二代,更是习近平当年随父被逐出中南海之前的”发小“薄熙宁的亲哥哥,哥儿几个曾经共享”绕床弄青梅,众小无嫌猜“的中南海少年时光。

所以呀,如今政协委员、国企副总两个职务在两个月内陆续被剥夺的李小琳,眼看着已经和几年前的薄熙来一样忍不住地一犯再犯“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低智商错误,这是否预示着他日后会成为薄熙来夫人薄谷开来的狱友,还真不好说! 
关键字: 李小琳
文章点击数: 138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