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5/2018              

709律师大抓捕近三周年 家属拟探望遭包围险抢手机

 

201875日,709家属(左起)李文足、刘二敏及王峭岭到河南省二监狱声援江天勇。(709家属提供)

 

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下周一(9日)踏入三周年,其中唯一王全璋至今仍没消息,而余文生案件进展亦未明。三名律师家属近日发起行动,到多个看守所及监狱声援709受害人。她们在囚禁律师江天勇的监狱外被多名警察包围,几乎被抢手机。(黄乐涛 报道)

 

发起「709三周年感恩行」的家属李文足、王峭岭及刘二敏,周四(5日)到河南省第二监狱,打算探望正在服刑的律师江天勇,以及为他存钱,但被近十名警察控制。

 

本台记者周四下午多次致电她们,但只有王峭岭接听电话,她表示因怕被当局监控,所以她们三人暂时不便在电话详谈,她只向本台记者简单交代被打压的情况。

 

王峭岭说︰我想他(监狱人员)可能看我们不像一般的那些人,然后那个国保他们肯定知道我们到新乡(市)了,然后又跟监狱方这些警又说了,他可能说我们是怎么样的人,他们监狱很紧张,就把他们的警察就叫来,当时是这个人(在我们附近),我们觉得很可疑,他一直在拍我们,拍我们二敏姐就说拿手机在拍他,他就过来抢,那没有抢走,他抓到了二敏姐的胳膊。

 

她表示,在被多名警察包围下都没有办法,之后便离开。至于下一步她们会探望哪一位709事件受害人,她没有透露,然后立即挂线。

 

对于王峭岭三人被当局控制,本台致电河南省第二监狱及附近的新乡建设路派出所希望了解情况,但是电话打不通。

 

李文足、王峭岭及刘二敏早前发起声援709受害人的行动,除了周四(5日)早上刑监狱查问江天勇的情况外,她们早前到看守所外,声援曾代理709案的律师李昱函及余文生。余文生现已被当局关押半年,但情况仍然未明,家属多次向当局查询,但都没有结果。而关押余文生的徐州市看守所,早前指他解聘律师,但不愿向家属透露情况。

 

余文生妻子许艳表示,近日到过徐州市看守所及检察院了解,当局指徐州市公安局因为要处理该案件有关辖区转移的问题,而要将案件延期处理,但没进一步透露情况,她批评当局只是在推诿。她指,自从三个月前跟丈夫视像通话数分钟后,至今再没有见他。

 

许艳说︰(与余文生)没有会面也没有联系,我一直问余文生案件的办案人员是谁,就没有人承认与接待,它(当局)给那个逮捕通知书上的公章,只有徐州市公安局的章,那我去徐州市公安局,包括辩护律师去(了解),他们就推到说你找具体的办案人员,可是又找不到辨案人员和哪个联系方式。

 

本台致电徐州市公安局查询,但电话却无人接听。

 

余文生曾代理多宗维权案件,且多次批评中国当局打压律师以及维权人士。继去年10月在网上发表公开信,要求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后,他又于今年初,在网上发表公开信,提出修改宪法的公民建议,包括取消中央军委,将职权并入国防部等。余文生曾代理709王全璋的案件,又在2014年,因为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而被关押。

 

709案三周年 家属发起感恩行

 

709案即将三周年,被捕律师的家属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等人,近日开始感恩之行,先后给曾为他们亲人进行法律代理,结果自己也失去了自由的法律工作者李昱涵、余文生、江天勇等人存钱存物,表达对他们的感谢。

 

75日上午,李文足、王峭岭及刘二敏来到河南省第二监狱,想为江天勇存钱并探望他,不过未能成功,期间,刘二敏的手机还差点被抢走。

 

刘二敏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讲述了经过:“说一定要直系亲属会见,我们不可以。后来我们就看他们贴的规定,我们要记下来,他们不让我们记,后来有国保打电话(叫)过来人,架势好像我们要在那儿反抗的话就把我们带走,来了很多国保。他们拍照,后来我给他拍照,他抢我手机。”

 

据了解,当时现场来了至少十几名警察、国保以及便衣,把李文足等三人团团围住,声称说是要帮她们解决问题。

 

今天是709家属们感恩之行的第四站,一天前,她们去徐州市看守所为被关押的余文生存钱时,也被告知仅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近亲属才能存钱。

 

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律师是709案中目前唯一一名被关押近三年却毫无音讯的人士。她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709案马上就要三周年,一想到这个日子就忍不住伤感,在过去三年里,很多律师帮助了她们,但却频频遭到打压,其中不少人自己也失去自由,所以她决定在三周年到来之际,进行一趟感恩之行:

 

709还没结束,马上就是三周年,王全璋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其实律师一直被各种各样的手段打压,现在的形势都是让大家很难过的,今年这么多律师被吊照,尤其我们想到曾经帮助过我们的这些律师现在也有很多失去自由,关在监狱里面。就在这个三周年之际,想我们能不能去给他们送点钱,表达一点我们的心意。”

 

李文足说,她曾被警察半夜审讯、威胁,当时得知外界有朋友在关注她的时候感到十分安慰,因此,她们也希望通过存钱存物的方式让系狱的律师知道还有不少朋友在关心他们,不过目前只有为李昱涵律师送去的钱、物被看守所接受。

 

 

谢阳:709案是中国司法史的屈辱标志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本台记者王允邀请到谢阳,请他谈谈近况。

 

谢阳介绍说,虽然法律上他是自由身,但仍然受到一些限制。他想到美国看望妻子和女儿,但受到中国政府的边控;警方对他的出国申请回复说,不让他出国,是因为怕他威胁国家安全。

 

谢阳说,他出国只是想探望妻子儿女,然后还会回国,因为他热爱自己的国家。

 

谢阳的律师执照通过努力抗争,得以保留,而且已经通过年检。谢阳依然想在国内执业,但他感觉会受到一些限制。

 

为了保住谢阳的律师执照,目前在美国的谢阳的妻子陈桂秋曾发表公开信,警告湖南地方政府,如果谁想吊销谢阳的律师执照,它可能就是杨佳第二,以命相抵。谢阳认为,妻子表现出的刚烈性格是他自己被捕以后不得已而为之,是为了这个家庭。

 

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目前还有两位709律师没有出狱,一位是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他被判刑七年;另一位是王全璋,他被捕三年至今没有消息。谢阳认为,政府宣传的法治政府是一个笑话,王全璋的遭遇将会成为中国司法史上一个屈辱性的标志。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文章点击数: 19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