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7/5/2018              

练乙铮:中美冷战,香港怎办?

作者: 练乙铮

 

(中美贸易战开打了,大家都想知道「下一步」是什么,最后鹿死谁手,怎样收场这是连专家也不一定说得准的问题。毕竟,这样大规模的贸易战自二战结束以来就不曾发生过要好好明白这场经济博弈,恐怕要从国际政治入手近日在外交关系圈子里讨论得很热烈的另一话题 - 。冷战是否重临,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本文主要谈「二次冷战」诸问题;关于贸易战本身,留待下一次讨论)。

 

 

 

今年119日,美国国防部发表了“2018年国防策略”(下称“策略”)的节本,开头第二段列出威胁美国国安的五个对手,依次是中,俄,北韩,伊朗及以ISIS为首的诸恐怖组织。跟着,它先中后俄把这两国归在一组,统称为「修正主义国家」,意指两国一面积极利用西方国家自由开放所提供的好处,一面透过军事投资和扩张企图推翻现存的国际秩序。报告并指出,中俄这两个修正主义国家已经取代恐怖主义组织,成为了对美国乃至对当今世界秩序的头号威胁。

 

这是美国近20年来全球策略思维的一个根本性转变。

 

特朗普不似人君,当总统有严重利益冲突,推政策粗枝大叶,经常互相矛盾,但整体而言讲得通。他的内政有两个面向。一是经济固本培元,大幅减税活化本国企业,吸引世界各国包括美国公司存于海外的资本二是国土安全提升,首重巩固美墨边界,阻止非法移民和危险分子涌入;合法移民则弃亲属优先和抽奖优先,取技能优先。

 

大国崛起刻意挑战现行秩序

 

外交方面,也有两个面向。一是向美国传统盟友表明两个要求,要自己负担军费,不能无休止依赖美国保护伞(这个要求,他的前任已经提出过,但欧日各国不当一回事,这回却知道是玩真的);要贸易平等,关税差异须取消,对美国入超不能过大为解决这个问题,美国便是跟盟友打贸易战也在所不惜二是对付传统敌人有新策略,先谋求解决朝鲜问题,并一定程度降低美俄矛盾,然后从东北亚,中东及反恐问题抽身,集中力量对付中国。近月突然升温的中美贸易战,便是特朗普对付中国的前哨战。

 

前述“策略”便是在此背景下出台的。乍看,好像是美国采取攻势,其实不然。中国自08京奥之后就放弃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取态,强调大国崛起,认为自己经济发达,军力提高,高科技追平甚或在一些方面领先世界,于是高调行事,刻意要与美国所建立的亚洲秩序一拼高下。如此,当下亚洲的紧张局面,实乃中美共业,鸡与蛋互生的结果。

 

一个有趣问题是,这是否意味着世局因中美对抗而进入「二次冷战」?

 

西方保守派多认为世界已进入这样的「二次冷战」局面持否定态度的,主要是西方的开明派,左派和中国;「冷战思维」几个字成了他们对保守派的攻击主题。孰是孰非?

 

二战了结,欧洲和东方诸国元气大伤,剩下真正有实力的大国就是于大战中后期才参战的美苏两国。其时苏俄君临东欧,西欧则奄奄一息,史达林于是矢意输出共产革命。于是,美国总统杜鲁门于1947年提出所谓的杜鲁门主义,给所有可能被苏俄颠覆的国家予经济和军事援助。那便是一般认为的冷战起点。美国此举相当有效,起码在欧洲范围内堵住了苏俄的扩张意图。1989年东欧变天,1991年苏联经济衰竭,苏共回天乏力,终于解体。冷战结束。

 

回顾冷战全过程,不难察觉其若干特征,可与当今世局一一比较:

 

一,冷战是两种历史传统加两个相反的当代意识形态之间你死我活的全面冲突。有人曾经开玩笑,说那时两大阵营里唯一的共同价值就是古典芭蕾,所以苏联国宝雷里耶夫跑到西方去,西方也奉为一等一的瑰宝。

 

今天中国不如当年苏联,拿不出也举不起一个像共产主义般清晰有力的超国家超民族意识形态大旗;要拉拢足够的国家参加阵营,只能以经济利益作甜头,但中国没可能给出那么多的经济利益。俄国的条件更差。

 

二,冷战对峙的两阵营领导核心,其一以美国为首,英法德日为辅;其二由苏联带头,中国跟次「二次冷战」里的西方阵营纵有裂痕,但北约和美日安保条约俱在,故其基本未变;中俄专制阵营则连怎样存在也成问题。

 

论经济,今天俄国已沦为三流国家,中国则30年来突飞猛进,GDP甚或追上美国。然而,比较军力及以之为后盾的军事科技,则俄国无疑还领先中国几皮。最近中国在中兴(中兴)事件里惨遭美国点穴,露出严重弱点;手机芯片也造不出,如何造得出战斗机和间谍卫星用的芯片中俄两国加在一起,综合实力方或可与美国匹敌?。

 

问题是,当年中苏有几乎共同的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目的(赤化亚洲),尚且不能保住盟友关系,今天彼此都讲自身利益,也没有了共同的地缘政治利益,因为俄国的重心​​始终在欧洲,而中国则主要在亚洲。因此,中俄两国没有为打一场世界性「二次冷战」而结盟的明显动机。

 

三,往日的两个冷战阵营各自有为数众多的支持国或附庸国。敌对双方,几乎囊括了整个世界。

 

阵营版图今天已经大变,俄国以前的东欧附庸国,绝大部份已吸收到北约麾下,中亚诸国亦已然独立。中国也好不了多少。71日美国主办规模空前的亚太海军演习,有25国的战舰参加,当中包括7个东协国,越南是首次参加,十分热闹;中国却不被邀请,只好影只形单,自己在台海内侧搞小军演。

 

综合各点考虑,中俄两​​国任一都无足够软硬实力挑起一场世界性冷战,要合起来凑足能量,却无所需的黏合力。那么,比较可能的情况是,世界范围内出现两个规模较小而相对独立的「二次冷战」场。

 

一个冷战场在欧洲,由俄国对抗欧洲诸国,美国退居二线。欧洲诸国缺的是自我防卫的决心,但特朗普表明要欧洲自负防卫成本,欧洲各国最后还得增加军费到2%的GDP。另一个冷战场在亚洲,由中国与美国博弈。每一个战场里,双方有各自的啦啦队,但这些队员不会完全选边站。分割冷战场有可能是美俄即将举行的峰会讨论的问题之一;特朗普假如对普京说,我少管欧洲的事,你就不要卖顶级武器和部件给中国,也不要支持北韩,普京应会考虑。

 

北京昏头难望本港喽啰清醒

 

在这两个冷战场里,中俄都难占上风,但中国的风险大一些,原因很清楚。

 

上次冷战以西方得胜,苏联解体告终俄罗斯失掉东欧附庸国,三个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和中亚诸国都独立了;如此「输到甩裤」,再输也没什么太可怕,所以再打一场。冷战的心理包袱很轻中国则不同,如果输了,很有可能遭遇像前苏联解体的命运:周边地区全部独立这包括藏,疆,蒙,台,搞不好还会包括香港。

 

中国面对美国,当然有输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年北京对藏,疆实行严格军管,大规模殖民;对台湾实施军事包围,商政军渗透,以20多万「陆配」抢先登陆。就中国国家安全而言,这些做法无疑都是对的。

 

但是,面对即将来临的区域冷战,中国近年的香港政策对头了吗上一次冷战,因为当时香港不属中国,反而能帮助中国:在受到西方围堵的时候,香港成为中国唯一的战略物资(以及高级党员干部享用的高级消费品)入口港。但现时的政策,是要把香港「融化「成」大湾区」的一部份。这样子发展下去,成为了一个普通中国城市的香港,在下一次冷战里,没可能替中国发挥同样作用。

 

为了自身安全和最大利益,北京对香港的最优政策,应该是和香港分隔得越开越清楚越好因此,中联办治港是错的;一地两检是错的;把民主派DQ而让亲中派独占立法会是错的;学中国炮制政治犯更是错的但北京最高层已经冲昏了头脑,难望本地喽啰清醒。

关键字: 贸易战 中共 美国 练乙铮
文章点击数: 4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