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6/2018              

高新:中共驻港媒体让李小琳“里外不是人”!

作者: 高新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美联社)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美联社)
笔者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小琳的“清白干净”和薄熙来的“良好家风”》中已经介绍到了虽然是年方五七即提前退休,但外界仍然还是认为这是习近平对李小琳“关爱”,让她得以“平安降落”的结果……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按照中共政权的现行政策规定,女性副处(县)级以上干部的退休年龄和男性已经相同,都是六十岁划限。

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共政权的“国家干部”和“国家职工”的退休年龄都是女性比男性低五岁,比如男性工人55岁退休,女性工人则是50岁退休。男性干部(从普通干部到副部长级)是60岁退休,女性则是55岁。

2015年中组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县处级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退休年龄问题的通知》,要求为充分发挥女领导干部和女性专业技术人员的作用,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和事业单位中的正、副处级女干部、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将年满60周岁退休。

而1961年6月1日出生的李小琳今年五月被“同意退休”时说起来还未满五十七岁。显然不属于“到点下车”。而在此之前她的全国政协委员职务已经被先行免除,当时的中共在海外的媒体即有刊文讽刺说:年3月份,人们应该再无机会看到曾经那个珠光宝气的“红色公主”李小琳出现在中国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大厅了,大概也没有机会从她的口中得到其父亲、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近况的消息了。连任两届中国政协委员的李小琳在连续十年现身后首次被踢出名单。这也意味着像毛泽东嫡孙毛新宇等人那样,无缘今年的中国政协会议……。当年她一旦露面必然是一身欧洲时尚品牌,全身上下珠光宝气,号称中国时尚潮流的风向标,俨然中国最成功的女性。 不独于此,也是在2008年,她首次当选中国政协委员,加入参政议政的行列。从2008年到2017年,红色公主几乎年年有进言,几乎此次都会引发舆论哗然……。2012年李小琳提议“给每个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档案,以此来约束大家,每个人都要‘知耻’。”更是引来舆论强怼。

2013年也即是习近平上台整顿贪腐那年,也是李小琳政协委员第二任期开始的那年。据称,2013年李小琳便抛弃了铺张浪费的性格,甚至在外出调研时在职工食堂将未吃完的剩饭菜打包带走。 只是,不管怎样,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恰恰是在这5年之前,李小琳的风头渐渐淡去,随着国企调整合并,昔日的“电力一姐”被贬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她已经几乎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再也不复当年频频登陆热搜的架势。 至于这几年那些真真假假的传闻,比如在香港、维京群岛、汇丰银行等藏匿巨额家族资产,虽很难证实,但也已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至此,落选中国政协委员的具体原因虽不可查,但大约并不出人意料。

2014年3月,香港亚洲周刊曾刊登《李鹏之女李小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说的是中国前总理李鹏之女、中国电力「一姐」李小琳近年华丽转身,转战地產市场。她出任董事的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去年十一月获海南省发改委批出博鰲乐城的五幅土地,发展医疗中心等项目,价值逾百亿人民币。批出土地的是最近接受调查的时任海南副省长、此前曾长期担任周永康秘书的冀文林。李小琳担任董事长的上市国企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公司,并没有公布获得这些土地。

这位冀文林日后已经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法庭上认定的主要犯罪内容是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46万余元。

《亚洲周刊》当时的这篇揭露文章中还包括有李小琳“拥有香港永久身份及个人离岸公司”等系列重磅消息。

一个月后, 2016年4月3日,巴拿马文件洩漏事件中显示,李小琳和丈夫刘智源曾在欧洲列支敦斯登成立Silo基金(Fondation Silo),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设的Cofic Investments公司的单一股东。而该投资公司建立时,李鹏仍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小琳在设立公司时,瑞士律师特别提供了李的香港特区护照以完成背景调查,并在文件中称其为“刘李小琳”,刻意使巴拿马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行无法将李小琳与李鹏建立关系。李小琳代表律师曾向莫萨克•冯塞卡表示,Cofic Investments的资金来源于协助客户自欧洲出口至中国的重型机械利润。

几天后,李小琳在接受中共驻港媒体《文汇报》专访时不仅对《亚洲周刊》记者的所有指控全盘否认。具体到“离岸公司”一事,李小琳说相关报道是 “把公职和私人混在一起,是混淆视听”,意思是挂在自己名下的“离岸公司”确实存在,但是自己是以“公职“身份,既然是“公职”身份为什么要和自己的丈夫共同持有?李小琳拒不做回答。

“专访”李小琳的这篇中共港媒文章并没有直接点出《亚洲周刊》的名字,但引述了李小琳的话,说是写揭露李小琳的记者“自己内心不干净,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还有的人别有用心,把不干净的想法进一步扩大。”面对谣言,她笑言自己有两大应对措施:“第一是要正视面对、直接戳穿;第二是让时间证明,事实证明,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斜。”

至于为什么自己为什么招恨,为什么会被媒体揭露,李小琳给出的理由是“自己坚持推进改革,从事绿色能源业务,或许是引来谣言的原因。她感叹称,最初决定从事新能源业务时,已有朋友善意提醒她,作为国企高管“可以不做事,一做事就容易出事”。但她认为,惟有发展新能源,让绿色光明走进千家万户,才能为后代留下碧水蓝天,故决定冒风险迎难而上。“没想到真的有这种怀有不测之心的人,做这些歪曲报道”。

被问及会否以法律行动反击谣言时,李小琳表示“一定会保留对此进行法律诉讼的权利”。之后她又笑说:“谣言就是谣言,经不得时间,也经不得阳光,我要做这么多事情,让它自生自灭吧。”

如上已经是三年前发生的故事,而笔者也是最近才从内地记者朋友处听说,李小琳利用中共驻港媒体“自证清白”反而是引火烧身,用她李小琳自己的话说:没想到这件事情把我搞得“里外不是人”。

所谓“里外不是人”的“外”,当然是指外界媒体对她的万炮齐轰。 在《文汇报》4月7日刊发此篇专访之后,当事记者纪硕鸣当天下午便对李小琳的“辟谣”做出反应。纪硕鸣不仅对李小琳否认的各项“罪名”一一驳斥,更是对李小琳斥责其“内心不干净”的话做出强力反击–手中握有李小琳的绯闻、丑闻很多,目前的报道只限于上市公司的经济层面上,是怕“那些邋遢事脏了干净笔”!

这位当事记者一一摆出事实强硬回应李小琳的“反驳”内容后,反问李小琳为什么不反驳她已经是具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揭露内容。这位当事记者说:李小琳早已有了香港永久私人身份,却仍然享受着国家公职人员的待遇,这样的身份组合并不符合北京的有关规定。香港回归后,北京明文规定,外派官员不能领取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或者领取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的要离开政府或者国有单位…...

而李小琳说的“里外不是人”的“里”则是指她本人因此而受到的内部压力。当时她被国资委一位副主任和中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长约谈,对她擅自就个人问题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事先未请示,事后未汇报做出了“严肃批评”。

却原来,中纪委数年前即已经做出过内部规定,要求党员干部不得利用媒体,特别是不得利用境外媒体揭露他人违法、违纪,只能遵循党内正常渠道。同时,凡是被在境外媒体上点名披露违法、违纪行为的党员干部,无论被披露的内容有事实根据还是纯属造谣诽谤,当事人都应该按照组织程序,立刻向同级党委和纪委报告事情经过并对被披露的内容做出解释,即使是受到冤枉甚至是境外敌对势的恶意攻击,也应该相信组织上会调查清楚,在党内被还以清白。除非组织上有特别安排,否则当事人不得擅自在境外媒体发表文章、广告或者擅自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自证清白”----党员干部的清白和廉洁是要由同级或同级组织和纪委经过考察和调查来证明的。 

内地记者朋友说,李小琳因为擅自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把“自证清白”弄而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习近平和王歧山那里做何反应,外界无法知道,但国资委机关、纪检组和企干一局里的上上下下都知道李小琳被“约谈”的事情,而且在约谈过程中中纪委纪检组还向他传达了时任中纪委常务副书记赵洪柱的“有关批示”,其中一句“下不为例”令当时的李小琳强烈感受到了“组织上对自己的厚爱”,但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她就被“职务变动”了。所以上个月李小琳在她的“退休演说”中除了不忘利用这最后一次机会再“此地无银三百两”一回,也还借机发泄了自己对“电力一姐”惨变“昨日黄花”的心中不满。在谈及“人生的道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和“曾经的无奈无助”时,她发忍不住抱怨说:“面对曾经的人生一次猝不及防的急转弯,纵使对付出青春热血年华20年,创业治业的每一天的企业情感有所不舍,因为心中坦荡,我学会了面对与接受、学会了调整和改变”------从“电力一姐”到“昨日黄花”的改变!
 
关键字: 李小琳
文章点击数: 18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