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6/2018              

王丹:与一位留学生的对话

作者: 王丹

中国的90后是一个与前几个时代完全不同的群体,他们不是没有内心的是非标准,但是他们也缺乏理想主义所需要的勇气;他们向往自由,但是对民主充满怀疑;他们不相信共产党,但是也不相信别的政治力量。这个世代注定要改变中国,但是会把中国改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至少要尝试去了解,去沟通,去知道他们在思考什麽,在困惑什么,在质疑什么,这,就是“对话”的意义。以下,就是我跟一个中国留学生(让我们称呼他为A)的网路对话,经过对方允许,引用部分内容,供大家参考:

A:王老师,我其实之前一直都觉得您是卖国贼,中年愤青,原因还是之前信息不对称。其实要说洗脑有多厉害,我就客观地跟你讲,信息是很不对称,但是获取信息的方法总是有的,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心思去研究。现在我虽然不觉得您是卖国贼,中年愤青,也还是不赞同您的一些观点,请您理解,毕竟我们年纪不一样了;要说现在,我其实非常理解您,您现在在我看来和当年旅外的戊戌一行人极其相似,都被骂反贼,还有家不能回,所以我非常理解

王丹:哈哈,卖国贼?

A:您别笑,我以前真的是这么想的。

王丹:只有当权派才能卖国这个道理不难懂吧?

A:要说我这一代人知道六四的,应该已经算是不少了,但是真正有兴趣研究的还是寥寥无几对于愚昧的民众来说,知道或是不知道都无所谓。因为也不会产生什么思想的浪花。

王丹:真的没有关系。一代有一代人的故事。与其听我们的故事,然后看不起我们,还不如说好你们的故事,让我们对你们竖起大拇指。

A:我现在非常理解你们当年的做法,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当年大家都没什么斗争经验,容易被老油条利用,毕竟在中国,传统的西方式斗争是行不通的。

王丹:我们做过了,努力过了,也为这个国家付出过了。这就已经不错了。希望年轻人除了批判上一代之外,也能为国家做一点事,我就知足了。希望下一次你们做得比我们好。成天检讨我们,对你们也没有什么意义。想想你们能做什么不是更实际吗?

A:20年内,如果中国社会矛盾没有激化,大部分人还是一昧的赚钱,那做事儿啥的也只是空谈,但是现在年轻人中的左派是非常多的,毕竟阶级越来越固化了老师你知道现在的中国年轻人有什么想法吗,他们都有超人的梦觉得自己可以飞黄腾达,做人上人。

王丹:还没有做先说做不了,这是逃避哦。

A:大部分年轻人的想法不是要实现平等,而是想要压人一头。

王丹:你管别人干什么?做好你自己,让你自己编号就好了。

A: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想做点事情的,如果大家都是这样,那我做事情不也没有价值了么?

王丹:所以你是为别人活吗?

A:不等到大家看到赤裸裸的阶级壁垒和自身局限的时候,大家是不会觉悟的。

王丹:能不能做成和要不要做,是两回事。现在你是以前者为前提来思考要不要做后者,你觉得这样对吗?

A:其实是不能,所以我现在觉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争取当个老师,能教出真正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学生。中国人的命运得从人民的思想觉悟开始。我觉得在这个国家,做一个客观的人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当然我个人觉得在国外也没有特别客观的人,但是我们国家的人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站在对方的政治立场上思考问题。

王丹:当老师很好。这就是从个人做起。我觉得我们不要管别人怎么样,我们要努力让自己与别人不一样,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A:希望王老师有一天能回北京来看看回来的时候记得多带几个口罩。

王丹:哈哈,我也希望。加油!
关键字: 留学生
文章点击数: 115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