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7/8/2018              

戴耀廷:香港成新冷战战场

作者: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

 

 

 

现今世界已进入了新冷战时期。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冷战,是以美,苏两国为首的两个阵营之间的对抗,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的斗争,也是民主自由世界和极权专制世界的对决。新冷战的主角,其中一方仍是美国,另一方则换了崛起的中国。两国之间的冲突也是源于社会制度,意识形态,政体,宪制的差异,但因中国已融入国际贸易,故在经济层面,也出现矛盾与冲突。再且,民主自由也已不必然体现在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因连这些国家内部也正面对专制独裁的威胁。因此,新冷战虽仍是两套价值系统之间的冲突,但比上世纪的冷战更加复杂。

 

在新,旧冷战时期,中共因所处位置不同,要达到的目的也不同,不单影响其对内及对外的关系,更影响了它如何看待香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世界正处冷战时期,中共与苏联交恶,封国多年,经过文革十年浩劫,百废待兴,为了争取生存空间以推动经济改革,选择了与西方世界建立联系。因此,在与英国商讨香港前途问题时,为要令西方民主自由世界接受,让专制独裁的中国收回一个算是有自由与法治的香港的安排,中共提出了一国两制。

 

香港在英国殖民地时代,虽未有全面引入选举,但法治与自由意识都已在社会内生根在一国两制下,中共承诺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原有法律制度不变,以使法治能维持下去。也规定国际人权公约继续适用于香港,以确保港人的基本人权受保障;还设定港人能最终实现普选的目标。

 

经过几十年韬光养晦,经济改革取得不错成果,国力日增,中共对内及对外的部署出现变化。中共的专制统治在习近平手中不单进一步极权化,还开始向世界出发,以其锐实力影响西方各国的内政及舆论,展示出政治野心。配合着全球民主退潮,专制扩张的潮流,中共更成为了全球最主要的专制力量,在新冷战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自由民主与独裁专制对抗前线

 

当中共在巩固及扩展其专制力量的同时,对香港的处理手法也出现变化,因已不用再顾虑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看法。主权移交后的早期,世界正处新旧冷战之间的空档,中共大体还是容让港人继续享有自由的,但把民主化的步伐一拖再拖。但到了2014年,世界亦已正式迈向新冷战时期,中共终决定彻底封杀港人的民主之路,并为了压制港人民主的诉求,在过去几年逐步收窄港人的自由空间。在冷战时期孕育出的一国两制,在新冷战时期变得不合时宜,起码其具体的实践模式,已不再适合中共当前扩展威权的需要。或许中共还未至于把一国两制推翻,但在实际操作上,因少了顾虑,变得更加强调国家利益如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要香港适度维护和配合,再不会那么重视维护香港与大陆的差异及尊重港人的自治权利。

 

在新冷战的格局下,香港当前所处位置,与上世纪80年代非常不同。如中国法律研究的泰山北斗孔杰荣教授(Jerome Cohen)在最近的专访中提到香港时说:「香港现在正是中国共产独裁政权与西方自由价值及政治体制之间的战场。争战每一天都在进行中,而自由一方正陷入苦战。」孔教授精准地道出了香港的境况,在新冷战中,香港就是独裁专制世界与自由民主世界间的一个战场。明白到香港在这大棋局中的处境,我们才更清楚可怎样去想像未来,订出相应对策及做好适当准备。

 

英国政府在殖民统治最后阶段引入有限的选举,令不少港人对民主选举抱有极大期望,香港亦已孕育出本土的民主自由力量。在主权移交后,本土的民主自由力量不断争取中共落实民主普选的承诺,但经过2014年过百万人参与的雨伞运动,未竟其功。

 

到了此时此刻,西方国家包括英,美,自顾不暇,对香港的民主自由力量支援有限。相对于强大的中共来说,民主自由力量亦有点儿在螳臂挡车。不过,即使如孔教授说,民主自由力量正陷入苦战中,但在残存的一国两制下,还未至于被一下子消灭掉,仍能负隅顽抗,死守一些战线,不让民主自由在香港全面崩溃。就算现在民主自由力量在这新冷战战场的多条战线中,差不多全都在告急,只要还未全面失守,危中还是有机的。

关键字: 贸易战 中共 美国 戴耀廷
文章点击数: 45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