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9/2018              

709律师受压3年仍未放松 家属更团结更坚持

 

709律师受压3年仍未放松 家属更团结更坚持

 

 
 

709案」唯一没有任何音讯的律师王全璋,其妻李文足(左)这三年来一直奔走呼吁。(李文足推特 / 拍摄日期不详)

 

 

709律师大抓捕事件3周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涉事被捕者的家属等,均发表声明表达会继续秉持法治精神,坚持为社会不公事发声。有关注者认为,当局的目的是为了透过抓捕和判刑起震慑作用。但实际却令到被捕者的家属团结起来,并克服重重困难,得到国际社会的更多关注。(文宇晴 报道)

 

中国人权律师团周一(9日)藉著「709事件」3周年的日子发表声明,感谢海内外朋友3年来对事件中的受难者的关注。然而,仍然有不少人权律师失去自由,特别是王全璋律师至今仍生死不明、音讯全无的受难者,让律师团体尤其担心他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之一的常伯阳向本台表示,近年来当局对维权律师打压力度不断加强,他们根本无法预测到未来的形势会否有改善,但他相信,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律师,会继续秉持法治精神,坚持为社会不公事发声。

 

常伯阳说:有很多律师坚守对法治的理想和信念,但事实上步履维艰,很多人确实也非常压抑。可能这个形势不会好,大部份同仁都持悲观态度,但是我看到很多人都会为自己的信念去坚守。走到哪,不清楚,但是会一直往前走。

 

除了对人权捍卫者人身自由的剥夺以外,声明又提到,「709事件」之后,当局对人权律师悍然采取各种行政手段剥夺或限制律师执业权利,使众多人权律师无法出庭辩护,捍卫人权。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文东海、祝圣武、刘书庆等律师被吊销执照;上电视认罪后获取保的王宇律师至今未能重新执业;程海律师的个人律所遭注销;包龙军和施平则无法获得实习机会;黄思敏和玉品健律师则被迫转所却遭悬置。

 

709事件」中被指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谢燕益,后来虽然获得取保候审,但是却遭受当局刁难,以致他在早前宣布退出律师协会。他录制了「709事件3周年」视频,表达对未来的期盼。

 

谢燕益说:让和平民主成为全民的共识这点非常重要,我们每一个人、每个中华儿女、海内外的朋友,共同追求一个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前景。只要大家都坚持著这一点,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就一定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709事件」中唯一一位至今没有任何消息的王全璋律师,其妻子李文足在网上平台发出「致王全璋家书」,表示王全璋已经被失踪1095天,结婚6年,其中的3年时间都是分开。她又提到,儿子泉泉已经上幼儿园2个月,最近总是问「爸爸是不是死了?」然而她便会安慰泉泉,说爸爸去打怪兽了,打完怪兽就回家。李文足说,为了丈夫,她甚么困难都不会怕,亦希望对方为了家人,要坚强活下来。

 

至于一直为谢燕益呼吁的妻子原珊珊亦发出声明,表示谢燕益作为律师就是有为弱势群体发声的使命感,以法律作为当事人辩护的武器,维护法治人权。

 

她又回顾,谢燕益律师被关押期间遭受到的不人道对待,甚至是酷刑。家属也受到当局的监控、无理传唤、逼迁、娘家受骚扰威胁等。原珊珊形容,事件经历了3年时间,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但是「苦难卓绝信念坚定」。

 

一直关注「709事件」的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指出,对人权律师群体的镇压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她却认为,当局原希望透过打压起「震慑」作用,相反令被捕者的家属勇敢站出来呼吁,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

 

野靖环说:其他情况是抓个人,所以成不了家属群体,有时候是抓一批人,但是家属一受打击迫害、恐吓都不敢出面了。但709案非常特殊,家属都比较坚持,很快就团结起来了,然后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威胁、打击、暴力、逼迁等,她们全都克服掉了。跟互相关注和帮助有极大的关系的。

 

野靖环相信,只要外界一直持续关注,她相信王全璋律师一定会平安归来。

 

709案被捕律师妻子再致信默克尔求助

 

201878日傍晚,欧盟驻华使馆举办「709三周年」纪念活动, 709妻子李文足(前排)、王峭岭(后排左二)及其他709人士受邀参与。709人士感谢国际社会的关注。(吴亦桐提供)

 

709大抓捕」事件引起国际关注,被捕律师的家属再致信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外长马斯,请求德国协助向中方追问王全璋律师的下落。在709事件3周年前夕,欧盟驻华使馆举行纪念活动,欧盟官员促中方保障律师独立工作的权利。而中欧人权对话周一(9日)在北京闭门举行,料709事件和刘霞出国问题为其中的重要议题。(吴亦桐/黄乐涛 报道)

 

709大抓捕」三周年纪念日,被捕律师的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和陈桂秋等人,联合致信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德国外长马斯,请求德方向到访的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追问王全璋的下落及生死。另一位系狱律师的妻子金变玲,此前也致信默克尔请求关注丈夫江天勇在狱中疑遭酷刑的处境。

 

律师妻子在信中写道,709大抓捕三年以来,很多律师或被判实刑、或被判缓刑、取保候审,陆续回家的「709律师」都遭受严重酷刑,包括被强迫喂不明药物,他们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至今依然被中国当局恐吓和监控。而王全璋三年间生死不明,李文足担忧他已遭遇不测,她再次呼吁德国政府就此向中国政府施压。今年的524日晚间,默克尔访问北京期间曾会见李文足并对王全璋的处境表示关切。

 

中国总理李克强周一(9日)到访德国,李克强在会议称,中德应为公平正义的国际秩序做出贡献。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向本台表示,709妻子们无数次的致信美国、德国及欧盟的领导人,就犹如在被关进黑暗的屋子中的人向外求助一样,她希望国际社会能持续关注709案和中国人权。

 

王峭岭:很多时候人们会说,这些信可能没有用。因为你没有看到这个人(王全璋)被释放出来,但我们不这样看,我们每一次把事件的真相、把我们的要求表达出来,就彷佛一个人被关到黑屋子里,她在拚命的拍门,向外面路过的人呼救,我们期待这封信向默克尔总理传递一个信息,就是我们需要国际社会持续的关注。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亦向本台表示,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履行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时,对公平正义的承诺。

 

李文足说:李克强表示他要促进公平正义,我希望他表达的真正在王全璋这个事情上能够实现出来,不是说一套做一套。

 

709事件3周年前夕,欧盟驻华使馆举行了纪念活动,布鲁塞尔总部的人权官员到场参加。王峭岭、李文足及多位709律师及家属获邀参加,曾被捕的王宇律师夫妇、广州律师隋牧青因遭国保拦截未能赴会。

 

欧盟驻华大使史伟表示,在即将举行的中欧人权对话上,欧盟将向中方表达明确的立场,希望中国政府保障言论自由等公民权利,并保障律师独立和自由工作的权利。他亦强调人权议题是中欧关系的重要部分,亦被中国所接纳;此次举办709事件周年纪念活动,并不是刻意对抗中国政府及领导层,不希望引来干预中国事务的猜测。

 

王峭岭在纪念活动中致辞,感谢国际社会持续关注709案,但目前再有14709辩护律师遭当局吊照和报复。她亦表示709家属将继续抗争,直至所有被捕律师和公民获释。

 

王峭岭说:欧盟的大使和来自欧盟总部的一个官员,他们阐述的一个原则就是,关注人权是欧盟核心的一个原则,而且他们会持续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听了是很受鼓励的。我们也回顾这三年国际社会对709案的帮助,我们希望文足在接下来的日子可以坚持下去,为她加油,当然也为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加油。

 

另外,美国时间周日(8日)下午,14家人权机构,在纽约福特汉姆大学联合主办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美国律师基金会教授Terry Halliday在发言中表示,709事件让外界看到中国的真实情况,而不是政治宣传中的中国。 王全璋和再次失踪近一年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同获颁人权律师奖,流亡美国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代王全璋领取该奖。

 

709律师任全牛回顾709案时表示,现今国内政治环境比三年前恶化很多,不论公民还是律师的人身安全完全没保障,随时可能因为一句话或一件事而失去自由,律师也随时被吊销执照,整个社会处于恐怖气氛。

 

任全牛说:整个709三年以来,社会环境急剧恶化,没有丝毫的向更加公平、更加透明、更加宽松、民主化的趋势转变,都处于恐惧的环境之下。

 

另一个709被吊照律师文东海也认为,709案作为标志性事件,呈现的是当局打压报复维权律师,但其后续影响将对于当局产生冲击。

 

709的女人们 - 维权律师妻子爱恨情仇

 

709案发生至今已有三周年。过去三年里,作为涉案律师的妻子以及孩子的母亲,她们承受的压力以及精神上的困扰绝不比身陷囹圄的丈夫们更小。让我们听听这些709女人们的声音,感受一下过去三年她们所面对的爱恨情仇。

 

今天是709案发生三周年,三年前的今天,一百多名律师、维权人士先后遭到当局传唤、约谈、乃至抓捕,多名律师被判刑,至今仍有律师身陷囹圄,毫无音讯。但有一群人,她们在这一千个日日夜夜所受到的困扰和面对的压力,丝毫不比身陷囹圄者更少,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原珊珊, 709案被捕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在709案三周年这天,她写下了一篇长文讲述所经历的日日夜夜。

 

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原珊珊最无法忍受的,是她的孩子们习惯了生活在恐惧当中,即使父亲已经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但孩子们依然未能走出心理阴影:

 

“对他们心里造成的压力我作为母亲没有办法帮他们挡,这也是我觉得对于孩子亏欠的地方。那时候谢燕益不在的时候在我们家跟踪监控的人,如果我不在家,他们就会跟踪监控我的儿子,(儿子)自己不敢在家。现在我们家外面也有监控的,他们(孩子)走路的时候也会看,会很紧张。有的时候自己行走时,如果有一个人跟他时间太长,可能那个人是一起走同样的路,但他也会觉得恐惧。”

 

然而,谢燕益的经历,反而促使原珊珊更相信丈夫工作的重要,也更支持她坚守信念:

 

“刚开始他被抓的时候我是有一点埋怨,觉得其实我们自己原本小日子过得还可以,你去关注人权的事情,然后把自己家里面搞得家不像家。但是后来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我会感觉应该这样,他不单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自由、家庭的自由,他更追求的是希望我的孩子以后的生存空间更大一些。慢慢的我会支持他,并且现在孩子也认为(监控打压)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709案的女人们,有属于她们的坚持,也有和其他女人一样的爱与恨,和对于亲人的担忧。

 

李文足,是目前唯一被关押三年且未审未判的王全璋的妻子。79日当日,李文足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封无法寄给丈夫的家书,信中写道:“最近,我常常想起三年前的那一个上午,你就像往常一样,朝我一挥手,说声走了,就失踪了三年……如果我知道那个上午的匆匆一别,再见却是遥遥无期,我一定会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动给你一个热烈的拥抱。”

 

709案已经三年了,不少当初为被捕律师进行法律辩护的律师现在自己也身陷囹圄。余文生,作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以及李和平的代理人,7个月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抓捕,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说,陡然失去了丈夫以及父亲,她和孩子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很担心(看守所)会很严厉地对待余文生,而且我给他存点钱发现一分钱都没少,钱是我给他存了多少,还剩多少。为什么不让他花钱?不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是否遭到了酷刑?他突然不在家了,我和孩子在生活、心理方面承受了很大的打击。”

 

和所有709家属一样,许艳也遭到了当局的监控,在她家楼下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员看守,附近也被安装了三个摄像头。

 

中国政府为了对付不同的意见和声音,严厉打压维权律师及其助手,同时也对本应受到社会保护的女人和孩子施加巨大压力,迫使女人们成为反抗不公的呐喊者。事实上,709女人们的遭遇在中国并非偶然,右派的妻子们、天安门母亲们,都有类似的经历。一个据说自信而且强大的政权,以对女人施虐来维持稳定,这种稳定的脆弱和非正义性因此更加突出。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文章点击数: 38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