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7/10/2018              

刘霞获准出国赴德国柏林 关注团体忧其弟或成人质

刘晓波遗孀刘霞抵达柏林

 

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于710日乘坐芬兰航空公司班机离开北京,经赫尔辛基前往德国。

 

刘霞于当地时间晚上6点多(格林威治时间下午3点)抵达柏林的泰格尔机场,并在德国官员陪同下登上一辆黑色面包车离开。现场有数十名手持“欢迎刘霞”的标语牌的欢迎人士和记者。

 

刘霞自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就一直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北京的家中。今年713日是刘晓波病逝一周年,各界敦促中国当局释放刘霞。

 

刘霞的朋友透露,刘霞患有严重的忧郁症,一直希望能出国治病。刘霞的弟弟刘晖这次未能与她同行,刘晖表示,“愿她(刘霞)今后的人生平安喜乐”。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0号证实,刘霞已经按照其本人意愿前往德国接受治疗。但中国外交部网站刊登的10号记者会问答文字稿中,并没有华春莹上述表态的内容。

 

 

 

刘晓波逝世周年前夕 刘霞获准出国赴德国柏林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周二(710日)终于获得中国政府准许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而刘霞的弟弟刘晖则仍然留在北京。据了解,刘霞是由德国驻中国大使陪同搭机赴德国的,到达柏林后会有非政府组织提供生活支援。中国外交部表示,刘霞出国是根据她本人意愿。

 

去年刘晓波去世之后,其遗孀刘霞一直被当局软禁,外界难以联络到她。710日,她终于获准出国医病。星期二早上11点左右,刘霞乘坐芬兰航空客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根据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网站,周二从北京出发的芬兰航空公司只有AY86航班前往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刘霞的弟弟刘晖并没有同行。他接受香港电台电话采访时透露,上星期知道刘霞可以离开中国,周二自己亲自送刘霞到机场海关,而刘霞是由“一个朋友”陪同前往柏林的。稍后有消息透露,这个“朋友”是德国驻中国大使。

 

刘晖期望刘霞抵达德国后可以调整心情,慢慢开始新生活。

 

刘晖:她现在的身体,连续2年我父亲、我母亲还有她先生连续去世,对她的打击比较大,所以无论从精神状况到身体情况都不是很理想。我希望她出去以后,首先平静地调养一下身体,调理一下心情,然后再慢慢开始她的新生活。

 

本台记者尝试接触熟悉刘霞的作家野渡,但他以不方便为由,婉拒接受采访。

 

刘霞的另一好友、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则透露,中国政法委有关部门上月已跟刘家会面,商讨出国事宜。他相信中国批准刘霞前往德国是基于政治考虑。

 

胡佳:中国政法官员向他们保证了(出国),但是我们一般都认为很可能是8月份。关于这次提前,我只能跟你说,中美现在外交对抗非常厉害,在贸易战等各方面,中共是希望拉拢欧洲的。(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德国)大大地博取了面子,另外到时候对刘晓波的纪念也会降温。

 

据了解,刘霞两日前已在德国使馆人员协助下,转到使馆等候安排乘坐飞机离开中国。德国有非牟利组织已为她安排好住处。

 

胡佳:尽管在刘晓波去世的时候美国深度介入,几乎跟德国并驾齐驱,但是总体的安排、斡旋的角度,以及从外交层面和政府最高首脑的介入来说,可能其他国家的总和也没有德国一个国家多。而且德国政府也会保证刘霞的安全以及寻找最好的医疗条件,这点我一点也不怀疑。

 

胡佳指出,刘霞的弟弟刘晖现时情况有点像是人质。

 

胡佳:他现在的确经常可以会见朋友,可以一起吃饭聊天,看起来跟普通人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他的姐姐在欧洲在世界发表被认为是脱离管控的言论的话,刘晖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是随时可以落下来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天在回答记者查询时表示,刘霞是按照本人意愿到德国治病,出境部门已依法处理有关事宜,“看不到这次安排与中国总理李克强正在德国访问有关”。华春莹也未回应刘霞出境与中美贸易战是否有关。

 

在香港,支联会常委尹兆坚表示欢迎北京让刘霞到德国求医。

 

尹兆坚:刘霞彻头彻尾是无罪的。就算以中国政府最严苛最无理的法律体制,她也是无罪的。最多只不过因为她是刘晓波的妻子,也从头到尾都没有理由把她长期软禁或拘禁,甚至精神上迫害她。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09年被判刑11年,去年713日因肝癌离世。其后有重度忧郁症的刘霞一直与外界失去联络,也未能保外就医。

 

 

软禁8年重见天日 刘晓波遗孀刘霞将抵德国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前夕,其一直被软禁的遗孀刘霞,周二(10日)证实已经离开北京,德国外交部证实她正前来柏林途中,预计会在北京时间周二午夜前抵达。德国政府亦承诺将给予刘霞照顾。评论人士批中共将刘霞当作「政治筹码」,并将其弟弟刘晖留置北京做人质。(吴亦桐/程文 报道)

 

被中国当局软禁近8年的刘霞,周二(10日)上午在德国驻华使馆人员的陪同下,乘坐芬兰航空班机飞往柏林,预计在德国时间下午5时左右,即北京时间午夜前到达。

 

德国外交部向本台记者证实刘霞正在飞往柏林的旅途中,但其弟弟仍被留置北京。他们表示,一直以来德国驻华使馆同刘霞密切接触。刘霞到达德国后会得到很好的照顾。考虑到刘霞的处境和为了保护她的利益,更多的细节不便透露。

 

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周一(9日)在柏林参加中德政府磋商会议时承诺,要与德国一起致力于推动公平正义的国际秩序。双方并未公开提及刘霞出国议题。

 

去年713日,刘晓波「被肝癌」死亡,中国当局多次拖延刘霞出国行程,在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前夕,刘霞突获准离境。外界料中方在当前美中贸易战中,用此举向欧洲国家投下「人权筹码」。

 

居住在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对刘霞终于能够来到德国表示兴奋,但她痛斥中方并未体现出其对人权和生命的尊重,只是将刘霞作为一枚「棋子」。并且将刘霞的弟弟作为人质。

 

廖天琪说:刘霞能出来我们当然高兴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在刘晓波去世一周年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营救晓波已经是终生的遗憾,如果他的遗孀再发生甚么事情我们无法承受。但是另外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这种态度,她没有把刘霞当成一个人,一个很伤心失去丈夫的女性,她们把她看成一个棋子,当成一个礼物打包送给默克尔。这种态度是蔑视人性、践踏人的尊严的一种作法,他们是在玩政治、完全不是关心人和人权的问题,这一点西方一定要注意。

 

廖天琪也强调原定于713日晚间在柏林举行的「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会如期举行,预计中国在刘霞出国时附带限制性条件,因此未知刘霞能否出席。

 

德国联邦政府前人权专员勒宁向本台表示,人权一直是德国政府坚持的核心价值,他本人感谢默克尔政府一直为营救刘霞、并将改变刘霞的命运所做出的努力。

 

勒宁也强调,刘霞作为一个合法公民和诗人、艺术家,她的离境是早就应该发生的事情;而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刘霞的迫害并不会因为这次释放而减轻罪责,中国政府应该尊重所有人的自由和安全。 应该确保那些想要离开国家的人有自由旅行的权利,而那些被迫流亡的人也有回家和探望家人的权利。

 

记者无国界德国办公室负责人密尔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刘霞没有犯罪,她只是因为是异见人士的妻子而被长期软禁,她早就应该被准许离开中国;刘霞获释后,中共当局是时候允许中国记者高瑜出国治病了。

 

一直参与营救刘霞的流亡作家廖亦武、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赫塔穆勒、德国知名的人权音乐家比尔曼都为刘霞的到来感到振奋。廖亦武将到柏林机场迎接刘霞。

 

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正赶往柏林。据悉刘霞将在到达后有一个过渡期间,德国政府会为刘霞准备一个安全及适宜休养身体的地方。

 

 

刘霞庆重生 关注团体忧其弟或成人质

 

中国外交部也证实刘霞已离境的消息,但指出国原因是到德国接受治疗。刘晓波夫妇的朋友对此表示高兴,但忧虑刘霞的弟弟刘晖未获同行,或作为人质牵制刘霞的言论。亦有关注的组织希望,国际社会继续营救刘晖,以解刘霞后顾之忧,让刘霞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文宇晴 报道)

 

载著刘霞离境的芬兰客机起飞后,她的弟弟刘晖即在微博透露,姊姊中午已离开中国并前往德国柏林,开始新的人生,感恩这些年关心帮助过她的人,亦请父母和已故的姐夫刘晓波放心,并继续保佑她,愿刘霞今后的人生平安喜乐。

 

未有同行的刘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在得悉姐姐刘霞可以出国,心情犹如「千斤重担落地」,又说自己亲自送刘霞到机场,希望稍后亦能前往德国陪伴。

 

刘晖说:连续这2年,我父亲、母亲还有她的丈夫(刘晓波)接连去世,对她的打击比较大,无论是心情、精神状况到身体情况都不是很理想。所以我希望她出去以后先能平静地调养一下身体和心情,然后再慢慢开展她新生活。姐姐平平安安地离开,我还是很激动。

 

刘霞朋友野渡认为,刘晖未能出国,相信是被大陆当局拿来作为「人质」,让刘霞有顾忌。

 

野渡说:替她(刘霞)开心,至少她有个自由的环境让她开始新的人生;希望她开开心心。刘晖留在中国应该是人质,目的是让刘霞说话有所顾虑,不能说一些当局认为是敏感的东西。

 

刘霞有朋友表示,刘霞两日前已经在德国使馆人员协助下,先转到德国使馆等候安排乘坐飞机离开。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据她了解是按照刘霞个人的意愿到德国治病。华春莹没有回应中国让刘霞出境,与美国正在进行贸易战有没有关系。她亦强调,刘霞到德国与总理李克强正在德国访问无关。

 

华春莹说:中方的出入境管理部门依法处理有关的问题,至于跟现在正在进行的高访(总理李克强访问德国)有没有关系,我看不出有甚么联系。而且我也很好奇,香港记者特别关注个别人士的问题,其实中国外交有很多视角,值得你们拓宽一些视野。

 

大陆资深记者高瑜却在社交网站表示,是李克强在德国访问期间,亲口答应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让刘霞离开北京。

 

刘晓波因为起草零八宪章,于20091225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 1年后刘晓波获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然而其妻刘霞便遭到当局软禁。而刘霞的胞弟刘晖也受到株连,2013年被以「欺诈罪」判刑11年,上诉后维持原判。

 

曾任刘晖辩护律师莫少平向本台表示,据他了解,过去刘霞与大陆当局交涉时,曾表示希望能与刘晖离开中国。但这次刘晖却留在中国,他不评论外界有声音指刘晖是人质的说法,表示目前刘晖获得保外就医,除非获得减刑或假释,否则刘晖短期内要出国并不容易。他又指出,没有犯过罪,也没有犯罪嫌疑的刘霞却一直被违法限制自由,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莫少平说:当局允许刘霞出国经过几次的传闻,第一次说的是去年的圣诞节前可以出国,但最后没有实现;后来说在春节,也没有实现。再后来又说开完两会之后就让她走,也没有实现。今天在刘晓波去世1周年之前,突然同意她走了,我感到很高兴。刘霞终于可以如她所愿,去想去的国家生活。

 

流亡泰国的「高智晟关注组」成员艾呜,也对于刘霞终于能离开中国而感到高兴。她表示,即使只有刘霞1人能离开,但对于她来说,终于解除长期的软禁,到自由的国家过新生活,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艾呜希望,国际社会能持续关注刘霞及其家人的情况。

 

艾呜说:当然是很祝福她了,但是她还有一个弟弟留在中国。担心(刘晖成为人质)是有的,要看德国政府对刘霞的保护有甚么程度。我们希望她能一直留在德国,不要回中国了。

 

刘晓波生前好友组成的「晓波助澜会」发声明,表示对刘霞重获自由感到高兴,终于实现晓波最后的部分愿望。但声明指出,刘霞的弟弟刘晖仍留在大陆,形同人质。因为此前,刘晖的判刑就是用以胁逼刘霞在刘晓波的事上噤声。「晓波助澜会」呼吁国际社会继续营救刘晖,以解刘霞后顾之忧,让刘霞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刘晓波夫妇为民主耕耘聚少离多 8年折磨刘霞患上抑郁症

 

刘晓波夫妇受压经历震撼中外,两人的婚姻波折重重,结婚20多年聚少离多。刘晓波自2009年判监后至去年病逝,刘霞多年都被当局软禁,及后患上抑郁症,需要服用大量药物治疗,生活在绝望之中。(黄乐涛 报道)

 

刘霞的丈夫刘晓波一生致力民主改革运动,曾应邀赴西方国家多所大学作访问学者。八九民主运动开始时刘晓波回国支持该运动而被捕。

 

2008年,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再次被捕,翌年被判监11年,在被捕判刑前,曾接受香港电台的节目「头条新闻」访问,表示自己为了民主,并不怕被当局抓去坐牢。

 

刘晓波说:你总要付代价,而我在这儿,我坚持自己的信念,我坚持说真话。在独裁国家从事反对运动,面对警察、坐监狱就是你职业的一部分。所以说,一个不同政见的异见者,不但要学会怎么反抗,而且你要学会怎样去面对这种打压,怎么样去坐牢。

 

两年后,刘晓波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前几天,刘霞接受了英国媒体BBC采访,谈到丈夫坚持争取中国民主和尊重人权。

 

刘霞说:他这二十多年以来,都认为他有责任和义务要做这些事情来。无论政府允许不允许,无论国内有没有他的声音,他都一定要坚持。他说,「我们的理想可能永远也达不到,但是,我每天还是要启程赶路」。

 

颁奖典礼当天,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以空椅代表遭监禁的刘晓波。刘晓波原本希望妻子刘霞代替他发表得奖演说,但刘霞在颁奖当日仍然遭中共软禁,最后由挪威知名女演员在颁奖典礼中,朗读刘晓波在狱中发表的文章「我没有敌人」。期间,在场人士多次鼓掌。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会保留奖状和奖金,等候刘晓波来领取。

 

自刘晓波得奖后,刘霞也成为当局严密监控的对象,并且长期在北京家中被软禁。于刘晓波坐牢时,她不断寄送阅读书籍给身陷囹圄的丈夫。软禁期间,刘霞只获准跟少数亲友通电话,而且通话全受监控。因为担心说错话而可能被剥夺探望丈夫刘晓波的权利,刘霞不敢与朋友见面。在长期孤独和压抑下,令她患上抑郁症、心脏病、严重失眠等,需长期服用安眠药。

 

她一直被中国政府软禁,并与外界隔绝,2012年她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声泪俱下批评当局长期软禁她的做法荒谬。

 

刘霞被软禁后,他的家人亦受到牵连,她的弟弟刘晖,被指控与人共谋,于2010年以发包工程为由,诈骗300万人民币。20124月被捕,9月撤回起诉,但于20131月再度遭起诉,于北京怀柔法院判其监禁11年,其后获准保外就医。

 

刘霞的父母分别于20162017年相继离世,刘晓波亦在去年713日因末期肝癌病逝,当时官方有发布刘霞出席丧礼和海葬的情况,其后有传刘霞的抑郁症愈趋严重,每日需要服用大量药物,及以大量烟酒以助入睡,今年年初起不断有传出刘霞在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后当局就批准她出国的消息。

 

今年4月,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披露,德国外交部已经作了具体安排,包括如何不惊动新闻界,如何将刘霞从机场接到某一隐蔽地点,安排治病和调养等等。廖亦武致电刘霞,希望她能亲自向大陆当局递交出国申请,以便名正言顺到德国保外就医治疗抑郁症。刘霞当时情绪激动,期间不断哭泣。根据廖亦武授权香港媒体发布的音频,刘霞与廖亦武的对话中不断哭泣。

 

刘霞:我甚么状况、情况,(德国)使馆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我还要一遍一遍弄这些那些东西干甚么?我又没手机,没电脑。我都开始收拾东西,我一点也没说拖延甚么的,老是逼著我一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而德国政府方面多次表示,如果刘霞选择德国,随时欢迎她来。

 

 

支联会欣喜刘霞获释 冀港人续为大陆人权自由发声

 

在香港,支联会对刘霞获释感到悲喜交集,副主席蔡耀昌指出,刘霞重获自由始终是好事,亦反映多年来的争取不是白费,希望港人继续为大陆的人权自由发声。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就表示,刘霞获准出境治病是人道主义的表现。有分析认为,北京今次释放刘霞,希望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当下,对德国和欧盟释出善意,但有学者认为这做法效用不大。(林国立 报道)

 

支联会多年来一直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和刘霞,现在刘霞终于获准到德国治病,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在本台节目表示,感觉有喜有悲。

 

蔡耀昌说:记得去年刘晓波病重时,他最后发出的愿望,希望刘霞好好生活,希望她可以自由地生活,大家都会感觉到欢喜,但在过程中,我到今天仍觉得很悲哀,中国公民,甚至在中国法律来看,都不是犯罪,没有被判罪,为何都被变相软禁近8年的时间呢?

 

他又表示,刘霞重获自由,反映香港以及外国一直以来的争取不是白费,香港作为中国境内仅有可以自由表达异见的地方,港人更应为大陆的人权自由发声。刘霞获准离国,但她的弟弟刘晖仍留在中国,蔡耀昌表示,刘晖有如人质,必须关注他的情况,继续为他发声。

 

蔡耀昌说:709王宇律师,官方都是透过捉住她的儿子,胁迫王宇律师要去电视认罪,现在官方的做法真的很卑鄙,我们亦有理由相信,刘霞的弟弟刘晖的情况都是这样,刘霞是自由了,但刘晖就不能走,随时都可以抓他而不需要理由,对刘霞来说,就算到了德国,会否都有些事要顾忌而不敢说呢。

 

北京突然决定释放刘霞,有官方背景的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电台访问时分析,中国希望在中美贸易战中,得到欧盟更多支持,所以让刘霞到德国。

 

刘兆佳说:中国亦希望在和美国进行战略较量时,能争取欧盟的支持和合作,来令中国更有把握应对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刘霞被容许去德国,有助中国和欧盟关系的改善,亦有利中国争取欧盟支持中国,去抗击美国的单边保护主义。

 

时事评论员郑宇硕就对本台表示,同意北京有这方面的考虑,但相信西方已经见惯中共这些手段,相信不会有太大效果,中国早前希望拉拢欧盟共同抵抗美国的贸易制裁,欧盟亦不为所动。

 

郑宇硕说:释放异见份子、人权份子,赢得国际好感,这些招数没甚么作用,中国近期都接触过欧盟,希望和欧盟联手,对美国施加压力,结束美国种种的贸易制裁,但欧盟真的不为所动,因为主要原因是欧盟觉得,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真的有230年后争霸的元素在其中,这和欧盟无关。

 

他又认为,今次北京的做法只是权宜之计,相信中国整体人权状况,不会有改善,刘霞获释亦不代表北京对异见人士的打压会减少。

 

 

刘霞获放行 吾尔开希: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

 

刘霞获放行成功赴德国。刘晓波之友会创办人吾尔开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强调,刘霞无罪却被剥夺自由8年,“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有分析认为,北京为与美国对抗,而把刘霞当作与欧洲交好的筹码。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年713号狱中肝癌病逝,至今将满周年。长期遭“软禁”的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本月10号突然获得北京放行,如愿离开中国大大陆。

 

前天安门学运领袖、刘晓波之友会创办人吾尔开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她今天早上1157分,搭乘芬兰航空AY86航班,途经赫尔新基前往德国,现在在飞机上。终于在刘晓波去世一周年之前得到这样的消息,安心一些,希望她能好好休息,呼吸自由空气,这也是刘晓波的遗愿。”

 

吾尔开希强调,刘霞是浪漫、天真,说她幼稚都不为过的一位艺术家,没有触犯中国法律,也没有挑战中国专制极权,甚至回避谈政治话题,只因刘晓波获奖就被软禁在家8年,除了8个人的电话她打得通,通讯网路全被隔绝。这显示共产党的本质,不在你挑不挑战他、或有没有跨过他的底线,他只在乎他自己的统治利益。

 

吾尔开希说:“没有什么叫迟来的正义,迟来的正义就不是正义!共产党放了刘霞这个结果我是高兴的,但共产党不值得我们给他做任何的称赞!国际社会无论用贸易或用什么共产党能听得懂的话跟他施加压力,不断提出人权的议题,共产党就不得不跟着打人权牌!”

 

在台取得身分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燕鹏牧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认为,北京当局放了刘霞,只为缓和国际压力,出于被迫无奈。刘晓波在世界影响力毕竟是大的,放走刘霞并不表示中国大陆对人权问题有减缓放松,刘霞完全只是北京做利益交换的筹码。

 

燕鹏说:“老共的虚荣心是非常强的, 他这次把这个面子做给欧洲,不会做给美国。美国对中经济之战才拉开序幕,前两天美国战舰又穿越台湾海峡,所以北京现在在拉欧洲势力。他把刘晓波的夫人也放出去了,证明他现在也在人权议题上走缓和道路,反而是美国给他施压并破坏两岸和平,把这个栽赃美国,北京都有很多政治考量。”

 

燕鹏强调,中共每放一个人都有他的条件,最近一、两年跟德国正缓和关系、跟美国产生贸易上的对立,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巴黎气候协定”与上月G7会议谈得不很融洽,中共也会找到各种空隙,趁虚而入。

 

流亡作家贝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则对中共当局允许刘霞出国有不同解读:“原来允许刘晓波逝世一周年之后(让刘霞走),现在提前让她走,我想这也是中国政府的善意行为,一个是遵守了承诺,一个是让她在李克强访问德国的时候让她去德国。”

 

贝岭提及,刘霞有心脏病及重度忧郁症,长年独居,随时身体可能出现变化,让她离开中国大陆到德国治病,这是天理。

 

在台湾,大陆委员会表示对刘霞能如愿赴德,深感欣慰,相信她在自由的国度会得到妥善照护,恢复身心健康。陆委会还期盼中共当局能更包容、善待异议人士,尽速释放其他遭不当关押的维权律师与相关人士,包括台湾公民李明哲,让他尽速平安返台。

 

 

刘霞获释的代价竟是刘晖的自由?向习帝泼墨是反共的先声?

 

【桑海神州】刘霞获释的代价竟是刘晖的自由?向习帝泼墨是反共的先声?

 

710日,距离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辞世一周年前的三天,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上午已搭乘芬兰航空离开中国,前往德国柏林。

 

刘晖在微博证实消息︰「家姐(刘霞)中午已离开北京前往欧洲,开始她新的人生。感恩这些年来关心、帮助过她的人们。也请爸妈、姐夫放心并继续保佑她,愿她今后的人生平安喜乐。」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认为,中国是迫于压力释放刘霞,刘霞的弟弟刘晖仍在北京,相信是被当作「人质」,令刘霞在海外不敢「乱讲」。时事评论员潘小涛批评,中共仍扣留刘霞的弟弟在北京做人质,做法无耻︰「这样就能联欧制美吗?用自己国民做筹码,这样的政权不是太卑鄙太无耻吗?」

 

74日,一名湖南女子董瑶琼在上海海航集团大厦前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宣传画像泼墨,全过程透过网路直播,宣称是要「反对中共独裁专制暴政」,泼墨女子引来全国各地争相仿效。之后一天,有匿名网友上传照片,显示广东肇庆一幅巨型习近平宣传画像被涂上泥浆;76日,又有匿名网友上传照片,显示广东顺德一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标语被泼墨;同期,又有网民上传一张北京高等法院门前遭泼墨的照片。

 

向习近平泼墨风潮更蔓延至美国三藩市!董瑶琼在泼墨之后,曾声称自己被共产党「脑控迫害」,所谓「脑控迫害」是甚么一回事?这一波又一波针对习近平本人的泼墨风潮预示了甚么?台湾「自由时报」把连串行为形容为「泼墨革命」,针对习近平本人的愤怒又会否带来反共潮流?

关键字: 刘霞 刘晓波 出国
文章点击数: 40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