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BC 】  时间: 7/11/2018              

刘霞抵达柏林:贸易战与人权牌

作者: BBC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德国时间7月10日下午抵达柏林,她在德国方面安排下,直接从停机坪坐车离开,没有到机场的离境大堂,相信是避免大批记者追访。

在场的消息人士透露,德国方面的安排“非常细致”,刘霞一下飞机,车上就有医生为她简单检查身体。

身体虚弱

刘霞的朋友、作家廖亦武说,刘霞抵达后不久便与她通电话,他立刻和刘霞见面。

“好多年了,彼此都恍若隔世,一言难尽啊。刘霞精神头不错,但身体实在虚弱,走几步就头晕。专家们说,不是她不想,是她的身体状况不能见记者。”他说。

刘霞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刘霞10日下午抵达柏林
liao yiwu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廖亦武也有到机场,不过他无法亲自迎接刘霞。

德国的人权组织及刘晓波的朋友计划在周五晚上,即是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在柏林一所教堂举行追思会,但未知刘霞会否出席。

“大伙儿担待一点吧,也许7月13号能在格特斯曼教堂(Gethsemane church)露一下面。”廖亦武说。跳过 Twitter 帖子 用户名 @liaoyiwu1结尾 Twitter 帖子 用户名 @liaoyiwu1

LIU XIA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在从北京抵达芬兰赫尔辛基机场等待转机时,刘霞满张开双臂走向接机的人,神色愉悦。

BBC中文10日(周二)率先报道,刘霞乘坐芬兰航空到柏林,其胞弟刘晖未能同行。刘晖对香港媒体说,有到机场送机,希望很快可以再和刘霞见面,但人权组织忧虑,刘晖只是成为“人质”,令刘霞不敢发声。

法新社报道,周一去过刘霞在北京的住所,当时刘霞担心弟弟安危而拒绝接受访问,当时没有迹象显示,她要立刻离开。

BBC中文获悉,德国驻华大使馆一直和刘霞保持紧密连系,德国方面会照顾刘霞。

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在推特(Twitter)表示,很高兴刘霞抵达德国,刘霞会在德国接受治疗,期望她尽快康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下午回应此事时说,刘霞已经按照其本人意愿前往德国接受治疗,她说看不到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德国有联系。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欢迎有关决定,让刘霞无须再被“软禁”,并促请中国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释放所有“良心犯”。

跳过 Twitter 帖子 用户名 @statedeptspox

结尾 Twitter 帖子 用户名 @statedeptspox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贝丽特‧赖斯-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发表声明,表示对刘霞的消息感到松一口气,感谢德国政府及总理默克尔对刘氏夫妇作出的支持。

安德森表示,刘晓波和刘霞在中国争取人权、自由表现英勇。去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发出公开邀请信,希望刘霞可以代替丈夫到奥斯陆领取2010的和平奖,安德森表示会由刘霞决定是否这样做。

官媒称刘霞不是被“软禁”

中国媒体对刘霞的报道不多,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刘霞这一年中,的确处于中国官方的“视野范围内”,但不能说她被“软禁”,文章声称:“刘霞居住在北京一个正常社区内,可以自由会见亲朋好友,自由逛街购物、聚餐,去训练场打羽毛球等。”

文章指,刘霞与外界的通讯联系也是畅通的,知道她号码的人都可以给她打电话,比如德国使馆、现居德国的“异议作家”廖亦武也给她打电话,说明刘霞并非处在与外界的隔绝中。

但据路透社引述外交官称,当局一直持续监视刘霞,就算想与亲友联系,电话或探访也需要预先安排。

BANENRS图片版权EPA

《环球时报》文章说,刘霞本人似乎并未打算也做个典型的异议人士,呼吁西方的一些力量不要消费她,逼她做所谓“人权斗士”。

“刘晓波话题本身的能量还没有耗尽,西方舆论无论如何还会借各种由头往上凑。但这个话题能够提供的热度越来越有限,呈递减之势无疑。”文章说。

刘晓波与刘霞2002年拍摄的相片图片版权HANDOUT
Image caption刘晓波与刘霞2002年拍摄的相片。这对夫妻相处时间有限,因为刘晓波数度进出监狱。

刘霞被获释的时机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刘霞获释是因为中国要拉拢德国,在贸易战问题上牵制美国。

刘霞离开北京之时,中国总理李克强正身在德国,中德两国签署价值230亿美元的经贸协议。《环球时报》同日发表的社论,亦特别提到“中德加强合作是贸易战的相反示范”。

一名西方外交官对法新社说,释放刘霞是因为中国在与美国的贸易战中,要顾及自己的形象,对外界展开“魅力攻势”,但这不意味着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

就在刘霞获释后一天,异议人士、民间组织“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13年。64岁的秦永敏因从事民主运动,曾三度入狱及被判劳改,被关押合共22年。

A man observes a minute of silence between photos of late Chinese dissident and Nobel Price recipient Liu Xiaobo (R) and his wife Liu Xia (L) in a booth set up by supporters in Hong Kong, China, 10 July 2018.图片版权EPA

民运人士王丹指出,在中国仍然有多人被监禁或失踪,例如律师王全璋,他不认为中国改善了人权状况。他认为容许刘霞离开中国,是因为刘晓波的离世,对中共影响明显在减少。而且刘霞获得自由前,经历了丈夫的离世以及无理软禁,对她来说代价过于沉重。

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在商业电台节目估计,中国政府在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前让刘霞离开,是为了减低国际舆论压力。支联会原本计划在周五晚在香港举行追思会,他认为刘霞获准保外就医,不会削弱追思会的意义。

他说希望刘霞静静休养,虽然她可能有话想对外界说,但外界不能期望刘霞将来代替刘晓波的“民主战士”角色

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于2008年组织发表呼吁结束中国一党专政的《零八宪章》,同年12月被捕,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

2010年,刘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其妻刘霞随后即遭当局软禁在北京家中,八年来一直没有重获自由。被软禁期间,数度传出刘霞精神崩溃的消息。

刘霞的胞弟刘晖于2013年被控欺诈罪,罪成判处监禁11年。

2017年六月,刘晓波证实在狱中患上肝癌,获准保外就医,从监狱被转送至辽宁沈阳一家医院。多国呼吁中国准许刘晓波保外就医未果,刘晓波最终于2017年7月13日逝世。 
关键字: 刘霞 贸易战 人权牌
文章点击数: 5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