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7/11/2018              

卢峰:刘霞的笑脸见证当权者的丑陋

作者: 卢峰

看到刘霞在芬兰赫尔辛基机场等待转机到柏林时展露的笑容,任何人都禁不住替她高兴。那是从心底发出的喜悦,是摆脱牢笼真正获得自由的欢愉。照片中刘霞脸上的每一根线都在笑,每一个毛孔都在尽情呼吸自由的空气,怎不让人感动。

 

24小时监控比囚禁更难耐

 

只是,笑颜背后也反映着北京当权者的冷酷残暴。刘霞从来没有犯过任何罪,即使在肆意滥用法律拘禁无辜公民的中国法制下,刘霞也从未被起诉或判刑。但过去十多年她活脱脱就是「国家的囚徒」,起居生活通讯全部受监视,受限制,不能自由见朋友,不能随意跟外间通讯,居所日夜有「强力部门」及街道委员会成员看守监察;有需要的时候还会「被失踪」般被带到其他地方居住,不能留在自己的家。

 

刘霞不仅在肉体上成为囚徒,精神,情感上也被严厉的束缚着,连拥抱着朋友,亲人哭的自由也被剥夺,连如何告别至爱丈夫刘晓波的权利也被扼杀。大家还记得一年前刘晓波病危被送进刁斗森严如监狱的医院吗?那时刘晓波先生的生命已进入倒数阶段,夫妇二人本希望保外就医,离开中国到其他地方静静走完人生边上的路。但冷血不仁的当权者连这个卑微合理的愿望也严词拒绝,还把二人置于24小时严密监察中,任何时候都被监视,摄录着,不让两口子有自己的私密空间。

 

到刘晓波先生病逝,刘霞对如何跟丈夫告别,葬礼如何进行,用什么仪式都不能作主,只能由当权者包办;葬礼中刘霞见不到刘晓波或自己的朋友,灵堂内只有监视他们的国保,公安,不能静静,庄严的哭别刘晓波,连跟朋友痛哭一场的机会也被褫夺。那份无奈与压力比真正的囚徒更难耐,刘霞没被逼疯已是坚强。

 

即使在刘晓波先生过世近一年的时间内,当权者对刘霞的监控施压没有半点放松,她不能跟老朋友哭诉丈夫走后的孤清,不能自由到其他地方散心,不能创作任何诗歌文词抒发对丈夫的悼念,只能日日夜夜在「强力部门」视线范围内过扭曲的生活,动弹不得。没有人知道,娇小的刘霞能撑多久,没有人知道孑然一身孤苦的刘霞还能不能挺得住。

 

现在,她终于有机会离开北京当权者的掌控,不需再与国安国保为伍,不需再向谁交代见过什么人或跟何人通过电话,真正走出牢笼摆脱桎梏,尝到久违了的自由新鲜空气,刘霞怎能不像得到自由的小鸟那样边笑边「展翅」!

 

默克尔彰显真正人道主义

 

有的人如特首林郑月娥说,刘霞出国是人道主义的表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说这是尊重她个人意愿。这可真是屁话连篇。若真正尊重刘霞个人意愿,至少在刘晓波病危时就该让二人出国治疗而不是令刘晓波到死仍不得自由。要说人道主义,至少在刘晓波过世后就该撤去所有监视,让刘霞正常过生活,好好跟朋友家人悼念过世的丈夫。

 

可北京当权者继续践踏刘霞个人的自由及权利,一直以不人道的方式对付刘霞这弱小女子,这失去至爱的人。显而易见,北京当权者是令刘霞生不如死,度日如年的恶魔,说它有什么人道主义实在辱没了这几个字。

 

真正有人道主义的是这许多年来一直关注刘晓波,刘霞夫妇处境的人,为他们发声的人,为他们自由权利四处奔走的人。当中德国政府特别是总理默克尔个人的努力不能不提。这年头愿意为人权,自由发声的大国领袖少得可怜,默克尔却每次访问中国都不忘提出对刘霞的关注,要求北京当权者让她到德国治病及生活。少了这位铁娘子的不懈努力,刘霞要展现自由的笑脸不容易啊!

 

非亲非故远在万里外的德国总理不住为刘霞这弱女子仗义执言,北京当权者却老是把弱女子和家人视为人质,实在太丢人,太贻笑国际了。

 

关键字: 刘霞 刘晓波 出国
文章点击数: 6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