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7/11/2018              

练乙铮:中美三衰六旺贸战鹿死谁手

作者: 练乙铮

(上周笔者指出,要明白中美贸易战的来龙去脉,需有「区域冷战」的视野。从此出发,本文加载经济分析,指出是次贸易战若干特点,圈点中美双方潜在优劣势。)

 

 

 

上周五美东时间凌晨零时一分,中美贸战强势开打,总值68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额应声加税25巴仙。这个价值的商品,刚好等于去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五分一,说大不大,但特朗普附带说明,若中方还击,美国还有合共五,六千亿美元的弹药,约等于中方去年对美的年输出总额,再加上中方继续还击,那就不是讲玩的。事情牵涉广泛,不少人的第一个追问──那样下去,中美哪一方最先受不了,扯白旗投降──还不是最有趣的。

 

大家且留意,这个贸战不是常规贸战,有其不可忽视的特点。

 

首先是,开打的时机不寻常。经济史告诉我们,贸战往往是个别国家经济陷入相当严重衰退的时候发生的。市场兴旺之际,大家开开心心赚钱,任何国家领导人若贸然挑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贸战阻人发财,很容易变成过街老鼠。相反,倘若某国经济很差,执政集团可玩经济民族主义把戏,借题发挥归咎别国「不公平贸易」并先出手发难。但是,发动这次贸战的美国却并非如此,而是选在自身经济上行加速,失业率处于历史低点,联储局刚开始加息,大幅度减税的正面效果陆续显现的时候主动打出第一炮!

 

中方不应战本乃上策

 

这一着其实有预告。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经济已稳入升轨,而他早就把对付中国的「经济侵略」列为竞选政纲之一。不过,他上台之后没有马上针对中国,而是选在外交内政都创造出有利条件之后他的减税立法通过了,经济增长势头进一步加强;跟着,他放软身段与北韩谈判废核,让朝鲜问题急降温,然后转身就打贸战。由此可见此人行事自有其章法,并非有勇无谋。

 

中国接招,以牙还牙。此举又有什么涵义呢?一般认为,美国开打,中国不能不等价奉陪,那是国家尊严攸关,没有妥协余地。这个说法很流行,但与理论和大量先例不符。在典型的贸战里,先手国出击了,后手国接着的算计有两个取向。若其经济状况甚好,贸战便很可能打不起,因为此时不还击不应战,主动坐下来讨价还价是上上策;更何况,经济理论老早证明,不管先手搞什么贸战动作,这是任何情况之下的最佳策略和理性选择,因为贸易多胜于少,少胜于无,一还击,贸易肯定少了。

 

Mil Friedman的看法,便是当今国际贸易理论权威,主流偏左的Paul Krugman,说法也完全一样。日本当年就是以谈判应付,自愿减少一部份出口,另外同意大举在美投资设厂,失去一些就业却保住了利润和市场份额;若非如此,日本经济今天肯定更糟糕事实上,美国过去几十年,大体上也是按此理论行事的,并不很介意贸易对手国打的关税比自己高,不过却造成今天美国关税偏低而其他大多数国家关税偏高的不对称局面,而为喜欢「讲政治」的特朗普所乘。

 

但是,如果后手国的经济状况不妙,其执政集团为了巩固,保住执政地位,也同样会打经济民族主义牌,接招应战。

 

习将经济危机政治化

 

试想,假若今天中国经济还是像0708年那样以十几巴仙的神速增长,领导人大可从容淡定一意跟试图挑衅的美国坐下来谈判,最后表现出大国风度,把平均关税调低十个八个百分点,完全不是问题,绝对优于拼死打一场可能影响全球经济稳定的经贸热战,葬送一直以来赖以崛起的开放国际秩序。更何况,美国的指控(不对等关税和盗窃西方高科技产权等等)铁证如山绕不过去,放松一点,息事宁人的话,反可挽回一些面子。

 

因此,中方现时铁了心应战,无疑是习派面对内部政经形势都不妙之时的被动反应,政治上已经不得不如此。中国的GDP虽然还有纸面上的六,七个巴仙,但去除造假水份,今明年的企业债务拖欠高潮便是应付得过去,也只能剩下两,三个巴仙是真的;再加上劳动力长期衰退难以逆转,中国掉进「中等收入陷阱」的或然率已高得习派不能接受。如此,习近平硬着头皮接招打贸战便很聪明,因为只需把危机政治化,赢了即成民族英雄,输了也可玩悲壮,把民愤引导到美帝身上;中国人民是很吃这一套的。

 

尽管主动出击咄咄逼人的是六旺美国,硬着头皮接招的是三衰中方,但要论断鹿死谁手,则还得有多一点经济分析。

 

特朗普和他的智囊多次扬言,这场贸战很好打,便是一对多也会赢,因为美国「早已输了」(指他的前任阔佬懒理,中门大开以致贸赤天高),如今绝地还击,不可能更差的确,打关税总要有个靶,对方的进口货就是己方的靶,如今美国每年进口五,六千亿美元的中国货;出口到中国的,还只不过千三亿美元,如此,美国可打的靶比中国净多3600亿美元,怎能不赢?这当然只是给美国大众消费用的简化语言。

 

中国官方说法比较含蓄:中国除了量对策,还有质对策这里说的量,当然就是指美国的进口额质指什么,中国喉媒讲得很清楚:。主要就是美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 FDI,即制造业的工厂和服务业的商户),还有就是中国手上的大量美国国债资产。中国在美的FDI很少,美国人手上的中国国债几乎是零。所以,如果中国以量对策打不过美国,还有两个撒手锏:一是无情打压美国在华投资,让这些美国投资者血本无归,归咎特朗普;一是大抛美债,冲高美息,窒息美国经济。

 

双方这些招数和弹药,到底威力如何?能否使出?我们先看中方。

 

美国在华投资,稍为像点样的,老早已被强迫和中资合伙,而这些中资大多是所谓国有即由红色贵族控制的,肥水不流别人田。中国政府若打压,这些公司的中资部份也同样受损,因而万万不可为。这种合伙安排,美国公司深恶痛绝,在贸易战里反而成为护身符。此外,美国在华投资设厂,每每九成以上的雇员都是中国人;一旦受打压,大批中国人会失业大家看2012年中国暴民对付日资的结果便知中国这道板斧不能用。

 

抛售美国债不切实际

 

那么,中国的第二道板斧又如何呢?大抛美债的作用可从数字看出。目前中国拥1.2万亿美元价值的美债,约占全世界包括美国本身所拥美债总额的6 2014年时,中国的这个拥有额高达1.6万亿美元;可是,当年为了挽救急跌的人仔,两年间卖掉三分一,其间美债孳息反而跌到历史新低,因为其他地方对美债的需求强劲,接货者大有其人。

 

再说,就算中国马上全抛,联储局独力接货也不是大问题。联储局目前总资产4.2万亿美元,约为美国GDP24%,大部份都是2007年金融危机时搞三次量化宽松。买入的这比率比起欧洲央行的39%低得多,比起日本的95%就更不用说;若联储局有需要一口气把中国拥有的美债全数买入,比率也只是会升到30%左右。那当然不理想,但远不是什么危机。

 

反过来看,中国若大卖美债,人仔必然升值,如同1416年间的「汇率调控」一样「有效」;但在贸战炮火连天之际而人仔大幅升值,那中国就不要搞什么出口了。可见,「抛美债乃中国拥有的核选项」之说虽然流行,却只能是「厉害了,我的国」那种档次的自慰遐想。

 

中方的弹药,很可能真如特朗普所说,只有那1300亿美元可打关税的美国对华出口总额。此数不过是美国那五,六千亿美元的弹药的四分一。然而,经济理论并不排除中国可以四两拨千斤。这点留待下周细说。

关键字: 贸易战 中共 美国 练乙铮
文章点击数: 58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