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I 】  时间: 7/12/2018              

义和团精神害人 学者指中华民族到了新的危险时候

作者: 安德烈

media

去年4月6日,习近平与特朗普在佛罗里达见面。

中美贸易战形势恶化,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宣布,美方已准备九月份实施另一份价值两千亿美元的清单。中美贸易大战一扫中国两会前后营造的『厉害了我的国』的虚假气氛,在中国民族主义气势仍然大盛的背景下,中国内部越来越多的声音在抵制“义和团精神”。

其中一个是日前本台曾报道过的『科技日报』总编刘亚东的讲话,他讲话的核心意思就是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相比,距离仍然很远,这本来是常识,却偏偏有人鼓吹中国“全面超越”美国,他形容这是“忽悠”。“明明在别人的地基上盖了房子,非说自己有完全、永久产权”。另一位就是吉林大学金融学院院长李晓在2018年该校毕业典礼上的讲话,这一讲话的主题就是对中美贸易战的分析,他在分析中引用中国国歌里的一句歌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说:“现在,我不敢说是最危险的时候,但可以说,中华民族到了新的危险的时候”。

李晓院长直截了当地指出:“在目前的中美贸易战中,有些学者提出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这种提法令人匪夷所思。在当今的经济全球化时代,何谓‘要不惜一切代价’?难道要回到改革开放前的时代?’”

香港资深媒体人李怡苹果专栏文章就此评论:“‘不惜一切代价‘就是义和团精神,即是盲目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新四大发明’其实就是知识上 的义和团,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就是政治上的义和团。‘中华民族到了新的危险的时候’不在于外在力量的入侵或制裁,而在于自身。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一切危险都是自身的义和团性格带来的。”

李晓表示,美国课征中国500亿美元,对于中国“自卫性地”同额度反击美国,特朗普下令加征中国2000亿美元,且表示中国再反击还会再加征2000亿美元。李晓指出,“这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问题”,“美国追加的这2000亿,我们跟不上了,如果我们也同额度回击,不仅是将从美国的进口商品清零,而是负进口了。理论、实践上都是不现实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对美国市场依赖太深,仅从2000年以来的八年时间来看,中国对美国的顺差平均超过78%,对美贸易顺差成为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最重要部分,没有这一块,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将会大大缩小。

李晓指出,中国对美国制造业及其核心技术的依赖更为严重,仅从中兴事件的后果便应该清醒的看到中国同美国之间的巨大的技术差距。同时,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依赖也比较严重。比如,中国去年自产大豆1400万吨,总进口9554万吨,如果换成中国自种,就要消耗三分之一的土地种大豆,根本不可能。有人建议转向巴西进口,巴西大豆从生产到运营、销售都是美国控制,而且全球大豆生产的相当大部分被几家美国公司控制着。

李晓认为更为严重的是中国对“美元体系”的依赖。如果贸易战继续打下去,接下来的影响就会涉及到货币金融领域。如果中国美元储备大幅度减少,人民币发行的信用基础就会出问题,而且影响到中国赚取外汇的能力。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军队的现代化,包括大国外交,一带一路都需要大量资金,因此外汇储备规模极其重要。但是,中国的外汇储备状况不容乐观,根据学者计算,今年中国的净外汇储备减去外币负债,约为1.9万亿美元,比2013年减少近30%,关键的问题是,在1.9万亿外汇储备净值中有80%是外资企业拥有,外资企业可随时撤资,假如只撤三成,就走了5000亿美元。李晓警告不要轻言“美国衰落”,如果你看不到美国对外发债大部分不用美元标价而是用欧元、英镑、日元或者人民币标价,“请不要轻言‘美国衰落’”

李晓还指出,“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最大的危机不是贸易冲突,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霸权国家已经公开把中国当成了最主要的对手。”李晓警告,美国今年6月11日废止网络中立法案,意味着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以在提前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可以断网,一旦对中国采取这一措施,中国的银行、交通、商业、邮电等系统都可能会瘫痪。

李晓还劝中国不要一厢情愿地以为特朗普对欧日等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就会使这些国家同中国站在一起,“事实上,这些国家在知识产权问题、强制性技术转让、企业并购等方面对中国的指责,攻击同美国并无二致,立场完全一致。”  


关键字: 义和团精神 学者
文章点击数: 37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