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推特 】  时间: 7/12/2018              

秦耕:晓波老兄,这是我关于你死亡的漫思

作者: 秦耕

 
老兄,一年前,你悄然闭上眼睛,撤退到自己的死亡里,把一个罪恶累累的世界丢弃给我等,就像顺手扔出一只臭袜子。 是的,你真的死了,离开了这个并不美好的世界。在你走后的一年里,这个世界并无变化,如果有,那就是变得更糟了。

我有时甚至愤恨不已的想:你死得十分明智,这个罪恶的世界配不上你为它而活。 一年来,每当夜深人静时,我这样想想,就能够慢慢接受你的死亡,接受你与我已经不在同一世界的现实,接受今生再也无从相见的残酷,接受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继续苟活的尴尬,当然,同时也得接受思念、哀伤、愤恨的层层折磨。

或者,你死以后发生的事,都不值得你去知道了,那么死亡其实就不再可怕,不再遗憾,甚至值得高兴。 真的,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包括我自己,我既不怕死,也对这个丑恶的世界并无留恋,只是亲情羁绊,让我无从选择,不能轻松撤退到死亡里去。 这一年来,我努力说服自己,你的死亡其实是一件喜庆的事。

你曾经说过,寄望于民间,我曾经也是这样想的,而且非常真诚。例如有一年发生矿难,我很难过,就饿饭一天,但那个冬季矿难频发,如果我每次都饿饭一天,只怕会把自己生生饿死的,只好尴尬收场。但在你死后的这段日子,我发现叫花子流氓一旦坐了金銮殿,任性施为,那才叫一个可怕,坏的后果将不可想象!

极权固然有罪,但平庸何尝无辜?犹太裔女思想家汉娜•阿伦特认为,罪恶分为两种,一种是极权主义统治者本身的“极端之恶”,第二种是被统治者或参与者的“平庸之恶”。一般认为,对于显而易见的恶行却不加限制,或是直接参与的行为,就是平庸之恶。我想起那年午夜,你在出租车上发出的沉重叹息。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高墙的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别忘了,当春上村树说这句话时,那只鸡蛋正在义无反顾地撞向坚硬的高墙,这是一只伟大的、壮烈的、以身殉道的鸡蛋,一只英雄鸡蛋,而非自私冷漠、麻木愚昧、自甘懦夫的软蛋。但是老兄,在你死后,环顾四野,这样的英雄鸡蛋鲜有矣!

老兄,这就是你死后的那个世界,这就是我仍然活在其中、但已不值得你知道的世界。耶和华说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你去年弃绝了这个世界,其实并无遗憾。留下我等,继续在这世界忍受日复一日的绝望与哀伤,并向着深渊下坠,直到最终审判的那一刻降临。 再见吧老兄,无尽的思念,永不止歇!
 
2018-07-10
关键字: 刘晓波 殉道一周年
文章点击数: 3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