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0/2018              

彭佩玉:论秦永敏先生与中国宪政转型的关系

作者: 彭佩玉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秦永敏(网络图片)

 


一,担当考验:风险与牢狱

 

依靠高强度的思想训练来摆脱性欲及世俗欲望对自身的控制,这是《基督教会史》中早期教父绝世修行时的境况。显然在这一点上秦已经深谙其道,前二十多年牢狱,据其发过来的电子文本介绍,手笔约二千余万字,数麻袋作品在出狱时被当局强行收走,有阅读及写作,足以完成自身生命的重建,恐怕这也是每一个思想活跃之人深陷牢狱之时,唯一可以生存下来的路径(当然这也需要包括与上帝建立同在的关系)。

当身处天空与阳光之下的庸众臧否人物之时,必须反躬自问的是,如果是你像刘晓波秦永敏一样,只能在铁窗煎熬时日,你自身的禀赋是否足够承受这一上帝的安排?

 

如果不具备这一另觅精神世界的独立意志,一旦离开了虛与委蛇的现实世界,侧身于空间变异的囚居,一个活跃的灵魂进去,可能出来就是一个被摧毁被羞辱的人。无此上帝同在返求诸己之德性,恐怕也不足以夸夸其谈,指点江山。

尤其从人性论的角度而言,像晓波先生拥有一个如此情深意长的爱侣,但却只能弃绝这如一场大雪般的爱情于牢狱之外,这是一个庸众所能否经受得起的折磨?畢竟世俗欲望对大多数人具有压倒性的统治力。由此足以认识到,当二十多年牢狱之后,秦依然能够独立潮头,亲冒矢石,承擔巨大的风险,在短短数年间筹备团队,建立网站,推动守望,联合,理念普及,拒绝出国做功成名就的民运大佬,此诚匹夫之所不能为,自问不可以折者。

 

凡此两点,足堪后辈景仰敬佩之。

 

二,自治:规则意识与公民训练

 

一个深信现代政党政治原则的活动家,在缺乏相关的有力参照系,试图开创历史,推动政治竞争的历史事业之时,所必须寻求的知识构造,不外乎当代西方政体下政党的组织形态,竞争规则,筹款限制,议事程序。舍此而外,闭门造车自我为义,以独裁人格建立组织化的小圈子,很可能只是一场闹剧。由此观之,秦氏成为民间反对派中最早推动罗伯特议事规则的人物之一,足证其目光独到,尊重现代宪政的原初根基,团队型塑与引领能力是谓可观。

 

倘若一个自命为有意以政治为志业的专业人物,一方面坚持逻辑认同,另一方面却又不能保持理智上的诚实,比如张雪忠教授所谓民主先于自由的说法,那么此处的民主应该只能够单指对微观共同体的自治训练。最原始的也最深刻的自治能力,并将直接决定一个微观团队的内在精神气质或者文化传统的,应该就是这种从说话开始的议事原则塑造。不幸的是,流播于公民同城圈的餐桌议事,或滔滔不绝由一个人霸占话语权,或夸夸其谈独好于争名夺利,凡此种种,都是不遵守规则自治的伪民主者。

 

引申而言,一旦一个微观团队在自治阶段尚且不能有节制的遵守共同体规则,平等参与议事,相互尊重发言权,等到掌握了强制权力之日,谁能相信一个混乱的小共同体有能力推动宪政,保守自由?恐怕不过是我只是没有机会独裁而已。过程决定结果,自由必须先于民主才有可能去创造民主,保障民主,避免党同伐异山头林立的状态,因为在这里除了野心还能容得下什么?

 

如此,秦氏不失为一个有远见的规则建设者。

 

三,和平:一以贯之的道义资源

 

在秦永敏先生的历史文本当中,和平主义是其主体原则,并且是长期以来有意识的指向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国际道义资源的主旨。在其此次被狱前夕的公开文本当中,以和平转型论与此前的和平宪章遙相呼应,视共产党为谈判对手的反对派定位并未获得一个流氓极权组织的尊重,反而迎来了又一个十三年的牢狱之炼。可以预料的是,秦先生极有可能成为中国又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其个人政治生命的国际声望亦与此同俦,倘若转型迅速来临,这样一位久经战场的活动家,在民间的市场将会借民主党的架构而异军突起,并极有可能成为辛亥共和之后首位民选的政治家。

 

遗憾的是,2013年我对照研究了零八宪章与和平宪章的文本,无须讳言,秦先生的文本有一种以共产党为宗主的反对党意识,却少了零八宪章的主体独立意识。在整个和平宪章中,共产党一词出现的频率高达数次以上(具体已经记不清了) ,扮演了历史宗主的角色。与此相反,零八宪章中从未出现过共产党一词,该文本是以历史为对象所做的独立阐述,自身主体意志显明,宪政理念清晰,国体政体观坦诚鲜明,无论道统,法统,学统渊源,可谓切中当下,展望未来,契合今世。整个文本宪政脉络几无遗漏,思路缜密,严谨审慎的政治品格跃然纸上。两相比较,在价值认同上不得不令我倾向零八宪章,当然这无涉个人为宪政转型所做出的牺牲,两个宪章起草人的路径不一,无损于彼此的历史地位。

 

乐见于秦永敏先生获得诺奖,为中国的反抗独裁事业树立新标杆,以他的高龄与声望能够不做自我审查规避风险,总是走在反抗的最前列,这才是当下最需要的反抗精神。

四,与青年领袖甄江华之比较

近年来接续公民同城运动的自组织推动,民间抗争模式中新人辈出,其中不乏声名鹊起而从未被狱之辈者。当然,我无意于以坐牢的时间长短来评论一个公民反抗者的自我定位,但必须明确的是,假如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庸俗势利眼光来审视抗争者的决绝行为,将风险规避视为一种抗争智慧,与此同时鄙薄他人敢于担当风险的道德勇气,无疑是对抗争伦理的极大亵渎。无须例举人名事迹,此一逆淘汰的潜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侵入民间共同体的肌体,并且在合纵连横的小圈子权术世界大有伸张,甚至于以吹嘘自身与国保的融洽关系为荣耀,并有意以此审视他者,大有统一行为模式之意趣,此诚中国特色之闹剧也。行为艺术炒作与沉潜务实的幕后工作,虽然可以从社会分工的理论视角来理解,但风险是必然的。十年来隐居幕后从不参与争名夺利,专职推进自己所关注的领域,一朝入狱,天下谁人不识君,若如此之青年领袖,公民甄江华足可誉之。非常值得感动的是,177.13沈阳之行,我用的加密通讯wire通讯录之上,自动弹出了甄江华你这个大傻瓜的名字,这说明他已经把我列入通讯录,而在此之前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了解甄江华越多,越认识到他是那种理想主义者的时代贵族,在黑暗时代坚决不做同谋的那种贵族。

秦永敏先生所具有的另一人格优势,在于他不耻下问,愿意花时间与非著名人士的点对点沟通,形成一种团队联系的建设方案,这在其他精英主义模式的自组织系統中似乎已经成为一种难得的美德,精英阶层的知识优越感与身份优越感,阻碍了他们务实的推进公民社会建构。

今日中国之民间反抗,既需要具备国际声望的领袖人物唤起国际舆论之关注,尤其需要重视规则训练的公民领袖而非简单的政治反抗领袖,缅甸的昂山素季之流摇身一变为人权迫害者,足证在政治领域的事务中,没有多元制衡的社会自治权利,国家机器及其主人将掳掠绑架所有人作为人质,现在就试图以人身攻击统一公共舆论场域的参与者,不过是痞子政治的传人。察而观之,无论海外民运及民间小共同体,无不深患此病,诚然如此,则他日纵有议会,亦将成为头破血流之议会,沦陷为权力斗争之深渊的官僚机器。苟免此祸,而公民社会推进若缺乏相关专业技术之建构,势将无力回天。所喜者,规则建设者置身名利场之外,默默服侍,不乏斯人,良有以也!

中国宪政转型是一个如此庞大复杂的历史系統工程,既需要专业的知识储备,尤其需要实践笃行如秦,江两君。所不需要的就是仅仅停留在混面熟混圈子混名气的痞子运动,因为在这种纯粹私人话题的自我为义空间,早就已经取消了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对历史节点的把握,对国际趋势的判断,对同城运动的经验比较,最后只会停留在对个人隐私的无休止争论和攻讦之上。

秦先生的优势所在,正是公民同城需要潜心学习的对象,宪政转型事业不是摘桃事业,没有牢狱准备的虛假名气说明不了什么。后辈后学,足堪谨慎。

18/7/20。彭佩玉

  
关键字: 彭佩玉 秦永敏 转型
文章点击数: 633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