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8/11/2018              

湖北宜昌政治犯刘家财出狱 被以“煽颠”罪判刑五年

 (参与记者辛云2018811日报道)参与网获悉,2018811日凌晨,湖北宜昌政治犯刘家财因五年刑满,从湖北广汉监狱出狱。由于在狱中一直不认罪,刘家财未被减刑一天,整整服满五年刑期。

 

据刘家财妻子王玉兰透露,是当地国保凌晨从监狱接出刘家财,将刘家财送回家中的。刘家财透露,因一直拒不认罪,所以五年的刑期未被减刑一天,一日不差地坐满五年。811日零时刚过,本来已经熟睡的刘家财,突然被管教叫醒,办理释放手续。在办理手续时,监狱长一再表示,希望刘家财出狱后不要做违法的事情,并再一次问其是否认罪。对此,刘家财当即表示,自己以往的行为是无罪的,以后将会继续战斗。随后,刘家财被宜昌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三位国保带上车送回家中。

 
 

 

据悉,宜昌当局害怕家属和公民前往监狱迎接,在出狱前两天,刘家财被其从服刑的湖北汉津监狱转送至广汉监狱关押,并未说明原因。而刘家财的妻子王玉兰,此前被国保告知,不需要去监狱接刘家财出狱,即使去了也接不到。

 

中午11点多,北京维权人士李蔚发出信息:“刘家财已经出狱,被国保送回家中!警察还在其家中谈话。”随后,宜昌国保向刘家财简单交代以后离开。中午12时许,刘家财给李蔚回电表示,身体还可以,只是心脏有传导性阻滞,上楼梯心脏非常难受。

 

对于刘家财的出狱,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表示:“欢迎刘家财先生光荣坐牢,凯旋归来!”福建福州维权人士庄磊也表示:“欢迎勇士归来!”

 

对于刘家财拒绝认罪未被减刑,北京维权人士周莉表示:“没认罪没减刑,就凭这一点,我佩服,我做不到。说个小常识。在监狱里不认罪,不仅仅是不减刑的事儿,不认罪意味着每天都要接受严管,要受到惩罚性管制,减少睡眠时间,各种思想教育,各种体罚。因为认罪伏法百分比是管教警察的考核项目,直接关系到管教警察的工资收入。所以,刘家财的不认罪遭受了什么苦,能想象到。”

 

周莉还表示:“刘家财这样的硬汉子,我此前见到过一位,北京的叶国柱,他因为组织……被判四年,他被抓的时候我也同时在北京东城看守所,在楼下女筒都能听见楼上男筒喊“打倒XXX”,听同室的老号告诉我,他经常被用手铐铐在走廊窗户上。后来他判刑转到监狱了,仍然不认罪,一天刑没减,长期在集训队接受严管。最匪夷所思是临近释放前四天,他又被从监狱里抓走了,转到当时的北京宣武区看守所,理由是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他回来后曾告诉我,看守所的警察笑着说他创下共和国先例了,在监狱里还能扰乱公共秩序。一个月后,北京奥运会结束了,他释放了。当年与他同期被抓被判刑的还有他弟弟,叶国强,是另外一起案件,开创了往金水河里跳的那哥们儿,上了纽约时报。为此,金水河水下从此有了防护网。他回来后听他讲:预审问他北京那么多河,运河,护城河,还有附近紫禁城的筒子河为什么你不跳,单单跳金水河?”

 

刘家财出生于19651026日,湖北省宜昌市人,原是宜昌市葛洲坝集团职工,曾担任云南省某工程监理公司工程师。1998年—2000年,因为葛洲坝数千下岗职工追讨工资和福利待遇等问题维权,积极发起和组建独立工会,领导葛洲坝集团教育经费维权和反腐运动,而被宜昌市警方逮捕,并於2001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管制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出狱后,前往云南省昭通市谋职,并在某工程监理公司任监理工程师,但工作之余仍坚守民主理念,活跃於网路民主运动其间,为此曾多次遭云南省警方威胁、警告和传唤。

 

201382日,因参与“同城饭醉”活动,并在腾讯微博、新浪微博、QQ网上转发《李向阳复仇血洗公告(并招募敢死队员)》等,被宜昌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10天,拘留期满后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转为刑事拘留,关押在宜昌市第一看守所。同年918日,被再次更换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2015511日,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对此,刘家财不服提起上诉,于2015122日被湖北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刑期至2018811日。

 

在沙洋汉津监狱服刑期间,刘家财曾受到体罚和克扣口粮。汉津监狱服刑人员的主要劳动任务是缝制服装。制作服装是流水线作业,每名服刑人员负责不同的工序。每名服刑人员每天都有劳动定额,完不成劳动任务的服刑人员会受到惩罚。惩罚手段之一:晚上10点其它服刑人员就寝后需要站几个小时才能睡觉。惩罚手段之二:早餐和晚餐只发一小饭勺稀饭吃。

 

在服刑期间,刘家财被安排在监狱工厂里做工,主要产品是俗称“火牛”的小型变压器,刘家财的工作是把铜丝按照要求缠绕在变压器的线圈上,每天工作超时,但刘家财的工作量摊派比其他人要少一些,可能是考虑到其年龄和视力的原因。

 

2015711日,刘家财父亲病逝,当局未批准其回家奔丧。在刘家财的父亲病危之时,家属及律师就向宜昌当局提出过申请,让刘家财回家探视父亲,但是未获批准。刘家财父亲病逝后,家属再向当局提出申请,要求刘家财回家奔丧,但依然未获批准。刘家财父亲病逝后,其母亲一直瘫痪在床,随后其母亲也去世了。

 

服刑期间,刘家财的父母相继过世,为了不让刘家财忧心,王玉兰每次探监时,每当刘家财问起父母情况时,王玉兰都回答很好。刘家财出狱后才得知父母已经能够离世的消息,这让他悲痛不已。811日上午,在妻子、妹妹等家人的陪伴下,刘家财到父母的墓地磕头祭拜。

关键字: 刘家财 政治犯 煽颠
文章点击数: 59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