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8/16/2018              

余文生案已移送检察院起诉 当局拒维权律师代表

余文生案已移送检察院起诉 当局拒维权律师代表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妨害公务罪」的案件,近日已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余文生的代表律师正向当局申请,要求尽快会见当事人。(黄乐涛 报道)

 

余文生已被当局控制大半年,现关押于徐州市看守所,他的案件已被移送到江苏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周四(16日)对本台表示,他与丈夫两名代表律师常伯阳及谢阳近日前往徐州市检察院了解情况,才知道案件已有新进展。

 

当局指由于余文生早前已解聘了家属聘请的律师,指现时已有新的代表律师,于是拒绝常伯阳及谢阳进行会见及阅卷。她指,两位律师现正与检察院交涉,希望当局尽快安排与丈夫会见。

 

许艳说︰两位律师去徐州市检察院查询余文生的案件,然后从徐州市检察院查询到719日被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我请的辩护律师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我们去现场查询的,常律师和谢律师,他已经把那个辩护手续交到了检查院,也申请会见,申请阅卷,可能还是会再去次努力一下,看能不能争取到阅卷和会见的问题。

 

她表示,余文生已经失去自由一段长时间,她很担心丈夫的情况,非常挂念丈夫,希望当局好像其他709律师一样,批准取保候审,但她估计成功的机会不大。

 

许艳说︰我对他未来的状况非常担心,就是无罪释放的可能性,肯定非常的小,如果能申论取保候审,就像709其他的律师一样申请取保候审回来,那已经不错了,但是余文生的问题,我也申请过取保候审,而且申请过几次,律师也申请过,但是一直就没有要给他取保候审回家的迹象,所以我对他的未来状况非常的担心。

 

余文生的代表律师常伯阳表示,当局一直表示余文生已经有新的代表律师,但就不肯向家属交代详细情况。他强调不查清楚事件他是不会罢休的,他打算再到徐州,要求当局交代事件。

 

常伯阳说︰我们计划下周再去,去要求会见余文生去核实,不是有官派律师吗?我们去核实这个事,我们的手续检察院都接了,他说那个余文生已经请律师了,我说我没有听说他有甚么律师,再一个他在里面失去自由,家里人都不知道,那怎么找到律师了?

 

本台致电徐州市检察院希望了解余文生的情况,但电话却接不通。

 

余文生曾代理多宗维权案件,并多次批评中国当局打压律师以及维权人士。他曾代理709律师王全璋的案件,于2014年,因为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而被关押。

 

关押逾半年 余文生律师被正式起诉

 

遭关押逾半年的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证实已被检察当局审查起诉,但案件何时开审以及由谁出任辩护律师仍然存在变数。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对外声称,代表余文生的是两名熟悉他的维权律师,但其中一人向本台表示,余文生和许艳已接触过官派律师。

 

余文生案周三(815日)有新的发展。他的妻子许艳发声明,丈夫上月中被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两名辩护律师已向检察院提交辩护律师手续。

 

许艳对外表示,已作最坏心理准备。

 

许艳:当天常律师和谢律师已把辩护手续交到检察院,但是没让会见,也不让阅卷。无罪释放的可能性肯定非常小,不管抓对抓错,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徐艳口中的常律师和谢律师是余文生好友常伯阳和谢阳。不过谢阳周四对本台记者透露,到目前为止,他和常伯阳尚未被正式委托。而事实上,81日提交辩护律师手续当天,两名官派律师也同时提交了手续。据他了解,两名官派律师名义上是余文生聘请,早前已在看守所和余文生会面。

 

谢阳:我一直要求许艳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通过许艳的确认,这两个官派律师不是余文生律师正式(委托)的,那么我们就履行我们两位辩护人的辩护职责,现在许艳一直没有给我们一个正式的回答,现在我们的辩护职责处于停滞状态。

 

谢阳说,作为余文生好友,他和常伯阳都非常愿意为余文生效力,据他了解,许艳已和两名官派律师取得联系。

 

谢阳:她(许艳)是怎么考量我们也不知道。我反复的跟她说,要不你就站起来,要不你就配合它(官方)完成整个表演,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但是我现在发觉许艳她可能试图走另一条路。我们2位辩护律师感到很委屈。

 

家属对外埋怨,余文生遭审查起诉后,检察当局一直没有发出通知书,余文生也无法和非官派律师会面。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副召集人王龙宽促请大陆当局依法办事。

 

王龙宽:自己说要依法治国,但是连家人跟律师都看不到。放诸国际人权标准都是很基本的要求,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还是让人感到遗憾的。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余文生
文章点击数: 629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