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8/17/2018              

八名被困尼泊尔的流亡藏人抵达印度达兰萨拉

八名藏人近期成功逃离西藏进入尼泊尔,但在试图流亡印度时遭到尼方阻挠,后经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等机构的交涉,本周安全抵达印度达兰萨拉西藏难民接待站。

 

今年7月,尼泊尔政府阻止入境该国的8名逃亡藏人进入印度。这批藏人分别来自西藏不同区域,均没有入境许可证件,每人给向导交付15千元人民币之后偷偷越境进入尼泊尔,其中来自安多和康区的逃亡者从家乡到尼泊尔共花了1个多月至2个月时间。

 

这批逃亡藏人抵达位于尼泊尔加德满都的西藏难民接待站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决定将他们送至印度。此消息被尼泊尔媒体于726日报道后,尼伯尔政府立即采取行动,阻止他们入境印度。后经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和印度驻尼泊尔联络官员的多方交涉下,最终这批藏人获准入境印度。

 

他们在有关人员的护送下于星期一(813日)安全抵达印度达兰萨拉西藏难民接待站,其中部分人在星期五(17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谈到逃离西藏的原因及流亡印度的目的,但均表示不愿暴露身份,以免在藏家属被当局骚扰或遭遇不测。

 

来自安多的21岁僧人说:“在我们家乡没有很好的学习机会和条件,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移民汉人,而入寺学佛的藏人也不多,尤其寺院佛学博士少之又少。在印度,佛法非常兴盛,有很多德高望重的西藏佛学博士,因此我希望能在印度学到真正的佛学知识,争取获得格西(佛学博士)学位之后,返回家乡服务于寺院和民众。我将这一愿望告知家人后,获得他们的支持。在上月我得以从成都乘机到拉萨,之后前往日喀则吉隆边境,给向导一万元人民币,经数天的徒步翻山越岭后被带入尼泊尔境内,然后需要再交付5千元人民币,最终被送到加德满都西藏难民接待站。”

 

另一位刚满19岁的安多僧人与其他两名友人从家乡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抵达尼泊尔。他表示,他自幼入寺学佛,但是因为佛学受限、条件不足,才选择流亡印度:“我是从4岁开始出家为僧,寺院学习条件不是很好,后来又被规定未满18岁的僧人必须离开寺院到公立学校就读。因此在这种境遇下,决定到印度的西藏寺院求学,目的是想继续深造,把佛法知识学得扎实。”

 

一位16岁的康区僧人从家乡启程,在长达两个月后抵达印度。他用中文表示,家乡寺院因缺乏条件,很难学到更深层的佛学知识,期待进入印度的西藏寺院学佛:“这里(指印度)寺院的学习条件非常好,我以前小时候就想来(印度)。”

 

本周从西藏抵达印度的八名藏人中,有一名尼姑和一名13岁的女孩。该名来自康区的女孩说:“在西藏学不到藏文,因此到印度来求学。家人说在印度有很多藏人和学校,让我去学藏文。”

 

本台曾援引边界区藏人提供的消息报道,中国政府和尼泊尔政府自2008年以来加强边界管制合作,共同打压越境藏人,还在边界线安装了监视器、摄像头等设备来替代执勤边防军警。而在这个合作里面,中方要求尼方加强在边界区的巡逻,务必将抓捕的逃亡藏人移交给中方。

 

2008年之前,每年逃离中共压制经尼泊尔到印度的流亡藏人超过2千人,但是自20083月整个藏地爆发示威抗议活动以来,逃亡的藏人数量开始明显减少,更在近几年骤减,成功逃亡者最多不过100人。

关键字: 藏人 中共 人权
文章点击数: 506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