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7/2018              

彭佩玉:实现主权在民的选民论

作者: 彭佩玉

选民(网络图片)


 

本文旨在探讨选民的主权范畴与舆论霸权之间的关系,藉以澄清选民这一现代政治主体在民主政体下的养成,以期有助于理解狭义上的民主论。

顾名思义,“主权在民”的现代政治原则为选民提供了法律上的主权身份,所谓民主,同其相对立的对象为君主,君主符号的主权象征意义,在历史上消湮了人民主权,构成了僭主。民主的主体为独立的选民,一般意义上的选民所对应的主权为选举权,在直接民主的主权事项上,又产生了全民公投的神圣投票权。

或许可以这样说,一个并不拥有选举权与投票权的人,他既非选民,甚至连人也算不上,因为他缺失了作为现代文明人最基本的主权,因此也不具备捍卫自身人权的完全可能性,这样的人只能算现代奴隶。就此而言,包括本人在内处于中共非法暴政之下的十多亿现代奴隶,只是中共这个反人类犯罪集团所绑架的人质。由此在这个现代奴隶族群之间,因为没有亲身参与过履行选举权的公共训练,经常出现违背现代政治常识的话语霸权意识,也便无足为怪。

近来中文推特圈所流行的统独之争即为一例。首先,所谓的统独之争,它是一个关涉选民公投主权的法律问题,其次,它有一个事实独立的历史问题,再次,它是一种创制民族的现代政治巫术试图主导舆论霸权,进而践踏选民主权的革命理性思辩,背叛了关于人的政治意义:自由宪政的终极愿景。为什么这么说?理论上来说既然独立成了第一诉求,那么你独我独东独西独大家都可以独,在此创制民族的,如刘仲敬一类妖孽,则试图以虚妄的纸上作业绑架其他个体作为诸如上海民族,湖湘尼亚,巴蜀利亚,宁夏斯坦之类地理概念的人质,以遂其革命导师的狂妄野心,更遂了如何清涟所谓遍地总统,国王,酋长,苏丹之类投机家的胃口。没有分裂就没有民主,听起来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一个老母鸡下的臭鸡蛋。

事实上这些地区即便具备国际法权上独立建国的承认,或者已经形成事实独立的历史法权,它也仅仅是一个全民公投的历史法律事件,而非革命领袖个人投机的主权僭越之事。尤其如张林所下的论断,如果不分裂成诸候八百,再过五百年也无法民主,此种理性狂妄的轻浮浅薄,又置天下选民之主权于何地?当然,可以假设沿海发达地区在已经获得独立的状态下,有益于推进自由人权事业之可能性,但前提是此一假设具有现实可能性。事实上连香港都已经被赤化,对大陆自由宪政事业的推动与助力犹有困难,台湾处于事实独立状态,对大陆公民的政治庇护亦乏善可陈,一旦权力落入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客手中,道义原则便将下降于利益原则之下。再则,无论是刘仲敬或其徒子徒孙,或者张林,完全无视历史上的临时独立——如辛亥革命时的各省独立,它是一种暂时悬置主权的法权独立状态,不再承认一个非法中央政府的法权,但并未宣布主权独立的历史事件而已,因为这个各省临时政府无权僭越选民主权擅自宣布单方面的主权独立,这会牵涉到各个选民的财产权与自由迁徙权,侵犯他们的公民主权。然而革命理性却要求统一意识形态,谁反对谁傻逼,真理党还是真理党那一套。

再举一例舆论霸权的事实。相对于斯诺登,阿桑奇这些爆料专家,郭公子的表演得益于两大优势:1,你一辈子认识的大人物还没有他一天的多。2,与权力勾兑来的巨大身家。说一句老实话,围绕此人在中文推特世界的大撕逼大分裂,说白了不是垂涎郭公子的财政力量?这些尚在其次,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一个人而已,试图接近神的位置乃至超越神,这是对他者的羞辱,在政治上必将造成对人的尊严的践踏。郭粉对郭公子狂热崇拜的颠狂状态,依稀仿佛文革暴民对毛贼的疯狂造神。此时冷眼旁观其中舆论霸权的杀伤力,不能不感叹语言暴力对人的统治力。这一次网络造神,郭卫兵与红卫兵的风格雷同,再次暴露了这个族群的懦弱无能,离不开假神的带领,总要找一尊妖魔鬼怪当偶像之后,自己才算是一个人了一样。一个以前的国安高级线人,权贵的白手套,他所能爆的料还比不上一本官场小说的想象力,时刻不忘隔空喊话保财保命,如此伪类给当成了救世主,可见选民的主权意识已经演变成了“我的领袖就是你的领袖”,果然有了选举权轮到他们来行使的话,难道要绑架其他选民,不从者即谓仇寇?而所谓的公民圈,我私交很好名气很大认识很多名人的民运老大你也得奉为老大,否则便排斥你孤立之,这种带有强烈流氓气质的奴性,乃是对选民主权赤裸裸的蔑视。一个自由主义者,根本不屑于此一权术世界的滥殇。

这是选民对选民的战争——假如可以如此定义的话。一个借爆料赢得满世界名声的人物,和殿陛之上的大傻逼各领风骚,成了一部分选民心中的神,其他选民也应当无条件加入敬拜的队伍,否则便要对你实行阶级专政。既然如此又有何资格指责普罗大众视习家大傻逼为英明领袖?中文推特透露出一种如此的诡异气息,等于宣告了一种强迫症,“我选我的候选人,我还要帮你选”,选民不再是独立的主体,而是造神运动中的集体。

沈梦雨现象中同样出现了相对的舆论撕裂,总会有一种主流话语要试图夺取舆论霸权的绝对支配权,树立起神圣不可侵犯的禁脔,禁绝其它思维路径的可能。一旦停留在事物表面现象上的判断,它不但是仓促的而且是激烈的偏执的,于是不去分析影响未来的可能性和预见性,仅仅执着于鼠目寸光的浮浅见解,也阻断了选民主体独立观察,进一步深入探讨事件本质的路径。

倘若不是只停留在表面现象,不难看出佳士工人声援团背后有一个极左政治团体,有鲜明的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为支撑,再看那些左派学生演讲所使用的话语体系,有着浓厚的大革命气息,至于革命对象尚未澄清。从组织动员的途径上来看,那么多不同省市高校的左派学生通过何种信息管道开始动员集结的,本身就只有一个政治团体才有此号召力,并且是以左派网站为平台的集结地,形成了一次有策划的政治出击。故就事件已经坚持了近半月时间,依然处于发酵之中时,今天的独立公民为了能够成为完整意义上的选民,理当声援包括佳士声援团在内的任何社会运动,并警惕其有政治上的倾向。因为该事件已经足以为未来政治版图构画出一个典型的极左运动,而且走在了社会运动的最前列,具有了影响转型前景的重大历史预期性质在内。

这一次原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的出场,似乎在透露什么信息,倘若此时台上的流氓头子有意利用一次学生运动来回归打倒资本主义的历史旧路,显然这正是一个极好历史契机,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序幕一旦拉开,习惯于打人民战争的极权政党,不难推出工人当家做主,全民反腐的工农大联盟,一方面一举将自由派精英自视甚高的话语权绝对边缘化,另一方面回到政治运动的传统模式,回到政治第一的疯人院政治状态。

左派青年学生的革命热情,不为政治流氓所盗用,实乃今日之虞。

2018/8/17  
关键字: 彭佩玉 选民
文章点击数: 564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