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9/2018              

张猛:中共的危害、阴谋及民主转型的原则

作者: 张猛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中共阴谋(网络图片)

 


哈佛大学日裔学者福山最近发表了一篇短文,文章名和大意均表示:“特朗普让美国成为世界笑柄”,理由还是老一套,无非就是(站在政治正确的立场)指责特朗普迎合民粹。姑且不论福山怎么还会用这一借口(只能证明福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什么也没思考),而是要反问福山,作为一名政治学者,他所理解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者说,福山到底有没有能力看出当代世界存在的真正问题。这是一个疑问,但仅就福山而言,这其实又不算疑问。从另一个层面而言,毫无异议,特朗普首先是一名商人,他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然而,特朗普现在是美国总统,这个立场决定了特朗普不再仅仅是一名商人。特朗普看到了美国的问题并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复杂,福山也应该能看出美国正在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但特朗普不是福山,更不会像福山那样故意隐瞒造成美国问题的根源和面对世界问题的路径,以及就问题而行动的决心(福山编造民主的“衰退局面”,从这一点就能知道福山研究的方向完全错了)。因此,在福山眼里,特朗普就是那个“让美国成为世界笑柄”的人。但事实不是这样。福山用苟且的方式回避了自由世界正在和为何被侵蚀的本质,福山在根本上不在乎也并不关心自由和民主,福山和大多数无知的学术政客一样,以假装批判回避真正重大的危机。

中共对自由世界的危害

当代自由世界体系的真正危机是看得见的,目前无外乎两类重大形态,一种是恐怖组织类型,另一种则是采用无限渗透的极权扩张。所谓民粹主义或者被看作民粹的危机在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也就是说,对民粹的指责是出于要为渗透性组织提供理论保护,以使侵害自由世界的阴谋得以完成。福山很可能配合了这一点。中共用无限渗透的手段,对自由世界形成包围的后果被掩盖了,也就是中共对自由世界的侵略此一序幕早已拉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共的侵略已达到了其预设的短期目标。有一件事可以被再次提出来,在2017年,中共对某大学的学术网站下达了要求撤除研究论文的指令,这是无限渗透形成包围的一个标志,它预示着中共采取的侵略强度已达到了可以完全无视美国这一自由捍卫者的程度。但真正的问题在于,这种侵略是无限渗透的,是不足以使世界引起警惕的(福山们假装这件事不重要),不是因为中共没有直接动用武力,而是在于,中共在无限渗透的阴谋中,首先选择的是对思想的控制,也就是逐步禁止思想,剥夺人作为独立个体的主体性,继而实施控制和奴化。这一点,等同于通过政治暴力迫使民众放弃权利所带来的无条件服从。

仅依靠在一般层面上,或涉及意识形态及人权领域的抗议,显然无法抵御住中共对自由世界进行全面威胁的可能。因为中共之所以有恃无恐的原因在于,它根本就不在乎民众,也就是它首先会将大陆民众作为极权的胜利品,并以此来威胁自由世界。同时中共又在对内领域进行军事化掌控,民众的反抗无论其深度和广度最终都要面对中共军队的暴力打击,而且这是没有任何阻力的。由此,中共在绑架了全大陆民众之后,又利用被绑架的民众进行外部征服,甚至到了这样的地步,就是全世界对于中共来说,只存在中共的诡辩、不存在文明和规则。奴役的地图被中共打开了,一开始是不知不觉的,接着就是公开的,绝对性的而不是“给你讲点道理”的。与此同时,中共根本不在乎世界上任何规则的约束,它想印多少钱就印多少钱,它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它想在大陆之外抓什么人就抓什么人。但是,中共会用更坏的诡辩来拖延已经产生的问题,中共会在口头上装得比任何民主国家更民主、更开放和更讲人权,但实际上中共从来不讲人权也没有民主(思想警察无处不在)。这就是中共口头与行动相互矛盾的事实。那么,面对这样一个可以当着你的面叫嚣着要把民众弄死、并以此向全世界进行要挟的所谓政权,你该怎么办,福山们又该怎么办。

正是中共的这种两面手法,才导致了西方学术体系陷入在沼泽中,他们无法分辨一个时刻将自己打扮成高尚而义正词严的暴政特权集团,却在同时犯下滔天大罪这样一种分裂体制的真实面目。并且罪恶的真正根源在于,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他们就是要用铁打的严酷的暴政体对自由世界进行侵略,他们从不惧怕真相更不惧怕犯下的罪行被公之于世,是因为他们极善于进行谎言的编造,并且是不断编造。中共没有羞耻心、没有人性,本身就是剧毒。中共使一切自由的属性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成为极权的牺牲品和供养者(想一想,福山为什么不批判中共,却反而诬陷特朗普迎合民粹),成为中共奴役的对象,成为非人的和不具有思想的被迫存在者群体。同时,中共为了达到不断扩张的目的,进行对人类世界的盗窃和掠夺。而中共在实际上不生产也不创造任何物质与思想,中共的一切都是偷来的和抢来的,但是中共会用连人类都听不懂的谎言进行狡辩和诡辩,甚至反而指责创造者群体。因此,中共的官僚系统与社会、民众之间与整个世界是完全脱节的,中共是一个进行内部分赃的封闭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每一个职位都要对谎言进行再次编造。在中共特权体系中除了绝对服从上级,没有任何真实的东西。中共利用了自由世界的期许,摇身一变为规则的彻底摧毁集团,并且,这种极具毁灭性的谎言已经变成了现实,达到了极为严重的顶点。

一带一路的真实阴谋:毁灭世界、吞没全球

中共通过没收社会权利达至党权的无限性,在侵略自由世界的同时,展开另一层级上“一带一路”的极权扩张。这意味着由极端政治体中共所推行的对全世界进行掠夺的行动已成既定事实。它利用了自由世界近十年来深陷于政治正确所导致的民主内耗(仅一项有关同性或变性的议题就占据了半成以上的社会思想资源),将党属极权扩张为外向殖民。而要讲清楚这一点,则又要指出的是,在事实上,中共在全球布局的意识形态封锁已经到了令人骇然的地步。中共的意识形态机构以假冒、改头换面、收购及垄断的方式遍布全世界,并且每一个最小的点都可以理解为是中共建在海外的党支部。中共的报纸、电台及各种宣传途径、互联网系统掩盖并压制着任何一种真相的传播(普通网民被传唤已非常普遍)。因此,中共的一带一路扩张才会显得非常简单。它就是通过随意印钞(人民币),对处于自由世界边缘及之外的地区和部落进行“收买”。同时,中共根本不在乎这种收买的结果,是因为结果并不重要也不可能产生什么结果。而即使自由世界正在以痛苦的反省开始走出政治正确的陷阱,但依然逃脱不了已经存在的、首先来自中共作为极端势力给予人类社会的毁灭性危害。

中共将一带一路描述为在实质意义上的、由中共式党权通过非外交途径的权力入侵,将所在区域中任何一种力量化解为无力量的依附关系。也就是说,中共在表面上给一带一路的所在地区和国家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货币、金融和技术资源,但是,达成和解的前提却被中共隐蔽了(就如“民族复兴”是要掩盖暴政扩张)。而隐蔽的这一部分即是对此一地区的全社会控制(中共会对任一外派人员进行遥控指挥、摊派任务、下达命令,有不服从者,则威胁其家人)。但是从另一层面,中共其实并不在乎这种控制,因为中共具有十分邪恶的暴力机制,一切规则在中共的暴力面前都是无效的。暴力就是中共的本质,更是中共的具体权力形式。中共只需要介入此一地区即可。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根本无所谓在一带一路中耗费惊人货币的原因,因为钱并不重要更不是问题,但介入已经达成。并且,它同时变成了可以与自由世界进行对抗的武器,变成了与全世界进行权力谈判、威胁或恐吓的资本。这就像中共吞噬了大陆之后大所做的一切伤害和杀戮一样,权力是用来进行胁迫的,但(亚、非、拉)民众在中共的眼里仅是敌人和肉票。

在另一方面,自由世界的秩序在被自身缩减的同时(财团或社会组织几乎不投入“民主推动”的实践和研究,并狭隘到只关注所谓的“公益”),又因中共的分割,从而陷入更为复杂的危机。一带一路不仅为中共扩大了在事实上的地理抗衡力量,又因其极强的欺骗性,从而以嚣张的形态将大半个非民主世界裹挟进极权的版图中。权力地理的扩大在战略上以毫无疑问的方式为中共提供了心理优势,并且这种优势会异化为对自由世界进行更直接吞噬的动力。而相对于旧的或者说已经处于发展顶点的一般民主体系,则又因权力制衡,无法在第一时间对中共进行有效遏止。这就是侵略与反侵略的较量,更是旧民主必将上升为现代民主的历史性进程。但,遗憾的是,西方学术体系对中共的误判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和福山一样的仅针对(其实是为了嘲笑而嘲笑)特朗普的反向学术中变得比之前更为严重。自由世界将会因为这种盲目,以及忽视中共对全球的侵略付出沉重代价。甚至,我们已经看到,这种代价的恶果正在形成。尤其是当中共作为极端权力和某些极端暴力(如各种恐怖、武力组织)形成一个反人类、反民主的武装联盟时,一带一路就是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而更加悲剧的是,中共将会以不惜摧毁全球总人口的邪恶,来进行对自由世界的进犯。因为对于中共而言,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将党支部建立在每一个极小的体系中,并以此构成巨大的极权体系,才是中共最重要的也是永不会改变的阴谋。

转型的本义及原则

当中共以无赖的方式、流氓的手段和穷凶极恶的野心对全世界进行侵略时,当代大陆民主转型所应对的,即是要就转型周期中对于转型本义及原则的更新。因为一个长期以来摆在我们面前的悖论需要得到重视和再次理解,转型并非仅针对中共,也并非仅局限于大陆所在区域和地域上的限定。它包括了对何谓政治权力的反省,以及封闭体制与封闭市场的从属关系。也包括了对非民主状态中对部分权利的争取与表达是否合理的逻辑关联。而就转型的本质而言,以及民主运动所要达成的以权力对等为基本建构的民主而言,如何通过对矛盾的化解并转向于对转型的深刻把握,则是促成民主在进入社会视野后获得生命力的唯一条件。因为至少我们应该知道,中共之所以肆无忌惮,是在于它根本不在乎政治合法性此一规则,率兽而侵即是中共的本质,也是构成中共所有外在形态的手段。毫无疑问,这是所有反社会的权力体系的历史及当代表现。
 

当代大陆及亚洲民主事务的预期,并非建立在臆造和迷幻的自我感动中。它是对当代现实至未来时代的事实性深入。由此,民主视野的价值体现,才能在此复杂的动荡中,建造超越于困境和危机的在社会现实中的回应。其中,也必然包含了对政治权力的审慎姿态,和对仅建立于地理范畴中的有关国家属性的梳理。一个依靠谎言和剥削民众为主要标志的权力性质,不应当具有社会意义上的政治功能。因此福山及福山们所针对的社会学在现实中不具有参考意义(至今不确认中共是暴政,说明了福山的批判学术仅是投机而已),甚而,这应当被判定为是一种完全颠倒的对当代政治秩序的自我迷幻。而转型是构成民主线索及生命的权利途径之一。只要是处在被极权压迫的境况中,转型的价值和人道内涵就不需要进行论证和探讨。因此,转型正义是超越程序的社会视野。美国和自由世界应当确定的是对文明进程的优先策略。不是仅仅为了去击碎福山们的笑话,更重要的是,它要和转型一样,直面人间的苦难,拯救被暴政、强权和恐怖主义所凌辱的民众。以及运用智慧和信念,遏止中共明目张胆的进犯 
关键字: 张猛 中共 一带一路
文章点击数: 505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