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8/30/2018              

贵州村民驾车反抗执法 3官员死亡拟定性因公殉职

 

2018829日,贵州织金村民反抗暴力驾车冲撞导致重大伤亡。(视频截图)

 

大陆再次发生因强拆民居造成的血腥事件,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有村民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愤而驾车撞向执法人员引致310伤,警方事后抓捕多人协助调查。并将三名死亡的规划局官员定性为因公殉职。(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织金县政府周三(29日)晚发布通报称,当天上午10时许,织金县规划执法大队在大寨安置点开展拆除违章建筑过程中,与当地村民刘某发生语言和肢体冲突。之后,刘某驾驶一辆越野车向工作人员进行冲撞,致3名工作人员死亡,7名工作人员和3名围观群众受伤。

 

通报称,伤者已全部送往医院救治,刘某已被警方控制,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多名网友发出的消息称,当时织金县规划监察大队的副大队长宋文龙带人强拆,被刘某指责,但即遭几十个规划执法队员的围殴。刘某才驾车冲撞执法队员,造成多人伤亡。

 

当地市民王先生告诉本台记者,老百姓很艰难才能修好房子,但规划局说拆就拆,并且态度极其粗暴。带队的负责人还称打死人他负责,结果造成严重后果。

 

王先生还称,事发后,官方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民众,昨天还抓了一些村民。现在他们不知道究竟是哪些人被抓。

 

王先生说:老百姓这一辈子没有修几间房啊,这个房子修好了,你就不应该去拆了嘛。打抱不平呢还是他家的房子,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那个规划局有一个副局长嘛(实为监察副队长),姓宋嘛,他说,打,打死人他负责嘛。他们讲死了3个,实际上他们讲死了5个,谁也不知道死了几个。当官的把这个事情嫁祸给老百姓,抓几个人我不知道,反正抓走了老百姓。

 

贵州律师周先生表示,目前除了官方的通稿和少量的自媒体报导,没有媒体进行独立调查,所以真相依然不明。他认为,根据维稳的惯例,被捕疑凶的结局可能难逃死刑,其权益很难得到保障。作为法律人,他感到苦恼。

 

周先生说:不正常的事情太多了,就变成正常的了嘛。这样的事情是很严重的,但是,之所以为甚么会产生这样的事情、为甚么事情以后会是这样的反应,这才是本质的问题。这个被告人肯定要请律师呀,但是律师是甚么样的律师?你都看到了嘛,恶性案件的律师政府都会控制。哎,基本是死刑了。哎呀,我们也是感觉到非常的苦恼。

 

而织金县规划局在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时,承认带队前往执法的是规划监察副大队长宋文龙,事件造成了2个规划局正式干部和一个聘用的协管人员死亡,该局还有7人受伤,并称宋文龙正在参与处理善后,没有被调查。内部称死者为因公殉职。

 

织金县规划局:目前已经有三个死亡,已经送往殡仪馆在做一个进一步的善后处理,因为属于因公殉职。年龄最大的应该也只有40几岁吧,另外两个20多岁一点,有两个正式的,他们是正式的干部。

 

规划局官员还透露,驾车冲撞的刘某并不是此次强拆的当事人,而是因为以前曾和执法队发生过冲突。

 

规划局说:他不是那个房子(主人),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个在围观的群众。他们应该是因为之前的一个甚么事情,引起了一些口角吧。具体的我们不在现场,要等那个公安部门做完调查取证,然后再会做进一步的跟进报导。

 

本台记者拨打宋文龙的手机,但其手机一直占线中。

 

据当地媒体人透露,为了强推城市形象,禁止民众自行建房,织金县去年面向社会招聘了数十名类似于城管的规划监察执法人员,穿著制服执法,此前曾出现多起暴力事件。

 

贵州村民阻强拆酿13人死伤

 

贵州省织金县大寨村村民本周三(829日),因强拆纠纷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酿成13人死伤,包括3名当地政府派出的所谓“执法人员”被村民开车撞死。事后十多名村民被抓,部分人被刑事拘留。有评论认为,只要官方的暴力强拆、暴力执法不止,民间的暴力反抗就会越来越普遍。

 

事发毕节市织金县少普乡大寨村。本周三(29日)上午,该县政府人员试图继续强拆行动,遭到村民强烈阻挠,最终酿成十多人死伤的惨剧。据目击者留言称,当天上午10点左右,数十名织金县规划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到该村试图强拆村民的房屋,遭到抵抗。

 

现场视频显示,在一条路边,地上躺着多名穿制服的男女工作人员,也有多名男子半坐在地上,满脸是血。有目击者说,政府执法人员与村民发出冲突,双方各持钢管、铁锹、木棒及石块等互殴,一位可能是开车撞执法人员的刘姓村民的父母被打至伤重倒地。

 

当晚,织金县政府发出公告,829日上午10时许,织金县规划监察大队在织普高速东出口大寨安置点进行执法活动,现场围观的织金县双堰街道大寨村村民刘某某与工作人员发生语言和肢体冲突。之后,刘某某驾驶一辆越野车向工作人员进行冲撞,导致2名工作人员当场死亡,1名工作人员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7名工作人员和3名围观村民受伤。

 

大寨村有五个村民组305户,925人。有村民表示,政府人员非法强拆才导致这次伤亡。一位村民说,官方人员对村民自家建房限定最高不超过3层楼,有人建到4层,被指是“违章建筑”,因此要强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周四(30日)致电该县少普乡派出所,向公安查询事发原因,接听电话的公安不愿正面回应。他说:“开车撞人的事,昨天我没有值班,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昨天的事,我要问一下昨天值班的人”。

 

记者:现在这个案子由谁来处理?

 

公安:现在就这个案子嘛,我昨天没有怎么关注,因为昨天我出警去了。所以,我没有在这里。他们在这边,我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具体情况我不知道。

 

记者转向少普乡政府党政办公室查询,接听电话的官员称“不清楚”:“不知道,你说的我们都没有听到”。

 

对方说完立即挂断电话。

 

贵州大学黄教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今次惨剧是政府机关人员暴力执法的必然结果:“几十年来,人民已经听惯了这种宣传,就是政府和国家机器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但是很多血的事实摆在面前,让他们得到了血的教训。我认为现在仅仅是开始,人民已经有了一定的觉醒,觉醒的人会越来越多,恐怕这样的事情将来只会大面积展开”。

 

黄教授表示,面对无法承受的暴力强拆,抗争的民众只会越来越多,范围也会扩大,甚至出现中国历史上曾发生过的大规模血腥暴力事件,而且更为轰动。

 

 

迁拆引致血案频生 律师指欠监督制度所致

 

贵州省织金县发生流血事件,源于村民围观拆迁时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有拆迁户认为,地方政府漠视民众利益,无法透过申诉得到解决时,只能奋力反抗。有律师指出,关于拆迁的法律条文清晰,却没有一个完善的监督制度,导致公权力的失控情况越来越严重。(文宇晴 报道)

 

多年来政府与市民因征地而引起的纠纷不断,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2011年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审议并原则通过新拆迁条例,当中针对赔偿、安置等都有明确的要求,亦规定有关强制拆迁权的最终裁决,将由法院而不是由行政部门作出。

 

然而,新拆迁条例颁布实施至今,不但没有缓和政府和市民之间的矛盾,更接连发生了强迁引起的伤亡事件。包括周四(30日)发生在贵州的流血冲突,引致3名执法人员被人开车撞死。

 

山东抗拆村民丁汉忠的女儿丁玉娥指出,地方政府为了政绩,或当中不排除有利益输送,在未得到民众同意的情况下便强行拆迁征地。由于过去一些强拆案件中,法院都没有对拆迁方的违法行为作出严惩,导致违法强拆的事件接连出现,甚至加剧了民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

 

丁玉娥说:我们家是20139月发生的,紧接著是范木根在12月发生。这两宗案件中,那些恶劣的拆迁人员没有一个得到法律制裁的,所以也导致之后的拆迁越演越烈。因为没有有加以管控,他们(拆迁人员)一看,出了人命都不用负任何责任,而且还能得到好处。他们肯定拼了命去不惜一切代价和卑劣的手段,后来演变成那种流血事件越演越烈了。

 

丁汉忠于2013年在阻止当局的强拆时,遭到拆迁人员围殴受伤。期间,丁汉忠在地上捡起镰刀进行反抗,导致两名拆迁人员伤重死亡。案件先后经过审讯、上诉及重审,丁汉忠仍难逃死缓判决。目前被羁押在潍坊市昌乐县看守所。

 

北京拆迁户王永成对贵州发生的拆迁伤亡事件表示同情。他说,即使中央设立信访渠道供民众反映问题,但是这只不过是敷衍老百姓的部门,根本无法解决老百姓的困境。在拆迁事件中,官方只会做有利于自己的行为,完全无视中央颁布的措施。

 

王永成说:老百姓都是守法公民,都是被逼无奈了,逼急了没辙的时候自卫的。我很同情像我们这些被拆迁的维权老百姓,但同样都是我们确实没有办法,民告官你告不赢,维权太难了。而且地方政府跟土匪一样,把老百姓逼急了,而且是他们先动手(打人)。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拆迁方)死人了,就给你扣帽子;而他们打死你了,都没有人管了。

 

代理过不少拆迁案的浙江律师袁裕来向记者反映,现行关于拆迁的法律亦尚完善,但依然接连发生违法强迁,继而引发冲突事件,其实是与司法不独立,助长权贵滥用公权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人越来越多。

 

袁裕来说:主要的问题不在法律,法律的规定很清楚「拆违」,然后处罚决定,强拆也有一个步骤和程序。主要是在执法方面,有些人、有些政府人员滥用公权力的时候、胡作非为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另外监督途径。没有一个有效的监督,公权力失控情况就更严重。

 

袁裕来律师不支持暴力解决问题的行为,但他亦指出,在公权力无法为自己提供到帮助的情况下,人类凭著本能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官与民的矛盾便无法真正解决。 
关键字: 强拆 中共 抗暴
文章点击数: 32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