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2018              

郭贤良:孙赫占座事件看警方的不作为

作者: 郭贤良

霸车事件(网络图片)


 

8月21日在济南开往北京南的G334列车上,知识精英孙赫博士为了欣赏沿途窗外美景,野蛮霸占一姑娘靠窗的座位。乘务员对其进行了彬彬有礼的劝告,但孙赫博士充耳不闻,一副老于世故的流氓嘴脸让人怒火中烧!

 

有网友说孙赫其实是个怂包,只不过敢欺负一个弱女子而已,如果是占了他的座位,他肯定给他一顿暴揍,打得他满地找牙!

 

但我不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首先,如果整个社会都用暴力解决矛盾,那么全社会的秩序就完全混乱了,中国必定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野蛮社会;其次,占全国人口一半的女性,如果离开了男性亲友的陪同,每天都可能会受到男性的侵犯;再次,如果孙赫具有中等的男性力量,那么即使在男人中间,多数人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可以轻松制服他的人也只能是少数;最后,中国现在毕竟是个官方口中的“法治社会”,打伤了人(更遑论打死了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后果有可能会很严重。

 

笔者认为,这个事件涉及侵占人(孙赫)、被侵占人(姑娘)、铁路公司、乘警四个方面的单位和个人,在保护被侵占人的权利方面,铁路公司和乘警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乘客和铁路公司的关系看,车票就是乘客与铁路公司签订的一份买卖合同,乘客向铁路公司支付价款,铁路公司向乘客提供包括确定的车次、确定的座位、确定的时间等在内的服务。乘客的座位被他人侵占,铁路公司当然有义务维护乘客的权利,因为这是履行合同义务的法定责任,铁路公司不能以道德问题为借口推卸自己的责任。占座事件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后,铁路公司发布了一个申明,说霸占座位是一个道德问题,乘务员已经做了努力,占座者就是不听劝告,他们也无能为力。这个申明显然是在为自己违反了契约寻找借口。如果被侵占人依照合同法去起诉铁路公司,这样的申明除了中国的法官会采信以外,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的法官可能都会嗤之以鼻!

 

从社会的角度看,警察是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秩序的暴力机关,对一切侵犯他人权利、扰乱正常社会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都拥有执法权,坐视民众的合法权利被不法分子侵犯而不管,是玩忽职守。有网友十分正确地指出,这个事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乘警缺位了!乘警,作为警察队伍的一个部门,责任就是维护列车这个具体社会环境的法律秩序。在列车上,只有乘警拥有执法权。当道德谴责不起作用的时候,乘警就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保护乘客的合法权利,维护列车上的法律秩序。可是,警方却发布了这样一个申明,说当时乘警之所以不管,是因为现在网络舆论太过强大,如果他们采取强制措施带离孙赫,很可能视频被网友发到网上,引起社会舆论对他们野蛮执法的谴责,所以他们不敢管。这真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借口!警方的这个申明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在警察的意识里,执法就必然是野蛮的,所谓文明执法只不过是政府为了树立良好的形象而玩弄的虚假概念,现实中不可能有文明执法这回事!第二,仇视社会舆论对警方执法行为的监督。这分申明其实是在威胁民众:看你们还敢不敢在我们执法的时候说三道四!如果你们老对我们的执法行为说三道四,我们就干脆在你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袖手旁观,看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难道文明执法真的只能是玩玩概念、实际上根本无法做到吗?绝非如此!去年有个警察为了向我证明他们的观点,给我发了一个日本警察处理交通违法案件的微信小视频。视频显示:几个日本警察拦住了一辆普通轿车,要求驾驶员下车。驾驶员不配合,锁住车的门窗,坐在车里就是不出来。警察最后破坏了轿车车窗玻璃,打开车门,强行把驾驶员带离。他提醒我说:“怎么样,很暴力、很野蛮吧?不要每天对我们瞎BB,要知道你们推崇的所谓民主国家,警察在执法时也一样!”我仔细看了一遍视频,就回复他道:“确实有暴力,但一点都不野蛮。首先,警察在命令驾驶员下车的过程中,有个警察频频看表,说明他们遵照有关程序法的规定,给驾驶员法定时间进行思考。第二,在法定时间过去后,一个警察从腰间取出一把类似起子的细长专用工具,对准车窗玻璃右上角轻轻一拍,玻璃就碎了,然后伸手进去打开车门。为了不伤害到驾驶员,该警察破坏的是没有坐人的副驾驶室一侧的玻璃;为了使执法行为给当事人可能造成的财产损失控制在最小的程度,警察只破坏了副驾驶室那块车窗玻璃。第三,车门打开后,警察没有对驾驶员使用任何暴力。这是真正的文明执法!”我接着补充说:“如果是中国的警察处理这起交通违法案件,一定是手持棍棒把轿车的所有车窗玻璃都砸个稀烂,然后再用棍子对准驾驶员一阵乱捅!”果然,没过半个月我就在微信群里看到了一起中国警察处理交通违法案件的视频,案件情形与上述日本的几乎完全相同,中国警察对待驾驶员的行为就像我所说的那样,用钢管砸烂所有的车窗玻璃,再对准驾驶员一阵乱捅!我把视频转发给了那位警察。类似的视频经常可以看到,也包括路政、城管在执法时野蛮砸烂当事人车辆的情况。这里提到的中日两国警察执法的巨大反差,说明文明执法绝不是虚假概念,它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专制国家的警察做不到罢了。

 

由于利益的不同,人类难免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这就需要有高于当事人的权威来处理矛盾,人类就想到了建立政府这样的机构来充当这个角色。随着专业化分工的不断进展,这项工作就成了警察的专门任务。任务有了,但警察凭什么要老老实实履行职责呢?出于本能,人都有好逸恶劳的倾向,少做事多拿钱是每个人都向往的理想,警察也不例外。为了杜绝这样的情况发生,就需要对政府(警察)的履职情况进行监督,经过几千年的探索,西方国家终于认识到分权制衡是唯一有效的办法。可是中共不接受西方那一套,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造成了,只要读一读领袖的语录就可以克服一切人性的弱点。他们非常讨厌民众的监督,虽然法律条文也会写上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的文字,但谁信以为真,真的敢于行使这项监督权,谁就会成为中共打击的对象,删帖、封号、传唤、拘禁、判刑这些危险就像达摩克利斯剑一样悬在人民的头上。随着社会矛盾的不断增加以及勇于站出来斗争的人越来越多,舆论封锁逐渐失去了效果,这让专制政府既愤怒又头痛。警方关于G334列车乘警不作为原因的申明,把他们玩忽职守的责任推到民众的舆论监督上面,就是仇恨民众监督的心理反映。如果他们的理由成立,那就等于是说,在满清政府的领导下他们才可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因为那个时候的文字狱让民众噤若寒蝉!

 

正因为没有真实的选举,没有分权制衡机制的约束,中国政府(警察)玩忽职守和滥用职权的情况严重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我们在微信视频中可以看到,在北京中纪委和信访部这两个衙门门口,排队前去申诉的民众队伍(至少有三排)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我认识一个曾经代表景洪农场退休职工去北京上访的朋友,佐证了视频中的情况。他告诉我,那次他排了两天两夜的队才把材料递进去。

 

G334列车乘警在孙赫占座事件中的表现,只不过是中国政府严重懒政的一个缩影。不改变政治制度,这种现象就不可能得到任何改变,只会越来越严重!

  
关键字: 郭贤良 孙赫 占座
文章点击数: 15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