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2018              

刘正清:占领军下的张海涛

作者: 刘正清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张海涛一家(网络图片)


 

新疆的恐怖、紧张气氛我早有耳闻。记得几年前,一位刚从新疆出差回来的律师,在一次朋友的聚餐席上颇有感慨地说:“到新疆仿佛置身于占领军所辖的气氛。”。我有幸没有生活在占领军的时代,无法体验出占领军所辖地的气氛究竟是什么样子。也许是自己一生下来就置身于占领军下,犹如在粪坑生活的动物习惯了其臭,而不知其臭的缘由罢了!总以为占领军必为异族。照此推理,三、四十年代日本在中国的皇军应该算是吧!只是时间不可倒流,体验也就从谈起。重新演示一下以励后人,总算做得到吧!可是在赵家的抗日神剧和历史教科书里我怎么也找不到感觉,因为“中流砥柱”在延河边上那个挽着女优的教主吹一吹泡泡,挥一挥衣袖就让日本占领军灰飞烟灭、狼狈而逃,哪有你占领军在我中华大地显威的舞台?

 

根据该律师说话时的语境,其所谓“占领军”显然不是我所理解的异族。否则,何至于置身于有文明、有法治、有人权的异族统治,是赵家人的首选?只不过他们在享受异族统治的安全保障下,却要尽情地领略占领军的快感!一切无需时间倒转去体验,真实的生活就是剧本的原型,甚至你也不要到新疆去体验,只不过是觉得五十步比百步幸福而已!

看西方反映二战时的历史剧,法西斯时期的德军,不用说占领波兰诸异帮,就是它本国,也无非是这样。——不必说广州机场飞新疆方向登机时的安检有别于其他地方的严厉了。一下飞机,进入乌鲁木齐市机场航空楼,哇,满是身穿防暴服的黑衣人。春节期间,乌市的街上尚有厚厚的积雪,街市上也少有行人。然而,着迷彩服的武警五步一哨、十步岗成了乌市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值班武警不同于内地,必须是两个一班背对着背,各自注视着前方,还要用余光扫视左右,那份惊险和恐惧让你难以形容。治疆治到如此地步,还有脸效秦皇泰山封圣!如你吝啬随身的饮料,包让你憋得找不着北。进火车站须经三道安检。不可理喻的是:刚进火车站广场敞开的入口是非安检的,一个几乎与我并行的长着一副维族人模样、约莫十七、八岁少女,手里仅挽着一个小手提包。我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一个男性,且正值盛年没有拦住检查。而该少女却被一个着迷彩服的武警拦住要求开包检查。不知该少女是置身于粪坑久了而不觉其臭的麻木,还是出于对这种歧视性检查的无奈忍让,竟然毫无反抗地主动打开包让其检查。然而,这一幕却让我的心为之一颤:该武警是出于个人的心理歧视,还是当局不可言说的预案?但愿该少女的温顺是本能的麻木,而不是地火在地下运行时的表面平静!

 

张海涛因在网上发表过几篇文章而被新疆当局抓起来了,这事有人在网上零星地提及,但没引起人们太大的关注。也许是处边远地区的原故吧;或许是人们以为发了几篇文章凭惯性思维只是警告、警告一下,关一段时间就会放人的原故吧!总之当时的关注度不是很高。

 

2016年1月份,大概是春节前的一段时间,网上曝出张海涛判19年有期徒刑的消息,从而在网上炸锅了,才引起起大家的关注。记得是唐吉田律师的推荐,要我担任张的二审辩护律师,并说再也不能这样了,一定不能再沉默了,要在网上发声,让更多的人知道。虽然我知道,我的二审介入也未未必就能改变其结果,只是满足大家的心理预期罢了!

 

就这样,我便与张海涛之妻李爱杰取得联系。准备去新疆时,李爱杰又有些踌躇——她毕竟太年轻了,对中共的邪恶还没看透,幻想低调一点就会得到当局的开恩从轻处罚。后来在王译的鼓励下李爱杰才坚定要请我们这样的律师。

 

2016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十)在成都会见完陈云飞后,我即飞乌鲁木齐市。晚上成都基督教会朋友送我到成都机场,路上嘱我到新疆要小心,并向我描述了新疆的恐怖气氛。其实哪用他的描述?新疆我有亲戚。2014年春节期间陪妻回娘家省亲时,我就已亲历、亲睹这些场景了。

 

到达乌市机场已是凌晨,李爱杰虽有嗷嗷待哺的婴儿,然而其仍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到机场来接我。当天上午即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会见张海涛。大概是久未晒太阳的原故吧,其白皙的脸色,看上去总觉得是一种不健康的白,头上也夹杂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白发。他的平静与镇定让我惊叹!继而钦佩!!此时一审判决结果已经出来了,他竟然对19年的刑期无所畏惧,仍然坚守自己的理念。凭我二十多年的律师执业生涯,及阅人无数的经验判断:此君必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便问其有无信仰?其告:是一个基督徒,信仰上帝。我虽无任何宗教信仰,然而,对有真正信仰的人,我是非常敬重和信用的。对基督教我虽无深入的研究,但我有好几个信基督的朋友,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基督的影子。如唐荆陵,我从他的身上看到执著、坚忍、表面的柔弱内心的强大……。由此,我由眼前的张海涛,脑海里下意识地想到了唐荆陵。心想张海涛内心强大的精神支柱就在于此吧!

 

见完张海涛之后,我便同李爱杰到乌鲁木齐市中院递交二审上诉相关的法律手续。因案件上诉正在交接中,故无法到二审法院(新疆高院)阅卷。我知道我们这些从事社会进步事业的人,家境都不怎么富裕。为了节省点钱,中午吃饭时,我便执意要到家里吃。作为一个从业20多年的律师,不仅要通法律,还要通人情世故。如涉及到个人私事要尽量回避不谈。但世故并不是圆滑,于是在谈起张海涛的坚守时,我不由地对李爱杰说:“我们这些民运人士及王译对你这么好,就是因为张海涛为民主事业作出了很大的牺牲,你如果是要跟张海涛离婚了,那我们及王译就肯定不会管你了。”。李爱杰坚定地说:“海涛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我没有考虑过和他离婚!”。看得出来张海涛姐姐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但又不便过分地表露出来。

 

写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张海涛与李爱杰俩坚贞不渝的爱情故事:张海涛被捕前,张海涛家里人反对他与李爱杰结婚,张海涛被捕后,其时李爱杰巳有身孕了,国保多次暗示乃至唆使要李爱杰离婚、做人工流产。判刑后,李爱杰娘家人又受到国保的压力,从而将怒气发泄到李爱杰身上。我常想:海涛不幸,但又有幸,有幸有一个爱妻,不仅爱他,而且还为他生了一个能继承他事业的“小曼德拉”。

 

张海涛被重判19年,我曾担心李爱杰与张海涛的婚姻能够维持多久,现在看来我的担忧是多余的了!

 

第二次到新疆,是和陈进学律师同去的。在新疆高院我们透过层层安检终于见到了二审经办法官冯向民。我们先是闲淡,闲谈中发现其作为一个自然人,冯还是具有一个自然人的属性:基本的常识、法律伦理他也有,其主动谈起贺卫方在给他们高院法官讲课时的一些非常前卫的观点,他也赞不绝口。然而,当我们谈及到具体个案——张海涛案时,他的政治机器人、共党螺丝钉的属性则显露无遗:官话、套话、空话连篇。然而,他也知道张海涛至少是判重了。不知是他个人的良心发现,还是当局的任务。他希望我们做做张海涛的工作,说:“只要他认罪就可以从轻处罚,就可以开庭,否则就不会开庭,只作书面审理。”。

 

下午我们到看守所会见张海涛,将与二审经办法官交流的情况告诉了他。张告:在此之前,看守所所长找过他,劝他认罪,说只要他肯认罪就可在二个罪名中由他任选一个;经办法官也来找他谈过,说只要他认罪就从轻处罚,二审才会开庭审理,否则就不开庭,作维持原判处理。张海涛非常平静地跟我们说:“共产党的话你能信吗?已判19年,10年也是从轻,一年也是从轻,牠还有10年的命吗?我何必要去争取这个从轻呢?”

 

看到李爱杰带着嗷嗷待哺的婴儿,我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我虽坚信张海涛无罪,然而面对这样一个毫无底线的政权,迁就一下,给牠个面子或台阶,虽心有不甘,但也是现实所迫的无奈呀!当初抱着这个心态想劝张海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妥协下算了。但听到张海涛这么一说,我觉得很有道理。“牠还有10年的命吗?”在我的心里共鸣。于是我不仅放弃了劝他妥协的念头,反而坚定支持其坚守和不认罪的选择。

 

19年呀!孤儿寡母!嗷嗷待哺的婴儿呀!45岁才得一子,也算是老年得子吧!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信仰的力量支撑,人早就崩溃了!想到这些我不得不对张海涛肃然起敬起来了!

 

                                       刘正清

2018年8月25日

 

 

  
关键字: 刘正清 张海涛
文章点击数: 23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