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3/2018              

桑杰嘉: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十周年(之二)

作者: 桑杰嘉

 

 

 

 

 

 

 


 

2008年3月10日,图伯特人抗议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采取镇压;一方面全力严防走漏风声。但是,中国当局的掩耳盗铃的做法不但没有扑灭图伯特人的抗议示威,反而向更多的地区蔓延。抗议发生四天之后既拉萨多数单位召开紧急通报会,两天之后的3月14日在拉萨的抗议者和警察发生肢体冲突。在警察严格管制下竟然发生过激事件,长达数小时,警察不加制止。并在下午中国军警开始开枪屠杀图伯特人、拉萨宵禁。整个拉萨被穿陆军迷彩服的军队、军车、装甲车控制,开始大量抓捕图伯特人。在宣传上中国政府:“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但是,时隔十年之后,中国政府仍然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2008年抗议事件是国外势力组织、预谋和策划等,因此,中国政府的弥天大谎不攻自破了。相反十年之后2008年图伯特抗议之后的3月14日开始中国政府开始镇压下令屠杀、逮捕、宵禁---等更加清楚。

 

2008年3月10日,图伯特首都拉萨,以及图伯特安多、康区等地发生抗议示威游行。中国军警拦截、殴打、逮捕了数十名抗议的僧人,最后围困哲蚌寺。当天,中国政府还在大昭寺逮捕了14名色拉寺僧人。图伯特其他地方的抗议遭到政府驱逐等,但没有抓捕人的消息。3月11日,图伯特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六百多名僧人请求释放10日遭逮捕的14名僧人,遭到殴打、使用催泪弹等,也有僧人被抓。色拉寺周围民众赶至寺院,哀求军警勿要虐待僧众。之后,中国军警围困色拉寺,停止供水,使僧众生活陷入困境。拉萨的大昭寺和小昭寺被中国当局关闭。3月12日,拉萨哲蚌寺两位僧人割腕抗议,色拉寺僧人绝食抗议。拉萨甘丹寺僧人在寺院内举行抗议活动,随后被大量军警围困。3月13日,拉萨背面的曲桑尼师寺150多名尼众前往大昭寺抗议,途中遭到军警阻拦,强迫赶回寺院,并围困曲桑寺。三大寺被关闭,通往三大寺的路被封。

 

3月14日

 

2008年,图伯特人在拉萨抗议四天之后发生过激事件,对此中国政府采取了血腥镇压。拉萨市到处是被掩盖了车号的军车、装甲车,全城布满穿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的军队,以及武警和公安人员。可靠消息来源证实当天中国政府取消开枪禁令,至少上百名图伯特人被枪杀,尸体被军警强行没收。对3月14日抗议进行镇压的同时中国政府大力宣传“3·14拉萨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十年之后,更多的信息证明了2008年3月14日更多真相。

 

另外,3月14日,图伯特安多拉卜楞寺所在地——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拉卜楞寺在提前舉行一年一度的“多久”佛事活動後,中午2點時,近400多名僧俗群眾舉多面西藏國旗,沿人民街高喊“西藏獨立!”、“達賴喇嘛萬歲!”、“還我宗教自由!”等口號,到縣委、縣政府及公安局門前和平遊行,直到晚上被當局軍警武力驅散。

 

康區,那曲珠日旺丹寺僧人舉行了抗議活動,寺院被中共軍警包圍。

 

中国政府就3月14日在拉萨发生的抗议的说法:“3月14日,星期五。这天上午,拉萨市民像往常一样上班、上学、逛街、做生意、转经,来自各地的游客三五成群地在街头游览。---

 

 上午11时许,一些僧人在小昭寺用石头突然攻击执勤民警,几乎与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在八廓街聚集,呼喊分裂国家的口号,潜伏在城区各处的不法分子也迅速出动,并开始用棍棒、石块、匕首暴力攻击执勤民警和过往的群众。

------实施打、砸、抢、烧。”(1)

 

从当时中国政府发布的信息、现场的外国人,以及现场的图伯特人传到国外的视频、照片和现场记录都证明了抗议是3月10日发生的,因此,非常清楚以上人民网有关3月14日那天拉萨祥和景象与事实不符。拉萨发生抗议4天的情况下难道拉萨的中国公安、安全等部门就可以如此掉以轻心吗?是有关部门视而不见?还是故意让和平抗议向极端化发展?-----还有很多当时在抗议现场的图伯特人指出在拉萨的抗议发生之后数小时没有人制止的问题等等需要澄清。

 

看完中国政府3月14日的描述之后请再看当时在拉萨的图伯特人的记录。

 

当时拉萨现场的图伯特人丹增紥瓦在《拉萨现场日记:拉萨的天空仿佛仍在燃烧》一文中指出:“直到3月14日上午,小昭寺周围被军警围得水泄不通,政府官员及警察的汽车停在小昭寺门口,僧人们被关在寺院内,群众与警察的对峙最终在当天中午演变为肢体冲突。

 

当天中午1点左右,数辆军用卡车从西藏军区方向驶向小昭寺,拉萨老城区多数道路被警察交通管制。大约一小时后,许多街道黑烟滚滚,一些头破血流的汉人急忙从示威地点逃出。”(2)

 

另一位叫阿甚的图伯特人在《纪实:一个藏人亲历的拉萨3•14》的文章中指出:“3月14日中午左右,拉萨老城中的小昭寺的僧人在做完了上午的佛事后,一些僧人突然起身出寺,推翻了早已守在寺外的警车,然后如同什么事都未发生过一样,又继续回来念经。其实,小昭寺外早已是守卫森严,但因为小昭寺几乎是处于老城的中心,所以外面布防的绝大多数是便衣----没过多久,小昭寺附近就开始了骚乱,小昭寺周围更小的寺院的僧人、小昭寺周边的藏人便与布防在小昭寺门前的军警便衣发生了冲突---”

 

从以上现场的记录可以知道,3月14日中国军警(便衣)在拉萨已经有充分的防备,拉萨各街道已经在严密的管制下。但是,当发生冲突和过激行为时军警数小时只拍摄不加制止,过激行为继续扩大和蔓延《纪实》中这样记载抗议现场警察不加制止的情况:抗议人群抵达青年路北京路“---这时,在青年路和北京东路的十字路口处,有穿着交警制服的大约10个警察在维持秩序并观望着就在他们前面骚乱的人群,却不加阻止。”(3)

 

图伯特著名作家唯色《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记》中对3月14日有这样的记录:“上午,被软禁多日的拉萨小昭寺僧人与附近赤巴拉康(无量寿佛殿)僧人举行抗议活动,推倒了停放在寺院外面的警车,遭到巡逻军警殴打,引发藏人民众的愤怒,随后爆发数千人民众的大规模抗暴行动。有过激事件发生,如砸汉人和回族人的商店、烧车烧物、殴打汉人和回族人,涉及区域主要在布达拉宫以东。期间长达数小时,当局军警不加制止---”(4)

 

综合各种信息,我们清楚的是3月14日中国军警对拉萨实施了全方位的管制,特别在抗议首先发生的小昭寺周围更是如此。3月14日爆发抗议之前小昭寺的僧人们已经被严格控制,这从中国政府的信息中得到证明“一些僧人在小昭寺用石头突然攻击执勤民警--”说明当时执勤民警在场。当抗议发生之后“小昭寺一带进入骚乱后没多久,在马路对面的冲赛康区域也进入了骚乱状态。而此时,小昭寺周围原本布防的穿着制服的军警已全部撤离,留下来的便衣如果被民众识别出则被大家攻击。”(5)因此,真如有人指出的:“既然军警力量在城区(拉萨)那么大,布防那么密集,他们是可以尽力阻止事态发生扩大的呀,但他们没有做事,事态于是扩大了。”(6)

 

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十年之后,各方信息证明中国政府大力渲染成恐怖场面的2008314日抗议事件,既中国官方所谓的“3·14拉萨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 并非中国政府宣传那样是当天突发事件,而是,3月10日抗议运动的继续,是在3月10日抗议发生4天之后,中国军警全方位严格管制拉萨市的情况下发生,而且,抗议在小昭寺爆发时,现场的军警没有制止,而且抗议向过激事件过渡的关键时刻军警撤离了现场,之后抗议向其它地区蔓延时,同样只拍摄、观望,不制止长达数小时,放纵无组织、无纪律的抗议事件任其向更激烈的方向发展。还有中国军警假扮藏人混入抗议队伍实施暴力和引领抗议人群(这部分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进行详细介绍),后来中国政府以“暴力”为由对图伯特人的抗议进行了镇压和屠杀。

2018/08/30

 

 

 

注释:

1)人民网: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30178/7100969.html

2)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06987

3)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06985

4)《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记》唯色,2009年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第27页。

5)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06985 (6)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61322.shtml

  
关键字: 桑杰嘉 中共 藏人
文章点击数: 383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