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4/2018              

林傲霜:大陆民主知识人践行《零八宪章》的艰困境遇

作者: 林傲霜

大批中文刊物停刊(网络图片)


 

极权专制统治民众的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要使其统治下的草民低智化,愚昧化。中共1949年在大陆窃取国柄后,对这一点是特别重视的。为此,当局几十年来不断巧立名目以售其奸。诸如什么“思想改造”,“ 斗私批修”,“ 兴无灭资”,“ 政治掛帅”……等等等等不一而足,都是为了要愚弄控制民众的思想。邓小平搞所谓“改革开放” 后,由于一切向“錢” 看,管他黒貓白貓,能发大财就是“硬道理”。 因此对这方面的管控曾一度有所放松。但1989年6月的爱国学运,把当局吓了个半死。于是当局又加強了对思想言论的严格管控。声称既要抓经济,也要抓所谓政治思想,而且“兩手都要硬”。 尤其在中共“十八大” 后,中国的政治生态环境极速左倾恶化,向毛泽东暴政年代大踏步地倒退。因此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官媒、党媒独霸天下。只有一派假大空话,歌功颂德,曲意奉承之语。不同的异议之声根本没有任何生存的空间。即便是互联网上微信朋友圈的互通音问聊天,也被当局严格管控。任何所谓涉及“敏感问题” 的言论,皆不许出现。否则轻则被删帖,再重-点便将发帖人的账号加以屏蔽封号。如被认为问题更“严重”的则由当局直接将该微信群封杀,甚至还要追究群主的所谓法律责任。

 

20188月23日深圳沙井派出所的几名警察,深夜闯入一陈姓女子的住所,要求女子到派出所接受问话,却不出示传唤文件。但在女子要求下,只出示警官证。尽管女子坚称“没有犯法”,并询问什么原因?警察竞斥责斥对方称:“你在网上说了什么”,随后强令将女子架走。 后来有外媒记者致电沙井派出所核实视频的相关情况,接电话的女警察表示不了解情况,而一位男警员则斥责记者将电话打到派出所是搞笑 这段视频引发网上强烈反响。网友纷纷表示,“就以‘你在网上说了什么’之由,便把人強行抓走。小时候看电影,日军、德军、蒋匪军再残暴也望尘莫及。厉害了,你的国!”其实 这在当今中国已成为-种常态式的恐怖现象。因而其结果只能是使中国大陆陷入“万马齐喑究可哀” 之中。

 

正是在这样形势下,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海外民主运动的先驱志士们,便在美国、香港等地纷纷創办起了一批为中国民众争取民主自由而发声,宣扬民主理论,啓廸和培育中国民众的公民意识的自由媒体,其中既有纸质期刊,也有电子刊物。一时风起云湧,百花竞艳。这不仅给北京当局很大的舆论压力。而且在国际新闻舆论上,也是一只异军突起的中文媒体。在宣扬以民主、自由、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观,在宣扬全民普选,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批判一党独裁,万年霸政,“打江山者代代世袭坐江山” 等歪理邪说上发出了明确而強大的声音。2008年中国大陆以刘晓波博士为代表的民主战士发表了<零八宪章>,该宪章在理论上的強大威力更使极权专制当局如芒刺在背,十分难堪。他们理亏词穷根本无力应战,只好一方面裝聋作哑,用网上的“柏林墙”----防火墙进行封锁屏蔽, 尽量不让大陆民众知道真相. 另外又对凡是参与签署、支持<零八宪章>,或在海外自由媒体上支持、阐述<零八宪章>的伟大意义,宣扬公民意识和倡导民主宪政的大陆作者,进行全面疯狂的压制。手段五花八门。例如:非法约谈传讯,威脅恐吓,非法搜査,甚至直接拘押(美其名曰留置谈话)。更有甚者通过权力部门施压作者就职的単位解僱作者,以断其生计压你屈服。乃至威脅作者的配偶,子女亲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总之就是不许民众发声。

 

与此同时,当局又收买利用海外一些伪类民主人士,变节叛徒份子,潜伏在民主囯家的特工,“红二代”, 贪官亲属子女之流,乔装打扮成最最“革命” 的民主人士。对在国內艰危环境下坚持民主理念的民主人士,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般地对其进行人身攻击。说他们不勇敢,懦弱,不敢去当烈士,向当局投降妥胁认錯了,等等等等似是而非的罪名进行人身攻击。特别对刘晓波博士,更是用尽卑鄙、恶劣的手段。甚至晓波被当局迫害至死以后,这些人都还不放过,继续捏造事实向死者大泼污水。由此可见当局对大陆民主人士,<零八宪章>的缔造与支持者,以及海外这些新兴的自由媒体是如何地恨之入骨,必欲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

 

中国有句俗话叫“站着说话腰不疼”。有些人靠6.4英烈的鲜血使他们得到了美、欧民主国家的政治庇护,享受到民主自由的权利和民主国家公民的各种救济与福利,这些人不但不飲水思源,从而去支持国內民主人士的抗争。反而来嘲笑在囯内艰危环境下坚持抗争的人们,说他们这里不夠“坚強”, 那里不夠“勇敢”。 不该向当局作某种妥协认錯,应该去当烈士才对。这种不负责仼的指责,实际上是在绐专制当局帮腔,抹黒和打击民主人士。人们不禁要问,你有那么多的“英雄气概”, 何必往国外跑?怎不去学谭嗣同以“我自横刀向天笑” 的勇气去面对当局的廹害呢?而大家都知道,当局曾多次逼着刘晓波博士要他出国,都被晓波再三加以拒绝而要坚持留在国内发声,単凭这一点,那些靠吃六.四“人血馒头”而能在美国、欧洲“体面” 生活的人士就无资格指责诽谤刘晓波!

 

在国內坚持发声的主要途径正如前文所述,只有通过向海外自由媒体撰稿才能表达自已的观点。然而这其实是一个既十分困推又非常危险的事情。虽然中共的法律没有任何-条一款禁止公民向海外报刊投寄稿件。而按“法无禁止即自由” 这一普世公认的准则,向海外媒体投稿肯定属于公民的合法权利。但是众所周知,在大陆相关当局心目中从来都是权大于法,党大于法。所谓“依法治国”只是说给外国人听的一句好听的话。尤其近年来中共的“煽颠罪” 更是个可以強加于人的“口袋罪”,可以隨意认定。与毛泽东暴政年代的“反革命罪” 如出一辙。 现实中从刘晓波到秦永敏,以及其他许多民主知识分子在对其进行政治迫害的所谓“判决书”中,向海外媒体投稿都成了-条“罪狀”,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去发声去写作,这样的处境真可谓“压力山大” 半点不假。

 

而隨着时间的推移,在世界经济狀况不断变坏,随着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海外自由媒体能得到所在囯官方和民间的资助不断減少。亙联网又使得纸质刊物无法与之竞争。例如香港的《争鸣》,《开放》 都曾是能盈利的暢销书刊。但受到不收费的互联网刊的冲击后,终于因资金匱乏或关门,或者宣称付不起作者的稿酬。特朗普上台后由于他的“美国优先” 和对他国人权的缺乏关注。海外自由媒体的经费更加困难。纷纷相继停发稿酬。使本来就穷苦的大陆作者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人是要吃饭才能工作的,而写作撰稿是-项艰巨的劳动,并非像赏月观花那么轻松。所以只要承认飯必须用錢买,不吃飯便无法劳动、工作这个简単的常识,便不难理解没有稿酬对大陆本来就穷苦受压的作者群不能不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大陆普通民众穷,而不依附于官方的知识分子文人肯定亦属于穷人之列。可谓今古-体。所以前人才有“举家食粥酒常赊”,“卖画銭来付酒家”,“ 诗家事业君休问,不独穷人亦瘦人”之类的叹息。而今天中国大陆敢持不同异议的文人知识分子比之过去旧时代那些文人的处境则是更加险恶困难。十年前当设在纽约的《民主论坛》宣佈无力支付稿酬时,笔者的文友、山东大学教师李昌玉先生(已故)便说“这对中共绝对是个好消息,人家该去烧高香了”。而十年后今天差不多所有海外支持中国民主的自由媒体都在步《民主论坛》的“后尘”, 除一、兩家外,都已无力支付稿酬了。财大气粗的北京当局见此情景,肯定会眉飞色舞喜形于色的。

 

不过笔者也相信立志献身中国民主事业,矢志宏扬普世价值观,践行《零八宪章》精神的中国大陆民主知识份子,无论今后环境如何变化,也决不会因此畏难却步。肯定还会-如既往地批判独裁专制的种种邪恶罪行,肯定还会为中国的民主进步,而勇敢地发声!

 

2018年8月28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零八宪章
文章点击数: 1602

 
english twitter